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生感怀
[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走向大自然
[主页]->[人生感怀]->[走向大自然 ]->[ 心的挣扎 诗歌散文部分6 大雁]
走向大自然
·心的挣扎page 23人类与神
·心的挣扎page 24诗意
·心的挣扎p25 茫茫天地
·心的挣扎p26 受苦或享受
·P26真正的家your home
·心的挣扎p27 人类的威胁
·对於心的挣扎p27 人类的威胁的讨论
·心的挣扎p29双 体繁 殖
·心的挣扎p28 我的上帝
·对於心的挣扎p28 我的上帝的讨论
·心的挣扎page 32 原子弹与中国
·心的挣扎page 47 智慧, 道德和理性在人类历史中对力量, 竞争和利益的平衡
·心的挣扎p30new life新生命
·心的挣扎page 31 怀念父母parent
·对心的挣扎p30new life新生命的讨论
·心的挣扎page 33真正的家your home
·心的挣扎P34专制无为民主
·心的挣扎page35 为什么 Why?
·心的挣扎p36永恒黑暗great night
·心的挣扎p37人之罪 Sin of Human
·两分法思维是中国思想叶子的茎和枝
·心的挣扎p38人类的官能
·心的挣扎p39爱与恨
·心的挣扎p40文革与人性
·心的挣扎 P41生命的动力
·心的挣扎 P42政治的悲哀
·心的挣扎 P43科学与宗教
·心的挣扎p44 异国的思念
·心的挣扎p45 给中国矿工弟兄
·心的挣扎p46 母亲的母亲
·心的挣扎p47 中国作家
·p50心的挣扎 洋娃娃为谁美
·p48心的挣扎生命和世界
·p51心的挣扎可悲的一代人
·p52心的挣扎 真与假
·p53 心的挣扎 生命无价
·心的挣扎p54 谁来结束共产党的统治
·答《谁来结束共产党的统治》评论
·p61 心的挣扎不可超越的界限
·p62 心的挣扎生存, 死亡, 性快感和解脱
·p65心的挣扎 扛起命运
·就扛起命运一文答路三歌君
·秋日驾车高山
·异国黄昏的歌声
·P68生命只属于 现在
·大自然母亲
·电子书 心的挣扎 (一) 晨露集
人的世界
· 大雁
·八一大桥上的黑猫白猫
·沙漠中的清泉
·偷苹果记
·再见了,被官欲官势官斗笼罩的故乡
·旧年陈事
·与中国女子网球冠军开战──童年回忆之一
·无奈最是落红时
·我爱美国━━高速公路惊魂记
·埋在心中三十年的疑问
·美国是个讲理的国家
·送别共产分子
·由两件小事去理解中东民族的困惑
·CRUISE 拾零
·中国人恨战友,同事,家人,叛徒,朋友超过敌人
·网上寻趣- 兼谈我爱不爱国
·共产党的恐造反症和恐法症
·风烛残年话悲哀
·西山的牛马羊鹿和东山的猴子--2009年元旦献文
·音乐,酒和孤独━━━━━人生最后的驿站
·抓五毛记
·致独评网友的告别话
·母亲走了
·领着三条雪花狗的女人和对美国女性的好奇
·何频老板,你还能挺多久?━━施化博在文学城被封有感
·读者部分反馈
·季羡林是国学大师还是浪得虚名
·中国的什么让我怀念
·西山的牛马羊鹿和东山的猴子(续一)
·女儿的日本房子(夏威夷归来之三)
·高行健的性描写
·不看美女看孩子
·本.赫勒代先生和他的家庭
·残忍的中国社会
心的挣扎 二 (烈阳集)
·x21烈阳集
·x22信仰Belief
·x23我们在自己里消磨一生
·x24诗poem
·x25重读爱因斯坦
·X26中国文学的没落
·x27五官的语言
·X28妓女
·从脆弱到成熟, 孤独
· 盲人世界的美
·x32 现代人被紧紧地绑在一起
·x31天理的报复
·生命旋律与生命旋律的错位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心的挣扎 诗歌散文部分6 大雁

   
 心的挣扎 诗歌散文部分6  大雁

   这是一个很多年前的故事。那时我正在北大荒的一个农场中接受劳动改造。我和几个在文化革命中犯错误的干部被指派到一个湖旁种水稻。

   有一天天上飞来一个大雁,大雁在天上飞了几圈,,就停到稻地里吃起稻苗来了,它哪里想到,正有几双饥饿的眼睛盯著它,想把它吞到肚子里。老王是从部队里转业的,他连夜赶做了一个夹子,下在离稻田不远的地方。这样我们每天都到那里去检查,连晚上做梦也在想大雁肉, 这对于一年都未尝过肉味,肚子里一点油水都没有的人,是多么不可抗拒的诱惑!可是每天我们看到的都是一个空夹子,大雁再也不来了。我们也就渐渐忘了它。

   有一天,我们走到稻田边,听到彷佛小孩啼哭的声音,我们顺著声音走过去,看到一个大雁被夹在夹子上,它的腿被夹伤了,我们的高兴自不待言,正当我们要去抓住这个已在手中的猎物时,我们听到了天上的叫声,声音是那么哀婉,那么焦切,我们看到一只大雁在我们头顶上盘旋著,它一会儿冲向我们, 一会儿又冲向天空。看到那个受伤的大雁旁边的食物,我们明白了,原来这个雄雁已经受伤好几天了,雌雁每天都在喂它,一种恻隐之情升到了我们的心里。经过一场言语不多的但是激烈的辩论后,我们放了那只大雁,

   看起来有些滑稽,在那个毫无恻隐之心的年代,几个被社会残酷地压到最底层的,尤如丧家之犬的劳改分子,却对一只受伤的大雁动了恻隐之情。晚上躺在床上面对饥饿的肚子的时候,我相信每个人都在懊悔。

   但是如果再碰到这个场面,我们也许还会放了它。这许是人性的弱点,也许正是我们的不可救药之处。

   二零零二年于北卡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