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东海一枭
[主页]->[独立中文作家笔会]->[东海一枭]->[枭眼看世之一九二:不忘人民苦,牢记血泪仇]
东海一枭(余樟法)
·“网坛四害”东海一枭等(东海小语62----66)
·赤条条的我(组诗)
·《霹雳》
·中华不是无人而是无地(东海小语67----71)
·敢问余杰:徐晋如得到狗骨头了吗?
·答客难(修正稿)
·《最后一块高地》
·不识良知不成人
·向阉党开炮!
·阉党特征及相关说明
·“江婴”不着调(东海小语72----73)
·佛教出了个萧平实
·佛教出了个萧平实
·佛教出了个萧平实
·此“江婴”非彼江婴(东海小语74----76)
·《克星》
·终于碰到高手了!
·《写给严正学》
·《火种----与友人共勉》
·可以被压碎,但决不可能被压服(东海小语77----80)
·老君眉:政治我吧,求求你——为文化扫街客画像(一枭附言)
·下士不笑不足以为枭(东海小语81---84)
·最高的仁义,最大的福报
·海内外五十五人联合隆重提名严正学参选中国自由文化奖人权奖
·“点击率”具有相当大的发言权
·敦请刘晓波反省和检讨
·黑暗时代的火种!----敬请关注严正学
·小驳张鹤慈先生
·《今生我不属于你》
·筑梦中华(小型组诗)
·良知问题答客难
·自我纠错:为“忍”字翻案
·唯我儒家,大爱无疆
·利己应该,“主义”不得!
·东海一枭主义
·关于《新社》开除东海一枭的通知(奇文共赏)
·《这里不是私家花园》
·网友赠诗集萃(之15)
·《傻想》(外四首)
·谁打开了潘多拉的盒子?
·不是我要搞政治而是政治要搞我(东海小语89---94)
·雅俗自辩(枭声重放)
·不要考验我的宽容度(东海小语95---102)
·不识儒家真面目,只缘身堕解脱坑
·乡愿小议
·我能回答一切问题
·狮吼棒喝不碍圣佛庄严(东海小语103----104)
·东海难不倒(1---8)
·事有不可对人言
·为独立笔会诊病
·“诗王”真利口,老枭是“蠢驴”
·40、有巢氏问:什么叫儒家经权论?能深入浅出地介绍一下吗?
·东海难不倒(31----38)
·挽包老遵信
·小诗五首
·《迷魂》
·东海难不倒(45----51)
·关于回答问题,重申四点声明
·《党啊党》
·东海难不倒(58----61)
·东海难不倒(62---64)
·东海难不倒(62---64)
·《提醒》
·东海难不倒(65---68)
·《地雷》
·东海难不倒(69---75)
·东海一枭:《东海笔记》(外五首)
·净土就在我所在的地方(组诗)
·质问笔会:保什么密、对谁保密、保密何为?(修正稿)
·《有戏没戏》
·当前中国与政治有关的势力分哪几派?
·老枭受到笔会警告的泄密文章
·《越狱》(外四首)
·霸道瞬间勃起坚而不久,王道后劲十足持之以恒
·《找人》
·东海一枭:《最后一晚》
·东海一枭:只身东海挟春雷
·关于有关刊物“拒刊枭文”之传言的郑重说明
·东海一枭:《呐喊》
·《下一个九》
·为台北孙中山纪念馆拟联
·游戏王一梁,扫荡刘晓波
·请量东海水,看取一枭心
·《对不起》
·请量东海水,看取一枭心
·布衣自有尊严在,岂向权门乱折腰!
·东海一枭:誓挽狂澜入东海
·欲倾东海洗乾坤---东海一枭答客问(116---120)
·请向东海钓巨鳌---东海答客问(121---126)
·我给你准备的是一丝不挂的纯粹(组诗)
·生平不作皱眉事,暗地频传切齿声
·枭声雄健谁能和,东海风流世莫知
·南窗弹剑千山寂,东海拈花万古香
·《抓脸》
·鼠是没有资格对猫谦让的
·东海一枭:上帝批判(之一)
·枭声重放:从自由派开始,开展诚信教育
·现代知识分子最大毛病
·道在险夷随地乐,诗成风雨斗花香
·图书十万皆奴仆,圣佛三千作后台
·人能仁义终无敌,道及中庸不易行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枭眼看世之一九二:不忘人民苦,牢记血泪仇

   -------河南省嵩县车村乡车村镇有关干部必须受到严惩!

   老枭生于山村,长于江湖,深深了解和体会底层民众的艰难困苦,老家的父老乡亲,至今仍然困在重重大山脚下,受着无穷尽的压迫和煎熬。每当看到听到贫苦百姓受欺受辱的消息,我感同身受,常常气得象老朱一样拍桌子捶板凳,恨不得大权在手,对那些作威作福欺民辱民的混帐东西王八羔子实行公平报复,让他们也尝尝老百姓的滋味!

   上午在青梅煮酒论坛看了《在光天化日之下》,大怒,随手跟贴:杀掉他们!连写七杀字。杀人魔头张献忠的七杀碑曰:天以万物以养人,人无一物以报天。这些号称公仆的大大小小的贪官恶吏,贪墨、挥霍着大量的民脂民膏,不但不思报答,反而以欺辱人民为乐,实在是太该死了!

   有人宣扬网上虚假信息太多,我不以为然。无论如何,比起报刊电视,可信度总要得多吧。例如这篇贴子,凭直觉和经验,我相信百分是八十,不是空穴来风。不过,冷静细想,我的跟贴是过于激愤了。怎么能杀得完?那又要杀多少人?杀,除了解一时之气,解决得了什么问题呢?

   同时,在指责那几个小镇干部的同时,我们更应该问几个为什么:为什么大大小小领导干部都成了坏的或比较坏的?为什么党纪国法约束不了他们?是谁纵容他们为非作歹,连无品级不入流、稍有点权力的小官就管得了的小小乡镇干部都可以如此为所欲为?那些位高权重、无人能管的封疆大吏、朝廷重臣,岂不是更可以无法无天了吗?

   总有人以为上头经文包括老和尚大都是好的,是下面小和尚把好经念歪了。岂不知,和尚级别越高,嘴越易歪、心越易坏。而某种经文总是允许甚至鼓励小和尚往歪里念,经文本身肯定有问题。

   大大小小的官帽儿,都是上面封赏、恩赐、委任的,或者凭金钱女色贿赂从上面买来的,当然不可能真正为百姓着想、为人民服务,只要对上面负责、把上面哄好就行了嘛。

   只要老百姓没有权力选择自个公仆的现状一天不改变,公仆们欺民骗民辱民压民的卑劣行径就一天得不到有效的制止。杀掉旧贪又有新贪,除掉旧恶又生新恶,前腐后继,无穷无尽。

   在根源不绝、制度未改的情况下,贫弱人群蒙冤受屈了,如果不愿触犯国法武力报仇,又不甘忍气吞声,只能踏上漫漫上访路,寻求法律、舆论以及更高级别的权力的同情和支持。伸冤的希望还是存在的,如果反方位不高钱不多势不大的话。

   贴中反方不过是几个小镇干部,好说。如果是我,先想办法摘掉他们的官帽儿,待他们成了平民或罪犯之后,再找个机会,或破其家,或亡其人。至于具体什么办法,多得很,或利用金钱或利用权力或动用关系或诉诸法律,还有美人计呀意外事故呀,自个想去吧。

   拙见仅供贴主参考。免费再送一句话:不忘阶级苦、牢记血泪仇!

   东海一枭2002、5、28

   附:在光天化日之下 (2千字)发信人:愤慨

   昨天上午一上班,便接到同学电话,声音急切:“家里出事了,你赶快下来,我在你单位门口等你。”我心里一惊:会是什么事,莫非小兰跳楼了?我赶快起身,向同事交待了一下,拎起包就下楼来了。 小兰是我同学的老婆,两个人过日子一向磕磕碰碰的。有次两个人吵了嘴,小兰爬上窗台要挑楼,被我同学拦腰抱住,未能如愿。 我急匆匆地到了单位门口,看到同学在那里来回走动,拿个手机在不停的说着。等他停下来,我问:“出了什么事?”“小兰回娘家被人打了,现在送到了人民医院。”“怎么回事?”同学愤慨地说了大致情况,接下来我也愤慨了。我们马上打的到了人民医院。 我们在一辆车里看到了小兰。小兰躺在车座上,赤着双脚,衣衫凌乱,面色由于极度悲伤和激动变得凄惨不堪。小兰的腰被打坏了,不能动弹,胳膊和腿上都是淤伤,左耳的听力也损坏了,两只脚的大拇指居然被两根长刺横穿而过,现在还牢牢地扎那里!内伤,还不清楚是不是有内伤!我们把小兰抬下车,用医院的床车把她推到了外科急救室。这时候小兰哭了,浑身开始抽搐。 小兰的娘家在河南嵩县,久居了省城,前些天回家探望。刚好当地一个镇子开物资交流大会,小兰的妹妹做服装生意,小兰无事便和妹妹在镇子里支了摊位卖服装。 前天是星期天,到了下午,镇子的党委书记、镇长等一帮领导,浩浩荡荡地从县城度完两天假期打道回府。镇上的大部分领导家都在县城。车队路过了小兰妹妹的摊位,事情就出来了。 当时小兰的妹妹可能因为心情比较好吧,也可能闲着无事,在用手拨弄路边新栽的银杏树苗,她用手把树叶拨过来又拨过去,觉得挺好玩。这些银杏树苗大概是镇子里的绿化树。小兰妹妹的这些动作被车里的人看到了,车子就停了下来。然后是所有的车都停了下来。镇子的一群领导就围住了小兰和小兰妹妹。这些领导里有镇书记、副书记、镇长、副镇长、派出所所长、副所长等等。 副书记手指着小兰妹妹厉声吼叫:“住手!不准动这些树!” 小兰妹妹很惊讶:“我只是用手拨拉了几下啊!” “那也不行!这是破坏!” 小兰妹妹是个倔强的女人:“我没有破坏,我又没有折树苗!” 大概这个副书记气势汹汹:“还敢顶嘴,把她拉到派出所去!” 于是一帮人推搡着小兰妹妹,要把小兰妹妹拉到车里。小兰妹妹高声喊:“我没有犯法,你们干吗要让我去派出所,我不去!” 小兰当然要去护她妹妹,“你们还讲不讲道理,我们犯什么法了?” 两个女人居然顶撞了这些土皇帝,这还得了。“打!”副书记一声令下,父母官们一拥而上,对两个女人打出手。可怜的小兰,就这样被打的皮肤青肿,三次被抛到路边坡下的荆棘窝里,两只脚大拇指上都被半寸长的荆刺一穿而过;而她的妹妹,被那一帮镇上的父母官生是摁着头捆住脚塞进了车子,拉到了派出所,被罚跪,被恐吓,被拘留,被逼着写检查。 当时的场面是这样的:围观的群众约有500-600人,头顶上是光天化日,镇书记站在人群外在那里冷漠的看着,看着他的属下疯狂殴打两个手无寸铁的弱女子。 这就是一群父母官的作为吗?落实“三个代表”的精神,他们天天都在说,电视上天天都在讲,他们就这样代表老百姓的利益吗? 围观的群众愤怒了!他们围住车队长达5个小时。至深夜,他们仍然聚集在镇政府院内,为小兰和小兰的妹妹呐喊。小兰的妹妹被放出来了,在小兰亲属的强烈要求下,他们派了辆车把小兰拉到了郑州。 小兰现在正检查治疗,伤情还有待进一步检查。

    因为我心中被愤慨充满,所以就写出来这件事情,发在这里,让大家讨论。这是一件真实的事情,发生的时间是2002年5月26日下午5点左右,地点是河南省嵩县车村乡车村镇,参与殴打小兰和小兰妹妹的是车村镇副书记马跃伟等乡镇一群领导。 输入时间:2002-5-30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