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杜导斌文集
[主页]->[独立中文作家笔会]->[杜导斌文集]->[狱中日记(续)]
杜导斌文集
·我所失去的只是做奴才的机会与资格--杜导斌致中国民主教育基金会的受奖答谢词
·获得“笔会暨诺威布自由表达奖”的答谢辞
·网络大选:一次民主的彩排
·“我”与年代无关__致王怡『关天茶舍』 “我”与年代无关__致王怡
·原则性与灵活性结合”新辩
·《曾国藩教子书》批判
·2002年3月22日央视两则新闻引发的极大不安
·2002年读书单之一--历史篇
·2002年读书单之二--法律篇
·2002年读书单之三--法律篇
·2002年读书单之四--史铁生
·CCTV的潇洒是人民的痛
·F4与王小波、昆德拉、博尔赫斯、马拉多纳
·黄喝楼主的自述
· 老蛋兄好——转帖《穷国的浪费与富国的节俭》
·Great ! “战略影响办”的倒闭
·攀着神的肩膀
法律文书
·两点意见─二审法庭辩护和陈述
·杜导斌的上诉状
·我(给刑事申诉书)的三点补充意见(三之一)
·我(给刑事申诉书)的三点补充意见(三之二)
·我(给刑事申诉书)的三点补充意见(三之三
·是“被沾光”,还是“沾光”?
·(杜导斌)刑事裁定书──〔2004〕鄂刑二终字第153号——
·要求撤销二审裁定的第二次刑事申诉书
·杜导斌诉应城市公安局城中派出所案辩护词
杜导斌的狱中日记
·黄喝楼主:狱中日记
·狱中日记(续)
·狱中日记(续二)
·狱中日记(续三)
·狱中日记(续四)
·狱中日记(续五)
·狱中日记(续六)
·狱中日记(续七)
·狱中日记(续八)
·狱中日记(续九)
·狱中日记(续十一)
·狱中日记(续十二)
2005年文章
·我们需要杰伊我们需要卢武弦—— 刘路《律师,一个危险的职业》序
·致诗人蒋品超
·声援文章之十八:任不寐:国家,住手!——抗议有关当局逮捕作家杜导斌
·声援文章之十九:王丹:抓作家求稳定──南辕北辙
·声援文章之二十:王力雄从杜导斌被捕谈中国出路
·声援文章之二十一:王怡:2003年网络舆论的价值
·声援文章之二十二:张祖桦:千夫之诺诺,不如一士之谔谔──杜导斌被捕而作
杜导斌因言获罪的二十六篇文章
·因言获罪文章之一:论颠覆政府是合法的
·因言获罪文章之二:“坚持党的领导”意味著什麽?
·因言获罪文章之三:警惕、预防和抵制中国网路的“23条”立法
·因言获罪文章之四:中南山下,活死人墓
·因言获罪文章之五:民运回国有安全通道
·因言获罪文章之六:人大代表的素质问题是个僞问题
·因言获罪文章之七:行动起来,保卫香港!
·因言获罪文章之八:支援23条是卖港主义卖国主义
·因言获罪文章之九:祝贺《民主论坛》四周年
·因言获罪文章之十:中共的全面褪色
·因言获罪文章之十一:宪政的道理在书中,宪政的道路在脚下
·因言获罪文章之十二:谁是恐怖份子
·因言获罪文章之十三:到底谁的心中有鬼?钱其琛?
·因言获罪文章之十四:是西西弗斯 也是愚公
·因言获罪文章之十五:[百问正义]论坛设坛人语
·因言获罪文章之十六:关闭中宣部后会怎么样?
·因言获罪文章之十七:今日国内诸子应回头向杨度学习
·因言获罪文章之十八:良心不许我再沉默
·因言获罪文章之十九:论学习江氏思想与学做强盗关系
·因言获罪文章之二十:中宣部的纪律大于宪法
·因言获罪文章之二十一:为台湾介入大陆民主进程叫好
·因言获罪文章之二十二:一个大陆底层知识者的“六.四”十三周年
·因言获罪文章之二十三:国家越糟 法网越密
·因言获罪文章之二十四:请朋友们为香港的自由出一把力
·因言获罪文章之二十五:解读中国官民关系不正常
·因言获罪文章之二十六:一文不值--评江泽民七一讲话
杜导斌案的声援文章
·声援文章之一:关于湖北警方拘捕作家杜导斌的声明
·声援文章之二:国际笔会强烈关注杜导斌案
·声援文章之三:就杜导斌案转发国际笔会狱中作家委员会紧急行动通报的呼吁书
·声援文章之四:独立中文作家笔会关于作家杜导斌被拘捕的声明
·声援文章之五:保障言论自由 维护基本人权——关于湖北警方拘捕作家杜导斌的50人声明(更新版,有改动)
·声援文章之六:瑞典文学院院士马悦然等人声援杜导斌(附最新签名)
·声援文章之八:【专访】丁子霖评杜导斌事件:自由靠自己争取
·声援文章之七:【专访】刘晓波由杜导斌被捕谈法轮功问题
·声援文章之九:【专访】甘冒风险愿作杜导斌律师的李建强
·声援文章之十:澳大利亚华裔学者就中国警方拘捕网络作家杜导斌等人致胡锦涛公开信
·声援文章之十一:大纪元专访鲍彤谈杜导斌以言入罪事件
·声援文章之十二:刘晓波:抗议湖北省孝感地区应城市公安局逮捕杜导斌
·声援文章之十三:刘晓波:“天安门母亲”张先玲女士声援杜导斌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狱中日记(续)


   黄鹤楼主
   

    
   
   2003年12月15日
   昨茶壶向旁边一监室喊话,为了对方能丢一根烟过来,竟向那人喊“老爸”。我劝告他,他却回答,出去后谁还认得他?
   今日起,大家叩头,最后我也叩了一个。与专业行骗的“执法”权力打交道,最好的方式是和光同尘,伪装起来,这样更便于保护自己。我要让他们小看我,把我看得越大,事情越复杂。再说,我本就是一个平平常常的人,没必要搞得大义凛然的样子,我相信自己在监内的一举一动他们都时刻监视着,也许录相了。我跟着众囚徒做这种极为庸俗低级的事,他们绝对不可能理解。那就让他们不理解吧,我本就是解构伟光正的人。林昭虽伟大,我却不想做林昭第二,也不想做许唐枫第二,我是电影《墨菲的战争》中的墨菲,进行着一个人的战争,我的目标与对手一样,是争胜,身陷此时此地,已没有本钱去争得比他们更纯洁了。以前我只顾着往前冲,但他们迭次骗我,既然他们如此相信欺骗的力量,就与他们比比看,如果需要做到狡猾,我将比他们更狡猾,一个凭实力达到优等生的人,与一帮靠做假而优胜的人,认真比起做假来,我相信也是前者更胜一筹。在法庭较量之前,虚虚实实,让他们摸不到深浅。真正的实力的较量只在法庭上,要当庭打败他们,击溃他们。
   9点不到,李开了门,新来的老张(贪污受贿)与我一起出去,现在改由他协助我管号子了。
   夏送钱、东西来,50元,复合维生素一瓶,西瓜霜,豆腐花,菜,橙子,棉鞋,两双七匹狼的袜子。李说夏怀疑我不在孝感,要我写个亲笔条子。
   2003年12月16日 阴
   上午正在剃胡须,大牛给我剃,提审的来了。
   在孝感市行政拘留所见到李宗毅,这是我第一次见自己的律师。李说公安的希望大事化小,小事化无。心中甚慰。
   提审内容依然是文章,增加了搜查来的手稿、笔记本、汇款单,要我指认,文字增加了《百问正义论坛设坛人语》。魏友山,宋卫,刘祥兴,孝感公安的三个科长轮番 “轰炸”我一人,领头的余国平未参与,只坐在中间听,间或做做笔记。从李宗毅嘴中得知《刑法》105条第2款新解释:分裂国家、破坏统一。喜!也得知夏尚未给李以律师费。
   早上出去时,茶壶卧床,感冒了。我,新来的老张、刨皮、鸭子均觉鼻塞。剃须时,李所长问原因,我如实告诉他自己的推断,是前天茶壶找间壁的人喊爸爸要烟抽,那人病了一周,茶壶吸他吸燃后丢过来的烟,因此感染。一会,医生提走了茶壶。中晚两餐在拘留所吃火锅,回号子里后,茶壶已好,张医生送来的药,大家都吃过了。因为我回来太晚,份饭被刨皮抢吃了。他吃不完,众人便整他,我只得为他开脱。大便。刨皮也要大便。纹身说:“你能学他,他坐一档,是钦差大臣。”我屙后让刨皮屙。纹身训斥他。
   分花生给众人吃,再滚三蛋,大牛的刑期到20日满。大牛,50多岁,头发花白,他给抓进来判了8个月。鸭子的3个月也快到了,就在近两天走。
   闲着没事,在肚里打小九九,我的卡上还有100元,衣被是否带走?还是留下?“双星牌”旅游鞋给了鸭子,他听说我决定给他穿出去放鸭子,非常高兴。
   2003年12月17日
   早起大家再拜门神,边续两天拜后,都开门有人出去,大牛说,只要有人出去就是好事。待到纹身拜时,刚好被在窗口上巡视的警察看到。警察姓马,胖子,进来的第一天他给我打开的36号大门,他呵斥道:“你拜错了边,门神在这边呢!”
   老张讲他异地关押遇到的逸闻。仙桃看守所,号子里有自定的规矩:干部喊,答“到”,别人说什么,说“是”,有么事随时“报告”,别人帮助要“谢谢”,老犯子说错了也是对的,干部讲的都是错的,老大讲的才正确。那里的号子里立有“监规第九条”,公安部颁布的《监规》只八条,第九条就是号子里自定的规矩。抹洗牢门的人天天嘴里必须念:一抹新犯子进,二抹老犯子出,三抹今天提审,四抹明天放人。新犯子一进牢门,老犯子就要告诉他,上不想老,下不想小,看事做事,遇事接挑(把责任承担起来),瞎吃瞎喝不瞎说,谈谈鸟不谈案情。老犯子教新犯子念顺口溜,老犯子先念:“你的是我的,我的跟你的不相干”,跟着念的便得改成:“我的是你的,你的跟我不相干”。新犯子一字念错,老犯子反手就是一巴掌。
   上午提审,余等四人,重复旧事,不会为何。见到了李宗毅。李说,煽动颠覆国家政权罪的实质是分裂国家,破坏统一的故意行动。李当着国安的面对我讲,公安的现在希望大事化小,小事化无。可如何化小呢?余最后的谈话,没有任何口风,只问我有没有被子,冷不冷。忘了问一句,下一步怎么办,如何个化小法?后悔。
   2003年12月19日
   大牛将走。将最后三个咸蛋给一个与他,我与老张各一个。大牛剥开后却是皮蛋,很高兴,说会借我发财。大牛因明天将走,(鸭子周三已走了),兴奋得几夜睡不着,昨晚拉稀,昨天早上前天晚上吃不下饭,我们打趣他,想婆婆,想情人。
   昨天由大牛点了炸小鱼,老张家来了两个菜,算是丰盛了。老的菜是李所长给亲自送进来的,往号子里送菜是禁止的,也许是怕送有毒药的菜进来灭口的缘故,李为我们二人一定担待了不少责任。与老张合计,用我们两个卡上剩余的百来块钱,合买一条烟,送与李,填谢他对我们二人生活上的关照,让我们少吃了很多苦头。茶壶前日与我意见冲突,叫他做事不做,训斥他,他还顶嘴。大牛说是被我惯坏了,要是从前的头档,早就一巴掌过去了。
   2003年12月20日
   今天大牛走了。
   昨中午想起孩子,想起自己将与孩子隔铁窗相向而泣,泪流满面。昨夜又泪湿枕巾,如何出监?
   今起后,大牛走,托付的信给退回来,大牛说是在搜身,托的信带不出去,没机会。他出去后会不会给我家打电话?这家伙牛皮哄哄的,本就靠不住的人。自己的案子,不能指望别人,还得靠自己。
   必须给应城方面写些信,斩断关系,争取出去,可是没有纸。
   2003年12月21日
   晨,再同大家一起拜门神,心里祈祷家人平安。
   拟写的信,给余,再提取保候审,思想交流。
   让李给夏打电话,要防止大牛出去后去骗她。大牛曾吹牛皮说他与省里哪个哪个大官多么多么熟,有硬关系,有硬关系还会为区区6万元行骗、坐牢?担心夏在困境中受他欺骗。
   能否给孩子写信?孩子能不能写信进来?
   大衣,被子,调经济犯。
   一,请问法官:如果检察官公诉人所讲的与事实不符,或者事实与我本人没有必然关系,或者与法律适用的相应条款不符,是当场无罪释放,还是重新“搜集”证据?
   二,这个法庭是独立的,还是必须以不参加庭审的领导拍板定案?
   三,《刑法》105条第2款,煽动颠覆国家政权罪如何解释?有没有合法的权威的解释?
   石头,鸭子等多次重复的大牛的逸闻趣事:
   大牛,在外面天天吃青椒炒牛肚,掌管2000人,女秘书6个,一架小型飞机,随时可以飞到俄罗斯。先飞俄罗斯泡洋妞,再到新加坡,最后一站是飞进了孝感看守所。在俄罗斯开房,一万元一晚上。偷电动机的小伙因此称他牛大王,大牛。把80多岁的老太婆喊小姐。一天收入30万元,溜冰,我一去,人家安排了两个小姐,一边一个。茶壶质白,溜冰鞋有几个滚子?大牛回答,4个。大牛说他到四川,有四个女秘书等他。
   说侄儿是孙正刚(孝感黑社会老大),跟胡锦涛秘书有关系。说他有一回在香格里拉,杨玉莹找他搞,国家三级影星找他搞,他不搞。为了几根咸萝卜,跟偷电动机的小伙打了一架。
   判决书,6·6万元,诈骗,退了1·5万,罚了3万。
   大牛没鞋子穿。哪个有钱,就为哪个说话,有钱就贴上去,说哪个拿300元,就让他坐一档。占着一档不下来,被人家打得翻白眼,吐沫子,烈日正照在一档位子上,热死人,二档三档打他,也不让。卡在一档上不让位。和法轮功一起,搞得热和,骗他的吃喝,要他拿钱来。
   说三天就来接见,打电话,结果一个礼拜还没来。撮吃撮喝,出去了就不认人。走前为他加菜,指望他带个信,未出去,就把信给退回来?
   2003年12月23日
   老张今日出庭。
   早起,老张打头,又开始滚蛋,把夏送进来的咸鸭蛋放在牢门的门槛上,让其往外滚,以此祈愿自己能够快点出去。
   李宗毅律师来,转夏春蓉的话,说刘荻已经取保候审,北京的莫少平接了我的案子。李宗毅转述公安的话,提思想转变,说公安的在等这个。说现在的事,看我的,看我的思想转变,要给公安的一个下台阶。这个材料如何写,要慎重。
   号子里调来3人。老林,商人,福建人,在孝感卖医疗器械,涉嫌偷税漏税,非常矮,大概只1米5上下,却非常会赚钱,李所长介绍是百万富翁,也许是在29号被打怕了,牢门关上后我照例问话时,他不敢站直了走,蹲在地面上,两手举在头顶,蹭到我跟前,同时嘴里叽叽咕咕的,没听懂他叽咕些啥,旁边的人翻译才知道,他说的是“各位大哥,请不要打我!”另外两个,一姓李,一姓涂,都还是孩子,都只读到初一,都是持刀抢劫,团伙。李是农村伢,才14岁,送他进来时,李所长把我拉到外面,私下里让我特别关照这个伢。涂的父亲在市里开车。
   2003年12月25日
   今日圣诞节。上午,广播响了一会,通知召开广播会议,打击牢头狱霸。鸭子的老表,孝感检察院的监所科黄科长讲话。我估计与鸭子被打成内伤,及与石头的争执有关。
   新来的3个,都没带钱进来。昨晚纹身提议停止他们用牙膏,今起他果然实行,他负责挤牙膏,没跟他们挤。号子里的规矩,不逼一逼,新来的不知道需要主动找家里要钱要物,这很残酷,但大家都在受难中,没有谁能长期接济别人。福建的老林,大概只1·45米高,脱光了洗澡时,肌肉极为壮实,块块状,穿的衣、鞋都是名牌。茶壶非常羡慕。李所长说,此人将被罚款21元,是百万富翁,是我要的经济犯,却一个小钱不进来,还剥削我们。听说此人要拿出21万,茶壶说,21万,把我们,该可以潇洒多少时候?铜香炉,就是14岁的伢,因为对号子里人说,偷了一个铜香炉,是个文物,埋在家里某个地方,没交待出去,因此称为铜香炉,昨晚喊阴部有红斑,今喊下腹部疼痛,弯腰作出极为痛苦状,疑为性病,当即将其毛巾与众人分开,亦要他与吊气分被睡觉。
   吊气,司机的儿子,因为对众人阴部非常有兴趣,洗澡时挨个挨个的瞄,因此起个诨名叫吊气,这伢特别伶俐,颇招我喜欢。昨晚想教育教育他们,要他拿拖抹地面的布来,我刚指着上面的污秽,他就领会了意思,笑着说,我知道您的意思,您是说我们现在是拉圾。我的意思当然是希望他们认识自身,向好的方面转变。据他说,成绩曾为全校第一,父母离婚,在外抢劫3次,20天,20多个伢结伙公吃公喝,谈有女朋友,很漂亮。铜香炉接过去说,自己已与一10元休闲店的女孩子发生过两次性关系。铜香炉还不到15岁,个高,约1米65。

[下一页]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