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家争鸣
[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傅正明作品选编
[主页]->[独立中文作家笔会]->[傅正明作品选编]->[诺贝尔与文学]
傅正明作品选编
·傅正明简历
·历史不仅仅是“他的故事”--男性诺奖作家的女性主义立场
·格拉斯的寓言小说及其意识形态
·格拉斯的人权活动及其理念
·望海明威之项背
·中国龙与千禧年
·罗素与和平主义运动
·反恐怖主义的世界文学
·诺贝尔与文学
·历史怪圈中的高行健
·瑞典文学院“不在乎”诺贝尔遗嘱了吗?
·傅正明挽联: 王若望先生千古
·"地球之脐"与"中央王国"--斯特林堡的中国观
·青、赤、黄、白、黑:五色乱华-- 读郑义《中国之毁灭》
·2002,谁进入了诺贝尔文学奖角逐?
·凯尔泰斯的意义何在?
·共产主义的幻影之恋
·信仰与怀疑—— 犹太裔诺奖作家的文学主题
·信仰与怀疑—— 犹太裔诺奖作家的文学主题(下)
·思想的耗子————百年诺奖话禁书
·有诗为证----八九民运的异议诗歌
·主子和奴才(诗两首)
·格拉斯:诺贝尔文学奖获奖演说
·能胜过莎士比亚吗?--诺贝尔文学奖面面观
·支达赖喇嘛:持天安门母亲的努力
·关于诺贝尔文学奖的政治含义
·作家与世界
·民俗文学的庙堂之音--评莫言《檀香刑》的国家主义倾向
·檀香刑与文身刑
·历史不仅仅是“他的故事”——诺奖女作家与女性主义
·我发现了 !--—— 凯尔泰斯诺奖获奖演说词
·骚乱的宁静--读黄翔的 《 梦巢随笔》
·爱的寻找──“六.四”悲剧十四周年祭──
·哈加才仁:辛酸的眼泪(傅正明译)
·德巴达:雪山泪(傅正明译)
·“假如你必须得向我开枪”
·诗文并茂──《民主论坛》的当下关怀和终极关怀──
·西藏女作家的见证
·七色斑斓的中国当代诗歌
·中国的真诚朋友──悼念美国翻译家爱默生先生——
·安德鲁.爱默生赞--罗杰.加赛德作 傅正明译
·安德鲁 · 爱默生先生逝世讣闻
·狱中日记──流亡诗选──布琼.索南作 傅正明译
·杨春光:黑暗诗人的传人
·给年轻人──流亡诗选—— 布琼.索南作 傅正明译
·两种放逐中的写作——写于国际贡布罗维奇年和马赛高行健年
·评喻智官的长篇小说《福民公寓》
·西藏流亡诗歌的见证和祈祷——雪域歌声永远不会死亡
·一位真正的精神践行者
·安徒生的皇帝和孩子
·投向纳粹的挪威作家哈姆森
·西藏诗歌中想像的悲剧祭礼
欢迎在此做广告
诺贝尔与文学

**

诺贝尔与文学(上)

   我们都知道阿弗雷德•诺贝尔( Alfred Nobel , 1833 ?1896 )是一位著名的发明家和工业家,可他在青年时代的梦想是成为一位作家,他在强烈的创作冲动下写下的文学作品,一般很难有深入的了解。可以说,文学鉴赏和写 作是伴随诺贝尔忙碌一生的精神小憩的第二家园。他所设立的诺奖中的文学奖,更使诺贝尔这个名字与文学结下了永恒的不解之缘。

   自从诺奖设立以来,瑞典文学院就有人在不断尝试通过研究诺贝尔本人的文学情趣来强调设奖的宗旨和评选标准。诺奖百年,瑞典文学院不断 调整评选标准之后,再度强调“回到遗嘱”。而诺贝尔的遗嘱又非常简略,因此,在今天,研究诺贝尔的文学情趣和文学观念就显得犹为重要。

高雅的文学鉴赏趣味

   1842年,诺贝尔九岁那年,由于他一度破产的父亲在俄国重振雄风,诺贝尔来到圣彼德堡,在这里接受了良好的教育。一位杰出的私人教师除了 教授化学、物理之外,也把文学和哲学列入诺贝尔的必修课程。除了母语瑞典文以外,诺贝尔日渐掌握了俄、英、法、德语等多种语言,为他欣赏世界文学打下了坚实的基础。老诺贝尔希望儿子成为工业家,这与青年诺贝尔想当作家的愿望发生冲突,但他不得不尊父命,奔走于欧美各国之间。1871 年,诺贝尔定居巴黎,这一国际文化名城使他结识了十九世纪的不少著名 作家。

   首先,孤独的诺贝尔在巴黎市中心发现了女作家和编辑裘丽特•亚当( Juliet Adam )举办的文艺沙龙。当时经常出入沙龙的有维克多•雨果、乔治 桑•福楼拜、莫伯桑等著名作家。诺贝尔结识雨果后,成了这位法国文豪家 里的常客。他迷上了雨果的小说,尤其是<<悲惨世界>>中作者对被社会遗弃的人们的人文关怀,深深激起诺贝尔的共鸣。诺贝尔也很欣赏雨果讽刺拿破仑帝政的诗体历史小说<<惩罚集>>。雨果八十三岁寿辰,诺贝尔拍发 了一封电报:“伟大的大师,愿你长寿以使这个世界陶醉并传播你的博爱 的理想”。简洁的电文表达了诺贝尔对雨果的深刻理解。

   终身未娶的诺贝尔曾经热恋过一位寓居巴黎的瑞典姑娘,可惜她红颜 薄命。诺贝尔登报寻找女秘书,一位奥地利女郎成为最佳人选□她就是 后来著名的和平运动活动家贝莎•冯•苏特纳( Bertha von Suttner )。诺贝尔在 她身上发现了他所要求的一个女性应当具有的一切才华和高雅的文学气质,没想到她早已情有独钟,恋人是奥地利的苏特纳男爵。她只受雇了两个月,但是,诺贝尔与苏特纳夫人从此结下了深厚的友谊。他们长期书信来往,苏特纳夫人的观点对诺贝尔的文学鉴赏趣味以及诺奖的设立、评选标准的拟定有深刻的影响。苏特纳夫人的反战小说<<放下武器>> ( 1889 ),首先赢得诺贝尔的赞赏。小说女主人公玛塔是奥地利一位将军的女儿,在十 九世纪战乱迭起的年代里,玛塔两度丧夫,她继承丈夫的遗志,将毕生的精力投身和平事业。显然,在玛塔的身上,我们可以看到苏特纳夫人自身的影子。

   诺贝尔读了这部小说之后,尽管他认为靠呐喊来消除战争只是一种天真的幻想,但他在1890年给苏特纳夫人的一封信中,热情赞扬小说是一部“值得景仰的杰作”,“一本奇妙的书”,具有“风格的魅力和思想的崇高”。

   在诺贝尔身后留下的私人图书馆,藏书一千多册,可以看出他博览群 书的文学修养。诺贝尔曾经随荷马史诗在神奇的希腊世界畅游,寻找西方文化的源头。在法国作家中,除了雨果之外,他读过巴尔扎克的<<高老头 >>和<<欧也尼•葛朗台>>,福楼拜的<<包法利夫人>>和莫伯桑的短篇小 说。尤其是伏尔泰的著作,诺贝尔从法文原文到瑞典文,再到法文,颠来倒去地反复研读。诺贝尔厌恶法国的自然主义文学运动,他曾无情地揶揄左拉说:“左拉坐在一堆粪便上散发著一股恶臭”。但诺贝尔主要是不喜欢 左拉的那一套理论,他对左拉的小说<<巴黎的肚子>>倒颇有好感,因为小 说描写了一位化学家如何竭尽毕生精力去发明一种有效的爆炸物,这个理 想人物正好对了诺贝尔的胃口。

   诺贝尔喜欢的英国作家,可以从他书信中窥见一斑:莎士比亚的警句 妙语是经常被引用的;华兹华斯、雪莱和拜伦的诗作陶冶了诺贝尔的浪漫主义情怀;司各特的小说为他展开了英国历史的宏伟画卷。在俄国作家中, 诺贝尔读过普希金的<<欧根•奥涅金>>,屠格涅夫的<<贵族之家>>的俄 文原著,托尔斯泰也曾得到诺贝尔的赏识。在德国作家中,他最喜欢歌德 在作品和席勒的诗歌。

   诺贝尔与瑞典著名戏剧家斯特林堡大约在1895年前后同时寓居巴黎, 可惜这两位瑞典伟人失之交臂。但诺贝尔熟悉斯特林堡的某些作品。瑞典文学院院长雅纳在1908年给德国哲学家鲁道夫•欧根的颁奖词中,谈到诺贝尔深受瑞典作家里德贝里( Victor Rydberg )的诗歌和哲学的影响。里德贝里出身贫苦,自幼丧母失怙,经常靠济贫会周济食宿。也许因为童年的记忆, 里德贝里在长诗<<献词>>中,把以色列人的孩子在沙漠中的流亡作为整个人类千百年来的艰难的历史进程的象征。在<<童年诗篇>>中,里德贝里抨击自然主义的美学观,认为在自然主义作品中“人们像记流水帐一样日复一日地写著那些乏味的诗歌。”里德贝里在译介歌德的<<浮士德>> 时,从浮士德身上发现了不断追求爱情和知识,不断为人类的正义和理想 而奋斗的诗情。他赞美古希腊的英雄主义精神,在对话体的<<普罗米修斯和阿哈斯维鲁斯>>中,他高度肯定了普罗米修斯蔑视、反抗宙斯的强权、 追求人类的正义和体现崇高精神的理想主义。诺贝尔认为里德贝里的作品 “指向灵魂的高尚和形式的美”。因此,诺贝尔经常以里德贝里自况,自称为一个里德贝里式的“超级理想主义者”。

   诺贝尔还读过的女作家拉杰洛芙(后于1909年荣获诺奖)的<<贝林的故事>>。小说中的贝林和他周围的人原本是一群头脑简单、盲目乐观的人。他们“心不沾黄金,手不沾劳动”,整天唱歌跳舞,要让歌声传遍全国。随著情节的发展,他们最后终于改变了人生观,决心参加公益劳动,承担社会责任。诺贝尔在一封致友人的信中写道:“这部小说是高度原创的,尽管情节发生较之自然的样子不大 合乎逻辑”。

   在瑞典以外的北欧作家中,安徒生的童话自然是诺贝尔爱读的。此外,诺贝尔比较喜欢挪威作家易卜生和比昂松(后于1903年荣获诺奖)的作 品。他曾在致友人的信中热情赞扬过易卜生的<<彼尔•金特>>。这部诗剧 借助象征性的场景展现了“人的精神反叛”。

强烈的文学创作冲动

   诺贝尔在彼德堡时,由于孤独而开始写作。据现存的一封书信,直到35岁那年,诺贝尔还一度想放弃商务和发明而完全献身文学创作。不幸的是,爱自由的人不得不为稻梁谋,“长恨此身非吾有”。诺贝尔早年以英文写的警句格言和诗歌,至今仍然是研究诺贝尔的珍贵资料:

   我们在沙地上建筑,我们愈老这一基础就愈不稳固。

   真正的人往往被撒谎的人击败。撒谎是最大的罪过。

   一个胃不能劝它被迫去消化,一颗心同样不能被迫去爱。

   忧郁是肚子里最坏的毒药。

   这些格言大都比喻生动,带有幽默感,同时不乏自嘲,反讽的情调。 1851年,诺贝尔在巴黎以英文写下自传性的长诗<<你说我是一个谜>>,从中可以发现他对人生的悲观主义的哲学思考。这首诗题献给一位过 早去世的“可爱的姑娘”,诗的开头,诺贝尔写道:

   你说我是一个谜语□也许是的因为我们都是难解的哑谜。 生于痛苦,死于更深的折磨。

诺贝尔与文学(下)

   在苦难中喜好孤独的诺贝尔曾被人称为“恨世者”,这使人联想到西方文学中常见的那种类型人物。可是,诺贝尔所憎恨的、恨之入骨的究竟是 什么?我们应当从他的童年寻找答案,尤其应当注重他的这首自传诗以及折射出他的童年感受的悲剧<<复仇女神>> ( 1896 )。

   十九世纪三十年代的瑞典,人们普遍处在贫瘠和饥饿之中。诺贝尔的父亲原本是一个工程师和发明家,可就在诺贝尔出生那年,他家破产了。诺贝尔四岁那年,父亲只身离家闯天下,母亲则带著三个孩子留在瑞典艰难度日。在这样的环境下,童年诺贝尔从来就填不饱肚子,要吃点肉食就更困 难了,顶多能吃点干鱼,如自传诗所写的:

   我的摇篮看起来就像死亡之床,多少年 一个母亲总是以焦虑的心情照看………… 我们发现他现在是个少年。可他的孱弱 使他仍然是这个小小世界的陌生人, 不管他走到哪里。当别的孩子在玩耍 他掺杂不进,一个忧郁的旁观者, 就这样得不到时代的欢乐他的心灵在流血……

   年岁稍长,诺贝尔看到了富人的奢侈,看到了太多的社会的不公正, 一种复仇的欲望开始萌动。<<复仇女神>>是诺贝尔还以以十六世纪意大 利的沈西家族( the Cencis )的凶杀案为题材的一部剧作,写于俄罗斯。女主 人公贝特丽采是被收养的继女,是无辜的受害者,在诺贝尔的悲剧中以复 仇者的形象出现□“我是被强暴的处女的复仇者,被践踏的正义的复仇者”。她追溯复仇的原因时说:

   “你,阅读我心灵的全部人生凄凉的人,你是知道的,从童年时代起, 我就是各种可以想像得到的虐待的受害者。饥饿,鞭笞,侮辱,凡此种种都不会对我吝啬。”(第二幕第十一场)。 “我的全部气质都是憎恨之源;我童年的最初的记忆是:我恨不得咬 暴君一口。我的全部生命线就像是复仇女神纺织出来的。”(第四幕第一场)。

   这些台词,也可以看作诺贝尔的夫子自道。但是,在沙俄这样一个没 有言论自由的国度,诺贝尔的言论不得不有所“自律”。正如剧中两句台 词所表达的:“我也斟酌过我的措辞,知道在哪里可以谈论自由,哪里不能谈论。因为生活在我们这样一个时代,你到处都可以嗅出一个侦探的气味。”(第三幕第二场)据说诺贝尔有意在俄国出版该剧时,这句台词曾引起彼得堡的检察官的注意,而实际上诺贝尔很可能影射沙皇的文化专制政 策。因为,诺贝尔在1849年的俄国,就听闻过当时的政治迫害:陀斯托耶夫斯基在一个青年小组上宣读了别林斯基的给果戈里的一封信,他和小组成员全部被捕,并且作为要犯判处死刑。后来在刑场上陀氏被改为流放西伯 利亚服苦役。这些恐怖事件深深烙印在诺贝尔的心灵,日后忍不住要加以 影射抨击。可见,在诺贝尔看来,即使写作历史题材,文学也与现实密切相关。

   在欧洲文学史上,这一历史题材早就有意大利作家处理过,雪莱的悲 剧<<沈西>>是十九世纪的名作。诺贝尔在1896年致苏特纳夫人的一封信 中,谈到他的以处理方式与雪莱不同。他自信如果搬上舞台,戏剧效果一定 不错。但是,诺贝尔的人物刻划还停留在黑白分明的简单化的层次上,因此被瑞典一位批评家讥为“半瓶子醋的业余文学爱好者的作品”。此外,剧 中的复仇场面也过于恐怖:“复仇女神”贝特丽采乘凌辱过她的继父熟睡时用熔化的铅水灌进他的眼睛!但是,从整体来看,诺贝尔的意图主要是 从启蒙哲学的角度抨击司法制度的不公正,剧中两句格言鲜明地表达了该剧的主题:“正义只存在于幻想中。”“对娼妓的最好的谅解是:正义夫人 也是她们中的一位。”也就是说,在一个非正义的社会,连正义也可以出 卖。在某种意义上,此时的诺贝尔已经不是那个充满仇恨一心想向社会复 仇的少年,而是一个成熟的思想者,在戏剧人物身上,渗透著作者对于哥伦布、伽里略、达芬奇、布鲁诺、陀斯托耶夫斯基等科学家和艺术家的不幸命运的哲学思考。

[下一页]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