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东海一枭
[主页]->[独立中文作家笔会]->[东海一枭]->[枭眼看诗之三十八:名花朵朵耀青楼 ]
东海一枭(余樟法)
·c.x:小幽默【枭论的由来(一枭附言)
·求同非苟同,排异要文明
·“答慈天元九诗”附论
·尘色依旧:和老枭《谢客八绝》(一枭附言)
·《上帝》
·敬答黄公河清三绝
·见不得老枭的都不是好东西!
·尘色依旧:和老枭《时事六感》
·莫朝心外拜神佛,宜向人间献赤诚---东海答客难(467---469)
·向魏京生敬礼
·和东海先生九绝(好诗荐赏)
·非大光明难近我,是真智慧要皈仁
·尘色依旧:和老枭《咏仁杂诗十六首》
·抵制爱国贼
·拜罢虚神人尽伪,匡成天下我唯仁
·悼党治国先生联
·上帝将死我永生----兼与黄河清先生商榷
·上帝将死我永生
·三水二人半月谈:挽党治国先生
·奥运大典在即,呼吁中共大赦!
·学者三弊
·一枭要做尼采---評
·莫对野蛮弯脊骨,休朝弱势耍威风
·爱国贼的来历
·东海答客难(477--479):尽摄西风圆旧梦,待观东海卷新潮
·悼党治国先生(张鉴康、东海老人)
·两位大神为老枭跳了起来并打成一团
·转发一篇让我肚痛头痛心痛的奇文
·雪峰:不明良知:系列清扫东海之道五(东海附言)
·雪峰:不明良知:系列清扫东海之道五(东海附言)
·良知必灿三千界,好汉待寻十八条
·康庄生:《谢客八绝》和诗六首(好诗荐赏)
·骂人未必不中庸!
·利己岂能成主义?杀人未必不中庸!
·代贴疗愚大师的大作
·《时事六感》和诗四首(康庄生君好诗再荐)
·应该着手自救了,老总们!
·应该着手自救了,老总们!
·囯企非私业,教授是奴才----关于国企老总的年薪问题
·杂诗七首
·东海老人:严正声明!
·东海之道概要
·尘色依旧:和老枭《杂诗七首》
·东海学要略---兼论对待异端的基本态度
·中共太野蛮,儒家更反动
·甘作中华无尽灯----答老灯先生
·为魏京生一辩
·老枭不能不低头----并为魏京生一辩
·不与妄人讲礼,不与盗贼讲和!
·徐友渔很没深度,华文化大有前途
·骂世忧天真有庛,迷心失本枉为人
·新亭:自由主义之道德自由(一枭附言并附相关枭文)
·恃才傲物小议---兼向胡温致歉
·我的最高指挥官----答新浪网友
· 答汪增阳网友
·东海答客难(501--506)
·《萬物皆有默契》(东海荐文并附言)
·为蒋庆说句公道话---与徐水良商榷
·海瑞漫谈
·求教:为何拒绝外国救援?
·震灾反思
·至乐无所倚,德高大自由----四论道德自由
·康庄生:和东海老人《抒怀四首》
·“不在其位,不谋其政”正解
·兼听则明:关于震灾中外国技术救援问题的讨论
·大震灾中,请重温《万物一体论》
·zt袁红冰执笔:点亮心灵的灯——来自“中国自由文化运动”的哀思
·良知律
·谁再说这句话,去死吧!
·震灾反思之二:解放中共思想
·zt宋祖德倒有点德,地震局如何了局?
·好男儿陈光标
·地震反思之三:拿你们的头来!
·巨灾中亮起心灯
·地震震毁房屋按揭怎么办?
·茅于轼:纳粹都不如(附一枭荐语)
·为陈光标而作
·又上当了?又上当了!
·是反东海,还是反政府、保腐败?
·绵阳出了个大傻官
·救官德之灾,抢人心之“险”
·小启李泽厚一蒙:上面无主无客,下面重主尊客
·爱因斯坦与东海老人站在一起
·两条腿方针
·更正启事:收回对《纳粹都不如》一文的推荐
·寻找“十八个”
·李泽厚与口头禅
·谭笑风生
·严防救灾款被侵贪
·三启李泽厚师徒:文字失准,境界欠高
·儒者的教主
·人生三不幸
·地震反思之五:该去职的去职,该枭首的枭首!
·《蜀殇》(组诗)
·以理会友、论道招贤
·致亚明:我在,你何敢死!
·人生最高境界
·九狮山民:题东海《无相大光明论》四绝
·尘色依旧:题东海《无相大光明论》四绝
·学者不“坐而论道”才是可耻的!
·亚明:老枭,你让我无地自容(东海附言)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枭眼看诗之三十八:名花朵朵耀青楼

    今日,有名凌寒者躲在天涯下水道里向老枭暗发一毒镖:“姓枭的,看你前面几首诗倒还不错,再看你的系列文章,牛皮哄哄,卖的,与青楼女子没啥两样!”。

    老枭虬髯大汉,武功高强,放言高论,远近轰动,有时兴致高时,自吹几句是有的,可我既不卖肉更不卖魂灵,目前也不卖文------ 最近闲得无聊,登(网)坛说法,纯属义务。与青楼女子,似无共同点。这位擅发暗器的四川唐门高手以为将老枭与青楼女子相提并论,便以为侮辱了我,未免可笑。

    对于青楼女子,老枭只有惋惜、只有怜悯,不带半分轻鄙。所鄙弃的,是令女子误入青楼的社会环境,是喜欢玩弄青楼女子又不把她们当人看的狗屁男人,是那些出卖灵魂、人格卑下的猥琐男人。相比较而言,青楼女子还是高尚的。

    历史上的青楼女,第一要数唐朝“浣花溪畔女校书”薛涛。据说薛小姐八、九岁时,其父以井旁梧桐为题,吟道:“庭除一梧桐,耸干入云中”,薛应声曰:“枝迎南北鸟,叶送往来风”。古人有诗谶之说,这两句诗似乎预示了这位才女一生的悲剧。她十五岁入乐籍,与四川第一把手韦皋老爷及其幕僚、当地文化名流唱和应酬,名满天下,韦老爷还想报告中央封她以校书郎之官,后虽因故未成,但人仍称她为“女校书”。该校书诗才杰出、诗格工丽,在唐代就已获很高评价。请看他的《筹边楼》:

   平临云鸟八窗秋,壮压西川四十州。诸将莫贪羌族马,最高层处见边头。

    钟惺《名谖诗归》赞曰:“教戒诸将,何等心眼,洪度岂直女子哉?固一代之雄也!”。

    青楼名女士中,还有明清之交一生充满传奇色彩的柳如是。该小姐幼年被卖入娼寮,所幸投靠的也是明末名妓徐佛,习诗文,学书画,为自己“独张艳帜”打下了扎实的基础。金盆洗手后,托身明末重臣钱谦益。明朝灭亡后,该小姐激励丈夫反清复明,并倾尽珠宝,助饷义军,亲自参加瞿式耜、郑成功等领导的抗清运动。该小姐既富有“爱国”精神,又具备优秀的诗才,诗文风格独特,“闲情淡致,风度天然,尽洗铅华,独标素质”(郭漪《柳如是诗小引》),引得一代文豪陈寅恪动了凡心,对她的身世和作品进行钩隐索微,发潜德之幽光。请看她《初夏感怀四首》其四:

   
荒荒慷慨不知名,百尺楼头倚暮筝
勾注谈兵谁最险,崤函说剑几时平。
长空鹤羽风烟直,碧水鲸文淡冶晴。
只有大星高夜半,畴人傲我此时情。

   独立楼头,手抚古筝,眼极苍茫。匹妇亦有兴亡责,谈兵说剑气似横。局势何其险,天下几时平。烽烟起处鹤高飞,碧水涌时长鲸动,而且主杀伐的太白星,半夜高悬,这都是大战将临的征兆啊。巾帼丹心,不亚须眉!

   青楼出身的奇女子,代不乏人。如宋代上阵击鼓助夫退敌的梁红玉女士,一代红妆照汗青的陈圆圆女士,让宋徽宗周邦彦浪子燕青神魂颠倒的李师师女士,与西子姑娘作伴的苏小小女士,都是;鱼玄机,其实也是披道姑外衣的妓女,慧眼识英雄的红拂女,传说中的红线女、聂隐娘,皆家伎出身,广义而言,也可归入妓女队伍。

   英雄豪杰、文人墨客与青楼女子之间的风流韵事和传奇佳话,更是指不胜屈。唐朝名诗人杜牧的一首著名小诗,就是献给一位妓女的。诗曰:

   
袅袅婷婷十五余,豆寇梢头二月初。
春风十里扬州路,卷上窗帘总不如。

    最有名的是小凤仙与蔡锷将军之间的爱错故事,至今依然令妙龄青年、怀春少女热血沸腾呢。

   时间进入二十一世纪初,青楼已隐入烟雨迷蒙的历史深处,妓女愈堕愈下,进入宾馆茶楼酒店按摩院乃至街头发廊,诗书琴棋的情趣也愈行愈远,渐渐只剩下赤裸裸的皮肉交易。纵然如此,妓女也自有其可敬之处。

   老枭有一首小诗,就是“歌颂”妓女的。诗曰:

   
官耶妓也启人疑,同质异名何足奇。
一卖魂灵一卖肉,为娼高尚作官卑!

   据《南方周末》载,某地三陪女被任命为宣传部副部长。

   前不久在一个论坛读到一篇名为《妓女新论》的妙文,也是“赞美”妓女的。兹抄几条于左共赏:

   2。妓女只是在有限的时间出卖肉体,而不象有些人一辈子出卖灵魂!

   3。妓女多为生活所迫,而不象有些人自愿为精神奴隶!

   4。妓女自己说真话也让别人说真话,而不象有些人说假话也让假话。

   5。妓女有独立经营的自由,不象有些人根本就不懂独立思考

   7。妓女交易时明码标价,不象有些人有权时贪得无厌!

   9。妓女挣钱靠自己劳动,而不象有的干部直接从国库获取!

   11。妓女没有势力,不象有些人以势压人!

   13。妓女多挣钱要靠取悦顾客,不象有些人掌大权靠欺压老百姓。

    最后,正告凌寒:老枭最近火气大,爱干架,但不论(赛)台上还是(商)场上,不论床上还是(公)堂上,甚至街头,都喜欢光明正大堂堂正正地干,那种躲在暗处放冷箭发暗器的下三烂手段,可以休矣!

   2001、10、14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