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杜导斌文集
[主页]->[独立中文作家笔会]->[杜导斌文集]->[思想的边界在哪里?代钟健夫出手,点醒陈永苗]
杜导斌文集
·2002年读书单之四--史铁生
·CCTV的潇洒是人民的痛
·F4与王小波、昆德拉、博尔赫斯、马拉多纳
·黄喝楼主的自述
· 老蛋兄好——转帖《穷国的浪费与富国的节俭》
·Great ! “战略影响办”的倒闭
·攀着神的肩膀
法律文书
·两点意见─二审法庭辩护和陈述
·杜导斌的上诉状
·我(给刑事申诉书)的三点补充意见(三之一)
·我(给刑事申诉书)的三点补充意见(三之二)
·我(给刑事申诉书)的三点补充意见(三之三
·是“被沾光”,还是“沾光”?
·(杜导斌)刑事裁定书──〔2004〕鄂刑二终字第153号——
·要求撤销二审裁定的第二次刑事申诉书
·杜导斌诉应城市公安局城中派出所案辩护词
杜导斌的狱中日记
·黄喝楼主:狱中日记
·狱中日记(续)
·狱中日记(续二)
·狱中日记(续三)
·狱中日记(续四)
·狱中日记(续五)
·狱中日记(续六)
·狱中日记(续七)
·狱中日记(续八)
·狱中日记(续九)
·狱中日记(续十一)
·狱中日记(续十二)
2005年文章
·我们需要杰伊我们需要卢武弦—— 刘路《律师,一个危险的职业》序
·致诗人蒋品超
·声援文章之十八:任不寐:国家,住手!——抗议有关当局逮捕作家杜导斌
·声援文章之十九:王丹:抓作家求稳定──南辕北辙
·声援文章之二十:王力雄从杜导斌被捕谈中国出路
·声援文章之二十一:王怡:2003年网络舆论的价值
·声援文章之二十二:张祖桦:千夫之诺诺,不如一士之谔谔──杜导斌被捕而作
杜导斌因言获罪的二十六篇文章
·因言获罪文章之一:论颠覆政府是合法的
·因言获罪文章之二:“坚持党的领导”意味著什麽?
·因言获罪文章之三:警惕、预防和抵制中国网路的“23条”立法
·因言获罪文章之四:中南山下,活死人墓
·因言获罪文章之五:民运回国有安全通道
·因言获罪文章之六:人大代表的素质问题是个僞问题
·因言获罪文章之七:行动起来,保卫香港!
·因言获罪文章之八:支援23条是卖港主义卖国主义
·因言获罪文章之九:祝贺《民主论坛》四周年
·因言获罪文章之十:中共的全面褪色
·因言获罪文章之十一:宪政的道理在书中,宪政的道路在脚下
·因言获罪文章之十二:谁是恐怖份子
·因言获罪文章之十三:到底谁的心中有鬼?钱其琛?
·因言获罪文章之十四:是西西弗斯 也是愚公
·因言获罪文章之十五:[百问正义]论坛设坛人语
·因言获罪文章之十六:关闭中宣部后会怎么样?
·因言获罪文章之十七:今日国内诸子应回头向杨度学习
·因言获罪文章之十八:良心不许我再沉默
·因言获罪文章之十九:论学习江氏思想与学做强盗关系
·因言获罪文章之二十:中宣部的纪律大于宪法
·因言获罪文章之二十一:为台湾介入大陆民主进程叫好
·因言获罪文章之二十二:一个大陆底层知识者的“六.四”十三周年
·因言获罪文章之二十三:国家越糟 法网越密
·因言获罪文章之二十四:请朋友们为香港的自由出一把力
·因言获罪文章之二十五:解读中国官民关系不正常
·因言获罪文章之二十六:一文不值--评江泽民七一讲话
杜导斌案的声援文章
·声援文章之一:关于湖北警方拘捕作家杜导斌的声明
·声援文章之二:国际笔会强烈关注杜导斌案
·声援文章之三:就杜导斌案转发国际笔会狱中作家委员会紧急行动通报的呼吁书
·声援文章之四:独立中文作家笔会关于作家杜导斌被拘捕的声明
·声援文章之五:保障言论自由 维护基本人权——关于湖北警方拘捕作家杜导斌的50人声明(更新版,有改动)
·声援文章之六:瑞典文学院院士马悦然等人声援杜导斌(附最新签名)
·声援文章之八:【专访】丁子霖评杜导斌事件:自由靠自己争取
·声援文章之七:【专访】刘晓波由杜导斌被捕谈法轮功问题
·声援文章之九:【专访】甘冒风险愿作杜导斌律师的李建强
·声援文章之十:澳大利亚华裔学者就中国警方拘捕网络作家杜导斌等人致胡锦涛公开信
·声援文章之十一:大纪元专访鲍彤谈杜导斌以言入罪事件
·声援文章之十二:刘晓波:抗议湖北省孝感地区应城市公安局逮捕杜导斌
·声援文章之十三:刘晓波:“天安门母亲”张先玲女士声援杜导斌
·声援文章之十四:刘晓波:声援杜导斌的茅于轼先生
·声援文章之十五:刘晓波:不得不「从宽」的文字狱
2007年文章
·敦促全国人大法工委履行职责
·请求对《刑法》“煽动颠覆国家政权罪”进行宪法解释
·我所失去的只是做奴才的机会与资格——杜导斌致中国民主教育基金会的受奖答谢词
·吉炳轩有双释伽牟尼的手?
·公安禁止我离境是违法行政
·我们需要杰伊我们需要卢武弦—— 刘路《律师,一个危险的职业》序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思想的边界在哪里?代钟健夫出手,点醒陈永苗

   话先从已故的武侠传奇小说家古龙先生说起。

   读过《楚留香传奇》的朋友一定记得妙僧无花。古龙先生笔下的此人思想、风度、谈吐、武功均居一流,可谓精英中的精英。到塞外后不长时间他就主宰了一个小国。大权在握,精英主义大放光芒。无花的目标是创造一个由优质国民组成的优质国家。这个目标不能说不吸引人。为了建设一个只有美丽和健壮的理想国,妙僧在该国传下号令,老弱病残者杀,癞痢脑袋和其它相貌丑陋者均不得婚育,以免传下次品。

   是应该剥夺丑陋者的生存权,还是应该剥夺剥夺丑陋者生存权的人的生存权?古龙票投于后者,妙僧最终被象征正义的楚香帅消灭。我觉得古龙先生有理。我虽有那么一点多情善感,常常不忍卒睹俊才罹难--在看到《新龙门客栈》里的美人莫愁遭黄沙吞没的片刻,我就愁肠百结,珠泪盈眶,恨不能钻进莹屏将伊救回人间,虽然明知救回来我也享受不到伊半点柔情--但对于无花的死,却没有生出过什么惋惜之情。他该死!不论多么风流倜傥,不论怀抱多么高远的志向。

   现在回到关天茶舍。

   记得贵在搅合先生上任伊始,曾与唐哭先生有过一回小小冲突。因为冲突局限于跟帖里,可能未引起关天上诸位大侠的关注,却被我看了个清清楚楚。他们的冲突是:新官上任的搅合宣布新的律令,要对不合他的规则的帖动刀子(原话不是这样,但大意如此),唐哭先生因此反唇相讥,裁定思想与非思想的准则握在你手上么?(原话也不是这样的,大意如此),唐哭先生对此的态度是,将用脚投票。对贵在搅合之才我佩服有加,我至今自认为我俩还是朋友,我也相信他此举的矛头不是冲我而来,但是,在这个问题上,我坚定地站在唐哭一边。因此,我曾送给贵在搅合兄一个外号:妙僧。

   说了这么多,尚未接触正题。此帖想解决的主要问题是一个,但分为两个面表述。这个问题的浅层表述是:谁有思想的裁决权?其恰当的表述则是:思想的边界在哪里?先说表面一层。很显然,思想是正牌还是伪劣的裁决权,对思想与非思想的定义权都不在权力手中。近期有报道称,公安部等八部门将对网络上的“有害信息”严加管制。但什么是有害信息?什么是有益信息?有益有害的界碑是谁个立下的?站在有关部门的角度看,《人民日报》上的自然都是有益的,可是,历史告诉我们,《人民日报》曾鼓吹“人有多大胆,地有多大产”的思想,曾报道亩产三十万斤粮食,这些思想和信息在当初不是都曾被认为有益么?谁能担保今天《人民日报》上的某些思想与信息不是只有利于“有关部门”而有害于这个民族?谁有这个先见之明?同样的例子多得数不胜数。从教会的立场看,当初布鲁诺的思想绝对是有害的,从沙皇的立场看,列宁的思想是有害的,从蒋介石的立场看,毛泽东的思想也是有害的,然而结果呢?可见,权力从来就不配作思想的裁决者。谁有这个权力?答案只有一个:上帝!除了他老人家谁还有这个能耐?再说思想的边界。陈永苗先生在《以思想为业》一文中,将政治与思想一分为二,将政治与情绪化划上等号。这样叙事时,陈永苗先生颇有些睥睨和不屑的语气。陈永苗先生这样的言论未免太大胆了点。《毛泽东思想》,《邓小平理论》,“三个代表”都是政治或者以政治为主的“思想”,陈永苗将“政治”划出思想的“思想”岂不是否定了“立党之本”和“执政之基”?陈永苗作为关天版主,将党和国家的指导思想逐出“思想”的国界,自然绝对不可能有这个打算。说穿了,他的原意是为天涯管理方面封杀某些与“指导思想”唱对台戏的“政治思想”制造合法性舆论,目的在帮忙(?),只不过制造的太粗糙了些,用心是良苦的,产品是没有市场的。陈永苗此举从反面论证了为思想设定边界之意图的荒诞!“思想是否有边界”与“思想是否有禁区”是同一个命题的两种表述方式。思想的价值在于突破,设定边界不是思想之福,恰是思想处于受难时期的标志之一。哪里是思想的边界?哪里是思想的禁区?谁配为思想设立边界?谁配给思想设立禁区?说到这里,不能不提一提余英时先生。此老在美利坚的学府中高坐,仗着自己“学富四点九车”和撒遍全球的精英门徒,讨伐“无思想的学术”和“无学术的思想”。余老先生学术与思想得兼,固然让天下人钦敬,但若说此老定出“思想加学术”的条款作为全球的一条“宪法”,恐怕就大不妥当--此说颇有些自命争做全知全能的圣子圣灵的意味。我们不会忘记,法国大革命前后的思想家,如托马斯潘恩等许多都缺少学术的背景,他们的著作和思想即使在今天也不因此折损价值。把思想局囿在学院(学术)墙内,是对思想的关押。谁声称思想只适合你家的庭院里安居,谁就是在做一件愚蠢的事,是在对思想强奸。我窃以为,脱掉一切话语霸权者加在思想身上的华美服饰(镣铐?)更是当前的急务--让思想回到风雨如沛荆棘丛生的原野上自如地生长,才是一个思想者最明智,最人性,最理性的选择。也许余老先生创此说为成家之言,但国内某些拾余老先生牙慧的书生,却奉余先生“思想加学术”的片言只语为圭皋。目睹书生们东施效颦之态,真感到可笑,可叹,可悲。

   “非思想加学术”则“非思想”亦“非学术”的准则是学院派中一个派系的准则之一。为思想划定边界的图谋却是诛杀异己的阴谋。学院派让人尊敬,但任何教授、超一流教授都不能一手遮天,不能、不配定义非学院派的思想学术必归末流,不能、不配让天下非学院的大脑停止转动,更不能、更不配强令天下缺乏学院背景和资源的人闭嘴。诛杀异己者应该得到的下场,与妙僧无花同。

   最后,声明几句。在我的眼中,陈永苗过去、现在都是一个前途无量的才华横溢的弟兄。若只是网友相处,即使他流露某些为我所不喜的观点,我大半会马而虎之,正是因为这层情感因素,在草拟本文时,我的选词尽量回避刻薄。但是,由于陈兄此时身为关天版主,持此不当之论,我深恐其误己之余,兼而误人,所以才出手。然而,即便出手,也是意在劝阻,但愿不至于造成什么伤害。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