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家争鸣
[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范子良文集
[主页]->[百家争鸣]->[范子良文集]->[十里坪的魔鬼警察]
范子良文集
1998
·向范氏家族成员谈家史
1999
·我有一个梦,梦想有个“窝”
·我有一个梦,梦想有个“窝”(充实稿)
2000
·让更多的人看到优秀文章,也是一种启蒙工作
·《回顾20世纪》整理后的感想
·致朋友们的一封信 附:我的感想
·把刽子手的名字记录在案
·陈生江的情况
2002
·十里坪的魔鬼警察
·我和林老同歌哭!
2003
·纪念“六•四”十四周年
·致湖州市公安局局长凌秋来的信(2003.8.23)
·致十里坪劳教所副所长胡建宏的信
·致浙江省司法厅的信
·要揭露警察的违法行为
2004
·通报金波先生情况
·致湖州市公安局局长凌秋来的信(2004.5)
·我们的共同理念是用任何手段也破坏不了的
·作家戴晴将《长江,长江》一书赠给民运朋友
·致公安部部长周永康的信
·与朋友们分享
·为王金波先生呼吁
·不要遗忘朱利锋!
·我只能为民运跑跑龙套
2005
·致洪哲胜
·同声谴责济南土匪恶警迫害王金波!
·祝贺春节
·读《徐水良文集》的一点联想——也谈联合国改革
·王金波先生平安回到家中!
·纪念“六.四”十六周年
·对正义党通讯《 陈用林是一个人权迫害的骨干分子》一文的回应
·为毛国良先生第八次被砸饭碗而大声疾呼!!!
·林老关爱青年朋友!
·代邮国涛给诸位的信
·樊中庄先生被抓
·民主大业后继有人
·我的宗旨以及自我定位是“跑龙套”
·回复《回忆录》
·为今后的结社打下基础
·浙江缙云樊中庄的病况
·密切注视杭州朋友的安危
·声援程云惠女士维护自己的生存权利!
·说说范方平
·让后人牢记共产党的罪恶历史
·浙江警方又在干啥?
·奇文共欣赏
·当心,今年收获的稻谷有毒!
·关于谭凯案的一些新情况
2006
·寻找焕武兄!
·后共产时代中国价值取向探索
·谈谈《浙江教育电视台》的《小强热线》和《走进今天》
·浙江缙云樊中庄先生的近况
·高举反专制大旗 团结一切可以团结的力量 冲向顽固的专制堡垒——祝贺中国民运2006年柏林大会胜利召开!
·著名人权、民运、维权活动家:余铁龙先生
·谁来关注“人权”?——就“虐猫”事件谈我的想法
·我终于见到了同道余铁龙先生!
·海外民主党应率先“进军台湾”!
·民运需要智慧和勇气——学习严正学先生百折不挠的维权精神
·紧急救助法轮功学员陈忠升先生!
·我不相信共产党会“立地成佛”
·转基因大米已端上餐桌,不知道是福还是祸?!
·向比尔.盖茨先生进言
·铮铮汉子谦谦君子——记法轮大法弟子陈忠升先生
·向这群苦难的老人伸出援助之手,为他们呼吁!为他们呐喊!
·湖州织里火灾的死亡人数52人
·亲情
·湖州市织里镇又是一场大火
·湖州织里发生火灾和群体抗议事件后 官方正在追究泄露真相的无辜民众
·我的狱中难友李毛兴先生被屈打成招判处死刑!
·恐怖!!! 徐双富等三位基督徒已被秘密处决!
·为内蒙女孩给焦柏固先生的求援信
·请朋友们都来使用skype网络电话
·紧急情况通报 杭州公安又抓人了!
·又一位打造共产政权的功臣被党抛弃
2007
·遥祝鲍彤先生蒋中朝女士俩老健康长寿 平平安安!
·学习朱虞夫先生满腔热情关怀狱中难友家属过好春节!
·老当益壮矢志不渝的沈继忠老先生
·向朱先生提个建议!
·我家的孝子
·后生可畏——写在民运人士谭凯即将获释之前
·就严正学案致胡锦涛先生的一封信
·致李国涛暨上海各位朋友
·多行不义必自毙——正告浙江缙云李金亮及其他恶警们
·我所崇敬的维权英雄
·“六四”18周年前夕一次“拒绝遗忘”行动
·百万条手机短讯——引发一场大游行的启示!
·紧急救助福州林信舒老先生于危笃之中!
·浙江缙云县公安局的无赖恶警
·司法黑暗迫使残疾老人走上漫漫上访路
·“光荣”的桐乡贪官史,天助郁舜希赢官司
·上海公安认定郑恩宠为犯罪嫌疑人 不批准离境出国
·杨建利“小学刚毕业”,邓焕武才是“双博士”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十里坪的魔鬼警察

   

   十里坪这个所谓的“文明”劳教所里有魔鬼大队、魔鬼中队、魔鬼警察,其实最最厉害的应是魔鬼警察。不久前魔鬼三大队横行十里坪,在全所4、5千名劳教(劳教人员的简称)中,只要一提起魔鬼三大队,个个心惊胆战,谈“魔”色变。劳教所有意将这个大队的警察安插到别的大队“传授魔鬼经验”,这个队就会立刻遭殃。他们肆无忌惮地实施白色恐怖,严重践踏人权。

   四大队二中队来了1个魔鬼警察胡亮以后立刻变了样:“严管组”人满为患,被送进严管组的人大多是活儿干不起来、完不成高额劳动任务的。有位温州乐清籍的吸毒劳教,在七大队时是所谓“骨干劳教”,常常受表扬,可是到了四大队二中队已多次被投入严管组。

   为了方便识别,被严管人员穿的囚服颜色跟一般劳教有区别,每次吃饭时排成一列,必须等别的队伍吃完才能进去吃。本来食堂饭菜就连猪狗都不愿吃,他们吃的“严管饭”就更差了。每次吃饭时间不到5分钟就要集合。饭后别人有半个小时憩息,严管组要在烈日下练队列。晚上9时收工,别人可以洗澡、洗衣服,严管组却要学习或面壁罚站,直到吹了熄灯哨才草草洗刷就寝。遇到生产任务不足停工待料时,严管组人员半天或整天做队列晒太阳,有时做1种起立、蹲下的动作,自己数完100个,还没来得及喘口气就得接着做……就这样不停被折磨(据一中队指导员讲,这是在推广“蒋堂经验”──金华蒋堂监狱是浙江省第一监狱)。

   如此强的劳动,如此残酷的惩罚,如此差的伙食,几乎整个夏天吃的都是白开水煮白菜(没有一丁点儿油花)、烂泥煮土豆(土豆皮上的烂泥不洗掉)。从“5.1”到“10.1”长达5个月吃不到1块肉、1片鱼,虽然大多是年轻力壮的小伙子,但全撑不住了,终于在8月中旬发生了集体自杀事件:江西籍的敖皮毛、温朝安,贵州籍的曹春生吞食金属块,被送进劳教医院开刀后,医药费自负,并处罚如下:每人加期(刑)3个月,带(手)铐3个月,“充电”(3、4根高压电警棍一起上)2个小时,挂牌(1块浸足水的大木板用1根极细的铅丝挂在脖子上,脑袋几乎要被勒下来了)在本大队出工、收工时的大门口示众并轮流到各大队批斗。“文革”那一套的残酷斗争手段又回到了这个劳教所。那个姓李的教导员公然在大会上宣称“叫他们死不了、活不成、活不好”。还搞“杀鸡儆猴”,对全大队上千名劳教人员多次突击搜身、搜查床铺衣柜,结果只查出香烟,别的什么也没有。其目的是营造1种恐怖气氛,威吓大家。

   劳教所配给每个中队3根电警棍,这个魔鬼二中队增加到4根。“充电”时,3、4根电警棍一起上,向被害人的头部和别的要害处反复电击。天热时汗水沾湿了电警棍,电击强度降低,他们就用电吹风吹干以使电击强度增强。这个魔鬼中队三楼、一楼的两个行刑室里,几乎天天有人被行刑,鬼哭狼嗥般的叫声不停地发出。我们在隔壁楼上都看得清楚、听得刺耳。在这种情况下,9月1日又发生了一起重大自杀事件:温州乐清虹桥镇四多乡杨川村33岁的周元勇被迫割断手腕动脉,昏厥后又苏醒过来发现自己没死,再次割断颈部动脉,幸亏天快亮了被同室狱友发现及时抢救,才保住了性命。如此重大的事故一而再、再而三地发生,而劳教所为了保住所谓的“文明”称号(也就是这一小撮警察的利益),竟声称要“加大打击力度”,致使胡亮式的魔鬼警察变本加厉地践踏、折磨劳教人员,实施令人发指的酷刑。

   正如哲学大师叔本华在《论人性与物性》一文中所指出的,“因为人是唯一使别人痛苦而不带其他目的的动物,人使别人痛苦没有旁的目的,只是为了使别人痛苦。其他动物除了满足自己饥饿或在捍卫中的要求以外,决不会如此。如果有人说老虎杀死的比吃掉的多,那么,我们可以说老虎杀死它的牺牲者,只有为了吃它……没有1个动物只为折磨而折磨另一动物,但人却如此。正是这种残忍特质比纯粹兽性更坏。”对胡亮一类魔鬼警察,劳教们都骂他是畜生!

   1个人在走投无路时才会选择自杀。叔本华在《论人格》中又说:“世上即使最健康和愉快的人也可能自杀,只要他对外在的困难和不可避免的恶运的恐惧超过了他对死亡的恐惧,就会走上自杀的道路。”这个魔鬼中队接二连三发生那么多的自杀事件,是因为他们承受不了痛苦的折磨才走上绝路的。

   中共政府很早就参加了联合国下属的“反酷刑委员会”。据报道,2000年中共向这个反酷刑委员会报告称,在诺大1个中国,全年共发生酷刑65起。事实上仅这个魔鬼中队在1个月内所制造的酷刑案例就大大超过此数。

   (2002年11月16日初稿)

   这篇稿子写于2002年11月16日我出狱前1个星期。当时想着拯救苦难兄弟于水深火热之中,要尽快将它发出去,可是来到外面才发现并不那么简单。没有先进的传输工具,情急之下就直接寄给那个魔鬼警察胡亮,以压一下这个魔鬼的嚣张气焰,减缓里面苦难兄弟的压力,也算我对苦难兄弟们的诺言有1个交待。

   这一放3年过去了,共产党的酷刑不但没有收敛,反而变本加历了。拙文谈的主题是“自杀”,今天看到、听到的都是“他杀”,是血淋淋的屠杀。被屠杀的最大的群体就是法轮功。据报道被共产党折磨至死的法轮功朋友已有2、3千之众。这笔账迟早要清算的。我在3年前寄给魔鬼胡亮的信的末尾也说了要记账、要追究。魔鬼们,你们不要再执迷不悟,不要再死心蹋地跟着这个快要灭亡的党走进死胡同!将你们这些屠夫送上审判台的日子不远了!!!

   (2005年10月28日整理)

民主论坛20051118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