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家争鸣
[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傅正明作品选编
[主页]->[独立中文作家笔会]->[傅正明作品选编]->[青、赤、黄、白、黑:五色乱华-- 读郑义《中国之毁灭》]
傅正明作品选编
·傅正明简历
·历史不仅仅是“他的故事”--男性诺奖作家的女性主义立场
·格拉斯的寓言小说及其意识形态
·格拉斯的人权活动及其理念
·望海明威之项背
·中国龙与千禧年
·罗素与和平主义运动
·反恐怖主义的世界文学
·诺贝尔与文学
·历史怪圈中的高行健
·瑞典文学院“不在乎”诺贝尔遗嘱了吗?
·傅正明挽联: 王若望先生千古
·"地球之脐"与"中央王国"--斯特林堡的中国观
·青、赤、黄、白、黑:五色乱华-- 读郑义《中国之毁灭》
·2002,谁进入了诺贝尔文学奖角逐?
·凯尔泰斯的意义何在?
·共产主义的幻影之恋
·信仰与怀疑—— 犹太裔诺奖作家的文学主题
·信仰与怀疑—— 犹太裔诺奖作家的文学主题(下)
·思想的耗子————百年诺奖话禁书
·有诗为证----八九民运的异议诗歌
·主子和奴才(诗两首)
·格拉斯:诺贝尔文学奖获奖演说
·能胜过莎士比亚吗?--诺贝尔文学奖面面观
·支达赖喇嘛:持天安门母亲的努力
·关于诺贝尔文学奖的政治含义
·作家与世界
·民俗文学的庙堂之音--评莫言《檀香刑》的国家主义倾向
·檀香刑与文身刑
·历史不仅仅是“他的故事”——诺奖女作家与女性主义
·我发现了 !--—— 凯尔泰斯诺奖获奖演说词
·骚乱的宁静--读黄翔的 《 梦巢随笔》
·爱的寻找──“六.四”悲剧十四周年祭──
·哈加才仁:辛酸的眼泪(傅正明译)
·德巴达:雪山泪(傅正明译)
·“假如你必须得向我开枪”
·诗文并茂──《民主论坛》的当下关怀和终极关怀──
·西藏女作家的见证
·七色斑斓的中国当代诗歌
·中国的真诚朋友──悼念美国翻译家爱默生先生——
·安德鲁.爱默生赞--罗杰.加赛德作 傅正明译
·安德鲁 · 爱默生先生逝世讣闻
·狱中日记──流亡诗选──布琼.索南作 傅正明译
·杨春光:黑暗诗人的传人
·给年轻人──流亡诗选—— 布琼.索南作 傅正明译
·两种放逐中的写作——写于国际贡布罗维奇年和马赛高行健年
·评喻智官的长篇小说《福民公寓》
·西藏流亡诗歌的见证和祈祷——雪域歌声永远不会死亡
·一位真正的精神践行者
·安徒生的皇帝和孩子
·投向纳粹的挪威作家哈姆森
·西藏诗歌中想像的悲剧祭礼
欢迎在此做广告
青、赤、黄、白、黑:五色乱华-- 读郑义《中国之毁灭》

   著名作家郑义,对中国生态环境进行多年潜心研究之后, 推出了新著<< 中国之毁灭--中国生态环境崩溃紧急报告 >> ( 明镜出版社,2001年 )。任何关心中国的人,都不能不被该书标题所提示的燃眉之急所吸引。笔者一口气读完之后,深感作者并非故作惊人之语。二十一世纪中华民族生死一线正在日益逼近!

   该书所展示的是东方青绿色的大面积消亡,是神州赤地千里的贫瘠,是有水皆浊的黄浪滔滔,它在预示一片白茫茫的空旷,它考察了“红色政权”对中国环境的根本性破坏,浸染着作者的黑色死亡忧思。作者对色彩并未刻意点染,字里行间却给笔者这样一种强烈的色彩感。神州古国,五行相生相胜之乖戾反常,阴阳盈虚盛衰之失调不和,正在以青、赤、黄、白、黑五色 ( 兼指各种色彩 ) 的变乱之象展示在我们眼前。五色乱华, 后果不堪设想。

一、绿:作者的寻找

   该书是以“寻找最后的森林”开篇的。在五行中,东方属木,色青,多指植物的绿色。山水绿意春消息,致力于环保的政党名之曰“绿党”,可见绿色作为生命的原色对人类的重要意义。可是,作者寻找的结果是中国森林之毁绝,是绿色的消亡。

   首先是长江中下游森林受到严重破坏。人迹所及之处,森林早已砍光。中国绝大多数国有林场实行的“野蛮采伐方式”,“ 吃肥肉,拔大毛”把森林砍伐得一塌糊涂。许多中国人记忆犹新的大兴安岭特大森林火灾,持续燃烧将近一个月。雅鲁藏布江之水源林都消失了。

   根据作者的归纳,1949年建国以来的半个世纪,有三次森林大破坏。首先是 1958年大跃进期间的灾难性的大炼钢铁计划,在煤炭不够用时,就以木炭柴火替代,一举烧掉中国的大量森林。第二次是文革期间毛泽东“以粮为纲”的政策,进一步使大片森林消失。 第三次是八十年代农民分得一部分“自留山”之后。请看作者所描写的第三次森林大破坏的一幕:“农民们全家老少一齐出动,不分昼夜地疯狂砍伐。 手软的伐大留小,心狠的则把成片的山林‘剃光头’甚至连果树、油茶树、漆树统统砍光。其势迅猛如暴风骤雨,无可阻挡。”( 页 357 )尤其值得注意的是,在全国哄抢、盗伐森林的案件中,煽动者和带头者大多是党政官员。

   绿色消亡的另一景观,是绿洲消失的大西北惨象,是全国草原的破坏。 青藏高原三分之一的大片草地已经化为“黑土滩”。无论在内蒙还是西藏,“风吹草低见牛羊”也许永远只是想象中的诗的画面了。据统计,中国草原退化面积达五十年代总面积的 85. 4%。 从六十年代到九十年代,中国的“绿色走廊”的面积也由 81万亩减少到不足 20万亩。在作者所研究的个案中,以内蒙古草原的灾情最为严重,原因是包钢在生产过程中排放的大量氟化物造成的氟污染。

   但是,富于讽刺意味的是,中国的植树造林即“绿化”祖国的成就却甚为可观。实际上森林赤字甚高的福建省, 竟然获得了“平原绿化先进省”的 “光荣称号”。要是把历年来上报数字加起来,全国早就以绿色森林覆盖过几遍了。长于“写意”的中国人真是艺术家,你想一片红就一片红,你想一片绿就一片绿!

   作者提到,十年之前,国务院曾经发出森林采伐限额的政令,要求在2000年实现森林资源生长量大于消耗量。作者预言,只要不作出制度性的改革,任何政令都是无济于事的一纸空文。就在 << 中国之毁灭 >> 出版之后,笔者读到 << 中国信息报 >> 上的一条消息:按现在年均森林消耗量 3.7亿立方米计,今后 50年,我国森林资源消耗量需要 185亿立方米,为我国现有森林总量的 1.6 倍。

二、赤: 上帝的弃地

   南方属火,色赤。作者郑义痛心地发现,神州大地已经赤地千里,成了一片比以色列更为干旱的土地。那是八十年代中期, 作者曾访问西德,“归途,机翼下是绿色的欧洲。进入国境,飞机自天上口穿行,白雪皑皑的群峰在阳光下壮丽而神秘。然后,一大片灰黄,杳无生命迹象。我心有不甘,从天上一路看到北京,横亘整个中国, 竟没有一片绿色,全然是无边无涯的灰黄。那种沉痛感是刻骨铭心的。我在日记中写道:‘这是一片上帝的弃地!‘”(页 598-599 )

   赤地千里,意味着中国这个庞大的农业国的耕地面积正在被鲸吞蚕食。自从 1960年的人为的大饥荒以来,到人民公社实行土地公有制,农村的耕地面积就在不断减少。土层深厚的黄土高原的水土流失,竟然使得当地农民成了在地质意义上没有土壤的农民。 由于人口激增,大量建房和取土烧砖成了耕地流失的两大重要因素。尤其是烧土取砖,破坏了土壤耕作层,甚至形成深坑,使得土地满目疮痍。此外,是工业污染造成耕地破坏,例如云南省某地,土法炼硫导致山山岭岭化为寸草不生的焦土。

   赤地千里,意味着大片沃土的肥力急速递减。 谈到所谓“卫生田”的短期效应和长远后果,郑义引用农民的话说:“我们也不种绿的绿肥,不挖黑的堆肥,不挑黄的人粪尿,只施白的化肥,省工省时见效快,收一季算一季。” (页 323 )也就是说,子孙后代是否有田可耕有饭可吃,中国农民已经管不得这么多了。

   赤地千里,意味着旱灾的严重性。旱灾的原因归根结底在于森林植被之破坏。 该书出版之后今年的华北大旱再度证明了郑义的得出的研究结论。

   赤地千里,意味着靠青山茂林藏身的野生动物,已经很难找到栖身之所。赤颈褐、丹顶鹤、金丝猴、雪豹、白唇鹿,绿孔雀,这些点缀着大自然的斑驳陆离的色彩的野生动物或已灭绝,或等待着同样的命运。与农村赤地千里的情形不同,中国城市有 2/3 已经陷于垃圾的重重包围之中,某些垃圾堆甚至自行爆炸。

   赤地千里,不仅仅是一种比喻,也是一种真实的景观。在作者笔下的频繁的地质灾害中,有华北油田惊爆,赤焰万丈, 有西部煤田的大火,可以把石头烧红,还有著名的“太西煤”,也在熊熊地火中燃烧……。

   赤地千里, 作为作者的一个比方,同样惊心触目。为了形象地说明近年来环境污染年均 21万亿的经济损失,作者以大兴安岭的火灾作比,以文学手法加以描绘:

   “大兴安岭火灾,大火燃烧 28昼夜,过火面积 101 万公顷,经济损失 5亿元,考虑到官方数字有压低之嫌,翻一番算 10亿。--如果我们用火灾这种形象的方法来折算一下,21万亿损失,就相当于 2万1千个大兴安岭火灾。小数点错位了?没有。也就是说,这种破坏资源与环境的高速发展,使我们的国土每年都被 1万5千个大兴安岭式的通天大火扫荡一遍。全国 2千多个县市,不够烧的,每县市每年须烧 10次。可谓万里河山,一片火海。”页 (557 )

   试问, 当作者把通天大火如此形象地展示在中国人目前时,究竟有多少人会感到痛心? 少有人痛心的答案就是作者所指出的:按照现行宪法,属于全体人民所有的土地,可以说是无主之地。在这片土地上,几乎任何人都可以为所欲为,当然,首先是权势者成了土地的实际的主人。 读者不难想象,不属于我们的东西我们很难痛心,而那“土地的实际的主人”当然也不会痛心。

   在郑义笔下,与赤地千里形成 对比的,是“土地的实际的主人”首先要做的事情:“保护高层避暑胜地,北戴河斥资改善环境”。北戴河已经成了中国高层领导人在商谈国事之外打牌、游泳的”夏都“。中南海的清淤清污工程,动用了 10亿国库巨款,从国外进口建筑材料治理权力集团的小环境。

三、黄:泛滥的浊流

   中央属土, 色黄。孕育中华文明的第一大河流,名之曰“黄河”, 也许原本就是卦图易位的乖戾之象。

   历史上浊浪滔天的黄河, 由于大量降水夹带泥沙进入黄河,使之时而洪峰高涨, 时而河水断流,已经注定要变成季节河或内陆河。

   根据作者引用的论证,长江已经变成了第二条黄河。长江的水土流失已经后来居上。从长江三峡出口到武汉的广大地域,在地图上被涂为绿色。江出三峡后形成的支叉密布的河网与众多湖泊,原本一片低洼的冲击平原,已经不断随着入口的增加而被垦殖。近几年来,长江持续不断的特大洪水,我们在电视镜头上早已见惯。

   此外,淮河流域工业废水大量排放,某些地区河面油污,一点火苗就可以点燃。水面燃烧已经成为全国水污统计项目之一。苏州河已经成了黑河,臭河、死河。珠江水系,加上海南岛的河流,几乎没有一条河是青青流水。许多河床抬高之后的“悬河” 之险,如德摩克利之剑悬在中国人头上。 全中国八万座水库, 同样处处灾情。

   湖泊的景观有所不同。吞吐长江的“八百里洞庭湖”,近四十年来面积与湖容减少了40% 以上,鄱阳湖的巨大鱼库的已经枯竭。北京的主要水源十三陵水库、官厅水库和密云水库,前两者已经先后干涸,密云水库断水的可能性及其后果将不堪设想。1972年消失的中亚大陆最大湖泊罗布泊,据<< 中国之毁灭 >> 出版之后传来的消息,已经干涸了最后一滴水。

   除了黄色已经成为中国江河湖泊的“正色”以外,中国近海水域也开始“变色”:从八十年代末期开始,“突然之间,数百甚至数千平方公里蓝色的海面变成暗红色,海水变稠发臭,鱼类贝壳大量死亡……”,这种“赤潮现象”,“是近海受到严重污染的表征,是大海发出的红色警报。”( 页218 )

   按中国标准,不能饮用的河水,已占七大水系的近 40% 河段和流经城市的 78% 河段。当今中国,已经没有多少人可以喝到符合卫生标准的饮水。找水或寻找一口净水,在许多地方已经成为一个最基本的生存愿望。郑义的小说 << 老井 >> 早就把握了这个主题。

   像绿色消失、赤地千里的现象均不难发现反讽的对比一样,在黄浪滔天的背后,根本原因之一同样是人为的、具有讽刺意味的--那就是举世闻名的三峡工程所透露的信息。三峡工程很可能险象隐伏,“弊大于利”,水利工程师对此并没有把握。而 浩大工程之所以还要上马,根据郑义的综合分析,无非是毛泽东幻想“高峡出平湖”,周恩来曲意奉承,工程师林一山多少欲报毛周知遇之恩,邓小平要树个人权威,赵紫阳、胡耀邦不得不秉承旨意,李鹏有安排后路之想。

   如此轻率治国治水,焉得黄浪不滔天?

四、白: 横扫的沙尘

   根据作者在统计数据基础上的估计,总体而言,中国城市的大气污染已跃居全球第一。在该书第十章“大气污染之癌”有一节专论:“蓝天红日只是梦”。“雾都”重庆的白雾,现在成了灰黑的毒雾。新疆核污染的原子放射物,尘埃蔽日。天空弥漫令人窒息的气体,飘洒着腐蚀一切的酸雨。以爱辉 -腾冲线判断,东南半壁河山几乎尽为酸雨覆盖。 国土荒漠化已达1/3.。即使有“绿色长城”,也无法阻挡万里沙尘席卷。<< 红楼梦 >>所预言的 “一片白茫茫大地真干净” 的繁荣败落结局,为期不远。

[下一页]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