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家争鸣
[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范子良文集
[主页]->[百家争鸣]->[范子良文集]->[致浙江省司法厅的信]
范子良文集
·致湖州市公安局局长凌秋来的信(2003.8.23)
·致十里坪劳教所副所长胡建宏的信
·致浙江省司法厅的信
·要揭露警察的违法行为
2004
·通报金波先生情况
·致湖州市公安局局长凌秋来的信(2004.5)
·我们的共同理念是用任何手段也破坏不了的
·作家戴晴将《长江,长江》一书赠给民运朋友
·致公安部部长周永康的信
·与朋友们分享
·为王金波先生呼吁
·不要遗忘朱利锋!
·我只能为民运跑跑龙套
2005
·致洪哲胜
·同声谴责济南土匪恶警迫害王金波!
·祝贺春节
·读《徐水良文集》的一点联想——也谈联合国改革
·王金波先生平安回到家中!
·纪念“六.四”十六周年
·对正义党通讯《 陈用林是一个人权迫害的骨干分子》一文的回应
·为毛国良先生第八次被砸饭碗而大声疾呼!!!
·林老关爱青年朋友!
·代邮国涛给诸位的信
·樊中庄先生被抓
·民主大业后继有人
·我的宗旨以及自我定位是“跑龙套”
·回复《回忆录》
·为今后的结社打下基础
·浙江缙云樊中庄的病况
·密切注视杭州朋友的安危
·声援程云惠女士维护自己的生存权利!
·说说范方平
·让后人牢记共产党的罪恶历史
·浙江警方又在干啥?
·奇文共欣赏
·当心,今年收获的稻谷有毒!
·关于谭凯案的一些新情况
2006
·寻找焕武兄!
·后共产时代中国价值取向探索
·谈谈《浙江教育电视台》的《小强热线》和《走进今天》
·浙江缙云樊中庄先生的近况
·高举反专制大旗 团结一切可以团结的力量 冲向顽固的专制堡垒——祝贺中国民运2006年柏林大会胜利召开!
·著名人权、民运、维权活动家:余铁龙先生
·谁来关注“人权”?——就“虐猫”事件谈我的想法
·我终于见到了同道余铁龙先生!
·海外民主党应率先“进军台湾”!
·民运需要智慧和勇气——学习严正学先生百折不挠的维权精神
·紧急救助法轮功学员陈忠升先生!
·我不相信共产党会“立地成佛”
·转基因大米已端上餐桌,不知道是福还是祸?!
·向比尔.盖茨先生进言
·铮铮汉子谦谦君子——记法轮大法弟子陈忠升先生
·向这群苦难的老人伸出援助之手,为他们呼吁!为他们呐喊!
·湖州织里火灾的死亡人数52人
·亲情
·湖州市织里镇又是一场大火
·湖州织里发生火灾和群体抗议事件后 官方正在追究泄露真相的无辜民众
·我的狱中难友李毛兴先生被屈打成招判处死刑!
·恐怖!!! 徐双富等三位基督徒已被秘密处决!
·为内蒙女孩给焦柏固先生的求援信
·请朋友们都来使用skype网络电话
·紧急情况通报 杭州公安又抓人了!
·又一位打造共产政权的功臣被党抛弃
2007
·遥祝鲍彤先生蒋中朝女士俩老健康长寿 平平安安!
·学习朱虞夫先生满腔热情关怀狱中难友家属过好春节!
·老当益壮矢志不渝的沈继忠老先生
·向朱先生提个建议!
·我家的孝子
·后生可畏——写在民运人士谭凯即将获释之前
·就严正学案致胡锦涛先生的一封信
·致李国涛暨上海各位朋友
·多行不义必自毙——正告浙江缙云李金亮及其他恶警们
·我所崇敬的维权英雄
·“六四”18周年前夕一次“拒绝遗忘”行动
·百万条手机短讯——引发一场大游行的启示!
·紧急救助福州林信舒老先生于危笃之中!
·浙江缙云县公安局的无赖恶警
·司法黑暗迫使残疾老人走上漫漫上访路
·“光荣”的桐乡贪官史,天助郁舜希赢官司
·上海公安认定郑恩宠为犯罪嫌疑人 不批准离境出国
·杨建利“小学刚毕业”,邓焕武才是“双博士”
·摆在残疾老人郁舜希面前最后一条路,只有“哭到北京去”了!
·又一位“国家公敌”即将出狱──献给光荣归来的毛庆祥先生!
·“羞姓胡”的胡俊雄先生
·出尔反尔的中国政府中的蠢猪
·老农民余铁龙来信(范子良代笔)
·信访局长有没有权拘禁访民?
·从“狗洞里爬出来的”林振山——到底是汉族人的人性坏,还是共产党的党性坏?
·一位大学生的真情——驳林振山“汉族人性最坏”论
2008
·谴责湖州十条大路通织里现象
·既是强盗又是贼的湖州建设局长祝时伟
·给上海市闸北区社会保险事业管理中心的回信
·致上海市闸北区社会保险事业管理中心的信
2009
·引领我走向民主的“导师”(读书笔记)
·范家的不孝子孙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致浙江省司法厅的信

   

   省司法厅:

   一个月以前给你们写的信,以及今年以来给十里坪劳教所七大队多次写信,为的是要求你们归还扣压的我的信。但你们没有理睬。你们这是明目张胆的执法犯法。你们将司法部21号部令“不准检查劳教人员的通信”挂在每个中队的墙上,暗地里却恬不知耻地干着私拆、扣压劳教人员信件的勾当。几乎每个中队都有一个专职警察在干这种见不得人的丑事,甚至有时他还拿着信件在会上宣读,作为他的炫耀权力的象征和职业“光荣”(实际是无耻)。这个警察的办公桌的柜子里,堆积着大量被扣压的信件,这是证据确凿的罪证。

   2003年10月9日出版的《南方周末》第1版有一篇题为《执法首要的是“定性”》的文章说:“今年全国清理超期羁押、严禁刑讯逼供、废除收容遣送制度,种种限制警权与执法自由裁量权的举措相继推出,可以说掀起了一轮贯彻‘无罪推定’等法治原则的新高潮。”

   “最近,浙江警方宣布一旦发现警察刑讯逼供,不论伤人轻重一律开除。”

   十里坪的警察打人成风、司空见惯,可以说99%的警察都打过人,尤其是那些魔鬼大队、魔鬼中队、魔鬼警察。所幸本人因年老体弱没有挨打,但也被那个姓李的副教导员挥舞电警棍威吓过一次,及星期天被袁乐皋罚去操场跑步2小时。

   同期第6版《上访者自焚的背后》分析了那些弱势群体在走头无路时采取自焚等轻生手段的极端做法的原因。十里坪那些魔鬼警察强迫劳教人员完成超负荷的工作定量,完不成的在夏天的烈日下暴晒、做队列操。仅四大队二中队那个恶棍胡亮,2002年夏天不到1个月的时间里就逼得4名劳教人员自杀。类似这样的魔鬼警察不仅应开除,而且应送上法庭。

   也许你们可以想方设法将他包庇下来,但终有一天会被被害人用司法手段追究刑事责任的。再说,狗改不了吃屎,这些人尽管今天被你们包庇了下来,但一旦时机一到还会故伎重演,因为他们已失去了人性,是吃狼奶长大的。这些人才是你们警察中的败类,是害群之马。但愿法治得到加强,这些丧失人性的恶棍越来越少,这才是中华民族的大幸。

   《南方周末》同一期的第5版《绕不过去的法律审查》一文中说,学者胡星斗提出了对劳动教养制度进行违宪审查,在互联网上引起广泛的讨论。另据《南方周末》9月4日报道,朱征夫等6名省政协委员联名发起提案,建议广东省先行废除劳动教养制度。而盛其芳、马继云也写信给黑龙江省有关部门建议废除《黑龙江省信访收容遣送工作规定》。

   全中国的人们都对劳动教养制度深恶痛绝。这个罪恶的制度,使几千万中国老百姓家破人亡,失去了做人的尊严。国内外许多有良知的学者早就提出废除它,而你们却还在起劲地保护这个丧失人性的制度,你们的眼睛都看到了什么?

   在十里坪,即使是最低一级的警察,月工资也要超过农民、下岗工人的全年收入——这还不包括奖金(据说奖金要比工资高)。 人民(纳税人)用血汗养活了你们,你们恩将仇报反过来镇压、迫害、折磨人民,你们的良心哪里去了?说穿了,是经济上的利益驱使——靠山吃山,靠水吃水,靠劳教吃劳教。你们住上了崭新的房子,享受着优厚的福利,龙游银行里有7千万到1亿的存款等着你们享用。这就是中国特色的“公仆”的待遇,而全国却有1.4亿“主人”生活在绝对贫困线以下,甚至连温饱都得不到保障。

   我一定要追回被你们扣压的两封信。这不光是为了我自己,还为了全国几千万劳教争回宪法保障的公民通信自由权,向你们这些执法违法者讨回公道,维护我们曾经被剥夺了的做人的尊严!

   公民 范子良

   2003.10.12

补充:

   温州乐清雁荡山吸毒劳教施孝杰,2001年初入教时,带进4000元现金,送给七大队一中队的袁乐皋3000元,自己留1000元打算零花。而袁乐皋这个贪得无厌的豺狼,却硬是把4000元照单全收,还威胁施和他的乐清同乡林亮标:“不准讲出去,否则给你们加期。”有为数相当多的吸毒劳教,一方面是亲属报警并亲自送来劳教,另一方面家属又生怕亲人太过委屈而给他们“铺路”(行贿)。乐清籍的黄庆丰在入教队送给某副所长6000元,后来到了七大一中后,发现先前送得不到位,又补送数千元,总共超过万元之多。这是一笔非常可观的数字。难怪温州籍的劳教“自豪”地宣称:“十里坪劳教所的门面由我们温州人撑着,十里坪警察的油水由我们温州人‘流给看’。”该所及其上级领导机关对这种犯罪行为采取保护措施,贴在每个中队墙上的所谓“廉政措施”,只是用来欺骗外界的,对那些强行索贿、敲诈勒索者诸如袁乐皋之流完全是废纸一张。(日期待考)

网路文摘20051128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