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家争鸣
[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傅正明作品选编
[主页]->[独立中文作家笔会]->[傅正明作品选编]->[狱中日记──流亡诗选──布琼.索南作 傅正明译 ]
傅正明作品选编
·傅正明简历
·历史不仅仅是“他的故事”--男性诺奖作家的女性主义立场
·格拉斯的寓言小说及其意识形态
·格拉斯的人权活动及其理念
·望海明威之项背
·中国龙与千禧年
·罗素与和平主义运动
·反恐怖主义的世界文学
·诺贝尔与文学
·历史怪圈中的高行健
·瑞典文学院“不在乎”诺贝尔遗嘱了吗?
·傅正明挽联: 王若望先生千古
·"地球之脐"与"中央王国"--斯特林堡的中国观
·青、赤、黄、白、黑:五色乱华-- 读郑义《中国之毁灭》
·2002,谁进入了诺贝尔文学奖角逐?
·凯尔泰斯的意义何在?
·共产主义的幻影之恋
·信仰与怀疑—— 犹太裔诺奖作家的文学主题
·信仰与怀疑—— 犹太裔诺奖作家的文学主题(下)
·思想的耗子————百年诺奖话禁书
·有诗为证----八九民运的异议诗歌
·主子和奴才(诗两首)
·格拉斯:诺贝尔文学奖获奖演说
·能胜过莎士比亚吗?--诺贝尔文学奖面面观
·支达赖喇嘛:持天安门母亲的努力
·关于诺贝尔文学奖的政治含义
·作家与世界
·民俗文学的庙堂之音--评莫言《檀香刑》的国家主义倾向
·檀香刑与文身刑
·历史不仅仅是“他的故事”——诺奖女作家与女性主义
·我发现了 !--—— 凯尔泰斯诺奖获奖演说词
·骚乱的宁静--读黄翔的 《 梦巢随笔》
·爱的寻找──“六.四”悲剧十四周年祭──
·哈加才仁:辛酸的眼泪(傅正明译)
·德巴达:雪山泪(傅正明译)
·“假如你必须得向我开枪”
·诗文并茂──《民主论坛》的当下关怀和终极关怀──
·西藏女作家的见证
·七色斑斓的中国当代诗歌
·中国的真诚朋友──悼念美国翻译家爱默生先生——
·安德鲁.爱默生赞--罗杰.加赛德作 傅正明译
·安德鲁 · 爱默生先生逝世讣闻
·狱中日记──流亡诗选──布琼.索南作 傅正明译
·杨春光:黑暗诗人的传人
·给年轻人──流亡诗选—— 布琼.索南作 傅正明译
·两种放逐中的写作——写于国际贡布罗维奇年和马赛高行健年
·评喻智官的长篇小说《福民公寓》
·西藏流亡诗歌的见证和祈祷——雪域歌声永远不会死亡
·一位真正的精神践行者
·安徒生的皇帝和孩子
·投向纳粹的挪威作家哈姆森
·西藏诗歌中想像的悲剧祭礼
欢迎在此做广告
狱中日记──流亡诗选──布琼.索南作 傅正明译

   
   
   
   
   

   --------------------------------------------------------------------------------
   
           透过我那弄脏的眼镜
           我看到天更蓝
           可那时,我是滑稽的灰心的囚徒
           绑在强梁的红色行话中
           匆匆在荒凉的狱中搅动,
           “刺刀比话语的声音更高!
           冒头的钉子会被锤子敲进去!”
           我,曾经是颗冒头的钉子,
           我仍然是颗钉子,尽管头已经喝醉
           我的无声的散漫淘汰了
            饥饿的苦熬
            恐惧的寒颤
            自由的呐喊
            报复的担忧
            狱友的牢骚……
   
           尽管心中饱含冲突
           在一张网中积蓄呐喊
           我可以听到内在的自我
           吹着号角呼唤千百万生灵
           我给他们加压
           别让刺刀把我刺破
   
           在大步走来的狱警布满阴云的眼里
           我是又一个疯狂的囚徒。
           在公安局的卷宗里
           我可以成为他们所臆想的任何东西
            一个分裂主义者,
            一个达赖同党,
            一个反革命,
            一个祖国的敌人……
           在自由抗争的编年史上
           我是没有面孔的无名之辈
           与同道一起闷在一种信念里
           闷在宁愿为之献身的信仰里
            浩然的自由
            宝贵的尊严
            蔚蓝的天空
            纯白的冰雪
   
           透过铁窗
           可以看到狱警的轮廓
           武装到牙齿,强力的话语
           我在笼子里……
           可他们无法控制我的思想,
            铺展的意念,
            自由的追求,
            无声的歌谣,
           我是滑稽的灰心的囚徒。
           刺刀比话语更强大,
           至少在当下。
   
   
   
   --------------------------------------------------------------------------------
     2004.9.5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