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东海一枭
[主页]->[独立中文作家笔会]->[东海一枭]->[枭眼看诗之三十八:名花朵朵耀青楼 ]
东海一枭(余樟法)
·君子笃恩义(少作新发)
·无弦琴:评东海之儒家三法印(附枭文《儒家三法印》等)
·《野蛮与文明》
·《黑砖窑事件抒愤》
·向草庵居士、刘刚两位说个明(留此备案)
·博讯东海一枭博客点击逾250万自贺
·摩诃般若(组诗)
·《任何人都不应该是工具》
·《写怀答网友》
·东海草堂(网络)开堂迎客志喜
·黄河清:口占贺东海一枭(余樟法)博客点击逾250万
·《火花小集》
·杀人不碍大慈悲!
·《最高法印》(四首)
·《东海之道,共同的家》
·《债总是要还的》
·《劫持》
·zt老枭的东西一出笼就有人消受不起
·《杀死他们》
·有时杀得,有时骂不得-----经权简论兼往事忏悔
·无存: 《救救他们》
·《南无圣火》
·这是刚收到的李作的材料
·回到九龙山
·“记取飞尘难到处”
·安得黄金千百万
·东海小语
·山居的日子(组诗)
·《囚》(三首)
·乱说话者戒----利己主义喂养出来的也是狼!
·《杭州有诗侠》
·欲开风气愿为师
·认识你自己
·欲育自由花好,先植文化根深
·儒耶合作一家春
·东海之道的特色
·住在哪里(外一首)
·关于儒家人道主义问题的函
·谁识道德力量大
·为什么参与“中国自由文化运动”
·东海小语(之42~44)
·最高指示:做一个好人《组诗》
·张三一言,东海之道的信徒
·张三一言,东海之道的信徒
·张三一言,东海之道的信徒
·博讯东海一枭专栏点击逾一千三百万
·写在杭州(诗一束)
·关注心灵灾难
·吾道应不丧,枭运何时通?
·《想起孙悟空》(外二首)
·李零在门外,刘晓波在千里外!
·李零在门外,刘晓波在千里外!
·李零在门外,刘晓波在千里外!
·山居的日子(组诗)
·感谢精卫、wangson73二君
·无存: 《救救他们》
·《人畜兽》
·“本心与上帝,谁更伟大”(东海小语45、46、47、48)
·Melody网友:致
·《天梯》
·《答独立笔会王一梁》
·《温家宝,且慢仰望星空》
·我带来的是一个黄金时代(组诗)
·题黄河清著作《中国沒有明天》(外三首)
·为《民主论坛》小庆,为杨天水君大悲!
·写怀二绝
·向伪优雅唾一口痰!
·报复之心不可无
·“人生极乐是法乐”
·慎身修永:东海一枭(一枭附言)
· 给 庄 子
·我的自由,自由的我(组诗)
·“道岂鲜鱼忧烂却”等(东海小语49----52)
·仁之歌(儒家歌词,初稿)
·写给余杰、王一梁、欧阳小戎们
·我的忏悔和不悔!---对余杰内部批枭言论的公开答复
·《回声》(外三首)
·对枭诗的自捧和他捧
·《历史证明》(七首)
·天下第一美文(东海小语53---58)
·《圆满》
·《站起来》(外四首)
·《站起来》(外四首)
·你们迟早都要投入我的怀抱(组诗)
·《东海一枭不在了》
·《最后的警告》
·王公妙联贺新婚
·重申“两项基本原则”
·典故(六首)
·枭声重放:重视道德建设,推动民运发展
·《如果没有这堆狗矢》
·伪类的存在价值
·《肉腰刀》
·王公云高七秩开一贺联
·《大法印》
·慎身修永:感受老枭(一枭附言)
·大音难和有人和(东海小语58----62)
·《如果我开讲》
·民运垃圾,亟宜扫荡
·《这个人承受了太多太多》
·纵号赤兔马,依然老鼠屎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枭眼看诗之三十八:名花朵朵耀青楼

    今日,有名凌寒者躲在天涯下水道里向老枭暗发一毒镖:“姓枭的,看你前面几首诗倒还不错,再看你的系列文章,牛皮哄哄,卖的,与青楼女子没啥两样!”。

    老枭虬髯大汉,武功高强,放言高论,远近轰动,有时兴致高时,自吹几句是有的,可我既不卖肉更不卖魂灵,目前也不卖文------ 最近闲得无聊,登(网)坛说法,纯属义务。与青楼女子,似无共同点。这位擅发暗器的四川唐门高手以为将老枭与青楼女子相提并论,便以为侮辱了我,未免可笑。

    对于青楼女子,老枭只有惋惜、只有怜悯,不带半分轻鄙。所鄙弃的,是令女子误入青楼的社会环境,是喜欢玩弄青楼女子又不把她们当人看的狗屁男人,是那些出卖灵魂、人格卑下的猥琐男人。相比较而言,青楼女子还是高尚的。

    历史上的青楼女,第一要数唐朝“浣花溪畔女校书”薛涛。据说薛小姐八、九岁时,其父以井旁梧桐为题,吟道:“庭除一梧桐,耸干入云中”,薛应声曰:“枝迎南北鸟,叶送往来风”。古人有诗谶之说,这两句诗似乎预示了这位才女一生的悲剧。她十五岁入乐籍,与四川第一把手韦皋老爷及其幕僚、当地文化名流唱和应酬,名满天下,韦老爷还想报告中央封她以校书郎之官,后虽因故未成,但人仍称她为“女校书”。该校书诗才杰出、诗格工丽,在唐代就已获很高评价。请看他的《筹边楼》:

   平临云鸟八窗秋,壮压西川四十州。诸将莫贪羌族马,最高层处见边头。

    钟惺《名谖诗归》赞曰:“教戒诸将,何等心眼,洪度岂直女子哉?固一代之雄也!”。

    青楼名女士中,还有明清之交一生充满传奇色彩的柳如是。该小姐幼年被卖入娼寮,所幸投靠的也是明末名妓徐佛,习诗文,学书画,为自己“独张艳帜”打下了扎实的基础。金盆洗手后,托身明末重臣钱谦益。明朝灭亡后,该小姐激励丈夫反清复明,并倾尽珠宝,助饷义军,亲自参加瞿式耜、郑成功等领导的抗清运动。该小姐既富有“爱国”精神,又具备优秀的诗才,诗文风格独特,“闲情淡致,风度天然,尽洗铅华,独标素质”(郭漪《柳如是诗小引》),引得一代文豪陈寅恪动了凡心,对她的身世和作品进行钩隐索微,发潜德之幽光。请看她《初夏感怀四首》其四:

   
荒荒慷慨不知名,百尺楼头倚暮筝
勾注谈兵谁最险,崤函说剑几时平。
长空鹤羽风烟直,碧水鲸文淡冶晴。
只有大星高夜半,畴人傲我此时情。

   独立楼头,手抚古筝,眼极苍茫。匹妇亦有兴亡责,谈兵说剑气似横。局势何其险,天下几时平。烽烟起处鹤高飞,碧水涌时长鲸动,而且主杀伐的太白星,半夜高悬,这都是大战将临的征兆啊。巾帼丹心,不亚须眉!

   青楼出身的奇女子,代不乏人。如宋代上阵击鼓助夫退敌的梁红玉女士,一代红妆照汗青的陈圆圆女士,让宋徽宗周邦彦浪子燕青神魂颠倒的李师师女士,与西子姑娘作伴的苏小小女士,都是;鱼玄机,其实也是披道姑外衣的妓女,慧眼识英雄的红拂女,传说中的红线女、聂隐娘,皆家伎出身,广义而言,也可归入妓女队伍。

   英雄豪杰、文人墨客与青楼女子之间的风流韵事和传奇佳话,更是指不胜屈。唐朝名诗人杜牧的一首著名小诗,就是献给一位妓女的。诗曰:

   
袅袅婷婷十五余,豆寇梢头二月初。
春风十里扬州路,卷上窗帘总不如。

    最有名的是小凤仙与蔡锷将军之间的爱错故事,至今依然令妙龄青年、怀春少女热血沸腾呢。

   时间进入二十一世纪初,青楼已隐入烟雨迷蒙的历史深处,妓女愈堕愈下,进入宾馆茶楼酒店按摩院乃至街头发廊,诗书琴棋的情趣也愈行愈远,渐渐只剩下赤裸裸的皮肉交易。纵然如此,妓女也自有其可敬之处。

   老枭有一首小诗,就是“歌颂”妓女的。诗曰:

   
官耶妓也启人疑,同质异名何足奇。
一卖魂灵一卖肉,为娼高尚作官卑!

   据《南方周末》载,某地三陪女被任命为宣传部副部长。

   前不久在一个论坛读到一篇名为《妓女新论》的妙文,也是“赞美”妓女的。兹抄几条于左共赏:

   2。妓女只是在有限的时间出卖肉体,而不象有些人一辈子出卖灵魂!

   3。妓女多为生活所迫,而不象有些人自愿为精神奴隶!

   4。妓女自己说真话也让别人说真话,而不象有些人说假话也让假话。

   5。妓女有独立经营的自由,不象有些人根本就不懂独立思考

   7。妓女交易时明码标价,不象有些人有权时贪得无厌!

   9。妓女挣钱靠自己劳动,而不象有的干部直接从国库获取!

   11。妓女没有势力,不象有些人以势压人!

   13。妓女多挣钱要靠取悦顾客,不象有些人掌大权靠欺压老百姓。

    最后,正告凌寒:老枭最近火气大,爱干架,但不论(赛)台上还是(商)场上,不论床上还是(公)堂上,甚至街头,都喜欢光明正大堂堂正正地干,那种躲在暗处放冷箭发暗器的下三烂手段,可以休矣!

   2001、10、14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