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东海一枭
[主页]->[独立中文作家笔会]->[东海一枭]->[枭眼看世之一三五:为祖国未来鼓与呼]
东海一枭(余樟法)
·关于心与上帝诸问题偈答熊焱君(一、二)
·论心小偈(答熊焱君)
·偶感写怀二偈
·缺德无内力,不义非健康---民运困境反思兼答客难系列之三
·《请不要对我太好》
·儒家三法印(修正稿)
·东海一枭:《修道一号》
·推荐《民国奇女子陈璧君》并为作者纠偏
·关于心与上帝诸问题偈答熊焱君(三)
·小调查:你对儒家的基本态度
·《回家的路》
·不论中共戓民运,品卑德劣皆应杀
·东海对各家各派的基本态度
·《东方之枭》
·为胡佳一辩
·我能造个新中国
·国内对老枭放松一点点了!
·《中国猪》
·士心一立胜金刚!
· 尽心尽性尽人事,知命知天知古今
·侯文豹:读老枭《我们应该怎样反共?》有感兼谈民运现状
·侯文豹:读老枭《我们应该怎样反共?》有感兼谈民运现状
·人人潜具大神通
·我开了春天还会远吗
·《三个代表》
·我来了,儒家春天还会远吗?
·垃圾论
·槟郎:雪季念枭(一枭附言)
·任雨荷:由《还我汪精卫》一文所想到的(自由圣火首发稿)
·《雪灾》
·我非高标不可,你们及格就行
·《最后的苦谏》
·道德论
·《仁王经》
·奇文共赏:东海之道与撒旦教信仰之雷同
·《实相经》
·自他偈
·一枭拜年三祝愿
·自由是儒家最高信仰
·自题《大良知学纲要》
·《迟早都一样》
·《大良知学纲要》欢迎批评
·大良知学纲要
·东海答客难(416--421)
·台湾心学网主席陈复关于《大良知学纲要》的质难
·先讲道理,再讲别的
·自题《大良知学纲要》联二
·为中华文化报喜-----隆重推荐董子竹
·赠董子竹君
·天下无难事,难寻十个人
·《不易经》
·陈复先生对枭文《宁可对不起同道,不敢对不起吾道!》的回复
·宁可对不起同道,不敢对不起吾道!
·九曲澄:读东海老人“自题《大良知学纲要》”五绝句,集句贺一枭
·《国家离我家越来越远》
·傅小松:东海一枭诗词评点
·雪峰:为东海一枭惋惜(一枭附言)
·敬告少数基督徒
·共产主义与大同理想
·雪峰:东海一枭该升级了(东海老人附言)
·祝贺《网络公民》创刊
·自题《新礼学初论》七律二首
·发展阳明之学,把握良知之圆-----关于《大良知学纲要》二复陈复先生
·心學網葉震对枭文《宁可对不起同道,不敢对不起吾道!》的回覆
·《斗战胜经》
·艳照门之我见:道德不打野鸳鸯
·你受伤,不是我的责任----三复陈复先生
·本体四论(修正稿)
·新礼学初论
·请不要栽赃,好吗?
·大彰良知不是梦,广传吾道可成团
·追问余杰:向何处追寻良知?
·当怒则怒与似怒非怒-----复云尘子先生
·向真理礼拜,对儒家负责----四复陈复先生
·大乐无边在我家
·胡胜华:向东海发声(一枭附言)
·对生命的最高礼敬
·自题《良知论》五绝
·大人不搞小动作
·烈雷:拒失吾道,更拒失吾友(一枭附言)
·男儿到此是豪雄-----答陈复《东海思想评论》01
·心學網部分儒生批评东海言论备案
·少林:对东海一枭是杀是救?救!
·『关天茶舍』与老枭聊点儒学和自由主义
·向受过我伤害的“论敌”致歉
·装睡与真睡
·一头大羊飞起来
·《中国一号》(外二首)
·《第一颗苹果》
·东海草堂海外八大分堂恭迎各路英豪
·东海制联小萃(五)
·东海制联小萃(六)
·《守住自己》
·自题小像有寄(配东海照片)
·恭请高人反开示
·台湾出了个陈大师
·良知三论
·德不孤立,花不独开
·自题枭文《为释迦牟尼一哭!》(外一首)
·关于电邮病毒的启事
·戏答雪峰暨生命禅院诸君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枭眼看世之一三五:为祖国未来鼓与呼

   朱镕基是执政党中极少数令我敬佩的能吏干员之一,但他所谓的教育产业化的改革措施,却是给百姓雪上加霜、向苦难火上浇油!今天上午看了朱老总管的记者招待会,听朱总嘴里嘣出:国家财政充分保证了对教育、科技的大量投入(大意)的话,不禁感慨:老朱真的老了!

   据国家教育发展研究中心《2000年中国教育白皮书》提供的数据表明,无论在全世界范围还是在亚洲,中国公共教育经费占国民生产总值的比例都低于发展中国家的平均水平。而且,据国务院发展研究中心调查,目前我国义务教育投入中,中央财政所承担的份额只有百分之二左右。

   基础教育更甚。2001年,国务院发展研究中心《县乡财政与农民负担》课题组调查了湖北、河南、江西三个县,得出的结果是:农村义务教育的投入,包括农村教育附加、农村教育集资及中小学杂费等,事实上主要是由农民负担的。

   实际上这种情况非常普遍,全国农村大同小异。说起这农村基础教育问题,我就满腔怒火满眶热泪----我是农村出来的,深知农民子弟读书之难。为了供我继续深造,弟妹们被迫早早离开了校园,害了他们一辈子。什么九年制义务教育!狗屁!简直是欺世盗名,不要脸!

   《中华人民共和国义务教育法》颁布实施16年了,有关领导早已宣布“基本普及九年制义务教育”了,可是,全国还有多少学龄儿童因交不起学费而失学?还有多少人生活在文字和现代文明之外?改革开放以来,科教兴国啦,重视教育啦,最苦不能苦孩子最穷不能穷教育啦,口号年年喊,说的比唱的还动听,事实恰恰相反,中国在教育、特别是农村基础教育方面的投入长期落后于大多数发展中国家,该挑的担子,该尽的事务,政府多是推给社会、推给希望工程!

   我们上一代和这一代,许许多多农村人已经失去受教育的权力,怎么忍心继续耽误下一代,从根本上断绝他们改变命运的希望啊怎么忍心?不是一个劲强调发展权吗,如果接受基础教育的权力都得不到保障,让他们怎么发展,怎么“享受社会进步所带来的成果”、“享受使自己与他们共同发展的权力”?届时,我们国家拿什么来与发达国家进行全方位的竞争,拿什么来赶英超美振兴中华?就靠集中优势资源培养出来的少数精英分子?精英当然重要,群众路线不能抛,更重要的是全民族文化素质、知识水平的普遍提高啊。

   在去年九月写给全国人大的一封信中,我就大声疾呼:“从农村开始,切实落实九年制义务教育。改革开放二十多年了,老少边穷地区,还有多少孩子因贫困而失学,轻了说,这是对国家前途的不负责任,说重点,这是对全民族严重的犯罪!各级领导,国家教委,难辞其咎。如果我们下一代,仍然文盲、科盲成群,我们的民族,何时才能振兴!纵然我们的经济表面上看起来多么发达,如果教育跟不上去,我们永远也成不了世界强国!再也不能把九年制义务教育,推给社会、推给希望工程了。这部分经费,必须由国家承担起来。国家再穷,也不能穷了孩子、穷了教育!就是借外债,也不许有一个孩子(特别是农村)因为贫穷、因为交不起学费而失去读书的权利”!

   8亿农民一时半会还无权享受一般国民的待遇,还只能在自己国家当三等、四等公民,这也罢了,至少,给他们一点盼头----既使很渺茫:让下一代获得改变父辈悲惨命运的起码技能和微薄希望…。

   国家太大太穷财政太困难,却耗巨资不断上马有些条件不成熟的工程和项目,什么三峡工程、国家大剧院…;又有多少钱浪费在吃喝腐败、资金外逃上!

   更令人气愤的是:听说不少城市政府不能妥善解决民工子女上学难的问题,却以治安需要和不合规定为由,屡屡取缔民办的民工子弟学校。近日网上又有一则消息,《华夏时报》也登了:11月29日对棚棚学校的孩子来说是灰暗的一天。当日下午,在丰台区、花乡公安、联防、政府官员100多人的浩大声势下,他们这所在京打工人员子弟学校被强行取缔,教学设备也被搬走,取缔之后又不对学生进行妥善安置。

   这简直是极不负责任的流氓无赖行径,自己不干活也罢了,还不许别人干!这是明目张胆的玩火,这是对国家民族的未来的犯罪!这样的政府行为,令人齿冷又心寒!

   我想起于阿克顿勋爵(1834--1902)在其政论《国家》里的一段话:“几个世纪以来,有一个道理一直没有被人们发现:教育应该是国家的一项职能,而国家则从未努力去履行这项职能。然而,当现代专制主义诞生以后,国家就以主权者的身份向任何事物施加影响并提出要求:商业、工业、文学、宗教都被宣布为国家的份内事务,相当地,这些领域也就被国家霸占和监控。根据同样的方法,所有事务的教育职能,国家都把它归属于市民自己去完成,并以同样的理由把其余的职责从自己身上免除掉”。

   奇怪的是,中华人民共和国是号称一切权力属于人民的社会主义民主国家呀,所作所为,怎么与“现代专制主义”国家一模一样呢?

   东海一枭2002、3、15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