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家争鸣
[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傅正明作品选编
[主页]->[独立中文作家笔会]->[傅正明作品选编]->[爱的寻找──“六.四”悲剧十四周年祭──]
傅正明作品选编
·傅正明简历
·历史不仅仅是“他的故事”--男性诺奖作家的女性主义立场
·格拉斯的寓言小说及其意识形态
·格拉斯的人权活动及其理念
·望海明威之项背
·中国龙与千禧年
·罗素与和平主义运动
·反恐怖主义的世界文学
·诺贝尔与文学
·历史怪圈中的高行健
·瑞典文学院“不在乎”诺贝尔遗嘱了吗?
·傅正明挽联: 王若望先生千古
·"地球之脐"与"中央王国"--斯特林堡的中国观
·青、赤、黄、白、黑:五色乱华-- 读郑义《中国之毁灭》
·2002,谁进入了诺贝尔文学奖角逐?
·凯尔泰斯的意义何在?
·共产主义的幻影之恋
·信仰与怀疑—— 犹太裔诺奖作家的文学主题
·信仰与怀疑—— 犹太裔诺奖作家的文学主题(下)
·思想的耗子————百年诺奖话禁书
·有诗为证----八九民运的异议诗歌
·主子和奴才(诗两首)
·格拉斯:诺贝尔文学奖获奖演说
·能胜过莎士比亚吗?--诺贝尔文学奖面面观
·支达赖喇嘛:持天安门母亲的努力
·关于诺贝尔文学奖的政治含义
·作家与世界
·民俗文学的庙堂之音--评莫言《檀香刑》的国家主义倾向
·檀香刑与文身刑
·历史不仅仅是“他的故事”——诺奖女作家与女性主义
·我发现了 !--—— 凯尔泰斯诺奖获奖演说词
·骚乱的宁静--读黄翔的 《 梦巢随笔》
·爱的寻找──“六.四”悲剧十四周年祭──
·哈加才仁:辛酸的眼泪(傅正明译)
·德巴达:雪山泪(傅正明译)
·“假如你必须得向我开枪”
·诗文并茂──《民主论坛》的当下关怀和终极关怀──
·西藏女作家的见证
·七色斑斓的中国当代诗歌
·中国的真诚朋友──悼念美国翻译家爱默生先生——
·安德鲁.爱默生赞--罗杰.加赛德作 傅正明译
·安德鲁 · 爱默生先生逝世讣闻
·狱中日记──流亡诗选──布琼.索南作 傅正明译
·杨春光:黑暗诗人的传人
·给年轻人──流亡诗选—— 布琼.索南作 傅正明译
·两种放逐中的写作——写于国际贡布罗维奇年和马赛高行健年
·评喻智官的长篇小说《福民公寓》
·西藏流亡诗歌的见证和祈祷——雪域歌声永远不会死亡
·一位真正的精神践行者
·安徒生的皇帝和孩子
·投向纳粹的挪威作家哈姆森
·西藏诗歌中想像的悲剧祭礼
欢迎在此做广告
爱的寻找──“六.四”悲剧十四周年祭──

   1989年的“6.4”悲剧过去14年了。电视画面中“6.4”之前北京市民对爱国学生表示关爱的镜头,仍然历历在目。大地上支起的一顶帐篷,人们递过来的一瓶汽水、一个苹果,无不凝结着一颗爱心。

   古希腊哲学以地、水、火、空气为组成世界的四大元素。“四根说”成形之后,不少诗人、哲学家一直感到还欠缺一点什么,一直试图补充一项对于人类世界来说更为重要的“第五根”。他们在寻找一种属灵的精神品格。

   在歌德的《浮士德》中,海妖色任(Sirens)姐妹唱了一曲《四根颂》,诗人把水火交融的火海描绘成“光的闪耀、摇动和喷涌”,驱动它的是应当加冕的“爱”。这位文化伟人,实际上已经把提升到生命之爱、人类之爱的精神增添为统帅四根的第五根。长期以来,各种不同的文化赋予第五根以上帝、精神、灵魂、创造力、爱等各种不同的名称。20世纪,人们日益达成一个共识:第五根应当是爱。理想主义的博爱精神把万事万物连接在一张伟大的存在之网中。

   在中国古老的阴阳五行说中,统帅金、木、水、火、土的是阴、阳二气。尽管在古典文论中有人把“气”视为作家的人格,但是,少有中国人象西方人那样感到有所欠缺,在五行之外去寻找蕴涵着爱心的“第六行”。自古以来,儒家讲“仁爱”,墨家讲“兼爱”,佛家讲慈悲,但所有这些主张从来没有成为中国正统文化的主导。这也许是中国文化人文精神薄弱的一个明证。因此,崇尚权术的中国政治文化更容易与马克思列宁主义的负面因素相结合,成为宣扬仇恨和暴力的怪胎。

   中国人不但需要挖掘、承传东方文化中的爱的精神,也需要吸取西方文化中的深厚的人文主义的爱的滋养。

   具有广泛的民众基础的那场民主运动,是中国人有可能找到爱的一个历史契机。然而,微弱的爱的呼唤,在6月4日这个布满仇恨的日子里被疯狂的的枪声淹没在血泊中。

   此后,我们发现,仍然有良知未泯的中国人不断以不同的形式在寻找着什么。以丁子霖为代表的一群痛失儿女的“天安门母亲”,带着无尽的血泪和辛酸在寻找“6.4”受难者和难属的踪迹。她们寻找的,不是仇恨,是爱。她们寻找的,是人道、人权和和平的理念。她们因此被提名为诺贝尔和平奖候选人。

   几乎每一年,我们都能在大陆的地下媒体中,在海外的自由媒体中,读到诗人、作家和普通的中国人纪念“6.4”的文字。他们所表达的,不是仇恨,是爱。

   一个真正的诗人,应当是爱的使者。

   刘晓波,既是一位杰出的批评家,也是真正的诗人。他逐年为纪念“6.4”写下的诗作,有感而发,已经积累到10多首了。在他的散文诗《我身体中的“6.4”》(2001)中,他把“6.4”的伤痛喻为一根留在体内的针,是一群失去了孩子的母亲在缝补残梦时遗忘的。他一直在寻找接替母亲们的工作的一双手。“肉体的悲哀和神经的哭号,毒化了思想,却升华了诗。”他要寻找的,是一双援手,一颗爱心。

   如杰出诗人、作家廖亦武在《母爱的代价──呼吁将诺贝尔和平奖授与天安门母亲运动》一文中所认为的那样,“从某种意义上,天安门母亲运动不仅仅是一个母亲对一个孩子的长久追念,而是一群母亲对所有在血腥镇压之下的受难孩子的抚慰。它包含死者,也包含我们这些生者;它包含这次惨案中的死者,也包含这次惨案之前和之后的所有成为暴政祭品的冤魂。”

   为支持推荐“天安门母亲”提名诺贝尔和平奖,著名诗人黄翔曾于2002年初赋诗献诗。他把3首写于不同年代的、关于天安门历史事件的诗,“献给为人权、自由和人类和平理念而长期坚持抗争、并在痛苦和眼泪中静穆面对长夜的‘天安门母亲’和所有普通的善良的母亲们所抚育的‘天安门一代‘”。在《给天安门母亲》(2001)一诗中,黄翔写道:“母亲的一颗/泪水/足以使世界倾斜”。令人遗憾的是,它可以使一个尚存爱心的世界倾斜,也可以使一片爱的沙漠无动于衷。

   四川的黄琦和他的妻子曾丽,虽然不写诗,却是另一种意义上的诗人。他们创办的《天网》网站“寻人”的初衷,是“万家团圆”的美好心愿。这个中国第一家寻人事务所,不但帮助人们寻找到不少被拐卖的妇女的下落,也协助寻找到一些“6.4”受难者及其难属的踪迹。因此,可以说,这是一个寻找爱的网站。

   然而,今天的神州大地,几乎沦为一片爱的沙漠。萨斯疫病的流行,正在对中国人的爱心作最新一轮检验。爱和人文关怀的绿洲依然是权势者捕杀的目标。一群“天安门母亲”、曾经因为表达过爱心而羁狱的刘晓波、廖亦武,仍然处在严密的监控之下;一生6度羁狱的黄翔仍然被迫流亡;《天网》网站被强行关闭之后,网主黄琦在今年“6.4”前夕照样被判刑监禁5年——凡此种种,都是暴政的本质并未改变的明证。

   这是一个人欲横流的时代,甚至是一个兽欲大行其道的时代。在不少中国人对于“6.4”死难者和难属已经日益冷漠的情况下,许多人感到,该说的话都说过了,却无可奈何。不管怎样,作为幸存者,我们仍然不得不怀抱着微弱的希望寻找爱,我们仍然不得不为死难者献上微薄的祭奠。

   -----原载<民主论坛>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