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杜导斌文集
[主页]->[独立中文作家笔会]->[杜导斌文集]->[狱中日记(续七)]
杜导斌文集
·原则性与灵活性结合”新辩
·《曾国藩教子书》批判
·2002年3月22日央视两则新闻引发的极大不安
·2002年读书单之一--历史篇
·2002年读书单之二--法律篇
·2002年读书单之三--法律篇
·2002年读书单之四--史铁生
·CCTV的潇洒是人民的痛
·F4与王小波、昆德拉、博尔赫斯、马拉多纳
·黄喝楼主的自述
· 老蛋兄好——转帖《穷国的浪费与富国的节俭》
·Great ! “战略影响办”的倒闭
·攀着神的肩膀
法律文书
·两点意见─二审法庭辩护和陈述
·杜导斌的上诉状
·我(给刑事申诉书)的三点补充意见(三之一)
·我(给刑事申诉书)的三点补充意见(三之二)
·我(给刑事申诉书)的三点补充意见(三之三
·是“被沾光”,还是“沾光”?
·(杜导斌)刑事裁定书──〔2004〕鄂刑二终字第153号——
·要求撤销二审裁定的第二次刑事申诉书
·杜导斌诉应城市公安局城中派出所案辩护词
杜导斌的狱中日记
·黄喝楼主:狱中日记
·狱中日记(续)
·狱中日记(续二)
·狱中日记(续三)
·狱中日记(续四)
·狱中日记(续五)
·狱中日记(续六)
·狱中日记(续七)
·狱中日记(续八)
·狱中日记(续九)
·狱中日记(续十一)
·狱中日记(续十二)
2005年文章
·我们需要杰伊我们需要卢武弦—— 刘路《律师,一个危险的职业》序
·致诗人蒋品超
·声援文章之十八:任不寐:国家,住手!——抗议有关当局逮捕作家杜导斌
·声援文章之十九:王丹:抓作家求稳定──南辕北辙
·声援文章之二十:王力雄从杜导斌被捕谈中国出路
·声援文章之二十一:王怡:2003年网络舆论的价值
·声援文章之二十二:张祖桦:千夫之诺诺,不如一士之谔谔──杜导斌被捕而作
杜导斌因言获罪的二十六篇文章
·因言获罪文章之一:论颠覆政府是合法的
·因言获罪文章之二:“坚持党的领导”意味著什麽?
·因言获罪文章之三:警惕、预防和抵制中国网路的“23条”立法
·因言获罪文章之四:中南山下,活死人墓
·因言获罪文章之五:民运回国有安全通道
·因言获罪文章之六:人大代表的素质问题是个僞问题
·因言获罪文章之七:行动起来,保卫香港!
·因言获罪文章之八:支援23条是卖港主义卖国主义
·因言获罪文章之九:祝贺《民主论坛》四周年
·因言获罪文章之十:中共的全面褪色
·因言获罪文章之十一:宪政的道理在书中,宪政的道路在脚下
·因言获罪文章之十二:谁是恐怖份子
·因言获罪文章之十三:到底谁的心中有鬼?钱其琛?
·因言获罪文章之十四:是西西弗斯 也是愚公
·因言获罪文章之十五:[百问正义]论坛设坛人语
·因言获罪文章之十六:关闭中宣部后会怎么样?
·因言获罪文章之十七:今日国内诸子应回头向杨度学习
·因言获罪文章之十八:良心不许我再沉默
·因言获罪文章之十九:论学习江氏思想与学做强盗关系
·因言获罪文章之二十:中宣部的纪律大于宪法
·因言获罪文章之二十一:为台湾介入大陆民主进程叫好
·因言获罪文章之二十二:一个大陆底层知识者的“六.四”十三周年
·因言获罪文章之二十三:国家越糟 法网越密
·因言获罪文章之二十四:请朋友们为香港的自由出一把力
·因言获罪文章之二十五:解读中国官民关系不正常
·因言获罪文章之二十六:一文不值--评江泽民七一讲话
杜导斌案的声援文章
·声援文章之一:关于湖北警方拘捕作家杜导斌的声明
·声援文章之二:国际笔会强烈关注杜导斌案
·声援文章之三:就杜导斌案转发国际笔会狱中作家委员会紧急行动通报的呼吁书
·声援文章之四:独立中文作家笔会关于作家杜导斌被拘捕的声明
·声援文章之五:保障言论自由 维护基本人权——关于湖北警方拘捕作家杜导斌的50人声明(更新版,有改动)
·声援文章之六:瑞典文学院院士马悦然等人声援杜导斌(附最新签名)
·声援文章之八:【专访】丁子霖评杜导斌事件:自由靠自己争取
·声援文章之七:【专访】刘晓波由杜导斌被捕谈法轮功问题
·声援文章之九:【专访】甘冒风险愿作杜导斌律师的李建强
·声援文章之十:澳大利亚华裔学者就中国警方拘捕网络作家杜导斌等人致胡锦涛公开信
·声援文章之十一:大纪元专访鲍彤谈杜导斌以言入罪事件
·声援文章之十二:刘晓波:抗议湖北省孝感地区应城市公安局逮捕杜导斌
·声援文章之十三:刘晓波:“天安门母亲”张先玲女士声援杜导斌
·声援文章之十四:刘晓波:声援杜导斌的茅于轼先生
·声援文章之十五:刘晓波:不得不「从宽」的文字狱
2007年文章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狱中日记(续七)


   
   黄喝楼主

   
   2004年3月1日
   昨夜钱被王教导员放出去洗热水澡(也许还办了其它事),回来后他说,两大桶热水兑在一个大桶里,洗得非常舒服,连衣服都是用热水洗的。这才是真的受优待!此前他讲过,所里准备让他住进小号子,只3个人,因为没电视(大概还因为对我们号子映象还不错,我想),他拒绝了,没去。
   今天早上,李开门剃胡子,剃完,我单独留在后面,问他上次说的“这个案子可能不按司法程序”是什么意思。李所长说没说过这话,“怎么可能不按司法程序呢?” 他一脸的困惑,“我没讲这话,只说过肯定按司法程序办”。李告诉我,余支队这个星期没时间,谈一次的可能性没有,他要陪省里一个未成年人犯罪情况调查组到各地了解情况。
   李提出见见律师,我答应了。让李宗毅去问问,看看案子的走向,也好。我在心里预计,不容乐观。公安的说不定会将指控进一步扩大,新的起诉意见书有可能包括有 “首要分子”或“国家机密”。由于修宪与修订《刑法》之间必定有个时间差,长的话这个时间差还可能超过一年,因此,我的案子在今年热天继续走司法程序“过碾子”的可能性比较大。这样的话,也许都无法出狱。
   李所长将我和老钱留在8号,要外劳的送来一瓶开水,自己关上门就给29号开门去了。
   剩下我们两人在风场里晃动。老钱无意中透露,他的案子在检察院,案子的性质是工作上的事,再进一步,他就不肯深谈了。
   估计是29号的号审提完了,李所长又来开了8号的门。听到大门开动的声音,我和老钱从风场里回到室内,李拿出一点茶叶,给我们每人泡上一杯。这是我入狱来第一次喝上茶。他又拿出一小袋奶糖,说是老钱家人来留下的,给了我们两支笔,老钱也要记帐。
   闲聊了一会,有人进来通知老钱要提审。我赶紧将两只茶杯满满地掺上开水,端回号子。李跟在我后面,我干脆转身回到8号里将开水瓶提过来了。老张见机行事,拿上自己杯子倒水,纹身又加上自己的茶杯。监室大门关上后,除老钱提出去了,还剩6个人,全围过来分茶水喝。
   一会儿,外劳的小周打开观察孔,要我们坐好,说是一会有人要来。果然,不一会,看守所一把手杨所长带领几个女的出现在上面窗口,大概就是省妇联未成年人犯罪调查组的。她们对吊气很感兴趣,要他站起来。问了年龄,进来的原因。问过后,彼此在窗口上耳语了几句,也不让吊气坐下,径自走了。身影刚从窗口消失,吊气立即去小便。待老张去小便时,那几个检查的女的却转回来了,从北边窗口探进头来。老张急忙转身。
   吊气对性的问题总是特别敏感,邪邪地笑着说,那几个女的也背过头去了。他们方便时我取出了纸和笔,低头记日记。这个动作却正落在检查人员的眼中,杨贵田所长喊我起来,问我在写什么,要我再帮所里写点调研材料。他们的身影从窗口刚消失,室内吊气就“吃吃吃”地笑起来,学老张刚才的狼狈样,说张的那个东西被那几个女的看见了,“那几个女的长的不错,回去肯定会想鸡鸡的!”这孩子,对性的趣味就是这样浓,联想也丰富。
   中午,刚睡下约半个小时,大门开后,喊我出去,张等立即翘起头来,说是我有了好消息。穿好衣服到外面,谢力在8号门前做出请进的手势。进去后,桌子后一并坐了3个人,两男一女,没穿警服,全不认识。我边坐下边穿袜子。李所长端张椅子坐在后排。我便请他将眼镜拿来。谢力在侧在笔记。李拿来眼镜后也坐下记笔记。正面三人中女的那位胖乎乎的,坐中间做笔录,右边一武汉口音的中年男子,也是胖胖的,自我介绍说是武汉公安的,因为有谢力警官在旁边,就没要求看他们的证件。要求说一说几次到武汉的经过,接触了哪些人。问话中,我又与他们发生了争执。我认为在武汉的几句集会都是合法的,人权领域不是国安伸手的领域,与主审的胖中年人争论了几句。我对他们申明,聚会是合法的,没有什么危害社会的行为,对合法的人权领域进行调查,是把集会当作了有犯罪嫌疑的活动,不能接受。我有权不合作。问话中,我插述了对当前几件时事的赞许态度:给农民直接补贴,江苏省将收入在500元以下的农民列为不充分就业,部分省市给农民办养老医疗保险,认为这几件事做得比较好。胖个男人表示,对集会、言论自由等今后再讨论。对于集会中的参加人员,因为隔的时间太久,有些细节上记不太清(其实记得清的也推说记不清,出狱后整理时注),胖个男子说与原来所说的不一致,因此不要我签字。整个问话进行了大约半个小时。他们走后,李所长将我单独留在8号里坐了一会。李温和地,像批评又不完全是批评地说:“后来的话说了干嘛?只说记不清就是了。你在这个场合强硬,有些不适当。”
   问话快结束时,谢力出去打电话,估计是汇报我的态度有什么变化,大概是回答仍然很顽固。一会,胖个男子也出去打电话(接电话?),进来后就草草结束了讯问,与开头的肃穆阵势相比,让我有虎头蛇尾之感。
   胖个男子问话中,另一个坐在左边的长尖脸的中年男子始终一言不发。
   谈话又是不成功的,但如果成功了,武汉的朋友可能压力就大了。
   下午约4点半,风门关过不久,雄干部又笑着带两人出现在南边窗口上,中间一个很壮实的小伙子,哭喊着:“爸!”老钱站起来,挥手,抹泪。他儿子哭着说,你放心,我们在做工作。老钱回答说,“上午检察院里批捕了。”另一个只喊了一声:“钱所长!”我忽然想起上午在8号时老钱对李所长讲过的一句话:“把钱赔了就要好些。”猜想可能他是看守所所长,大概是打死了人。他儿子被雄干部扶到旁边抹泪,等他平静一些后,又让他们父子间讲了几句,全是大悟方言,听不大懂。他儿子走后不久,雄干部又引上两个人到窗口上,一男一女,听对话,好象是同事,女的说,这一时半会有什么也说不清,有什么事你和李所长、雄干部说,他们打电话给我们,告别前又叮嘱道:“莫着急,我们在做工作!”真羡慕老钱,亲人,同事都可以见面,哪像我。再一想,老钱肯定不会有晓波、少平这等朋友,其实,我比他幸运得多。
   中午,午饭打得特别多,分吃的菜是夏春蓉送来的,酱烧瘦肉,吊气、刨皮、纹身都叫嚷:“好吃!”刨皮吃了一大碗饭,剩下些酱肉,又倒了半碗饭吃光。剩下大半碗饭加大白菜再无人能吃了,纹身瞅着没干部看见,倒进了厕所,倒后赶紧用水冲,一会厕所就堵了。睡前,我特别要求不得大便。纹身发现刨皮上铺的姿势不对头,像上次吃撑了的情形,身子半斜,肚皮挺直难弯,断言,刨皮要大使。徐说,我保证不拉。睡下没一刻钟,刨皮胀得不行,爬起来,一边说是小便,一边已听到 “扑通扑通”的声音,一股臭气在号子弥漫开来。这小子这样已经不是一回两回了,每次有点好吃的都要吃到喉咙口,撑多了就让大家闻臭气,不管一管大家就会对我有意见。并且,这一回又正值厕所被堵,这一下厕所堵得更厉害了。我大声吼道:“等会你用手掏!”然而,到底不忍心真让他用手掏。下午起床后,我安排自己和老张打“冰箱”——叠被子,要“律师”带刨皮弄通厕所。李所长来开门,送老钱回来,我趁机请他弄个工具来,好把厕所掏开。
   李所长答应了。这边他们还是在弄,但弄了半天没效果。刨皮找个黑塑料袋,套在手上,准备真的用手掏,我又不忍,觉得这有点侮辱人。拦住了他,想等李所长把工具拿来再说。打好了“冰箱”,见刨皮蹲在风场边等,不停地叹气,面色阴郁而无奈。我只好亲自动手舀水,他毕竟还是个16岁的孩子呵。家里又在农村,何曾做过这种事。我冲了两桶水,有些通,但还是有些东西堵在里面,水下得不利索。大门迟迟不开,看守所里也许根本就没有掏厕所的工具,大概是等不到了,下午放风的时间一会就要结束,再不掏开,一夜间大家都不能用厕所,这可不行。我只得找来两张破布,还是让刨皮在手上包上塑料袋,用破布将下水口先堵住,然后猛拉。拉了几回,仍然不行。其他人都在旁边看笑话,刨皮到底是脸上挂不住,丢掉破布,挽起袖子,蹲下,手伸进去,掏出一大把大粪,我再倒水,这才终于通了。
   2004年3月2日
   夜半醒来,非常的感伤,为自己极可能面临长期关押而感伤。以前未入狱时,以为自己强大无比。待到长时间被关押之后,才知道自己其实脆弱的狠,看清了自己凡夫俗子的本质,根本经不起重击。感伤郁结成愤怒,恨不能立即出去,与共产党对决,将所有涉案的、后台控制的全骂个狗血淋头,声誉扫地,遗臭万年,并给他们追究法律责任。心中就想象着这些人们被送上法庭后垂头丧气的模样。如此想象一番,找到一点平衡,冷静下来,思绪又回到久已构思的小说上。开始,愤怒郁积在胸时,恨不得以头撞墙,绝食而死。待到冷静下来后,感到还是要保重身体。撞死了是白撞的,一腔悲愤,也许确能为推翻刑法105条杀开一条血路,然而以后呢?难道我的生命就只值这点价值么?还有那个制造出105条的强权呢?最强烈的愿望是活着出去,继续一生的奋斗。我活着是为了活得更好,而不是为了死去,当前最关键的,一是保护好自己,二是艰难地取得办案人员的尊重和理解,等待事态发生变化。这种变化是必然会发生的。原因是,关我一天,共产党的信誉就多受一天的损失。它不可能长期不顾舆论,不守信义地将我关在里面。
   上午与老钱一起到对面8号政治教育室整材料,又有两拨人来看他,在风场里打旋时他对我说,检察院的有意见,批评他在看守所里搞特殊化。他还说自己的事是工作上的失职。我当时就估计他不是打死了人,便是有犯人脱逃,或者开车撞死了人。我把自己的猜测告诉了他,横竖没话找话。他含含糊糊地认同后一种猜测。中午,老钱被从床上叫起来,出去了不一会,就回来收拾东西,估计是要异地关押,或者调号子。送老钱刚走,大门开处,李所长又送进来一个中年人。关上门后,按里面的规矩,我没动嘴,由老张和纹身“审问”,得知是一个高级工程师,为了两箱烟被抓进来了。、
   下午和老张一起到8号继续整材料。到快开饭时,材料整完了,李开了大门,将我整好的材料拿了去。我们回36号,李却忘了收我的眼镜。在号子里戴眼镜绝对是违规的,我不想给李惹麻烦,想给他,让外劳的小孙带信过去,却迟迟不见他来。到小孙送开水时询问,原来李一直在监控室里,小孙进不去,没带上信。
   2004年3月3日

[下一页]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