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家争鸣
[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傅正明作品选编
[主页]->[独立中文作家笔会]->[傅正明作品选编]->[罗素与和平主义运动 ]
傅正明作品选编
·傅正明简历
·历史不仅仅是“他的故事”--男性诺奖作家的女性主义立场
·格拉斯的寓言小说及其意识形态
·格拉斯的人权活动及其理念
·望海明威之项背
·中国龙与千禧年
·罗素与和平主义运动
·反恐怖主义的世界文学
·诺贝尔与文学
·历史怪圈中的高行健
·瑞典文学院“不在乎”诺贝尔遗嘱了吗?
·傅正明挽联: 王若望先生千古
·"地球之脐"与"中央王国"--斯特林堡的中国观
·青、赤、黄、白、黑:五色乱华-- 读郑义《中国之毁灭》
·2002,谁进入了诺贝尔文学奖角逐?
·凯尔泰斯的意义何在?
·共产主义的幻影之恋
·信仰与怀疑—— 犹太裔诺奖作家的文学主题
·信仰与怀疑—— 犹太裔诺奖作家的文学主题(下)
·思想的耗子————百年诺奖话禁书
·有诗为证----八九民运的异议诗歌
·主子和奴才(诗两首)
·格拉斯:诺贝尔文学奖获奖演说
·能胜过莎士比亚吗?--诺贝尔文学奖面面观
·支达赖喇嘛:持天安门母亲的努力
·关于诺贝尔文学奖的政治含义
·作家与世界
·民俗文学的庙堂之音--评莫言《檀香刑》的国家主义倾向
·檀香刑与文身刑
·历史不仅仅是“他的故事”——诺奖女作家与女性主义
·我发现了 !--—— 凯尔泰斯诺奖获奖演说词
·骚乱的宁静--读黄翔的 《 梦巢随笔》
·爱的寻找──“六.四”悲剧十四周年祭──
·哈加才仁:辛酸的眼泪(傅正明译)
·德巴达:雪山泪(傅正明译)
·“假如你必须得向我开枪”
·诗文并茂──《民主论坛》的当下关怀和终极关怀──
·西藏女作家的见证
·七色斑斓的中国当代诗歌
·中国的真诚朋友──悼念美国翻译家爱默生先生——
·安德鲁.爱默生赞--罗杰.加赛德作 傅正明译
·安德鲁 · 爱默生先生逝世讣闻
·狱中日记──流亡诗选──布琼.索南作 傅正明译
·杨春光:黑暗诗人的传人
·给年轻人──流亡诗选—— 布琼.索南作 傅正明译
·两种放逐中的写作——写于国际贡布罗维奇年和马赛高行健年
·评喻智官的长篇小说《福民公寓》
·西藏流亡诗歌的见证和祈祷——雪域歌声永远不会死亡
·一位真正的精神践行者
·安徒生的皇帝和孩子
·投向纳粹的挪威作家哈姆森
·西藏诗歌中想像的悲剧祭礼
欢迎在此做广告
罗素与和平主义运动

 

     第一次世界大战结束不久,一九二零年三月,正在中国访问的英国哲学家伯特兰•罗素(BertrandRussell)身患重病,被送进北京一家德国医院,当时也在中国讲学的美国哲学家约翰•杜威闻讯前往探视,看到神志昏迷的罗素还在喃喃呓语:“我们必须制订和平方案,必须制订和平方案……”,杜威见状感慨不已。

     战胜病魔后的罗素,一如既往,不倦甚至狂热地投身和平运动。至今,他的反战活动与和平理念,在仍然隐伏着战争危机的新世纪里,还是启迪、激励一切爱好和平人们的一面旗帜。

  ⊙腹背受敌的反战偶像

     一战前后,罗素顶住各种压力,以和平理念挑战好战的英国社会。在剑桥大学三一学院任职期间,罗素开始征集同事的签名反对英国参战。英国的一批和平主义者呼吁青年拒绝充当统治者的炮灰,自愿组成“不服役联谊会”,当局逮捕了联谊会不少委员后,罗素接替主席职务。他亲自书写传单为拒绝服兵役的厄内斯特•埃弗里特一案辩护,当六名会员因为散发传单被捕时,罗素立即出面承认他是传单作者。在官方以扰乱征兵罪指控罗素的法庭上,罗素援引英国的自由传统进行辩护,说他是一个出于“良心”而拒绝兵役制的人,结果被判反战宣传罪,罚款一百英镑。罗素拒绝这种审判,也拒绝支付罚款,被投入监狱。当局没收了他的部分财产,他的私人图书馆的珍贵藏书也被官方变卖。罗素深信自己无罪,不愿按官方意愿去美国流亡。此后,英国“战事所”禁止他自由行动,三一学院也解除了他的教职。

     作为当时一个反战的偶像,罗素活跃于国际舞台,与泰戈尔、巴比塞、勃兰等人组织“光明团”,到处为和平奔走呼号。一九一六年威尔逊再度当选美国总统之后,罗素立即在给他的公开信中,呼吁美国政府与欧洲媾和,并且通过美国的居中调停来缓和国际冲突。

     罗素的反战宣传,也遭到来自民间“爱国者”的攻击。据罗素的回忆,一战正酣之际,英国的“爱国者”们指摘和平主义者与德国人暗通关节,当罗素正在一个教堂里宣讲和平时,遭到两个受人指使的泼妇用狼牙棒毒打,另一个好心的女人请求警察保护罗素,警察只耸耸肩膀,这个女人叫道:“他是一位杰出的哲学家,是闻名世界的学者”,警察仍然无动于衷,她忽然想起英国的风俗又大叫道:“他是一个伯爵的弟弟”,等级观念深入骨髓的警察才冲去救助罗素。

     罗素善长讽刺幽默,嘻笑怒骂,皆成文章。一九一八年一月,罗素在和平主义者的《特别法庭》周报发表一篇文章,对于驻扎英国的美国雇佣兵,罗素写道:“除非和平很快到来……否则,美国警卫部队,此时应当占领英国和法国”。这篇文章被视为“教唆”士兵“哗变”,罗素因此受到官方的起诉,被判处六个月监禁,又一次身陷囹圄。

     罗素在监狱里也写作,战争期间,他出版了《战时的正义》(一九一五)、《人们为什么战斗》(一九一六)、《自由之路》(一九一九)等一系列探讨和平理念的论著。

     这些论著以及罗素的哲学、历史学著作,给他带来了极大的国际声誉,以致于一九二二年,罗素打算去意大利参加一个和平会议时,墨索里尼闻讯立即通知部属不得伤害罗素,但任何与罗素交谈接触的人都可以暗杀。罗素获知这一消息,不得不避开这个法西斯策源地。

  ⊙罗素—爱因斯坦宣言

     进入冷战时代,罗素开始进行反对核战争的活动。

     一九五四年十二月二十三日,罗素在BBC广播电台就核威胁的“人类的危险”发表演说之后,就草拟一纸声明,征求科学家签名。一九五五年四月五日,罗素致函爱因斯坦,爱因斯坦立即复函:“你是将军,我只是走卒;你下命令,我跟着来。”

     四月十一日,罗素分头寄发签名表,接着就听到了爱因斯坦逝世的噩耗,但这位科学家在逝世前已经签名复函。这份有好几位诺奖得主和科学家签名的“罗素—爱因斯坦宣言”指出,他们不代表任何国家或民族成员,不代表任何一个大陆的成员,也不代表任何一种信仰,而仅仅作为人来说话,作为人类的成员来说话。他们抗议氢弹实验,提醒人类正视自身遭遇到的空前危机,呼吁裁军和消除核武器和一切战争;他们指出,无论哪个阵营,都无法靠战争赢得胜利;他们呼吁人类记住自己的“人性”而忘却其余的一切;最后,他们敦促世界各国政府不能借一次世界大战来达到自己的目的,而要寻找解决一切争端的和平途径。

     在一九五五年八月“世界政府联合议会”的讲坛上,在一九五七年“普格瓦斯科学家大会”(thePugwashConferencesofScientists)第一届会议上,在一九五八年“消除核武器运动”中,到处可以看到罗素作为演说者、组织者的身影,听到他的声音。他组织了一大批科学家,研究原子能的公害、核武器的控制和科学家的社会责任问题,最后有效地促成了部分禁止核试验条约的签订。继承罗素遗愿的“普格瓦斯”组织,后来获得一九九五年诺贝尔和平奖。

     一九六零年,八十八岁高龄的罗素通过“百人委员会”,开始部署“公民反战不服从行动”。在美国某导弹基地,两万人参加集会,五千人静坐抗议。一九六一年八月六日(广岛纪念日)在伦敦海德公园静坐示威,罗素亲自撰写传单、发表演说,谴责某些国家的政府正在“组织对全人类的屠杀”,罗素夫妇因此同时被捕,被指控非法使用麦克风进行煽动宣传,判刑两个月,罗素因病在监狱医院度过一周后提前获释。

     高龄抱病的罗素,马不停蹄于次年参加了各个和平组织联合发起的“列宁格勒之旅”活动,抗议苏联的核试验。

  ⊙美苏冲突的调解人

     一九六二年,在美苏于古巴发生的“导弹危机”中,罗素以个人身份充当调解人。由于他作为哲学家的广泛影响,又于一九五零年获得诺贝尔文学奖,艾森豪威尔和后来的肯尼迪、赫鲁晓夫、卡斯特罗都不敢小看他,或至少在表面上要敷衍他。当时的美国有占领古巴猪猡湾之意,苏联也向古巴派遣军舰运输导弹,当肯尼迪命令美国海军封锁古巴以阻止苏联军舰时,罗素除了在纽约参加示威抗议活动外,十月二十三日还分别给肯尼迪和赫鲁晓夫拍发电报,指责美国威胁人类的继续生存,呼吁苏联不要激发矛盾。赫鲁晓夫立即发表一封长信答复罗素,保证苏联政府不会鲁莽,罗素复电给赫鲁晓夫,感谢他的这种态度,吁求他撤回军舰,当赫鲁晓夫命令苏联军舰掉转头并接受检查后,罗素赞扬苏联单方面的妥协行为。

     由于罗素的调解和其他因素,赫鲁晓夫后来答应,如果美国担保不侵入古巴,苏联将撤除古巴核基地。肯尼迪拍电报给罗素,告知“苏联的秘密导弹”,指责俄国是“窃贼”,罗素回答说,这并不是秘密的,美苏双方早就有远程潜水艇,杀戮不只是“窃贼”。罗素谴责美国同样在英国和西欧到处窃取情报。他还致函赫鲁晓夫,建议废除“华沙条约”以进一步推动和平;致电卡斯特罗敦促撤除军事基地并接受联合国的视察;同时致函当时的联合国秘书长,吁求联合国视察军事基地,保证古巴安全。

     一九六二年是国际上的多事之秋,中印边界也发生流血冲突,罗素致电周恩来和尼赫鲁,敦促双方尽快停火撤退,通过磋商解决争端。他还建议印尼苏加诺总统和森特帮助调停。此外,罗素提醒国际社会注意:如果苏联或中国封锁台湾,美国将做何种反映的问题。

  ⊙越战中的罗素国际战犯法庭

     一九六三年,罗素创立和平基金会,为四十多个国家的政治犯的获释而工作。他发表一系列论文抨击越战,谴责西方和美国,要求美国立即从越南无条件撤军。

     一九六六年五月二十四日,罗素通过民族解放阵线电台对美国士兵发表演说,宣讲越战的非正义性。由于美国继续在北越每天投下三百万英镑的炸弹,罗素呼吁效法纽伦堡审判原则,建立国际战犯特别法庭。特别法庭于一九六六年由来自各国的杰出人物组成,一九六七年五月在瑞典和丹麦分别开庭,象征性地传讯美国总统约翰逊。法国哲学家萨特的《揭幕致词》庄严宣告:组成特别法庭并起诉越南冲突期间的“战犯”,并且将裁决对美国政府、南韩、新西兰和澳大利亚政府的起诉是否合理而正义的问题。萨特追溯了纽伦堡审判的历史,他指出:“罗素特别法庭相信,它的合法性来自这两个方面:它的绝对无权及其普遍性。”也就是说,作为一个法庭,它实际上毫无执法的权力,唯一拥有的是普遍认同的道义力量——全人类的和平理想。

     当时巴黎的一家报纸报导说:“多么奇妙的特别法庭:只有陪审团没有法官!”——组成特别法庭的是一群正义的知识分子,他们既不代表任何政府也不代表任何政党,使特别法庭成为绝不仰息权力的具有独立精神的团体,成为理想主义者的国际组织,并为未来的世界政府树立了一面先驱者的旗帜。此时罗素已九十五岁高龄。

     罗素为和平事业工作到生命的最后一息。一九六八年,他发表声明抗议苏联入侵捷克斯洛伐克。一九七零年,他谴责以色列发动的中东战争,这是罗素最后一次和平的呼声。

  ⊙战争根源的探讨

     一战爆发的头几个月,罗素惊讶地发现,百分之九十的英国人倾向参战,对民众的好战情绪感到极为震惊,他认为人们借战争刺激,找到一种愉悦。

     在《人们为什么战斗》一书中,罗素探讨战争的心理根源,他指出人类的一切活动都源自冲动和欲望,战争也不例外。所谓冲动或本能,可分为侵犯冲动(包括抵抗侵犯的冲动)和占有冲动两种类型。他虽然并不熟悉弗洛伊德的精神分析说,却得出了类似的结论。

     罗素也观察青年人在杀戮中享受到的欢乐。有一次,他在学校里发现一个大孩子正在欺负一个小孩子,罗素责备大孩子,可大孩子回答道:比我更大的孩子打我,我打他,这就是公道。罗素就此评论道,这个大孩子的回答概括了人类全部历史。也就是说,弱者不是向强权讨还公道,而是转而欺负更为弱小的人们,乃是人类历史上不断发生的残酷事实。

     在《自由之路》中,罗素分析了资本主义和社会主义同样激发战争的原因。就资本主义而言,首先是开发不发达国家的资源的发财欲;其次是大报纸需要资本促进盈利;第三是资本家崇尚权力,喜好发号施令。就社会主义而言,罗素从动物学的角度将蚂蚁与人类进行比较,他指出,蚂蚁比人类的任何社群更社会主义,但是,倘若一只蚂蚁迷失方向走向另一堆蚂蚁,就可能被它的“本族”蚁群杀死。人与蚂蚁没有很大的差异,例如人类的种族差异和歧视就是如此。

[下一页]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