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生感怀
[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走向大自然
[主页]->[人生感怀]->[走向大自然 ]->[散文四篇--------- 4. 二胡 ]
走向大自然
·答《谁来结束共产党的统治》评论
·p61 心的挣扎不可超越的界限
·p62 心的挣扎生存, 死亡, 性快感和解脱
·p65心的挣扎 扛起命运
·就扛起命运一文答路三歌君
·秋日驾车高山
·异国黄昏的歌声
·P68生命只属于 现在
·大自然母亲
·电子书 心的挣扎 (一) 晨露集
人的世界
· 大雁
·八一大桥上的黑猫白猫
·沙漠中的清泉
·偷苹果记
·再见了,被官欲官势官斗笼罩的故乡
·旧年陈事
·与中国女子网球冠军开战──童年回忆之一
·无奈最是落红时
·我爱美国━━高速公路惊魂记
·埋在心中三十年的疑问
·美国是个讲理的国家
·送别共产分子
·由两件小事去理解中东民族的困惑
·CRUISE 拾零
·中国人恨战友,同事,家人,叛徒,朋友超过敌人
·网上寻趣- 兼谈我爱不爱国
·共产党的恐造反症和恐法症
·风烛残年话悲哀
·西山的牛马羊鹿和东山的猴子--2009年元旦献文
·音乐,酒和孤独━━━━━人生最后的驿站
·抓五毛记
·致独评网友的告别话
·母亲走了
·领着三条雪花狗的女人和对美国女性的好奇
·何频老板,你还能挺多久?━━施化博在文学城被封有感
·读者部分反馈
·季羡林是国学大师还是浪得虚名
·中国的什么让我怀念
·西山的牛马羊鹿和东山的猴子(续一)
·女儿的日本房子(夏威夷归来之三)
·高行健的性描写
·不看美女看孩子
·本.赫勒代先生和他的家庭
·残忍的中国社会
心的挣扎 二 (烈阳集)
·x21烈阳集
·x22信仰Belief
·x23我们在自己里消磨一生
·x24诗poem
·x25重读爱因斯坦
·X26中国文学的没落
·x27五官的语言
·X28妓女
·从脆弱到成熟, 孤独
· 盲人世界的美
·x32 现代人被紧紧地绑在一起
·x31天理的报复
·生命旋律与生命旋律的错位
·海鸥
·离野性远去
·夕阳中沉思的狮子
·当人类发展到权力无边骄奢淫逸狠毒时, 看起来像什么样子?
·人贱心不贱 身贵人不贵
·音乐,酒和孤独━━━━━人生最后的驿站
·智慧, 真理和人生的美栖居在哪里?
·生活的灵性
在暴风雨夜里
·在暴风雨夜里-跋
·在暴风雨的夜里 - 离开北京
·在暴风雨的夜里 (三) 被逼到绝路的男子汉-范世春
·在暴风雨夜里-解放军特级战斗英雄赵风山
·在暴风雨的夜里 – 时代的弄潮儿陆福成
·在暴风雨的夜里——被性欲搞得不知所措的王胖子
·漫长夜路的萤火和夜空远处的星星
·在暴风雨的夜里—永久的歉疚
·农场记忆断片--北大荒的女儿
·渴求苏联爱情的刘淑珍
·在暴风雨的夜里 -最后的秀才姜明道
·在暴风雨的夜里—从农场回家
·格丘山: 拔一草何助地荒?
·格丘山: 这哪里是狗,分明已经是羊(:)
·格丘山: 一个令中共三代家族胆战心惊夜不能寐的消息
·格丘山: 大乱预兆
·格丘山:给温家宝送别
·格丘山: 莫言得奖是被诺贝尔选上的, 还是被中国政府选上的?
·格丘山:反对机械教条僵尸唯物主义(:)
·格丘山: 金三正在考虑用原子弹炸哪一个王八蛋?(:)
·格丘山:我对傅萍事件看法
·格丘山下永眠着丘德功
·格丘山 :谁为中国共产党统治买单?
·亡羊补牢,为时未晚(强烈要求瑞典诺贝尔委员会对文学院进行调查)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散文四篇--------- 4. 二胡

    这些短文写在四十年前( 1964 - 1972) 黑龙江省北安农场 ------------------格丘山

   散文四篇--------- 4.   二胡

   我爱听二胡,虽然它的音色不如小提琴丰富。

   小提琴给人开辟的是光辉灿烂的境界,它的欢乐如是太阳一般热烈,它的愤怒如是狂风暴雨一般惊心动魄,它的沉思如是月光下的田野一般幽静;而二胡单调,悠扬的声音,总像一个飘荡江湖,饱尝辛酸的游子在幽怨地自诉……。

   它总是在平静地倾诉,尤其在孤独的长夜,月光静静地照在地上,悠扬的时起时伏的二胡声从窗外飘来,我的心也被笼罩在悲哀的愁雾中,我仿佛看到一个心力交瘁的男人在倾诉他心内的痛苦,这种悲哀和痛苦已经被凝结得如此深沉,那里面饱含著人世的不平,沾透了生活的辛酸,可是他诉说得这样平静,从容,仿佛这是平常的事件,这是他人的事件,这是远古的事件.这种平静是多么残酷,似乎不含一丝生命的热力和希望。

   如果是在秋雨绵绵的寒夜里,听著二胡的声音,更是令人惆怅,琴声伴随著飒飒的风声,伴随著打落在草叶上的滴滴雨声,它在阴寒黑暗的夜空踯躅,它在阴云弥漫的雨空中飘荡,找不到归宿。就是二胡奏起快乐的曲调的时候,我也很难快乐,我仿佛看到一个苍白,疲倦的面容上显现出一丝惨淡的笑容。

   二胡是我国的古乐器,在它那里我听到了我们古老民族的悲哀,在这个民族中,从古到今,有多少被命运挤压得沉默,孤独和狷解的人,有多少自幼失去父母和家庭温暖的孤儿,有多少双目失明漂泊江湖的瞎子……,将二胡当作自己的伴侣,在深夜,在街头,将人生的悲哀,将生活的辛酸,倾诉在这徐缓的琴声之中,他们静静地倾诉著,任人来人往,任时过境迁,两眼望著空洞洞的天空,不求人听,不求神助,他们向著远远的天空静静地倾诉著他们没有眼泪,没有幽怨,没有希望的痛苦。

   世界上也有很多欢乐的人,他们有温暖的家庭,他们有朋友,孩子,宴会和汽车,在那里二胡兴或也会像桌子上的鲜花一样,被挂在墙上,点缀他们的幸福,但是二胡在那里是那样的不合时宜。可是你若听得一个与二胡相依为命的人的琴声,你也许不能再忘记它,不管你走到什么地方,在夜深人静的时候,时远时近,仿佛还依依传来徐缓低泣般的琴声。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