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家争鸣
[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范子良文集
[主页]->[百家争鸣]->[范子良文集]->[我有一个梦,梦想有个“窝”(充实稿)]
范子良文集
·我和林老同歌哭!
2003
·纪念“六•四”十四周年
·致湖州市公安局局长凌秋来的信(2003.8.23)
·致十里坪劳教所副所长胡建宏的信
·致浙江省司法厅的信
·要揭露警察的违法行为
2004
·通报金波先生情况
·致湖州市公安局局长凌秋来的信(2004.5)
·我们的共同理念是用任何手段也破坏不了的
·作家戴晴将《长江,长江》一书赠给民运朋友
·致公安部部长周永康的信
·与朋友们分享
·为王金波先生呼吁
·不要遗忘朱利锋!
·我只能为民运跑跑龙套
2005
·致洪哲胜
·同声谴责济南土匪恶警迫害王金波!
·祝贺春节
·读《徐水良文集》的一点联想——也谈联合国改革
·王金波先生平安回到家中!
·纪念“六.四”十六周年
·对正义党通讯《 陈用林是一个人权迫害的骨干分子》一文的回应
·为毛国良先生第八次被砸饭碗而大声疾呼!!!
·林老关爱青年朋友!
·代邮国涛给诸位的信
·樊中庄先生被抓
·民主大业后继有人
·我的宗旨以及自我定位是“跑龙套”
·回复《回忆录》
·为今后的结社打下基础
·浙江缙云樊中庄的病况
·密切注视杭州朋友的安危
·声援程云惠女士维护自己的生存权利!
·说说范方平
·让后人牢记共产党的罪恶历史
·浙江警方又在干啥?
·奇文共欣赏
·当心,今年收获的稻谷有毒!
·关于谭凯案的一些新情况
2006
·寻找焕武兄!
·后共产时代中国价值取向探索
·谈谈《浙江教育电视台》的《小强热线》和《走进今天》
·浙江缙云樊中庄先生的近况
·高举反专制大旗 团结一切可以团结的力量 冲向顽固的专制堡垒——祝贺中国民运2006年柏林大会胜利召开!
·著名人权、民运、维权活动家:余铁龙先生
·谁来关注“人权”?——就“虐猫”事件谈我的想法
·我终于见到了同道余铁龙先生!
·海外民主党应率先“进军台湾”!
·民运需要智慧和勇气——学习严正学先生百折不挠的维权精神
·紧急救助法轮功学员陈忠升先生!
·我不相信共产党会“立地成佛”
·转基因大米已端上餐桌,不知道是福还是祸?!
·向比尔.盖茨先生进言
·铮铮汉子谦谦君子——记法轮大法弟子陈忠升先生
·向这群苦难的老人伸出援助之手,为他们呼吁!为他们呐喊!
·湖州织里火灾的死亡人数52人
·亲情
·湖州市织里镇又是一场大火
·湖州织里发生火灾和群体抗议事件后 官方正在追究泄露真相的无辜民众
·我的狱中难友李毛兴先生被屈打成招判处死刑!
·恐怖!!! 徐双富等三位基督徒已被秘密处决!
·为内蒙女孩给焦柏固先生的求援信
·请朋友们都来使用skype网络电话
·紧急情况通报 杭州公安又抓人了!
·又一位打造共产政权的功臣被党抛弃
2007
·遥祝鲍彤先生蒋中朝女士俩老健康长寿 平平安安!
·学习朱虞夫先生满腔热情关怀狱中难友家属过好春节!
·老当益壮矢志不渝的沈继忠老先生
·向朱先生提个建议!
·我家的孝子
·后生可畏——写在民运人士谭凯即将获释之前
·就严正学案致胡锦涛先生的一封信
·致李国涛暨上海各位朋友
·多行不义必自毙——正告浙江缙云李金亮及其他恶警们
·我所崇敬的维权英雄
·“六四”18周年前夕一次“拒绝遗忘”行动
·百万条手机短讯——引发一场大游行的启示!
·紧急救助福州林信舒老先生于危笃之中!
·浙江缙云县公安局的无赖恶警
·司法黑暗迫使残疾老人走上漫漫上访路
·“光荣”的桐乡贪官史,天助郁舜希赢官司
·上海公安认定郑恩宠为犯罪嫌疑人 不批准离境出国
·杨建利“小学刚毕业”,邓焕武才是“双博士”
·摆在残疾老人郁舜希面前最后一条路,只有“哭到北京去”了!
·又一位“国家公敌”即将出狱──献给光荣归来的毛庆祥先生!
·“羞姓胡”的胡俊雄先生
·出尔反尔的中国政府中的蠢猪
·老农民余铁龙来信(范子良代笔)
·信访局长有没有权拘禁访民?
·从“狗洞里爬出来的”林振山——到底是汉族人的人性坏,还是共产党的党性坏?
·一位大学生的真情——驳林振山“汉族人性最坏”论
2008
·谴责湖州十条大路通织里现象
·既是强盗又是贼的湖州建设局长祝时伟
·给上海市闸北区社会保险事业管理中心的回信
·致上海市闸北区社会保险事业管理中心的信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我有一个梦,梦想有个“窝”(充实稿)

   自从开始玩电脑,我也上网“瞎闲逛”,在洪博士主编的《民主论坛》上发现我这篇豆腐干大的拙文。这篇小拙文大概是杭州毛庆祥先生润色后在1999年6月中旬发给洪博士的,今天小作充实后发给关心我的朋友们,让朋友们对我的经历略知一二。

我有一个梦,梦想有个“窝”(充实稿)

范子良

   “窝”,《辞海》上说:“泛指鸟兽昆虫栖息的处所,如猪窝;鸡窝;蚁窝。或借喻人藏匿、安身之处。”

   美国黑人领袖马丁•路德•金的著名演讲《我有一个梦》,是为解放黑奴争取人杈,是一个伟大、神圣的梦。比起他的梦我的梦实在太渺小了,渺小得与儿时想吃一块糖那么简单,也怪可怜的了。人家已住进跨世纪的新潮洋楼、花园别墅,而我只企盼一个与动物、牲畜般的窝就满足了──岂但满足,而这还尚在梦中。

   自从先父在30年代,积一辈子辛劳,东调西借,聚一万银元,建造起一幢“三开四进”在当地颇有些气派的楼房。当时家兄正值年少,骑着他心爱的自行车,在尚未装修完工的“走马楼”上,前前后后兜着圈子。

   想不到,竟连一天住新房的梦都未圆,就被万恶的日本鬼子浇上汽油、在那惨绝人寰的“三光政策”中化为灰烬。

   从此,我们一家八口沦为难民,过着颠沛流离、吃了上顿愁下顿、食不裹腹、衣不蔽体的流浪生活,哪敢奢望有自家的窝?

   50年代,来了共产党。也许先父过早地告别人世,或许人们面对这片废墟唤不起对这家过去的“财主”的回忆,土改时我们逃过了共产(其实早就一贫如洗)、躲过了批斗,庆幸自己一家人没有因此成为专政对象——如果说毛泽东要感谢皇军是出于感激皇军帮助他夺取了政权,坐稳了龙椅的话,我们全家也得“感谢”皇军:没有因此受皮肉之苦和保留了一点做人的尊严。但在“文革”中,两兄长还是遭受非人待遇,还是难逃厄运。

   60年代,我退役,当上了铁路工人,给一家人带来了生机和希望。开着火车驰骋在万里铁道上,为城乡居民送去无数生活用品。而拉得更多的,还是建设城市居民住宅的建筑材料。一列又一列,不管刮风下雨,暑去寒来,日以继夜地拉向大上海。那时开的是蒸汽机车,每每爬到煤箱顶部去挖煤,此时此刻向列车尾部望去,嗨!一条看不见尾巴的钢铁巨龙跟随我飞舞,不由得一股气贯长虹的、但却是苦涩的骄傲涌上心头。可是,累死累活地干,每月工资37元大洋。住的是日本侵华时留在闸北新疆路的一个马房,既阴暗又潮湿的一间屋里,挤着5、6个人。

   70年代以后的10多个春秋里,我坐在号称铁路神经中枢的调度台上,胜似指挥千军万马的司令员,叫一列列客、货列车沿着我的铅笔线运行,并且列列正点交出分界、安全送到终点站。由原来的强体力劳动,变成极度紧张的脑力劳动。忙啊!忙得每分钟要接几通电话——司机出乘前要问路上怎么走?核对沿途重点安全事项;车长上班要报告列车编组,询问沿小站车辆甩挂作业;工务养路人员不时要求给他们“留点”(列车运行的空档)做好线路维修养护;各车站的行车值班员联系更多,每趟列车到站之前,要请示通过还是停车?停车进哪一股道?列车通过、开车后,报告通过(发车)时间……12小时一个班要接送上百个列车。每顿饭都是在调度台上边吃边接电话、不断地下达命令、在运筹帷幄之中咽下肚。此时的工资已是月薪43元9角。直到离开繁忙的调度室,年纪已从“而立”越过了“不惑”,迈向“知天命”。可是“窝”还是没门。

   80年代中,去了全国最大的钢铁企业──宝山钢铁厂的配套小车站。仅一期工程预算中拨给车站的住房上万平方,几乎平均每个职工有两套。如此宽松的分房条件,久久梦想的“窝”该有指望了。哪知道,这个站伟大、光荣、正确的中国共产党内的一批“公仆”们,他们人人要双份,个别手伸得特别长的甚至要得三套房子。这些人捞到新房后,都以大调小或二调一,调往市中心。直到多年后,还将房子空关着或租给别人,收取高额房租。“公仆”们全然毫无半点羞耻感。我呢,照旧与一批侪辈们挤在六个人一间的集体宿舍里望房兴叹!

   90年代了,人也行将就木,等待退休。在人欲横流、官权当道的今天,压根儿不敢指望再分到房子。荦荦大上海,已无我侬一席立锥之地。无奈,在卷铺盖之前,先将在原籍的“窝”修葺一番,待退休以后用来了此残生。可是,一家人(还是八口)论经济收入,我这个在本单位收入最低的等外工人,到了家中却成了冠军,家中等着我的钱买米下锅。在物价飞涨,收入如此之微、负担如此沈重的家庭,要将这个风雨飘摇的“窝”修葺一番,谈何容易。

   马丁•路德•金的《我有一个梦》的那一个梦,在不少民主国家已成现实。而声称“生存权、发展权是最根本的人权”的国家里,不说在30多年前的大跃进、大饥荒中饿死4,300多万人是否保障了人的生存权,只说据说已进入小康生活的今天,尚有亿万人还生活在贫困线以下吃不饱肚皮,却权称就是生存权!

   一个在中国统治了半个世纪的政权,却造成了亿万农民、千万工人的失业下岗。它早已在中国老百姓的心目中失去了合法性,还有什么资格谈论生存权!

   马丁•路德•金如果还活着,他一定要为人类今日的困苦重新做起梦来,并大声为梦想中的美好明天疾呼!

民主论坛1999.6.20.a

   拙文写于1996年我退休前两年。记得1997年初,车站第三次分房也就是我退休前最后一次分房,我就将这篇拙文交给站长黄旭球。后来我突然得了“面神经瘫痪”回家休息了,等我回上海(车站)上班,分房已尘埃落定,给了我30个建筑平方的破房子搪塞了事,那时一家六口也住不下,所以在现居住地定居,我这个“梦”也算是“圆”了吧!

   范子良2005.10.7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