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家
[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巩胜利文集
[主页]->[大家]->[巩胜利文集]->[新中国、新腐败、新探源—中国腐败是一场生态灾难]
巩胜利文集
·新局势:中国经济、市场新“变异”
·基于美欧的中国经济“变局”
·人学狗问,中国都需要人才
·新巴塞尔III致——中国金融举世尖峰
·美众议院筹款委员会通过人民币汇率相关法案—人民币汇率之战一触即发
·中国征用个人财产的《突发事件法》到底有什么用
·美欧就人民币汇率等最新战事和可能对策
·G20真能熄灭货币战火?
·2011:中美经济摆出“对打”阵型
·今日美国和中国,到底谁在引领全球市场“货币泛滥”
·中国“三率迸发”抑制通胀?
·巴塞尔Ⅲ让全球穷国很悲哀
·【独立新论】中美“超级大单”该怎么“玩”?
·尖峰评论:李娜们凭什么改变了世界?
·独立评论:中国铁道部长刘志军“撞天”
·巴黎G20开天第一次取得“共识”——人民币国际化等待“天机”
·2011:人民币向东,美元、欧元向西——中国资本欲出击全球?
·全球宽松货币下的中国核聚变
·人民币“国际化”谁来给力?
·纽交所改嫁,美国还是超级大国吗?
·储备货币,全球情势有新变
·中国“特权腐败”三原色……
·中国货币与主要国家相向、冲突……
·中国腐败,让亡国亡党持续发生……
·先锋评论:这是怎样的中国“公正”?
·“官民共治”中国真能成行?
·夏俊峰杀城管案:什么能比阳光还更灿烂?
·独立评论:人民币危机正向中国走来
·轮胎特保再战,中国用鸡蛋砸石头?
·贪官腐败、外逃,中国国病、不治之症
·1917至1991年、1940至2010年——7O年的祭与颂
·中国利率之路更艰难——央行罕见突然加息
·6000万桶储油释放的玄机与灾难
·修改《中国入世议定书》凭中国智慧还不够
·美债后遗症影响世界20年?
·美元贬值,令全球亏蚀500万亿
·火火的中国经济,冷冷的中国股市
·全球第一次金融海啸三周年祭——美欧中货币决策谁更烂?
·温州危机实则为公、私制度源头对决
·美欧中货币大战谁更烂?
·中央汇金真能“救死扶伤”中国股市?
·“广交会”的中国经济命脉——来自中国“第一窗口”的现场报告
·G20活着还有意义吗?
·中国拨动G20的全球算盘?!
·中国错过美欧危机历史契机?
·楼市垮塌离析 中国鄂尔多斯风暴再起?/
·三年来中国首次下调利率——人民币与美元欧元利率缠斗?
·1917至1991年、1940至2010年——2O世纪:7O年的祭与颂
·2011•中国核集束之①TPP的世界与中国
·2011•中国核集束之③中国:90后改变世界?
·中国革命·反革命——论中国青年韩寒新作《谈革命》《说民主》《要自由》及
·2011•中国核集束之④:三年来中国首次下调利率——人民币与美元欧元
·2011·中国核集束之⑤ 人民币“独特作用”非常可怕……
·2011·中国核集束之⑥ 中国又迎WTO“操纵汇率”大考?
·港币还不是人民币的“同路人”
·“信心小贩”真能拯救中国股市?
·达沃斯之眼俯瞰中国:常委定夺人民币
·美元、欧元最低利率:中国货币、降率的举世乱象
·王立军事件,中共中央迟迟亮剑
·“王薄事件”国家无作为?——暴露出中国党政体制63年空前冲突
·中国出了个毛泽东——当然该出微软、乔布斯、脸书?
·中国连续三次降息,经济增长却依然怠慢
·G20峰会的根源之殇 ——评第7次G20国峰会及全球经济可能发展方向
·尖峰上的中国经济“两难”
·独家评论:90后中国震撼:少女妈妈弃婴
·废谷开来保薄熙来,显露中国“天机”?
·习近平副主席会见希拉里突遭变故:希拉里身后的中美关系
·中国航母:不属国家、归党
·中国“回归”钓鱼岛?:100多年的中国周边国家现在与明天/
·中国股市:死猪不怕开水烫
·中国市场经济地位“天堑”
·看美国主导TPP与东南亚十国共同体逐鹿怎主沉浮
·中国零《宪法》的一切……
·中国:何正道、谁邪道?
·《时论中国》系列:赵红霞之超核中国功能
·朝鲜特使“公关”中国的全球综述:朝鲜真要“弃核”前行?
·粤鹤山“年产1000吨铀”项目怎么出笼的?
·独家透视:看“死缓”刘志军之后……
·“钱荒”后央行报告与行动
·【一瞥中国】理清中国债务有体制“死穴”
·“敌国”的经贸游戏怎么玩?
·华南师大谁李鬼、哪李逵?
·路上的上海自贸区有10大瓶颈
·看中共“三中全会”怎样“壮士断腕”?(上)
·看中共“三中全会”怎样“壮士断腕”?(下)
·国际观察:中日韩自贸区背后的超核力
·2014:中国经济战区能守住吗?
·“年终特稿”:​近“5时代”人民币全​球之鉴(上).
·“年终特稿”:​近“5时代”人民币全​球之鉴(下).
·“年终特稿”:​近“5时代”人民币全​球之鉴(下)
·“双刚性”中国房地产再火十年?
·“观察与评论”​:中国全球话语权率3​.65%?
·乌克兰危机凸现永恒真理
·荒谬人类5000年极致:全国政协委员称“不要鼓励农村孩子上大学”
·资本主义股市不通社会主义之路?
·国际聚焦:乌克兰危机之中国100年镜鉴
·中国找到苏共倾覆锁匙?(上)
·中共真找到苏联倾覆锁匙?(中)
·中共真找到苏联倾覆锁匙?(下)
·国际聚焦:克里米亚入俄之中国镜鉴
·美元“超核器”来了(上)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新中国、新腐败、新探源—中国腐败是一场生态灾难

[绝对观察](博讯2004年10月03日-23日分5次发表)


    【特别按】2004年8月19日深夜0:30:14时,中国官方新华网引述中央直属《光明日报》题为《外逃贪官人数攀升 中纪委部署“出国报备”试点》的报道称:“鉴于近几年职务犯罪嫌疑人负案外逃人数不断攀升,一些党政领导干部和国企厂长经理腐败犯罪后,携巨款,阖家分批逃往海外的情况。台盟中央在全国政协十届二次大会上提交了‘建立党政领导干部和国企厂长经理直系亲属出国留学、定居报备制度’的提案。提案认为:建立‘党政领导干部和国企厂长经理直系亲属出国留学、定居申报备案制度’刻不容缓。”报道最后强调说:“中共中央书记处书记、中央纪委副书记何勇对试点工作高度重视,作了‘先行试点,并慎重研究’的批示,提出了具体要求。中央纪委常委、秘书长干以胜对试点工作作了部署。”
    中国党政腐败已经到达非常严峻的尖端地步:据中国官方统计,全中国有2000万党政官员在位,20多年以来已经有超过800多万党政官员被查实有腐败犯罪,受到中国党纪、政纪、法律惩除,再加上未被查出的腐败分子,实际上中国党政官员的腐败已经超过2/3,而被查出的不过是极少数那部分。面对中国党政官员2000万这种普及的腐败,中国反腐败再临难以遏制的最高临界点,事实上中国党政腐败自下而上再次进入一个前所未有的新爆发期。《中国腐败是一场生态灾难》一文,就是根据中国官方媒体公开、21世纪以来新数据独家的研究结果:中国反腐败,除了从国家与社会运行体制上进行根本改革之外,似呼20数年至今也没有找到任何出路 ,反而陷入困境﹑愈演愈烈、到了黔驴技穷的地步——中国反腐败再向何方?面对一个秧秧13亿人口、有6800万人唯一执政党的国家,这一场生态灾难还有救吗?怎么挽救??

[前言]:


    西方有一句经典的政治格言说:那些普通的犯罪,只不是向河里投毒、弄脏了一些河水;而党、政府和司法(特注:此处的“党”字,为学者所加。中国执政党的大面积腐败,是全球所有国家的绝无仅有、是绝对的“中国特色”,所以加进一个“党”字非常必要)腐败则是污染了整个水的源头。在当今世界、全世界绝大多数国家,是不存在“党”的腐败问题的。因为几乎全球所有国家的党派,都不占有国家的任何资源(包括“政治资源”和“经济资源”),没有国家的政治与经济资源,党派腐败从何可以而来?进入21世纪的中国党政腐败问题,55年至今已经不是什么思想上的“世界观”、“腐朽思想”,生活中“蜕化变质”“糖衣炮弹”等等,而是一个实践与思想道德体系与范畴的破与立社会环境生态问题。你能因为有了“水份”和“温度”而生长旺盛、谴责“种子”是“道德品质败坏、财迷心巧、世界观错误”吗?相反,一颗有充足“水份”和“温度”的种子,不发芽生长那才是人间的奇谈怪事。有了腐败当然的“温度”和“水份”,谁能阻止一个又一个的“春天”到来,谁又能阻止“种子”在春天里不发芽、不生长、不开花和当然的结果呢? 谁能阻挡??
    在当代世界最发达的美国、日本、德国、英国、法国及北欧一些最富有的国家,当国家的执政力强盛畅通时,政府及官员的腐败行为就成为弱势、甚至根本无法形成气候,根本没有任何机会来让政府官员为金钱而“前腐后继”;当一个国家的党派连续强势执政时,腐败就有可能会抬头、泛滥成灾(如上个世纪80年代前后,意大利连续发生的政府腐败丑闻案),甚至难以遏制、然后失去执政党的地位,最后被选民而无情的抛弃(如2004年的印度“大选”国大党就是这样)。而中国13亿人民,是没有权力进行直接进行和参与自己人权的“选举”党派或政府的,这是中国“政治文明”最重要的内容之一。现在是欲实施“依法治国”、完成未来民族复兴大业的 “大中国”,能建立起一个正常国家的生态环境、能随着时代而破旧立新、能正本清源复兴整个“中华民族”吗?
    以20世纪末代、中共广西壮族自治区党委书记、政府主席成克杰及数名区政府副主席、区纪委书记、数个地级市第一、二把手因腐败纷纷落幕马为发端,到进入21世纪及近5年以来,中国社会的党政腐败进入一个新的、高峰凸起的盛世发展时期。据中国官方报告、21世纪以来的统计数字显示,中国党政腐败呈现出根本无法阻挡、并以以下三个方面的严峻态势迅速发展:
   

A、省部级一、二把手腐败占中国同级政府近三分之一


    众所周知,自上个世纪末,以中共广西自治区区委书记、区政府主席成克杰(原全国“人大”副委员长,与成克杰同期被绳之以国法的还有:广西区政府常务副主席徐炳松、广西区政府副主席刘知炳、广西区政协副主席王庆录,中共广西区纪委书记李恩潮、广西区高院副院长潘宜乐、广西区财政厅厅长佘国信、广西区公安厅厅长林超群及10数个市委书记、市长“第一、二把手”)为代表的广西自治区已经真正实施了“亡省、亡市”开始(作者注:“亡省、亡市”,是指与中国国家“亡国亡党”并起的一种中国特色),拉开中国党政高官腐败的序幕。自进入21世纪2004年8月,在中国总共32个省级政府建制机构中(未含香港、澳门、台湾),已经有10数个省的第一、二号领导人物被腐败吞噬。中国党政腐败,开始在中国大行其道,令中国和世界震惊。
    进入21世纪、特别是2003年以来,中国省部级第一、二把手腐败更是难以遏制,⑴有中共河北省省委书记、省长、省“人大”主任程维高(与程维高同期被惩除的还有河北省副省长从福奎);⑵原中共贵州省委书记、省“人大”主任刘方仁(与刘方仁同期被惩处的还有贵州省副省长刘长贵、省财政厅长、省交通厅长等);⑶原国家国土资源部部长田风山,曾是黑龙江省省长、省委副书记;⑷原中国国家电力公司党组书记、董事长、总经理高严,曾任吉林省省长、云南省省委书记;⑸原云南省省长、省委副书记李嘉廷;⑹原湖北省省长张国光;⑺原辽宁省高级人民法院院长田风歧;⑻原广东省高级人民法院院长麦崇楷;⑼原湖南省高级人民法院院长吴振汉;⑽原黑龙江省政协主席韩桂芝,曾任黑龙江省省委副书记、中共黑龙江省委组织部长;⑾原江西省人民检察院检察长丁鑫法;⑿原江苏省人民检察院副检察长、省反贪局局长韩建林(与其同时被查处的还有省委组织部长、省交通厅长等);⒀重庆市检察院原党组副书记、重庆市常务副检察长郭宝云及因腐败而受到法律制裁的还有:原国家公安部副部长李纪周、原江西省副省长胡长青(已被执行死刑)、原安徽省副省长王怀忠(已被执行死刑)、原浙江省副省长王仲麓、原辽宁省副省长刘克田、原山东省政协原副主席潘广田、原福建省省委副委书记石兆彬、原新疆自治区政府副主席阿曼•哈吉等20多人。关键是,这些绝对高官的绝对腐败,不仅不能被55年来的执政党、历史制定的规则来遏制,而大都是2003、2004以来的新近爆发,这种政治与经济的合谋腐败,使中国社会的公正与公平,造成了历史55年以来执政党、一统绝对管制的绝对生态环境的体制“黑洞”(特注:本文所列举的所有腐败官员,全部是中国官方媒体公开报道过的内容与事件)。
    中国进入贪官盛世的年代。从最底层一级的村长(含村支书),到乡长、县长,再到市长、省长(省委书记),再到中共政治常委(陈稀同曾为政治局常委)、书记处书记(注:中共政治局常委,先是5人[毛泽东、华国峰、赵紫阳、胡耀帮任中共总书记时期],后增加到7人[自江泽民担任中共总书记时期]),而今是9人(自胡锦涛任中共总书记时期),但中国自下而上、整个中国社会、党政腐败全面开花、结果。
    中国21世纪的党政腐败,被长期55年以来一直认为是因为党政官员的“世界观”问题、是蜕化变质、是挡不住金钱的诱惑、经不起“糖衣炮弹”的袭击与腐蚀。但,如是一粒种子要发芽生长,只要有了“水份”与“温度”,无论如何它都是要坚决、无法遏制的发芽、成长、开花、结果,来完善它整它的一生。进入21世纪以来的中国腐败,就是因为中国国家与社会体制有腐败迅速成长的当然环境——腐败就当然的汲取了“水份”、享受了当然的腐败“温度”,有了国家与政府提供的“温度”和“水份”,中国党政腐败就当然的遍地开花、硕果累累。中国党政腐败,是一场因体制设置有绝对空隙、障碍、人为制造的国家与社会体制生态环境的当然灾难。而医治这种人为体制“生态环境”的灾难,根本的是要恢复生态制衡的自然环境,否则就象大自然的沙漠化,将会愈演越烈、蚕食人类,最后人类将失去生存、生活和发展的所有空间!如果不能象储藏“种子”设置的环境那样,去阻断腐败的“温度”和“水份”,那么中国党政腐败从源头上来讲将全面溃堤、而根本无法遏制!
   

B、交通局长第一、二把手腐败省级超过三分之一


    产业腐败、职能犯罪,是人类世界绝对的中国特色。中国党政的“交通系”腐败,成为中国产业、职能腐败犯罪爆发最经典的楷模。以河南省交通厅长腐败为例,在10数年内,连续三任、一任接一任前腐后继,一任更比前一任贪得无厌。河南省三任交通厅长都有空前绝后的经典:第一任贪官交通厅长曾锦城,以一个共产党员“视死如归、百年绝唱”的形式向中共河南省委咬破手指写血书称:“我以一个共产党员的名义向党组织保证,绝不收人家的一分钱,绝不做对不起组织的事,坚决维护党的形象……”(见2003年6月2日中国新华网《河南三任交通厅长“前腐后继” 用假廉政骗人》一文),曾锦城一纸血书有着“解放全人类”一样的远大目标和胸怀大志。但就在曾锦城写下血书之后,他收受贿赂四十多次。继任交通厅长张昆桐上任,又向河南省委立誓铭志,表示一定要吸取前任厅长的沉痛教训,并提出一个更具感染力的口号:“让廉政在全省高速公路上延伸!”。第三任厅长石发亮更是登峰造极:经典“一个廉字值千金”警句震撼过多少人心,又刷新了前两任腐败之总和。河南省三任交通厅长曾锦城、张昆桐、石发亮,操纵着河南省每一年超过40亿人民币、十数年超过800亿人民币的交通投资,三任交通厅长让这800亿人民币忽上忽下、制造了多少腐败工程?
    据中国官方统计显示,中国改革开放20数年以来,“交通系”腐败犯罪,是除了“书记、省长、市长、县乡长”腐败数字巨大以外,最为显要的一种职能、产业腐败犯罪,而且是前赴后继势不可挡,其最为精彩的有:⑴1997年,河南省交通厅长曾锦成;⑵2000年四川省交通厅长刘中山,四川省交通厅长副厅长郑道访;⑶2001年,湖南省交通厅副厅长马其伟,河南省交通厅长张昆桐;⑷2002年,广西区交通厅副厅长褚之田,广东省交通厅副厅长李向雷,贵州省交通厅长卢万里;⑸2003年,河南省交通厅长石发亮,广东省交通厅长牛和恩,贵州省交通厅副厅长张有德,新疆自治区交通厅长、后升任区政府副主席;⑹2004年江苏省交通厅厅长章俊元,安徽省交通厅长王兴尧;及安徽省公路局局长、副局长,广东省连续两极届公路局局长,云南省公路局局长;中国“交通系”、“公路局长第一贪”、“深圳第一贪”黄亦辉,贪得无厌总金额达3500万元,被一审决定执行死刑,缓期二年执行,剥夺政治权利终身。黄亦辉在法定时间内没有提出上诉,一审判决已经生效。

[下一页]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