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家争鸣
[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傅正明作品选编
[主页]->[独立中文作家笔会]->[傅正明作品选编]->[2002,谁进入了诺贝尔文学奖角逐? ]
傅正明作品选编
·傅正明简历
·历史不仅仅是“他的故事”--男性诺奖作家的女性主义立场
·格拉斯的寓言小说及其意识形态
·格拉斯的人权活动及其理念
·望海明威之项背
·中国龙与千禧年
·罗素与和平主义运动
·反恐怖主义的世界文学
·诺贝尔与文学
·历史怪圈中的高行健
·瑞典文学院“不在乎”诺贝尔遗嘱了吗?
·傅正明挽联: 王若望先生千古
·"地球之脐"与"中央王国"--斯特林堡的中国观
·青、赤、黄、白、黑:五色乱华-- 读郑义《中国之毁灭》
·2002,谁进入了诺贝尔文学奖角逐?
·凯尔泰斯的意义何在?
·共产主义的幻影之恋
·信仰与怀疑—— 犹太裔诺奖作家的文学主题
·信仰与怀疑—— 犹太裔诺奖作家的文学主题(下)
·思想的耗子————百年诺奖话禁书
·有诗为证----八九民运的异议诗歌
·主子和奴才(诗两首)
·格拉斯:诺贝尔文学奖获奖演说
·能胜过莎士比亚吗?--诺贝尔文学奖面面观
·支达赖喇嘛:持天安门母亲的努力
·关于诺贝尔文学奖的政治含义
·作家与世界
·民俗文学的庙堂之音--评莫言《檀香刑》的国家主义倾向
·檀香刑与文身刑
·历史不仅仅是“他的故事”——诺奖女作家与女性主义
·我发现了 !--—— 凯尔泰斯诺奖获奖演说词
·骚乱的宁静--读黄翔的 《 梦巢随笔》
·爱的寻找──“六.四”悲剧十四周年祭──
·哈加才仁:辛酸的眼泪(傅正明译)
·德巴达:雪山泪(傅正明译)
·“假如你必须得向我开枪”
·诗文并茂──《民主论坛》的当下关怀和终极关怀──
·西藏女作家的见证
·七色斑斓的中国当代诗歌
·中国的真诚朋友──悼念美国翻译家爱默生先生——
·安德鲁.爱默生赞--罗杰.加赛德作 傅正明译
·安德鲁 · 爱默生先生逝世讣闻
·狱中日记──流亡诗选──布琼.索南作 傅正明译
·杨春光:黑暗诗人的传人
·给年轻人──流亡诗选—— 布琼.索南作 傅正明译
·两种放逐中的写作——写于国际贡布罗维奇年和马赛高行健年
·评喻智官的长篇小说《福民公寓》
·西藏流亡诗歌的见证和祈祷——雪域歌声永远不会死亡
·一位真正的精神践行者
·安徒生的皇帝和孩子
·投向纳粹的挪威作家哈姆森
·西藏诗歌中想像的悲剧祭礼
欢迎在此做广告
2002,谁进入了诺贝尔文学奖角逐?

今年3月,瑞典学院诺奖委员会对被提名的作家作了第一轮筛选之后,已于5月底选出前五名的终审名单,并将他们的全部著作提供给十六位院士,作为夏季必读读物,以便参与评选讨论和最后投票。这份名单以及诺奖桂冠将落于何人之手?

瑞典学院调整评选标准

    去年庆祝诺奖百年的一系列活动中,诺贝尔基金会开辟了一个网上诺贝尔博物馆。文学奖收录的论文中,有两篇出自瑞典学院院士手笔,一是前常务秘书斯图热•阿连的《能胜过莎士比亚吗?———诺贝尔文学奖面面观》;二是现任评委主席埃斯普马克的《诺贝尔文学奖》,这是瑞典学院除了大部头著作之外的两篇重头文章。阿连引用了一位美国学者的观点:人类在知识领域的发展中似乎已经达到一个高峰。科学家无人能超越牛顿或爱因斯坦,作家也无人能胜过莎士比亚。阿连的言下之意是说,倘若瑞典学院千挑万选评出来的人,诸君有感到不甚满意者,对不起,那是因为如今我们只能从矮子里拔高子,请大家多多包涵。关于评选标准,阿连和埃斯普马克都说要“回到遗嘱”,但实际上,埃斯普马克并不强调“理想倾向”,他更看重所谓“试验性艺术”,他担心奖掖未成熟的新人,后果不堪设想。这就意味着,今后的获奖者仍然多文坛宿将,而著名作家大都在世界文坛赢得这种或那种奖赏,因此,瑞典文学院难免锦上添花,这样才会有更大的保险系数。

    另一主要评委、瑞典学院现任常务秘书赫拉斯•恩格道尔属于少壮实力派,他认为诺贝尔是从斯达尔夫人和歌德那里继承了“世界文学”的观念。从赫拉斯的几次演讲来看,他很赏识艺术上的“先锋派”和跨国“流浪汉”,讨厌“作家被当成追逐金牌为其祖国增光的运动员”。依笔者之见,赫拉斯实际上并未把握到“世界文学”这一观念的“理想”之魂。

尼日利亚作家本•欧克里呼声最高

    据挪威一家晚报透露,尼日利亚小说家和诗人本•欧克里(BenOkri,1959—)是近年来以及今年呼声最高的热门人选之一。

    欧克里曾多次获得国际性文学奖,其作品多表现后殖民主题,短篇小说带有政论色彩,或笼罩着作者童年时代体验过的尼日利亚内战的阴影。作者将现实主义、现代主义与约鲁巴(Yoruba)民间文化糅合成为具有非洲特色的魔幻现实主义,风格多样。主要提名作品《饥饿之路》(1991)是作者赢得英联邦最高文学奖布克奖(the BookerPrize)的小说,被誉为西非魔幻现实主义经典之作,可与马尔克斯的《百年孤独》媲美。故事发生在尼日利亚独立前夜,叙事主人公是个饥饿的婴儿,他决意尽快死亡,然后在梦境中不断等待从同一个母亲那里转世。这个生死之间的“精神之子”对命运的抗争,养育他的这个家庭的苦难,可以折射出尼日利亚的病态和政治暴力。

    欧克里被诺奖评委赏识并很可能胜选的重要因素在于,评委中举足轻重的赫拉斯数年前攻读博士时,毕业论文就是以非洲诗歌为选题。欧克里现为剑桥大学驻校访问作家,属于赫拉斯偏好的“流浪汉”。前年因为一定要给一个中文作家,去年因为院士们对穆斯林问题感兴趣,欧克里一再被推延了。

后殖民主义代表作家科特则和诺莎

    同样以后殖民主题蜚声文坛而被提名的第三世界作家,还有南非的科特则(J.M.Coetzee,1940—)和秘鲁的诺莎(VargasLlosa,1936—),据说在1996年的候选人中他们已名列前茅。

    科特则长于从交互文化的角度处理后现代主义与后殖民主义的关系,具有深遂的历史眼光和政治意识。他的力作《等待野蛮人》(1980),背景为中亚北部的一个帝国,在那里,可怕的野蛮人正在被社会的腐败和严酷的镇压改造成为魔鬼,作者有意影射南非种族隔离时期的社会现实和未来的出路。

    科特则1983年首次以《迈可尔•K的生平和时代》获得“布克奖”。小说主人公是一个孤独的男子,他发现自己对母亲的责任与对国家的责任发生冲突,处在希腊悲剧中的那种两难之境中。1999年10月,科特则梅开二度,以小说《耻辱》再度获得“布克奖”。小说描写一位大学教授出于一时冲动与学生发生性关系,由于他拒绝为此道歉而被革职。他携同女儿隐居一所农场后,女儿被黑人强暴,这一情节涉及非洲后殖民地的许多社会问题。

    诺莎是中国读者熟悉的名家,曾多次获得各种文学奖。他最著名的小说《大教堂的谈话》(1969),描写20世纪50年代秘鲁在腐朽的专制制度下的社会生活。诺莎的小说融传统的现实主义与欧美现代派手法于一炉,以明快的语言和幽默的风格见长,结构奇特新颖,被批评家誉为“结构现实主义大师”。

    瑞典作家、以追踪报导诺奖得主著称的资深记者赫尔默•隆格,在他的新著《诺贝尔文学奖百年》一书中,估计近年来有三位热门候选人,第一名就是诺莎。诺莎的得力提名人,主要有爱尔兰诗人席慕•希尼。

墨西哥的费恩特斯和土耳其的克马尔

    隆格预测的另外两名热门候选人,一是蜚声世界文坛的墨西哥作家卡罗斯•费恩特斯(CarlosFuentes,1928—),二是土耳其著名的库尔德族作家克马尔(YasarKemal,1923—)。

    西班牙语作家费恩特斯深受塞万提斯和阿根廷魔幻现实主义大师博尔赫斯的影响,长于将社会批评与魔幻现实主义融为一体。他的小说作品甚多,曾获得著名的塞万提斯文学奖,本年度被提名的新作是《伊尼兹》(Inez),主人公是墨西哥年轻的女高音歌唱家,情节在现在、过去和未来的时间中交叉展开,追溯爱和音乐激情的起源。

    克马尔是一位不断为人权而抗争的左派作家,曾经因此羁狱,引起国际社会广泛关注。他最著名的小说为《米米德,我的雄鹰》(1955),主人公米米德是土耳其的劫富济贫的罗宾汉。克马尔的最新小说是反映土耳其乡村生活的《孤独的萨尔曼》(1999)。据说克马尔近年由格拉斯再度提名。

瑞典人看好的美国文坛三杰

    多次被提名诺奖的约翰•厄普戴克(JohnUpdike,1932—),各种著作多达48本,其中最负盛名的是4部“兔子”系列小说,忠实再现了美国社会从20世纪50年代到80年代的深刻变化。厄普戴克曾多次获得各项文学奖,如海明威家族设立的海明威“文学之光”奖。他的新作是预言小说《走向时间的终结》(1997),背景设置在未来的2012年,中美发生核大战之后。

    小说家诺曼•梅勒(NormanMailer,1923—)曾通过一部有关他的文献纪录片在瑞典电视上亮相,反映了瑞典媒体的一种预测。梅勒的小说深刻揭示了人物性格的内在矛盾,因此有“灵魂的生态学家”之誉。他的纪实作品《此夜的军队》(1968)和小说《刽子手之歌》(1979)都曾获得著名的普利策文学奖,前者以反越战的游行示威为题材,曾经极大地挫伤了美国总统约翰逊及其政府;后者是根据一个被处死的罪犯的生平创作的小说。梅勒最新的作品有以刺杀肯尼迪的刺客为题材的《一个美国谜》(1995)和取材于圣经故事的《耶稣的福音》(1998)。

    美国作家菲里普•罗斯(PhillipRoth,1933—)也是瑞典文坛预测的人选。罗斯的提名作品是小说三部曲《美国牧歌》(1997)、《我与共产主义者的联姻》(1998)和《人的污点》(1999)。三部曲折射了当代美国历史上的三大重要事件,即越南战争的恶梦,麦卡锡主义的灾难以及前总统克林顿和莱温斯基的丑闻,尽管这一丑闻在《人的污点》中只是另一个故事的背景。一位瑞典批评家在《每日新闻•文化版》著文评论罗斯的《人的污点》时说:“罗斯在最近这部小说中描绘了当代美国的种族主义和双重道德的一幅灰暗图画,但他的语言却值得颁发诺贝尔文学奖。”

矮子王国高手如林

    相对于莎士比亚来说,当今文坛巨擘也是“侏儒”,可是在这个矮子王国里,又高手如林。国际文坛尤其是瑞典文坛看好的候选人,主要有下述诗人和作家。

    瑞典诗人特朗斯特罗姆(THomasTranstromer),他的诗集英译本1998年在美国出版,批评家文德勒(HelenVendler)在《纽约书评》(1998年10月8日)发表《保持距离的凝视》一文,该文透露,“特朗斯特罗姆已被多次提名并且再度提名为值得这项奖金的诗人”。《特朗特斯罗姆诗全集》中译本(中国文学出版社2001年版),曾得到瑞典学院一笔出版经费的资助,可见特朗斯特罗姆也是瑞典学院赏识的人选。

    移居法国的阿尔巴尼亚作家卡达雷(IsmailKadare),引起法国文坛瞩目而多次获提名。他以二战为题材的小说《死亡军队的将军》(1963)被视为20世纪文学经典,已有包括瑞典文在内的多种译本。他的《音乐会》也很出色,曾被巴黎文学杂志Lire评选为1991年度最佳小说。

    著名女作家多丽丝•莱新(DorisLessing),是近年名列前茅的唯一的女作家。瑞典《读书》杂志最近有莱新作品的介绍。如果考虑到诺奖历来阳盛阴衰而要“补阴”的话,她也许是最有希望的人选。

    爱沙尼亚小说家雅安•克洛斯(JaanKross),以历史小说《皇帝的疯狂》(1978)著称,作品以19世纪初叶的俄罗斯为背景,表现波罗的海沿岸的知识分子争取民族独立的斗争。

    荷兰籍比利时小说家和剧作家雨果•克劳斯(HugoClaus),他的《比利时的哀婉》(1983)对本民族的民族性格所作的深刻反省令人警醒。

    南非白人作家布林克(AndreBrink),最近应瑞典文坛之邀来斯德哥尔摩访问,在瑞典电视上亮相,深受读者欢迎。

    丹麦作家索伦森(VillySorensen)和丹麦诗人亨利克•诺德布朗(HenrikNordbrandt)。索伦森以散文见长,多卡夫卡式的幽默和悖论。诺德布朗1998年获得颇有影响、同样由瑞典学院遴选的北欧文学奖。先得北欧文学奖后得诺贝尔文学奖的北欧作家是有例可援的。

    此外,值得一提的候选人,还有法国移民诗人塞萨尔(AimeCesaire),来自法属拉丁美洲的马提尼克岛;匈牙利犹太作家孔拉德(GyprgyKonrad),曾任国际笔会主席,在世界文坛占有一席之地;美国作家东•德里罗(DonDelillo),以反恐怖主义的小说蜚声世界文坛;美国诗人约翰•亚希贝里(JohnAshbery)是所谓纽约诗派的中坚,诗作带有超现实主义色彩。

[下一页]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