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家争鸣
[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傅正明作品选编
[主页]->[独立中文作家笔会]->[傅正明作品选编]->[德巴达:雪山泪(傅正明译)]
傅正明作品选编
·傅正明简历
·历史不仅仅是“他的故事”--男性诺奖作家的女性主义立场
·格拉斯的寓言小说及其意识形态
·格拉斯的人权活动及其理念
·望海明威之项背
·中国龙与千禧年
·罗素与和平主义运动
·反恐怖主义的世界文学
·诺贝尔与文学
·历史怪圈中的高行健
·瑞典文学院“不在乎”诺贝尔遗嘱了吗?
·傅正明挽联: 王若望先生千古
·"地球之脐"与"中央王国"--斯特林堡的中国观
·青、赤、黄、白、黑:五色乱华-- 读郑义《中国之毁灭》
·2002,谁进入了诺贝尔文学奖角逐?
·凯尔泰斯的意义何在?
·共产主义的幻影之恋
·信仰与怀疑—— 犹太裔诺奖作家的文学主题
·信仰与怀疑—— 犹太裔诺奖作家的文学主题(下)
·思想的耗子————百年诺奖话禁书
·有诗为证----八九民运的异议诗歌
·主子和奴才(诗两首)
·格拉斯:诺贝尔文学奖获奖演说
·能胜过莎士比亚吗?--诺贝尔文学奖面面观
·支达赖喇嘛:持天安门母亲的努力
·关于诺贝尔文学奖的政治含义
·作家与世界
·民俗文学的庙堂之音--评莫言《檀香刑》的国家主义倾向
·檀香刑与文身刑
·历史不仅仅是“他的故事”——诺奖女作家与女性主义
·我发现了 !--—— 凯尔泰斯诺奖获奖演说词
·骚乱的宁静--读黄翔的 《 梦巢随笔》
·爱的寻找──“六.四”悲剧十四周年祭──
·哈加才仁:辛酸的眼泪(傅正明译)
·德巴达:雪山泪(傅正明译)
·“假如你必须得向我开枪”
·诗文并茂──《民主论坛》的当下关怀和终极关怀──
·西藏女作家的见证
·七色斑斓的中国当代诗歌
·中国的真诚朋友──悼念美国翻译家爱默生先生——
·安德鲁.爱默生赞--罗杰.加赛德作 傅正明译
·安德鲁 · 爱默生先生逝世讣闻
·狱中日记──流亡诗选──布琼.索南作 傅正明译
·杨春光:黑暗诗人的传人
·给年轻人──流亡诗选—— 布琼.索南作 傅正明译
·两种放逐中的写作——写于国际贡布罗维奇年和马赛高行健年
·评喻智官的长篇小说《福民公寓》
·西藏流亡诗歌的见证和祈祷——雪域歌声永远不会死亡
·一位真正的精神践行者
·安徒生的皇帝和孩子
·投向纳粹的挪威作家哈姆森
·西藏诗歌中想像的悲剧祭礼
欢迎在此做广告
德巴达:雪山泪(傅正明译)

           不知何时
           一个狂欢的民族
           一夜之间哑然失声,难于呼吸。
           人民忘却了它刚健的故事,
           只剩下无边的雪原,

           灰蒙蒙的天穹,白皑皑的大地。
   
           勤劳的勇敢的不尚世故的
           野性的无知的落后的
           缺乏思想的人民的没有高瞻远瞩的评说。
   
           千年的劳作和受难
           被历史的迷雾遮掩
           此刻静息在深深积雪下
           回首往昔漫长的勇武史迹
           逐鹿中原的武士的咆哮,
           饮马扬子江的骑士的雄力
           攻占巴蜀的战士的英武
           彩陶文化的灿烂
           所有这一切已如此遥远。
           你的灵魂陷落在坚冰的深窟中
           奄奄一息。
   
           历史──啊,历史!
           你为什么低下头颅沉睡不醒?
           如果图博帝国的统治
           继续像星辰在夜空铺展
           它就会吸收在无边的夜的空无里。
           雪域像狂犬身上撕下来的一张狗皮
           在宇宙的荒凉之角褪色陨落。
   
           啊──唯有一位泥塑公主
           在香火缭绕中
           永恒地了望她遥远的祖国。
           无边的荒原延伸,毫无变易。
           文明横卧于跨雪峰的艰难的长途跋涉。
           我的消瘦的长者
           点燃千百盏黄油灯,
           从金碧辉煌的庙宇走出
           从此在雾蒙蒙风萧萧的路上战栗着前行。
   
           啊──同胞们!
           你们先前也许想过
           释加牟尼的家园像你们的故乡一样贫瘠。
           在朝圣的脚下地基已被磨平,
           旧时的模样不断变易。
   
           啊──我们的三十个字母的智慧!
           它们为什么不在三条朝圣狭路间指出一条大道?
           萧萧寒风演奏一曲辛酸的交响乐。
           在他们的鸦色的帐篷里
           当雪域的后裔批着羊皮卷缩成一堆,
           邻人正睡在席梦思的床垫上。
           战马赶不上宇宙飞船。
           人类向太空时代进发
           而在你们的腰间别着趋狗赶羊的棍子。
   
           啊──雪山!
           在无穷的生死轮回中你绽放雪莲
           却没有草药治愈这些极为乖戾的现状
           在马甲藏布河饱经风霜的额下
           不奔腾不息的黄河长江
           流淌的是雪山泪──
           人们如是说。
   
           不。
           雪山流出的是血,不是泪。
           别用泪水来迎接新时代的黎明。
   
   【译注】本诗转译自夏威夷《大溪谷》(Nanoa)杂志社编辑的《雪狮之歌──西藏最新文学作品》(Song of the Snow Lion,New Writing from Tibet, the University of Hawaii Press, 2000)的英转版。
   
   --------------------------------------------------------------------------------
     2004.4.16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