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家
[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巩胜利文集
[主页]->[大家]->[巩胜利文集]->[谁成就了“北京第一贪”?]
巩胜利文集
·新中国、新腐败、新探源—中国腐败是一场生态灾难
·中国邮政之“黑”
·多好的人民、多糟的官
·中国9亿农民没有“国民待遇”
·谁为中国《宪法》主持正义?
·《中国策》“对面”
2005年
·“中国官象图”之绝伦
·“没有超乎人民的权力”
·中国春运的“死结”
·中国国劫——“月租费”
·“和谐中国”真谛很需要
·敌对党访华,中国“国是”怎么办?
·国民党访华“救中国”
·驳《中国市场经济发展报告》
·“新特首”给世界的新启示
·中国:高官“升迁图”
·中国经济“高温”的矛与盾—世界经济“第一速度”
·中国10000亿“月租费”哪去了?
·盘古开天“中国秀”
·2005中国聚焦——李氏审计的中国8年之痛
2006年
·[中国评论] 中国5000年来短缺“和谐”
·中元美元的世纪之战
·审计·中国绝对“第一案”/巩胜利
·源源“九脉”流中国——未来20年前后中国社会所面临的绝对挑战
·今天13亿人齐喑……
·【世纪观察】“新农村”:真能救中国、救农民吗?
·贪官逃之夭夭——中国《法律》有漏洞?
·世纪聚焦:余振东案的非《刑法》判决
·美国230年尖端启示
·2006:中元美元巅峰时刻
·【世纪典籍】管住蒋介石、毛泽东领袖们……
·《宪法》无能,国家必然紊乱
·“孟浩事件”告诉国人什么?
·全球反恐亟需新防略
·21世纪的“贫穷病”——“金融危机”却贫穷不分通吃而来
·中国性、美国性·性娱乐?
·关于“孟浩告诉了国人什么?”-刘卫平给巩胜利的来信
·保尔森访华 中元超意义
·中国再暴反腐巨震
·中、日走向何方?/巩胜利 星野俊明
·丙戊:呼唤“法制中国”定乾坤
·【世纪评论】Google、百度的生死期
·中国“上帝”与资本主义垄断
·中国《监督法》之笄
·中国房地产再飙涨?
·“中元”开放—中国金融生态开始建立
·江山必由“民意”出——从美国中期选举及其看今天、未来的趋势和意义
·孙中山的信号
2007年
·【世纪聚焦】中国何以频发暴力“灭门案”?
·【今日评论】“春运”与拉姆斯菲尔德原理
·“新年特稿”2007:繁华中国的全球性困顿
·【世纪新论】五十八年“法制中国”环境大系.
·陶君:著名学者巩胜利的遭遇告诉我们什么?(请关注)
·【世纪新论】2007·黑色星期2及其
·【博讯新论】2007·吴敬琏
·【博讯评论】央行调率与1.1万亿美元悬剑
·【“博讯”中国评论】 柳斌杰接替龙新民是好事?
·驾驭金融马车中国还需真功夫
·2007全球“5·1劳动节”大扫描——澳警开枪洞穿了什么?
·【世纪新论】放歌香港的美丽与悲哀
·中共为何非杀郑筱萸不可?
·“月亮女神”8月16日追月——日本登月抢跑中国之前?
·国宝——汉代“六龙镂空歙砚”欣赏
·“独家特稿”:美欧中商战到底为什么?
2008年
·独家报告:南中国“变天”前夜……
·“春运”何以危机中国30年?
·谁撑起了全球高油价之天?
·重审许霆,中国人期待什么?
·人心•人心—→国家之心!——再评3•22 “谢长廷:不要为我哭泣”及任何国家、政权存亡之道
·封杀《色,戒》的全球性悖论——评“封杀”演员汤唯与电影《色•戒》的理论与实践
·上诉。“我没有犯罪”!——评“许霆案”罪与非罪一个国家法理与判定的游戏规则之紊乱
·写在2300万公民载舟覆舟的霎那——上台下台•历史的……
·汶川大地震大反思——“5•12” 中国国难之晕
·颓废的中国股市——“6•10”近千股跌停 沪指暴跌7.73% 再回一年前的3000点
·【独家新论】谁撑起了全球高油价之天?
·【独家新论】中国股市癌病变?
·独家透视:中国钱太多让举世麻烦?
·腐败H5N1变异
·奥林匹克100年凸凹——创29届奥运108年投资之最 为未来奥运会创举世之难
·中国股市回到2001年
·保尔森与次贷危机末路——从232年华尔街看“次贷危机”及对中国经济60年的启示
·【次贷危机】系列——美国劫 中国毒
·次贷危机系列——亨利•保尔森“战无不败”
·G20峰会想干什么、能干啥?(上)
2009年
·【今日评论】 中国总理真可能失言?
·独家聚焦:把美元挑下马,中国还没有准备!
·G20没给中国好脸色——全球第2次G20伦敦金融峰会及所取得的“重大成果”/【国际透视】
·什么东东?什么中国?/【今日评论】
·中元国际化上路?——方略中元国际货币所迈出第一步与可能之路
·汇源之矛攻力拓之盾——中国政府否定可口可乐收购汇源之全球“市场经济”原理
·中国法律个案何以乱象丛生?
·世界“三元”初长成——美元233年 欧元10年 人民币60年 中元开年?
·特别聚焦:一场迟早要来的货币之战
·全球IMF新悬机?
·谁山寨了“中国市场经济”?——挖开铁道部“动车组火车票价不属于价格听证”及其根源意义
·纪委成股东——“公权”上市纲常之乱?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谁成就了“北京第一贪”?

   

[特别评述](博讯2004年9月11日)


   
    据中国官方媒体广泛报道:2004年8月20日“北京第一贪”被“正式公开逮捕”,一个横行京城长达10多年的巨贪,被强力浮出水面,原北京市交通局副局长兼首都公路发展有限公司党委书记、法人代表、董事长、总经理毕玉玺,因涉嫌收受超过6000万元人民币巨额贿赂,被开除中共党籍、移送司法机关追究法律刑事责任。报道称,毕玉玺成为50多年以来迄今为“北京第一贪”,是经历了自中国官衔最大的贪官陈稀同及其之后6任中国首都北京市市长、“红遍”10多年时间而不倒。人们不禁要问:中国古时“一代皇帝一朝臣子”,而今天的北京市换了6任市长、10年多时间,怎么就堵不住中国首都、“北京第一贪”爆发呢?其实,这暴露了中国长期50多年至今依然在奉行、没有任何变化的行政体制问题的一大漏洞,既暴露了中国党政内幕批权、不能见“阳光化”——“任命制”的腐朽与没落、是中国社会制度对“公共权力”50多年长期根本无奈、没有国家与社会生态制衡环境的必然结果。
   

    毕玉玺,要不是这次“创造奇迹”把中国“京城”的天捅了一个窟窿而翻船,他的官运通常有两种必然的结局:一是把交通局副局长坐穿、继而堂堂正正的做北京市交通局的“第一把交椅”,这是最糟的一种可能;而另一个可能是因“首都公路建设英雄”而当然升迁,升迁至北京市副市长、人大副主任、政协副主席的位置上去(这些位置相当于中国副省长一级、中国国家副部长的行政级别)。而对北京市交通局“副局长”,通常这种级别中国行政官员,“升上不去,就一定要下去”,10年的副局长既没有“升上去”、也没有“掉下去”,这本身就是中国官界、绝对的一个“奇迹”。但既然是首都城市建设的当代“英雄”,又是“副局长”10年原地踏步走,甚至连“功劳”“苦劳”“英雄”都没有体现?按照中国流行的说法:“不在乎永远拥有,只在乎曾经拥有”,那么毕玉玺却是中国2000多万官员中、最风光、出奇精彩的一个。
   
    毕玉玺起家于中国最大的贪官、陈稀同从市长、升迁到书记、政治局常委的年代,按中共一贯的“阶级斗争”策略,他早就会被株连而“清洗”掉,但毕氏不但经历了陈稀同、王宝森的多事之秋,而且还经历了北京市贾庆林、刘淇、孟学农、王歧山等6任市长执政组阁的年代。这种一连10年,同一位置上“政经合一”(副局长、党委书记、董事长、总经理都长期为一人)的官照做,权在握,为毕玉玺巨贪提供了当然生长、发展的生态环境。一片丰沃的土地,除了庄稼要生长之外,杂草、毒草等都要生长,而只提供厚实的养料,不产除去杂草,10年不灭的毒草怎么不长成参天的大树?毕玉玺在中国北京市交通局副局长的位置上一蹲就是10年,不仅在中国2000多万官员中令人匪夷所思,就是在全球法治国家官场也都令人震惊!
   
    北京市10多年来的城市交通建设真可谓“翻天覆地”,三环路、四环路、五环路等建设的辉煌,也连接着毕玉玺10年“首都公路发展公司”的成就与政绩。据资料显示,近10多年以来,中国首都北京市每一年投入城市交通建设的资金达高200亿—500亿美元左右(每一年约2000亿—5000亿人民币不等),而从毕玉玺负责建设的北京城市道路五环路、四环路等来看,每一年从他手中流进、流出的资金就有数100亿之多。就此有学者深刻的分析道,仅一次从毕玉玺一处家中就搜出1000万人民币现金,这对每一年数100亿流量的庞大资金来说,真是再自然不过的小菜一碟了,而10多年不说毕玉玺才受贿赂6000万人民币(甚至连塞进牙缝里这点都不如),每一年就有数100亿资金,10年就是上1000亿,不用任何贪污、贿赂的手段和方式,就从毕玉玺为党政、法人代表的“一把手”手里随便“过一下”,让这上1000亿元过过银行的“利息”门坎,也有千分之一、万分之一的“利息”留下积累,仅“利息”这10多年时间也不止上亿元人民币吧?
   
    6000万人民币是一个什么概念呢?在当代中国是腐败盛行,在近20多年以来有800多万贪官(中国近20年来,每一年受到反腐败机构立案、依法惩除者每一年有20——50万人不等),据中国南方出版的时政期刊《南风窗》(参见该刊2002年总第216期《吕日周的时代意义》一文,作者马立诚)引述《中国改革》杂志(注:改刊为中国国家发展和改革委员会主管的媒体)发表文章披露:中国每一年贪官腐败总额为1.5万亿人民币(近2000亿美元),这个数字约占中国一年国民生产总值的1/7,也就是中国全国一年出口创汇额的80%以上缴给了腐败和贪官。据中国官方媒体2004年7月18日报导:2003年,中国“贫困人口”比上一年增加80万,这是2004年7月17日中国国务院扶贫开发领导小组副组长、扶贫办主任刘坚最近在一项扶贫工作座谈会中透露的。以2003年中国“贫穷人口”即未解决温饱人均年收入人民币637元的标准来计算,中国若象西方发达国家那样消除了大多数腐败现象,那么2003年,中国将根本不可能新增加80万“贫困人口”。
   
    若能象西方发达国家那样产除、杜绝中国党政的根源性腐败,中国“改革开放”20多年聚集的总额超过4万亿美元、中国2003年国民生产总值(2003年,中国一年的国民生产总值是1.4万亿美元)3倍的财富,中国将是一个没有“贫困人口”、一个相当富裕的国家。那么,是谁砸了中国总数超过3000万“贫困人口”的饭碗呢?是中国社会的严重不公、是一党独霸的国家生态环境,否则不改变这种社会不公和源头的腐败,中国奔小康将是画饼充饥。巨贪毕玉玺腐败案,再次为中国社会拉响了党政腐败、难以遏制的“世纪警报”。
   
    毕玉玺腐败案,已经不是中国通常认为的那种腐败,而是突破了中国至今50年多年以来、所有理论与实践的概论,不仅暴露了中国政制——内部“任命制”、50多年的绝对漏洞,同时还反映出中国党政因体制而倍出的前腐后继、行政生态环境等的空前严峻是一种规律性的必然趋势。中国政界素有一则非常流行的“谚语”叫:“山高皇帝远”,然而就在中国“皇帝”的鼻子底下,长成天量腐败的毕玉玺,且在10年时间、更换了中国首都六任北京市市长,还是根本无法阻挡的腐败当然爆发,这是为什么、为什么堵不住“北京第一贪”创纪录的爆发?据检索,做为个人腐败的一例个案,6000万元人民币已经成为中国官员至今的之最。10多年岁月,成就了“北京第一贪”——毕玉玺,这已经完全不是毕玉玺本人“道德品德、思想腐化、世界观问题”所能够历史阐释。任何人都可以知道,在一个、又一个正常到来的“春天故事”里,在适合的“温度”和“湿度”之下,要让一粒、又一粒正常的“种子”不发芽、不生长、不开花、不结果,在这人类地球上到底有多大可能?能让一个、接一个的春天不要到来吗?在当今世界所有“正常”的天地之下,谁可以让有“湿度”、有“温度”滋养的“种子”不发芽生长、不开花结果呢?在今日世界,若有良好的生态、生长的环境,没有种子的发芽、生命的延续,没有生命的诞生,那才是“人间”的一大怪事!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