政党社团之声
[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中华民主先进者联盟
[主页]->[政党社团之声]->[中华民主先进者联盟]->[腐败是杂草吗?]
中华民主先进者联盟
·结束一党治国才有民主可言
·民主的正轨:毫无保留条件地还政于民
·中国共产党不是苏联那样的共产党,不会模仿苏联的社会和政治制度
·“共产党员只有与党外人士民主合作的义务,而无排斥一切垄断一切的权利”
·新民主主义的宪政
·一党专政反民主,共产党绝不搞一党专政
·中国共产党彻底实践坚持民主政治、反对一党专政的诺言
·三三制的实质:政权共享
·全民民主优于阶级民主:以三三制为例/三三制:一党专政的天敌
·政权开放才有利于党的领导
·“只有让人民来监督政府,政府才不敢松懈”
·党不能对政府下命令
·政党本身不是权力机关,不能凌驾于群众和政府之上
·论延安学校中支部对群众团体的关系
·政府的权威,不是建筑在群众的畏惧上,而是建筑在群众的信任上
·党员犯法应加重治罪
·中国人民政治协商会议共同纲领
谁使中国不能安定?专制政府!
·谁使中国不能安定?
·合法的罪恶
·民不畏死
·人权和观瞻
·论无耻主义
·风气·秩序·容忍
·“黑 名 单”
·希特勒的“民意”/“守法精神不够”论
·田家英:奴才见解
·田家英:今与昔
世界民主大家庭的家法适用于中国
·全世界民主大家庭的家法适用于中国
·国际民主与国内民主不要分割
·言论思想自由和国际文化交流
·中国人民政治协商会议共同纲领
(共产党带领全国人民革命,其理想是远大的,但在革命成功后,建设实现该理想的政治体制完全是仿照封建专制模式建立的,因而,这便又把全国人民带向了不断与“皇权”政府作斗争的苦难深渊)
·
·郭永丰简历
·
·《中国民主化探索与实践》
·给中共中央胡总书记的信
·
研究与借鉴
·瑞典社会民主主义的特点
·瑞典,民主社会主义的典范
·茉莉:左转右转都是民之福——瑞典大选启示录
·谢韬:只有民主社会主义才能救中国
·孙上清:中国体制创新方略
·
征集万人签名和意见
·中国民主化之路探索一、改中共一般党员为真正人民代表
·中国民主化之路探索二、分解中共政党为两到三个政党
·中国民主化之路探索三、重新成立一到两个新政党
·中国民主化之路探索四、设立民间监政组织
启蒙资料
·共产主义与邪教
·苏联瓦解与中共转型
·中共凭啥要“一国两制”台湾呢?
·46年吁求的真话今天要求更艰难
·楼市怪兽要的就是一党专制的命
·中国人的政治权利被终身剥夺了?
·台湾独立是谁之过?
·毛政权就是党帝制
·中共《宪法》中伪民主的致命伤
·中国政治远不如建国初民主
·我们才是这类共产党人(激励篇)
·曾庆红当国家主席意味着什么(启蒙资料)
·专制与民主等同黑夜与白天(启蒙资料)
·中国用30年完成欧美200年的经济腾飞?(启蒙资料)
·党主立宪是鞭共产王朝的活尸
·共产造神,阳光下的裸行
·郭永丰批徐学江两党多党制不适合中国国情
·经济罪犯替13亿中国人当家作主(启蒙资料)
·剔除奴性,剥掉画皮,归真文化人
·中国人的奴性不是天生的【启蒙资料】
·未来人类社会还有敌人之说吗?
·一党寡头专政绝对不是社会主义的基本社会制度
·一党专制下不可能产生真正的社会主义
·腐败是加速一党专制堡垒全面崩溃的催化剂
·中共政府强盗化的必然性所在
·皇恩浩荡是小恩小惠
·谁来监管管官的官?
·党权至上 皇权复辟 强盗治国
·什么的屁股摸不得?
·失去监督,官员与强盗无异
·马克思主义的精髓和灵魂实质就是民主
·谁是共产党?什么叫社会主义?
·真理与谬误关系之我见
·门的启迪与联想
·说教与耳濡目染
·腐败是人之本性吗?
·腐败是杂草吗?
·谁敢监督党委书记?
·我是党棍我怕谁?
·中共之“依法治国”与党同伐异
·一个脑袋比十三亿个脑袋聪明【启蒙资料】
·民主才是和谐社会的根本保证【启蒙资料】
·反垄断,必先反一党寡头专政
·民主集中制绝对不是民主
·当今大陆的三类人
·中共国有实质是官僚私有
·贪官都是金元宝,冤民只能是根草
·中共腐败政府反腐败能彻底吗?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腐败是杂草吗?

   作者:郭永丰
   我们知道,在农田里,农民最讨厌的就是杂草;而在城市的草坪上,绿花工人们最讨厌的也是杂草。因而,无论农民还是绿化工人,他们感到最辛苦最没完没了而又极其繁重艰苦的活路,不是种植庄稼和花草本身,而是清除杂草。仅仅为了及时地清除掉杂草,几乎把他们大多数的时间都浪费消磨在这上面了。
     
   当然,作为属于万物自由生长的土地,杂草也应该有他们生存和发展的空间,但这空间绝对不是在农田里或人工种植的花草中。但是,他们却往往顽强地生长于这些土地里,就仿佛故意凑热闹争地盘占便宜的。这些杂草虽然总是长错了地方,并还不断地遭受到农民和绿化工的一二再再而三地清除和消灭,但他们的生命力却极其坚韧顽强,人类的刀铲以及人类所研制出来的化学除草剂对他们几乎也无能为力,甚至有时还只能无可奈何地叹息了。
     

   并且,正是大量使用化学除草剂的缘故,把本该养护的农作物也给杀死了,甚至还危及到许多动物的生命,直至对整个地球的生态平衡也造成了严重的污染和伤害。于是,在这种无奈和尴尬面前,人们就不得不使用刀铲而大量耗费着农民和绿化工们极其廉价的劳动力了,为的就是绝不能让杂草在这些地方生长时而感到片刻的安宁和舒畅。
     
   虽然这办法比较原始落后,但却真正能见效,人们便一刻没有停止或放弃过这种苯办法。直到所种植作物茂盛了,花木已经葱郁了。当然,只有到了这时,庄稼和花草本身毕竟强大了一些,有了充分抵御杂草的能力。虽然针对某些杂草这些作物仍然不能自我抵制和防御,但毕竟减轻了农民和工人的一些负担了。
     
   而针对那些到这种时候,已经变得极少数极个别的杂草,虽然还依然需要农民和工人的双手来亲自清理,但毕竟就轻松容易多了。
     
   于是,笔者便由此联想到当今人类社会的腐败现象。腐败分子其实也像杂草,是欺软怕硬恃强凌弱的。尤其是当世界各国的民主政权的组织形式,民主制度的组织机构,民主的各项法规和措施,民主监督的机制还远远不够完善和健全时,就仿佛刚植入田里的庄稼,还远远没有发展壮大自身免疫的基本机能时,于是,这仿佛杂草的腐败分子便无孔不入,乘虚出击,终究由于在外界还缺少随时随地监督检查和惩治其的专门机构和部门,于是便长此以往,以为老子天下第一,而肆无忌惮为所欲为地肆虐和侵吞国家与广大人民的资财了。
     
   实际上,作为腐败的本质,其实跟杂草一样,是土壤本身所携带包含着的。也就是说,哪怕多么肥沃的良田,只要没有人侍弄,就一定会自然而然地滋生杂草,而很快使杂草蓬蓬勃勃地发展壮大起来,且成为郁郁葱葱的壮观景象。所以,对于这腐败,无论社会性质多少优越,只要是为了最广大人民的切身利益为根本出发点和最终目的的,就必须在社会管理的肌体中充分做好这清除杂草的工作,否则,就有可能被腐败分子钻了空隙而充分利用了。比如眼下利用职务之便手中之权吃拿卡要现象,以及巧取豪夺侵吞国家和人民生命财产的丑恶行为。
     
   因为社会的管理,其根本目的是为了建立一个公平公正平等和谐的最理想的人与人之间相处的平衡关系,并帮助扶持穷困的人民迅速走向富裕,其公共管理的部门和机构,以及在这些部门和机构从事公务工作的人们,就是代表所有人的切身利益,为大多数人民服务的。可是,却由于缺少强有力的监督检查和及时地惩治,所以,在这些部门和机构滋生出的腐败分子,就跟杂草一样,迅速成长起来,且泛滥成灾,以至达到无官不腐,无处没腐败的令人发指的严重程度和地步了。
     
   庄稼是延续人民继续生存和发展下去的根本与必须,如果庄稼地里长满了杂草,在这地里还会五谷丰收吗?那么,作为社会公共事务的管理部门,应该是主持正义和公道的广大人民的另一份良田,而且必不可少,但如果在这些部门也充塞了很多像杂草一样的腐败分子,这正义和公道又从何说起?
     
   很明显,当今社会的严重腐败现象,其根本原因就是缺乏强有力的监督检查和及时地惩治才导致形成这样一种局面的。而没有强有力的监督检查和惩治,其根本原因就是,缺少属于真正代表最广大人民切身利益的民间团体组织的监督。当然,从古到今,官官相护,这只是历史的延伸和继续,毫无新意。也就是说,官们永远都是相互勾结相互联系的,无论在他们内部创造出怎样形式的监督机制和惩处的办法,都只像生长在同一田地里的庄稼和杂草一样,在本质上是没有多少相互排斥的因子的。
     
   或者即便有,没有真正发育完善的庄稼,其力量也极其软弱渺小。当然,除非这庄稼已经发育完善齐备了。光发育完善齐备可能还不够,由于这一波庄稼结束了,下一波庄稼又要从无到有地开始。所以,这杂草的清理人员,便要时时存在,时刻都要受到最广大的人民的监督检查和惩处。
     
   也就是说,正如社会主义国家的人民代表大会一样。代表必须无条件地为人民主持公道并伸张正义,代表必须是全心全意为人民服务而做广大人民的真正公仆的。那么,这代表就必须是由人民亲自选举出来的。而如今,我们的代表是由真正最广大的人民选举出来的吗?无论到何时,只要这代表不是由人民真正选举出来的,那么他就永远代表不了人民。而仅仅只代表提名他做代表的某部分人的利益罢了。
     
   正因为如此,便从实际意义上彻底否定了属于人民的选举权,人民对代表的产生连最起码的表决权都丧失了,人民对代表的监督又从何而来?就不要说真正的监督、检查、检举和惩治了。
     
   任何土地都是含有杂草的种子或因子的,任何人也是含有腐败的因子和私欲的。农田如果缺少农民随时随地清理和整修,农田就很快变成杂草茂密的荒原。当然,这掌管公共事务的管理机构和部门也一样,如果缺少真正意义上的属于人民的选举,并且在选举后还缺少人民随时随地监督检查和惩治,这些部门和机构变成腐败窝和腐败的温床,也实不为过。
     
   杂草与腐败,虽然一个是植物,一个是人类,但若细究起来,还真有许多神似之处。在农田里,时刻清除杂草,不让杂草停留哪怕一天时间,在人类社会已达成了统一共识,形成一定的公理了,于是,人们就都这样一丝不苟地履行并全面实施着。而在公共的管理部门和机构里,对腐败分子是否也应采取同等的手段和措施哩?假若果真这样,我们的社会和我们的国家就一定大有希望了。当然,我们的人民就会马上获得更大更广泛的幸福。因为,健全的民主制度、科学的政权组织形式和高效的人民对政府无处不在的监督机制,这才是社会唯一飞速朝前发展的第一生产力。
     
   2004-5-31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