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杜导斌文集
[主页]->[独立中文作家笔会]->[杜导斌文集]->[挖一挖奴性的根源]
杜导斌文集
·2002年读书单之一--历史篇
·2002年读书单之二--法律篇
·2002年读书单之三--法律篇
·2002年读书单之四--史铁生
·CCTV的潇洒是人民的痛
·F4与王小波、昆德拉、博尔赫斯、马拉多纳
·黄喝楼主的自述
· 老蛋兄好——转帖《穷国的浪费与富国的节俭》
·Great ! “战略影响办”的倒闭
·攀着神的肩膀
法律文书
·两点意见─二审法庭辩护和陈述
·杜导斌的上诉状
·我(给刑事申诉书)的三点补充意见(三之一)
·我(给刑事申诉书)的三点补充意见(三之二)
·我(给刑事申诉书)的三点补充意见(三之三
·是“被沾光”,还是“沾光”?
·(杜导斌)刑事裁定书──〔2004〕鄂刑二终字第153号——
·要求撤销二审裁定的第二次刑事申诉书
·杜导斌诉应城市公安局城中派出所案辩护词
杜导斌的狱中日记
·黄喝楼主:狱中日记
·狱中日记(续)
·狱中日记(续二)
·狱中日记(续三)
·狱中日记(续四)
·狱中日记(续五)
·狱中日记(续六)
·狱中日记(续七)
·狱中日记(续八)
·狱中日记(续九)
·狱中日记(续十一)
·狱中日记(续十二)
2005年文章
·我们需要杰伊我们需要卢武弦—— 刘路《律师,一个危险的职业》序
·致诗人蒋品超
·声援文章之十八:任不寐:国家,住手!——抗议有关当局逮捕作家杜导斌
·声援文章之十九:王丹:抓作家求稳定──南辕北辙
·声援文章之二十:王力雄从杜导斌被捕谈中国出路
·声援文章之二十一:王怡:2003年网络舆论的价值
·声援文章之二十二:张祖桦:千夫之诺诺,不如一士之谔谔──杜导斌被捕而作
杜导斌因言获罪的二十六篇文章
·因言获罪文章之一:论颠覆政府是合法的
·因言获罪文章之二:“坚持党的领导”意味著什麽?
·因言获罪文章之三:警惕、预防和抵制中国网路的“23条”立法
·因言获罪文章之四:中南山下,活死人墓
·因言获罪文章之五:民运回国有安全通道
·因言获罪文章之六:人大代表的素质问题是个僞问题
·因言获罪文章之七:行动起来,保卫香港!
·因言获罪文章之八:支援23条是卖港主义卖国主义
·因言获罪文章之九:祝贺《民主论坛》四周年
·因言获罪文章之十:中共的全面褪色
·因言获罪文章之十一:宪政的道理在书中,宪政的道路在脚下
·因言获罪文章之十二:谁是恐怖份子
·因言获罪文章之十三:到底谁的心中有鬼?钱其琛?
·因言获罪文章之十四:是西西弗斯 也是愚公
·因言获罪文章之十五:[百问正义]论坛设坛人语
·因言获罪文章之十六:关闭中宣部后会怎么样?
·因言获罪文章之十七:今日国内诸子应回头向杨度学习
·因言获罪文章之十八:良心不许我再沉默
·因言获罪文章之十九:论学习江氏思想与学做强盗关系
·因言获罪文章之二十:中宣部的纪律大于宪法
·因言获罪文章之二十一:为台湾介入大陆民主进程叫好
·因言获罪文章之二十二:一个大陆底层知识者的“六.四”十三周年
·因言获罪文章之二十三:国家越糟 法网越密
·因言获罪文章之二十四:请朋友们为香港的自由出一把力
·因言获罪文章之二十五:解读中国官民关系不正常
·因言获罪文章之二十六:一文不值--评江泽民七一讲话
杜导斌案的声援文章
·声援文章之一:关于湖北警方拘捕作家杜导斌的声明
·声援文章之二:国际笔会强烈关注杜导斌案
·声援文章之三:就杜导斌案转发国际笔会狱中作家委员会紧急行动通报的呼吁书
·声援文章之四:独立中文作家笔会关于作家杜导斌被拘捕的声明
·声援文章之五:保障言论自由 维护基本人权——关于湖北警方拘捕作家杜导斌的50人声明(更新版,有改动)
·声援文章之六:瑞典文学院院士马悦然等人声援杜导斌(附最新签名)
·声援文章之八:【专访】丁子霖评杜导斌事件:自由靠自己争取
·声援文章之七:【专访】刘晓波由杜导斌被捕谈法轮功问题
·声援文章之九:【专访】甘冒风险愿作杜导斌律师的李建强
·声援文章之十:澳大利亚华裔学者就中国警方拘捕网络作家杜导斌等人致胡锦涛公开信
·声援文章之十一:大纪元专访鲍彤谈杜导斌以言入罪事件
·声援文章之十二:刘晓波:抗议湖北省孝感地区应城市公安局逮捕杜导斌
·声援文章之十三:刘晓波:“天安门母亲”张先玲女士声援杜导斌
·声援文章之十四:刘晓波:声援杜导斌的茅于轼先生
·声援文章之十五:刘晓波:不得不「从宽」的文字狱
2007年文章
·敦促全国人大法工委履行职责
·请求对《刑法》“煽动颠覆国家政权罪”进行宪法解释
·我所失去的只是做奴才的机会与资格——杜导斌致中国民主教育基金会的受奖答谢词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挖一挖奴性的根源

丁林先生在系列文章《【近距离看美国】历史深处的忧虑》里讲过一则小故事:一对移民美国的华裔博士夫妇,智商可说是够高的了,但仍未觉悟“中华民族优良传统”--打孩子是恶习。一天,这对恨铁不成钢的夫妇为对付不听话的孩子,操起了在国内时就演练纯熟的巴掌。孩子大哭,惊动四邻。洋人邻居们因此走上社区法庭,控告博士夫妇虐待未成年人。从我们传统的眼光看去,这不管闲事吗?孩子是他们自家的,高兴打就打,高兴骂就骂,“父叫子亡子不得不亡”,与你做邻居的屁事相干?可美国的法律不这么“眼光”。法庭上较量的结果:邻居们胜诉,博士夫妇被判不配抚养自己的孩子,孩子归别人监护。以教育好孩子的愿望开始,只因使用暴力,却落个父子母子生生分离。可以料想,这对夫妇当初是怎么也没料到,管教孩子居然搞出一则有辱华人形象的闹剧。

   也许还会有那么一些人对这种“海外奇谈”般的法律不以为然。打屁股是中国的传家宝,千百年来体罚一直被视作教导后代“成人”、“成才”的最有效、最必须的手段。不仅如此,体罚子女在我国还具有某种“形而上”的哲学根据,“棍棒底下出孝子”、“子不打不孝”之类的“齐家治国平天下”格言深入俚巷,大老粗们也许斗大的字认不得一箩筐,对这些教子的“道理”却鲜有不知的。据说从太祖父起,我家的祖传家教中就有了这类训条。只是我祖宗们受力的部位大抵与他家有所不同,不在臀部。这点从我父亲的教子功夫中即可见一斑。当我“不听话”时,父亲的拿手好戏是:曲起四指,敲向他儿子的头盖骨。作教师的父亲在我面前教习起这些功夫从来都是义正辞严,俨然真理在握。父亲依照孝子培训标准程序对我严加管教的情景,现在细细回味起来,与他当年接受“无产阶级专政理论”教育其实不无神似之处,都是既名正言顺地对你实施了惩罚,还要你从思想深处认识到这惩罚实在伟大光荣正确。体罚对国人的消极影响是十分深远的,当人们从孩提时代起就受到持续不断的反复施加的暴力伤害,当这个伤害自己的暴力具有“合法”、“合情合理”等意识形态色彩时,大多数人会不自觉地向暴力屈服(我可能是其中少有的例外,正是觉察到暴力的危害,我选择了以非暴力的手段反抗暴力),并由习惯于使用暴力“进化”到仰仗暴力,崇拜暴力。

   我们有个家国概念分野不明的文化。国家国家,治国与治家一个道理,这是许多前贤(或者应该叫作前不贤更准确)的理论。家教中暴力的合法化,折射出在我们这个国家暴力文化传统的强大。最伟大的诗人李白笔下有“十步杀一人,千里不留行”的英勇(暴徒)意识流露。“国粹”京剧中使用频率最高的句子恐怕就是“拖下去,重打五十大板”,或者更升一级的就是“推出午门斩首示众”。四大古典名著中充斥暴力“合情合理”的情节,《红楼梦》里宝玉被亲生父亲贾政打怕了,《水浒传》中多次重复令人毛骨悚然的“杀人如砍瓜切菜一般”的“英雄”壮举。《三国演义》是中国政治军事精英层必读书,书中的“盖世大英豪”关羽过五关斩六将,将英雄业绩建立在他人头颅之上,为了所谓的忠义,拿杀人作职业。就是这样一个反智主义者的超级暴徒形象,在作者眼中,并通过作者传导到读者眼中,却是一位值得普天下人学习效法的大英雄。从某种意义上说,龚自珍是第一个醒悟到暴力文化危害的中古文化大家,在《病梅馆记》中,当世人对暴力的嗜好变态为摧残梅树时,龚先生发出了谴责之声。千千万万属于过去时的文化大家们一方面不自觉地承续着对暴力的崇拜,一方面不自觉地表演一幕幕屁股决定脑袋的滑稽剧,老子就有所谓“圣人之道阴愚人之道阳”的畸形观念。几千年来的知识者们把防止脑袋成为“碗大的疤”,把保护屁股的尊严当作一件文化盛事,费尽心机,并总结了“两耳不闻窗外事,一心只读圣贤书”的“高招”--自觉地将自己作为一个人的政治权利拱手让给暴力的拥有者。因为时刻暴力临头,数千年积习下来,屁股决定脑袋成为中国仕人的共性,并由他们身上演变出一种以阴狠为主的国民性格。在几千年暴力文化的持续作用下,人们从很小的时候起就学会了用暴力解决一切问题,个性就被掐灭了,独立自主的人格横遭扭曲了。人们只敢在被他认为理应同是奴才级的同胞面前抖狠,一旦遇上暴力强大于自己的人,立即五体投地。因此,中国人勇于内斗,怯于外战,千年如斯!正是从这里,我理解了鲁迅为什么要把对国民性中“奴性”的鞭笞作为自己文化批判的重点。我认为,这“奴性”与暴力学说文化化大有干系。在深入民俗的暴力文化(包括语言暴力)的摧残下,国人从小深受暴力文化浸润,久而久之,轻视智慧,轻视良知,轻视个体。独独发展了对暴力的偏爱、敬畏和屈从。暴力成为国人深入骨子的品性,以至对下述观念习惯成自然:“屈膝”是好的,反抗是无益的--因而也是不对的,坚持自己就是“顽劣”。由此再往前推进一步,有话不敢直接讲,不当面讲,爱虚伪,爱讲假话等等劣根性,大抵也植深根于“打屁股”之中。

   “杜亚尔德在其《中华帝国志》第2卷,第134页中说,统治中国的就是棍子”1(转引自《论法的精神》,孟德斯鸠著,张雁深译,商务印书馆1961年版,第127页)。“中国的立法者们认为政府的主要目的是帝国的太平,在他们看来,服从是维持太平最适宜的方法”2(同上,第315页)暴力文化得以大行其道,统治中国数千年的专制独裁者们居功至伟。检点26史,历朝历代,无一不是靠暴力夺取权力,靠惩诫维系权威。当然,暴力并非中国独有的不传之秘,《圣经》中就有许多喧染大屠杀的章节,荷马史诗中类似的情节也不少,但《圣经》和《伊利亚特》等西方典藉中的大屠杀与我们的大屠杀是有根本区别的。他们屠杀的是异族--杀人者眼中的野蛮人。中国古人的屠杀绝大多数针对的却是同文同种的同胞,其文化指向是“罪”。什么是罪?不同于自己,“不忠不孝”,“抗旨不尊”都是罪。一句话,不服从是最大的罪。把服从作为全民族价值观的主导,忠是统驭一切价值的超级价值。培养顺民是教育的终极目标。强化等级秩序,于民众何益?只是有权有位者的利益所在罢了。孝敬、秩序、权威是靠摧残弱势群体人格实现的。可以说,中国国民性中的奴性正是千百年来的统治集团精心用棍棒培育出来的。那么,这些热衷于用棍棒培育奴隶性的权力是什么性质的呢?借用9、11后的时髦术语,从广义的角度说,不管权力的拥有者们具有多么“正义凛然”的名称,以及打着多么优美动听的口号,一切未经被统治者同意而拿来向被统治者随意挥舞的权力都是暴力,自恃并任意行使这种暴力的组织,那些借助于暴力手段达到目的的组织,如“基地”组织,从枪杆子里面出来的政府都可定义为恐怖主义团伙组织。一切自愿依附于这种权力的人,或者与这种权力主动提供合作的人,其骨子里就是奴性至上的。如果说当代世界主流价值观的核心是思想意识自由、宽容和世俗主义,那么,建立在“棍子哲学”基础上的极权文化的价值观则刚好与此相反,是思想意识管制、对被统治者的威逼和把某种主义乌托邦化。《论法的精神》是1748年出版的,所以,孟德斯鸠笔下靠打屁股维持统治的“中华帝国”在此之前。从《论法的精神》成书的年代至今,254过去了,中华帝国好歹有了进步,起码是衙门里取消了棍子。不过,这取消的棍子好象只是形式上的,看得见的,而那些看不见的棍子至今还在“黑手高悬”着。严打,封闭网络等都是这种惩诫思维的表现。中国的奴隶制造公司目前生意并未式微,相反,还红火着呢。

   也许有人还要说,强权统治曾给国家带来过安定,安定繁荣了文化。但不可掩饰的事实是,借助于惩罚,上下有序等手段和观念治理的中国,国民中的优秀人才比例,即使不说比西方低(说中国优秀人才少,极可能成为民族主义者们的攻击口实,我还没傻到授人以柄的地步,尽管这样讲可能更客观),起码也不能说比人家高。当今中国的物质文明中绝对属于中华民族原创的有多少?“精神文明”中的马克思主义说起来也是“拿来主义”的。社会理性建构在惩罚的基石上,即使不是完全的副作用,也是正作用看不见。

   改造国民性,消除奴性,既要从消除家庭暴力着手,同时也要取消暴力政权,这就是我研究上述事实后得出的一条结论。当前具有普遍性的6大认识误区珀耳修斯

   民主有“美式民主”与“中式民主”的区别吗?“没有绝对自由,自由都是相对的”一说错在哪里?实施民主自由必定会破坏稳定引发动乱吗?西方的人权不适合中国国情吗?实行自由民主就是推翻共产党吗?共产党至少还有50年寿命?

   当前官方舆论、百姓话题和[强国论坛]等网络的论争中有许许多多“有益于稳定”的观念,在笔者映象中,接触频率高的主要有上列六种。这些观念形成的源头大概要回溯到1989年,有的也许更早。由于这些观念明显有利于求稳保位的官方,在舆论工具“谎言重复一千遍即成真理”的强势灌输下,本来经不起常识检验的错误观点进入了社会意识形态,固化成不少社会成员的思维定式,无形中构筑起一道阻挡自由宪政洪流的顽固长城。因此,笔者认为,当前促进自由宪政“飞进寻常百姓家”,不能不先荡涤这些被别有用心者施放的粉红色烟雾。

   民主有“美式民主”与“中式民主”的区别吗?

   弄清这个问题,首先还是得从“民主”是什么入手。民主是什么?不同的学者可能拿出不同的定义,但那些是学术上的仁者见仁,对于一般公众,民主最通俗的题解只有一个:人民当家作主。学者们精确定义无论说什么,都必须且只能围绕这一核心。可以这样讲,民主就是人民当家作主这个定义是“放之四海而皆准”的。还可以这样讲,是否落实人民当家作主是检验真民主与假民主的唯一标准。

   弄清了这个问题,因势利导地推出下面的结论就相当容易了:民主有没有“美式民主”与“中式民主”和“不美不中式民主”的区别?结论是:没有!民主只有人民当家作主这一种,如果“美式民主”是人民当家作主,那么,在“中式民主”下当家作主的就必然不是人民。反之亦然。

   要搞清楚美国的民主是不是真的,我们先来看看“美式民主”的三个主要“参数”运行情况如何。在美国,总统和地方政府成员是由当家作主的人民通过公正公开的程序选举出来的(选总统需先选举选举团),总统也好,地方长官也好,全得对选民承担政治责任,除了必须讨好人民,谁都可以不买帐,同时,官员无论位置多高,权力多大,在位子上胡来都是不行的,将面临遭弹劾而身败名裂的政治风险。美国的参众两院成员也必须接受当家作主的人民的选择和监督,不称职的根本不可能在政治舞台上找到自己的位置。美国的法律在出台之前要经过人民的公开辩论、质询、听证,人民不会允许剥夺自己权利的法律成文。因此,早在200年前,托克维尔在对美国进行深入调查研究后得出一个结论:美国社会是人民当家作主的社会。现在,美国的民主为举世所公认,几乎被各国当作民主的楷模。当然,对这一点,中国和朝鲜之类的“社会主义民主国家”是不会公开承认的。

   那么,“中式民主”是咋回事呢?还是以上面三个方面为例来说明。中国的国家元首和政府总理的唯一候选人产生程序从不公开,人民和人民代表无权另行选择,当然也就不是人民在当家作主;中国的人民代表没有哪一个不是官方安排的,所谓选举只是走走过场,人民对人民代表既无程序化的监督机制,也没有舆论监督权——媒体全掌握在官方手中;中国的法律全出于由省部级以上高官组成的人大常委会,从不经过人民的公开辩论、质询和听证。因此,国际上说我们国家不民主,国内稍有真假辨别能力的人也知道,我们的大事小事全由官员说了算。不民主的中国哪来个“中式民主”?所谓“中式民主”只是民主的“正宗名牌水货”,是举世无双的第一大假冒伪劣产品,是给专制独裁制度取的一个骗人的假名。

[下一页]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