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家争鸣
[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范子良文集
[主页]->[百家争鸣]->[范子良文集]->[戚惠民:范子良老先生——一位自称“在民运舞台上跑龙套的人”]
范子良文集
2002
·十里坪的魔鬼警察
·我和林老同歌哭!
2003
·纪念“六•四”十四周年
·致湖州市公安局局长凌秋来的信(2003.8.23)
·致十里坪劳教所副所长胡建宏的信
·致浙江省司法厅的信
·要揭露警察的违法行为
2004
·通报金波先生情况
·致湖州市公安局局长凌秋来的信(2004.5)
·我们的共同理念是用任何手段也破坏不了的
·作家戴晴将《长江,长江》一书赠给民运朋友
·致公安部部长周永康的信
·与朋友们分享
·为王金波先生呼吁
·不要遗忘朱利锋!
·我只能为民运跑跑龙套
2005
·致洪哲胜
·同声谴责济南土匪恶警迫害王金波!
·祝贺春节
·读《徐水良文集》的一点联想——也谈联合国改革
·王金波先生平安回到家中!
·纪念“六.四”十六周年
·对正义党通讯《 陈用林是一个人权迫害的骨干分子》一文的回应
·为毛国良先生第八次被砸饭碗而大声疾呼!!!
·林老关爱青年朋友!
·代邮国涛给诸位的信
·樊中庄先生被抓
·民主大业后继有人
·我的宗旨以及自我定位是“跑龙套”
·回复《回忆录》
·为今后的结社打下基础
·浙江缙云樊中庄的病况
·密切注视杭州朋友的安危
·声援程云惠女士维护自己的生存权利!
·说说范方平
·让后人牢记共产党的罪恶历史
·浙江警方又在干啥?
·奇文共欣赏
·当心,今年收获的稻谷有毒!
·关于谭凯案的一些新情况
2006
·寻找焕武兄!
·后共产时代中国价值取向探索
·谈谈《浙江教育电视台》的《小强热线》和《走进今天》
·浙江缙云樊中庄先生的近况
·高举反专制大旗 团结一切可以团结的力量 冲向顽固的专制堡垒——祝贺中国民运2006年柏林大会胜利召开!
·著名人权、民运、维权活动家:余铁龙先生
·谁来关注“人权”?——就“虐猫”事件谈我的想法
·我终于见到了同道余铁龙先生!
·海外民主党应率先“进军台湾”!
·民运需要智慧和勇气——学习严正学先生百折不挠的维权精神
·紧急救助法轮功学员陈忠升先生!
·我不相信共产党会“立地成佛”
·转基因大米已端上餐桌,不知道是福还是祸?!
·向比尔.盖茨先生进言
·铮铮汉子谦谦君子——记法轮大法弟子陈忠升先生
·向这群苦难的老人伸出援助之手,为他们呼吁!为他们呐喊!
·湖州织里火灾的死亡人数52人
·亲情
·湖州市织里镇又是一场大火
·湖州织里发生火灾和群体抗议事件后 官方正在追究泄露真相的无辜民众
·我的狱中难友李毛兴先生被屈打成招判处死刑!
·恐怖!!! 徐双富等三位基督徒已被秘密处决!
·为内蒙女孩给焦柏固先生的求援信
·请朋友们都来使用skype网络电话
·紧急情况通报 杭州公安又抓人了!
·又一位打造共产政权的功臣被党抛弃
2007
·遥祝鲍彤先生蒋中朝女士俩老健康长寿 平平安安!
·学习朱虞夫先生满腔热情关怀狱中难友家属过好春节!
·老当益壮矢志不渝的沈继忠老先生
·向朱先生提个建议!
·我家的孝子
·后生可畏——写在民运人士谭凯即将获释之前
·就严正学案致胡锦涛先生的一封信
·致李国涛暨上海各位朋友
·多行不义必自毙——正告浙江缙云李金亮及其他恶警们
·我所崇敬的维权英雄
·“六四”18周年前夕一次“拒绝遗忘”行动
·百万条手机短讯——引发一场大游行的启示!
·紧急救助福州林信舒老先生于危笃之中!
·浙江缙云县公安局的无赖恶警
·司法黑暗迫使残疾老人走上漫漫上访路
·“光荣”的桐乡贪官史,天助郁舜希赢官司
·上海公安认定郑恩宠为犯罪嫌疑人 不批准离境出国
·杨建利“小学刚毕业”,邓焕武才是“双博士”
·摆在残疾老人郁舜希面前最后一条路,只有“哭到北京去”了!
·又一位“国家公敌”即将出狱──献给光荣归来的毛庆祥先生!
·“羞姓胡”的胡俊雄先生
·出尔反尔的中国政府中的蠢猪
·老农民余铁龙来信(范子良代笔)
·信访局长有没有权拘禁访民?
·从“狗洞里爬出来的”林振山——到底是汉族人的人性坏,还是共产党的党性坏?
·一位大学生的真情——驳林振山“汉族人性最坏”论
2008
·谴责湖州十条大路通织里现象
·既是强盗又是贼的湖州建设局长祝时伟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戚惠民:范子良老先生——一位自称“在民运舞台上跑龙套的人”

   

   记得有部电影的片名叫《爱你没商量》。在现实生活中我不知道诸位有没有碰到过这等幸运之事?反正我是没有碰到过。可在现实生活中“抓你没商量”的牢狱之灾却让我碰上了。2001年年初,本人承蒙当局的“厚爱抬举”“有幸”以“煽动颠覆国家政权罪”被判劳教一年,送进了浙江最大的劳教所之一——十里坪劳教所。劳教的日子是在炼狱中煎熬的日子。以前只能在电影、电视上看到过的摧残人的玩意儿,在那里都让我看到了,算是长眼了,什么电警棍、扁担拷、老虎凳、狭小永不见阳光的禁闭室等等。你看到过把“犯人”脱光全身、浇透凉水再用电警棍电击其生殖器的恐怖场面吗?你听到过那被击者发出的让魔鬼听了头皮都会发麻的惨叫声吗?……许许多多的恐怖场面有时真的难以用语言来表达。

   不提这些了。一想到在十里坪的日日夜夜我的全身还会不寒而栗。

   我和范老就相识在十里坪。第一次见到范老是在2001年的2月份,在“入教队”。这年的冬天特别的寒冷。这个所谓的“入教队”其实是给刚进劳教所的“新牢囚”一个下马威的地方。“入教队”的“囚犯”比其他队的“囚犯”要多干活,少吃饭,少睡觉,多挨揍,多挨罚(尤其是龙头老大的惩罚),还有其它一些形形色色的非人折磨……当时我看到一位满头白发的老人光着双脚站在冰冷冰冷的水泥地面上被“罚站”。我听别的难友说,这老头是因“法轮功”进来的(当时许多“囚犯”不知道“煽动颠覆国家政权罪”是什么,只知道“法轮功”)。当时关押的“法轮功”有许多,所以我也没特别的在意,只是觉得这位老先生与众不同,尽管这么大的年纪受着非人的折磨,但从老先生两眼中还是透出了坚定和不屈的目光。这是范老给我的第一个印象。之后在一次劳动放风之际相遇(我们不是一个中队的),范老问我“你认不认识王有才?”我愣了一下。再后来我知道了范老先生也是跟我以同一罪名被当局“抓你没商量”判劳教(二年)的民运人士。随着与范老接触的时间的增多,我对范老的了解也越来越深刻,知道他是个热爱民主事业的老人,一个谦和的老人,一个血气方刚的老人。在劳教所我老是劝他不要与“牢头君子”对着干,这样对自己目前的处境不利。这帮子人什么事干不出来?养好身体最要紧。可范老对劳教所的所作所为就是不买帐,不时在难友中针对当局、针对劳教所种种非人道的行径加以抨击,结果遭致“牢头君子”更多的报复和折磨。为此范老多次被罚到“严管组”进行“改造”。所谓“严管组”就是“牢头君子”们把自己认为不服管教的“眼中钉”集在一个组,吃饭时不能在食堂坐着吃,只能在食堂外的某个角落像狗一样蹲着吃。“严管组”的“牢头君子”不仅肆意延长范老的劳作时间,还不时地用威胁、侮辱的言语来刺激他。有时甚至对其加以拳脚。说是中共专制制度犹如黑社会一点也不为过。

   在劳教所的两年,范老这么大把年纪,肉体上、精神上经受了常人难以想象的磨难。说真的,范老如果没有坚定的民主信仰、没有坚定的意志品格是撑不下来的。

   出狱后范老一直没有停止过对专制制度的斗争。

   范老在今年早些时候才有电脑,学会电脑的时间并不长。说实话范老这把年纪学电脑并非易事,许多时候是跟读小学的孙女学的。以前范老是把收听美国之音、自由亚洲电台等得来的民运信息用一手漂亮、整洁的好字手抄誊写(不是一份两份而是数十份有时甚至上百份)与境内外的民运人士进行交流传播的。现在有了电脑,老先生更是老当益壮活跃在“民运战线”上。许多境内外的民运人士就是在范老的热情穿线、引荐下相互认识,携起手来的。现在境内外有许多热心和关注中国民主事业的各界人士从网上认识了这位自称是“为民运跑跑龙套的老朽”——范子良老先生。

   范老先生今年快70岁了。前些时间我去看过他老人家。范老看上去气色不错,透过慈祥双眼深处我还是感觉到了范老那坚定不屈的眼神。

   与范老告别时,我在心里默默地为范老祝福,愿老先生身体安康,长寿!相信老先生一定会看到民主在中国大地实现的那天。

   范子良生于1938年3月18日

   浙江湖州菱湖镇人

   根据家谱显示范子良系宁波“天一阁”范钦之后

   1958年参加“解放军”

   1960年加入中国共产党

   1992年退出中国共产党

   2001年以“煽动颠覆国家政权罪”被判劳教二年

   杭州 戚惠民 05.9.30

原载《民主通讯》20050930,作者于20051008充实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