大家
[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巩胜利文集
[主页]->[大家]->[巩胜利文集]->[驳《中国市场经济发展报告》]
巩胜利文集
·中国法律个案何以乱象丛生?
·世界“三元”初长成——美元233年 欧元10年 人民币60年 中元开年?
·特别聚焦:一场迟早要来的货币之战
·全球IMF新悬机?
·谁山寨了“中国市场经济”?——挖开铁道部“动车组火车票价不属于价格听证”及其根源意义
·纪委成股东——“公权”上市纲常之乱?
·一罐饮料喝醉中国——评中国“第一品牌”王老吉饮料遭遇“中国风”狂飙?
·博讯独家时论:货币的美国苹果与中国橘子
·“中国威胁论”究竟源自何方?
·依法制权,中国真能建树?——评“法制环境”举世悖论及事后执法的历史灾难
·谁烧钱?谁上绞刑架?——评中国“法制环境”事后执法的历史灾难
·中国怎对“两拓”说不?——全球铁矿石“定价权”究竟在哪里?
·反腐败,中国固有黑洞?——评广东省纪委“直管”的国家环境生态建树利弊
·学术腐败,国家腐败更霍乱
·中国剑指“特别提款权”意欲为何?
·哪来的腐败?哪来的“敌对势力”?
·一元、十元、千亿元!
·【尖峰时论】“中国信心”再上那座巅峰?
·与水争锋岂能不覆?
·焦点时论:房地产撑出中国的天?
·【回眸60年】 中国“话语权”何衰?
·法制国家→法官·律师的法律游戏该怎么玩?
·〖今日评论〗中国盐业既是“裁判员”又是“运动员”
·〖今日评论〗“传承中华”就这样吗?
·“中国价格”的游戏该怎样玩?
·象大自然那样制衡自然——黄豆发芽与大国建树
·反击“特保”致中国劳命伤财——评中美贸易战双方要出的王牌及可能实施的全方位对策与行动
·劫匪“执法”:能无法无天?
·独家聚焦:美元何以跌跌不休?
·中国“坚决抑制产能过剩”——北京叫停广东超三峡项目为什么?
·中国“市场经济地位”阻在哪里?
·什么比毒品、海盗更来财富?
·奥巴马访华之后事……
·【特别聚焦】中国:阳光下的“黑案”
·【独家透视】中国:买美国债还是黄金?
·中国“一揽子货币”之惑?
·COP15:大国中国还找不到门?
·2010及未来中国制造“惊世录”——“中国价格”怎样走出中国?
2010年
·马克思说:100%利润就敢践踏一切
·中国房地产H5N1异变
·中国工信部“两巨败”
·铁矿石全球“变天”?
·庚寅:美中进入乱爱期?
·欧元,不是中国的朋友或敌人?
·时事聚焦:盖特纳的“汇率之剑”要杀谁?
·【时事聚焦】美国悬起“汇率之剑”威吓谁?
·今日评论:中国“话语权”真能翻倍?
·中美关系走过“恋爱期”?
·中美对话短缺实质共识?
·朝鲜大换血,是因为血已坏死
·【极限世论】金融海啸,中元变值箭在弦上
·被“逼上梁山”的中国汇改
·“看空中国”到底空在哪里?
·“财产申报”新规:中共60年磨一把“双刃剑”?
·今日评论:中国官员去美加学什么?
·新局势:中国经济、市场新“变异”
·基于美欧的中国经济“变局”
·人学狗问,中国都需要人才
·新巴塞尔III致——中国金融举世尖峰
·美众议院筹款委员会通过人民币汇率相关法案—人民币汇率之战一触即发
·中国征用个人财产的《突发事件法》到底有什么用
·美欧就人民币汇率等最新战事和可能对策
·G20真能熄灭货币战火?
·2011:中美经济摆出“对打”阵型
·今日美国和中国,到底谁在引领全球市场“货币泛滥”
·中国“三率迸发”抑制通胀?
·巴塞尔Ⅲ让全球穷国很悲哀
·【独立新论】中美“超级大单”该怎么“玩”?
·尖峰评论:李娜们凭什么改变了世界?
·独立评论:中国铁道部长刘志军“撞天”
·巴黎G20开天第一次取得“共识”——人民币国际化等待“天机”
·2011:人民币向东,美元、欧元向西——中国资本欲出击全球?
·全球宽松货币下的中国核聚变
·人民币“国际化”谁来给力?
·纽交所改嫁,美国还是超级大国吗?
·储备货币,全球情势有新变
·中国“特权腐败”三原色……
·中国货币与主要国家相向、冲突……
·中国腐败,让亡国亡党持续发生……
·先锋评论:这是怎样的中国“公正”?
·“官民共治”中国真能成行?
·夏俊峰杀城管案:什么能比阳光还更灿烂?
·独立评论:人民币危机正向中国走来
·轮胎特保再战,中国用鸡蛋砸石头?
·贪官腐败、外逃,中国国病、不治之症
·1917至1991年、1940至2010年——7O年的祭与颂
·中国利率之路更艰难——央行罕见突然加息
·6000万桶储油释放的玄机与灾难
·修改《中国入世议定书》凭中国智慧还不够
·美债后遗症影响世界20年?
·美元贬值,令全球亏蚀500万亿
·火火的中国经济,冷冷的中国股市
·全球第一次金融海啸三周年祭——美欧中货币决策谁更烂?
·温州危机实则为公、私制度源头对决
·美欧中货币大战谁更烂?
·中央汇金真能“救死扶伤”中国股市?
·“广交会”的中国经济命脉——来自中国“第一窗口”的现场报告
·G20活着还有意义吗?
·中国拨动G20的全球算盘?!
·中国错过美欧危机历史契机?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驳《中国市场经济发展报告》

【独家报告】(博讯2005年5月18日)


   自从中国放弃“计划经济”体制至今,已经奋起向“市场经济”进军了20数年。20数年至今,中国“市场经济“程度究竟如何?真是象《中国市场经济发展报告》所描述的那样,中国已经超越“市场经济”,进而超越“市场经济国家”达到“市场化程度69%”?中国真属于“市场经济国家了”吗??
   
    前不久,就是那本40万字、叫《中国市场经济发展报告》的书,称该书是经过了一年多的“课题调查”后得出、并向全世界发布结论为:2002年“中国市场化程度69%”。该报告称“说明中国已经是发展中的市场经济国家了”(注:据查,国际社会根本没有“发展中市场经济国家”一说,“市场经济国家”是一把统一的尺子)。有国际观察家一语双关说:这份《中国报告》(简称)背后的目的非常明确,就是想籍此甩掉中国戴了40多年“非市场经济国家”——计划经济的帽子,让中国企业在“国际反倾销诉讼中摆脱尴尬的身份”。由此可以看出,这是中国政府和企业界、国人们在加入WTO之后,梦寐以求的一件重要的“国是”与国内外的环境,然而中国社会真是取得了“市场经济”69%的进展吗?据本书的核心论说宣布:“中国市场经济总评分为2.51分,折合成百分比为69%”。从这个原则意义上来说:中国“市场经济”的所有指标已经超过国际评判市场经济国家60%的临界水平”——这,是画饼充饥、还是中国真的已经超过了“市场经济”的标准?为什么,几乎全球的“市场经济”国家,竟然没有一个正式与中国“缔约”“市场经济地位”的双边国文,而实施“市场经济地位”,真正给予中国“市场经济地位”“准入”的国策待遇呢?

    这不是13亿中国公民拧成一股绳、天下一心就能够做到的事,而是这个国家的政府要绝对下放“批权”,绝对放权对市场经济的“准入”,绝对不要“政经合谋”的干预或垄断经济产业,绝对不能自己是其经济产业的“裁判员”,又是其所有利益的获得者和竞争者,绝对不能是所谓法律规则的制定者、监管者又获得当然的既得利益者……
   
   
    前不久,中国出了一本40万字、叫《2003中国市场经济发展报告》的书,据称该书是经过了一年多的“课题调查”后得出、并向全世界发布结论为:数据为2002年的“中国市场化程度69%”。该报告又称“这说明中国已经是发展中的市场经济国家了”。有国际观察家一语双关说:这份《中国报告》(简称)背后的目的非常明确,就是想籍此甩掉中国戴了40多年 “非市场经济国家”的帽子,让中国企业在“国际反倾销诉讼中摆脱尴尬的身份”。由此可以看出,这是中国政府和企业界、国人们在加入WTO之后,梦寐以求的一件重要的“国是”与国际环境,然而中国社会真是取得了“市场经济”69%的进展吗?据本书的核心论说宣布:“中国市场经济总评分为2.51分,折合成百分比为69%”。从这个原则意义上来说:中国“市场经济”的所有指标已经超过国际评判市场经济国家60%的临界水平”——这,是画饼充饥、还是中国真的已经超过了“市场经济”的标准?为什么,几乎全球所有的“市场经济”国家,竟然没有一个承认、并缔约给予中国“市场经济地位”和“市场经济待遇”呢?
   
    也许人们已经注意到了这份于2003年在中国出版、向世界各地发行的《中国报告》的重要用意,它首先强调的是“2002年中国市场化程度”而不是严谨意义的“中国市场经济”概念,进而补充说明了其内心想要表达的源头主题及“中国已经是发展中的市场经济国家”这一决定性结论。这还有一个重要的是是而非诀窍:据称这个报告的评判标准是“自己设计”的,而评分的分值率却是按“国际判断”的“临界水平”,这样洋为我用、各取我需的做法,这能是公正、公平世界的天下吗?假如用英国剑桥大学博士生120分制的微积分标准,来给中国中文系博士生成绩打上一个100分“超合格”的评分,这有可能让天下人们来信服吗?很显然,“中国市场化”与“中国市场经济地位”,这是两个根本完全不同的概念。通常“中国市场化”是局部的、支流的、甚至不需要国家法律来加以调整的,而“中国市场经济地位”,则是宏观的、国家的方向大略,通常是指国际上“市场经济国家”的重要意义。
   
    据本课题组主要成员、原中国国务院研究室宏观司司长、现任北京师范大学经济与资源研究所所长李晓西在接受中国媒体采访时说,这份《中国报告》借鉴了美国、欧洲、加拿大在“反倾销”案中对“市场经济”标准的法律规定,共总结出“市场经济”共性的五条标准来衡量为:政府行为规范化、经济主题自由化、生产要素市场化、贸易环境公平化、金融参数合理化等。现在,我们就以这些“标准”、结合“市场经济”国家的相关报告,来看看中国的“市场经济地位”到底有多大、有几多“市场经济化”程度?
   
    A、关于“政府行为规范化”
   
    没错,任何人都不得不承认:中国进行了20多年的“改革开放”,最关键的中国政府行为与“计划经济”时代之比,可以说是翻天覆地的变化,的确“规范”了很多,但这种规范与国际大环境下的“市场经济”甚至还有很大的差距。众所周知,按“市场经济”规则,国家除“政治资源”之外的所有“经济资源”、“商业资源”都应该向社会和公民来配置,而中国的“经济资源”依然是严重的“政经垄断”。比如金融,中国还没有一家真正意义上的非政府银行和金融实体(到2003 年末);再如烟草、盐业、电力、邮政、电信、铁路、民航、自来水等等重大民生问题,依然是国家长期的“政经一统垄断”,政府依然是当然的“政治资源”与 “经济资源”的拥有者和“双料”的裁判员与运动员,特别是这些关系到国际民生、人民奔小康的产业,几乎连一个“市场经济”的缺口也都无“法”撕开、还“民生”于民。
   
    “政府行为规范化”,关键是要规范政府的“市场与经济”的行为。否则,在政府一统“政经垄断”之下来讲“行为规范化”无疑于自欺欺人,你自己既是“裁判员”又是“运动员”,到底能把政府行为怎么“规范化”?中国“计划经济”时期养成的“批权”恶习,至今依然泛滥成灾。破除中国各级政府对“经济资源”“商业资源”的“政经垄断”,中国“市场经济”还有很长、很长的路要走。中国首都北京的有线电视网络,是一个经典的例子,北京歌华有限电视网络股份公司,是北京地区唯一一家有政府垄断背景的有线电视公司,2003年,该公司将北京地区的有限电视收费,每月由12元猛增到18元(此数据见《改革内参》2003年23期“信息动态•时政”头条),既没有任何价格听证的解释、也没有任何成本分析的构成,就是死、都非要吊死在这唯一的一棵树上。这种政府对经济资源的绝对一统垄断,难道国际化的“市场经济”就是如此绝对的垄断与霸道?
   
    B、关于“经济主题自由化”
   
    中国众多商业、经济资源性产业,是一种“划地为牢”对人家说的所谓“自由化”。中国第一增长性经济产业——中国电信,是最标志性、没有任何“经济主题”的所谓 “自由化”。⑴、中国电信“经济主题自由化”,是建立在只能中国国有成份自己、源头的“自由化”,没有形成电信源头不同经济成份、资本的“自由化”;⑵、国外电信企业和非国有资本、及海外企业都绝对不可能从中国电信源头来参与“经济主题自由化”,如固定电话和移动电话号源;⑶、“经济主题自由化”,应该是建立在国家“法律”的经济体制之内、不同经济成份、不同资本来源、不同社会体制源头的商业经济“自由化”。中国电信的“月租费”一项,由中国“计划经济” 20多年前的一纸“批权”,竟比中华人民共和国《宪法》《刑法》《税法》还难以改变而长生不死?!
   
    中国根深蒂固的烟草、盐业、电力、邮政、自来水、电信等等的“政经垄断”,使中国一些关系到国家经济生态的重要产业根本无法进行“经济市场”的主题来自由化和让别人进入,甚至长期与市场“经济主题自由化”大相径庭。如中国烟草业,不仅是全中国、长期的市场割据、铁板一块,而且这种“经济行为”长期各自高度垄断,已经损伤广大人民使用、经营、生产这种作为商品的“权力”和“权利”;又如中国盐业的“政经垄断”,已经使全中国13亿人、与生命攸关吃的盐——一包盐增加了十多倍到几十倍的沉重成本价格。中国“经济主题自由化”,现在是积重难返,难于上青天。中国“改革开放”超过了25年时间,至今依然没有一家象“市场经济”国家所有的个人银行、非国有的能独立放号的电信企业、一家成品烟生产企业、一家非国有的电力营运公司等等等,25年后的今天,特别是中国市场经济资源的国有垄断,社会体制的“批权”腐败,一直没有从源头发生任何、根本的变化——这能是“市场经济”“自由化”根本源头的进步吗?
   
    C、关于“生产要素市场化”
   
    在中国各级政府至上而下的“政经合一”的垄断体制之下,是根本无法在国家法律环境之内、特别是经济、商业资源源头上进入“生产要素市场化”的程序。中国的电力、金融等,都分别属于国家“生产要素”和国家“资本要素”的重要“商品”之一。中国电力走“市场化”之路,依然是铁板一块的国有自家,还不知要到猴年马月才能进入所谓的“市场化”。中国市场经济“先行者”——广东省,在2001年宁用自己每一度超过0.80元的电,也不用云南电网送来0.20元一度的电,这就是中国所谓“生产要素市场化”的经典写照。中国金融“人民币”要走“市场化”之路,要走人民币币种自由兑换和自由浮动的“要素市场化”之路,走向 “市场经济”之路,谁敢、有可能、能够设想和真实的实施吗(只有学者们一窝蜂的大看热闹)?谁敢例出、并给出中国人民币走向国内、国际市场“自由兑换”、并有一个中国式的“生产要素市场化”的时间表来呢?
   
    “生产要素市场化”,是一个国家经济、商业发展的最源头的经济生态大环境。正是象中国烟草、盐业、邮政、电力、电信、铁路、民航、自来水等等依然是国家一体化的“政经垄断”,要展开中国“市场经济”的“生产要素市场化”竞争这有可能吗?现在是在中国各级政府自己的产业、自家是“裁判员”的旗帜下,又有自己生死利益之内的中国烟草、盐业、邮政、电力、电信、铁路、民航、自来水等,能在国家经济、商业活动上,从源头进入中国国家及WTO、国际市场的前提内,来实现中国“生产要素市场化”公平、公开吗?

[下一页]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