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东海一枭
[主页]->[独立中文作家笔会]->[东海一枭]->[枭眼看世之一九二:不忘人民苦,牢记血泪仇]
东海一枭(余樟法)
·致亚明:我在,你何敢死!
·人生最高境界
·九狮山民:题东海《无相大光明论》四绝
·尘色依旧:题东海《无相大光明论》四绝
·学者不“坐而论道”才是可耻的!
·亚明:老枭,你让我无地自容(东海附言)
·来自儒门的冷箭
·“转业”工作
·此事不严究,天怒终难解!
·z和东海老人《为国民党及马英九贺》(二首)
·《为国民党及马英九贺》和诗二首
·《地球越来越不稳定了》
·信奉良知主义,坚持中庸原则---东海答客难(507---510)
·无相大光明论(上篇:道论)
·给东海老人的一封通信
·《大关》
·无相大光明论(下篇:德论)
·也帮江青改诗
·范先跑,你往哪里跑?
·三申东海客约,谢绝俗士打扰
·《拒客令》
·《警告》
·儒者待人的冷与热
·范跑跑缺什么,刘大生余杰们又缺什么?
·极端自私的“袖珍动物”
·《运命》
·儒家的资格
·范跑跑的跑与民运领袖的“跑”
·李敖三流,鲁迅不入流
·利己切勿唯己,利他当心“主义”
·日式范跑跑遭到的“道德追杀”
·刘大生:就范跑跑事件谈谈余樟法(东海附言)
·含笑劝告余秋雨
·民运不是小人运动!
·枭文更正
·小“启”刘大生教授
·题《一篇小学生作文》
·东海警告:不要挡我的道!
·余秋雨笔下的“一位佛学大师”是谁?
·此心尽处,豁地知性与天侔
·范跑跑的“道德骄傲”
·盖棺论定范跑跑
·知识分子与“知道分子”
·大良知学纲要(修正稿)
· “所有人都是罪人”
·《天考》
·“所有人都是罪人”?
·马克思的无知
·地震中孔子会先跑吗?
·别拿自己当凡人
·任人赞骂褒贬,谁辨是非高低?
·和王兆山《江城子-废墟下的自述》
·(好诗共赏)九狮山民:敬步枭兄原玉
·道德原则是绝对的---小启“上校”
·东海答客难(511---517):未必上山皆好汉,何曾下笔不精华
·别拿自己当外人
·《岁暮邕城闲居偶成》唱和及点评
·东海为何如此好斗?
·《冷笑而过》
·大自在境界
·与刘大生教授商榷:格雅何妨文字俗,心污徒炫语言纯
·中宣部颂
·识人的难与易
·儒家不会尊重和举荐逃兵
·从中南海到东海
·“圣人不死,大盗不止”
·联答刘大先生
·自由主义不是自私主义
·程颐论老虎,东海觅知音
·正在天心网友赠诗二首(东海附言)
·致九狮山民君
·别拿自己当坏人
·九狮山民和诗二首
·光明正大地“自我吹捧”
·胡平,请不要拿本能说事
·向dck先生求饶
·《中国特色的幸福》
·拘成小节方成熟
·鬥志:我為什麼要大膽轉載
·赠人六首(jiang898、张星水、李大白、楚天浪子、点晴等)
·重道德与唯道德----简答胡平君
·一笑居然有老黄
·东海思想概要
·杀人不道德与不道德杀人---浅答闲话
·致正在天心、精卫二君
·国内“反枭”文章,令我哭笑不得
·生命之根、制度之本------兼答胡平君
·把中国引到哪里去?
·享受生命,笑对一切----答网友
·开生命新境界,创社会新文明---答自由中国网友
·谁最害怕“道德批评”?
·秋菱:次韵东海一枭《幽居写怀》(好诗共赏)
·与徐水良等浅谈仁本主义
·别把矛头指向普通民众----答刘大先生
·留别闲话君
·当心读书读傻了
·给徐水良君开一窍
·给徐水良君开一窍
·伪哲理举例
·自题《仁本主义大纲》
·转个好玩的:《三教顶峰》小说连载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枭眼看世之一九二:不忘人民苦,牢记血泪仇

   -------河南省嵩县车村乡车村镇有关干部必须受到严惩!

   老枭生于山村,长于江湖,深深了解和体会底层民众的艰难困苦,老家的父老乡亲,至今仍然困在重重大山脚下,受着无穷尽的压迫和煎熬。每当看到听到贫苦百姓受欺受辱的消息,我感同身受,常常气得象老朱一样拍桌子捶板凳,恨不得大权在手,对那些作威作福欺民辱民的混帐东西王八羔子实行公平报复,让他们也尝尝老百姓的滋味!

   上午在青梅煮酒论坛看了《在光天化日之下》,大怒,随手跟贴:杀掉他们!连写七杀字。杀人魔头张献忠的七杀碑曰:天以万物以养人,人无一物以报天。这些号称公仆的大大小小的贪官恶吏,贪墨、挥霍着大量的民脂民膏,不但不思报答,反而以欺辱人民为乐,实在是太该死了!

   有人宣扬网上虚假信息太多,我不以为然。无论如何,比起报刊电视,可信度总要得多吧。例如这篇贴子,凭直觉和经验,我相信百分是八十,不是空穴来风。不过,冷静细想,我的跟贴是过于激愤了。怎么能杀得完?那又要杀多少人?杀,除了解一时之气,解决得了什么问题呢?

   同时,在指责那几个小镇干部的同时,我们更应该问几个为什么:为什么大大小小领导干部都成了坏的或比较坏的?为什么党纪国法约束不了他们?是谁纵容他们为非作歹,连无品级不入流、稍有点权力的小官就管得了的小小乡镇干部都可以如此为所欲为?那些位高权重、无人能管的封疆大吏、朝廷重臣,岂不是更可以无法无天了吗?

   总有人以为上头经文包括老和尚大都是好的,是下面小和尚把好经念歪了。岂不知,和尚级别越高,嘴越易歪、心越易坏。而某种经文总是允许甚至鼓励小和尚往歪里念,经文本身肯定有问题。

   大大小小的官帽儿,都是上面封赏、恩赐、委任的,或者凭金钱女色贿赂从上面买来的,当然不可能真正为百姓着想、为人民服务,只要对上面负责、把上面哄好就行了嘛。

   只要老百姓没有权力选择自个公仆的现状一天不改变,公仆们欺民骗民辱民压民的卑劣行径就一天得不到有效的制止。杀掉旧贪又有新贪,除掉旧恶又生新恶,前腐后继,无穷无尽。

   在根源不绝、制度未改的情况下,贫弱人群蒙冤受屈了,如果不愿触犯国法武力报仇,又不甘忍气吞声,只能踏上漫漫上访路,寻求法律、舆论以及更高级别的权力的同情和支持。伸冤的希望还是存在的,如果反方位不高钱不多势不大的话。

   贴中反方不过是几个小镇干部,好说。如果是我,先想办法摘掉他们的官帽儿,待他们成了平民或罪犯之后,再找个机会,或破其家,或亡其人。至于具体什么办法,多得很,或利用金钱或利用权力或动用关系或诉诸法律,还有美人计呀意外事故呀,自个想去吧。

   拙见仅供贴主参考。免费再送一句话:不忘阶级苦、牢记血泪仇!

   东海一枭2002、5、28

   附:在光天化日之下 (2千字)发信人:愤慨

   昨天上午一上班,便接到同学电话,声音急切:“家里出事了,你赶快下来,我在你单位门口等你。”我心里一惊:会是什么事,莫非小兰跳楼了?我赶快起身,向同事交待了一下,拎起包就下楼来了。 小兰是我同学的老婆,两个人过日子一向磕磕碰碰的。有次两个人吵了嘴,小兰爬上窗台要挑楼,被我同学拦腰抱住,未能如愿。 我急匆匆地到了单位门口,看到同学在那里来回走动,拿个手机在不停的说着。等他停下来,我问:“出了什么事?”“小兰回娘家被人打了,现在送到了人民医院。”“怎么回事?”同学愤慨地说了大致情况,接下来我也愤慨了。我们马上打的到了人民医院。 我们在一辆车里看到了小兰。小兰躺在车座上,赤着双脚,衣衫凌乱,面色由于极度悲伤和激动变得凄惨不堪。小兰的腰被打坏了,不能动弹,胳膊和腿上都是淤伤,左耳的听力也损坏了,两只脚的大拇指居然被两根长刺横穿而过,现在还牢牢地扎那里!内伤,还不清楚是不是有内伤!我们把小兰抬下车,用医院的床车把她推到了外科急救室。这时候小兰哭了,浑身开始抽搐。 小兰的娘家在河南嵩县,久居了省城,前些天回家探望。刚好当地一个镇子开物资交流大会,小兰的妹妹做服装生意,小兰无事便和妹妹在镇子里支了摊位卖服装。 前天是星期天,到了下午,镇子的党委书记、镇长等一帮领导,浩浩荡荡地从县城度完两天假期打道回府。镇上的大部分领导家都在县城。车队路过了小兰妹妹的摊位,事情就出来了。 当时小兰的妹妹可能因为心情比较好吧,也可能闲着无事,在用手拨弄路边新栽的银杏树苗,她用手把树叶拨过来又拨过去,觉得挺好玩。这些银杏树苗大概是镇子里的绿化树。小兰妹妹的这些动作被车里的人看到了,车子就停了下来。然后是所有的车都停了下来。镇子的一群领导就围住了小兰和小兰妹妹。这些领导里有镇书记、副书记、镇长、副镇长、派出所所长、副所长等等。 副书记手指着小兰妹妹厉声吼叫:“住手!不准动这些树!” 小兰妹妹很惊讶:“我只是用手拨拉了几下啊!” “那也不行!这是破坏!” 小兰妹妹是个倔强的女人:“我没有破坏,我又没有折树苗!” 大概这个副书记气势汹汹:“还敢顶嘴,把她拉到派出所去!” 于是一帮人推搡着小兰妹妹,要把小兰妹妹拉到车里。小兰妹妹高声喊:“我没有犯法,你们干吗要让我去派出所,我不去!” 小兰当然要去护她妹妹,“你们还讲不讲道理,我们犯什么法了?” 两个女人居然顶撞了这些土皇帝,这还得了。“打!”副书记一声令下,父母官们一拥而上,对两个女人打出手。可怜的小兰,就这样被打的皮肤青肿,三次被抛到路边坡下的荆棘窝里,两只脚大拇指上都被半寸长的荆刺一穿而过;而她的妹妹,被那一帮镇上的父母官生是摁着头捆住脚塞进了车子,拉到了派出所,被罚跪,被恐吓,被拘留,被逼着写检查。 当时的场面是这样的:围观的群众约有500-600人,头顶上是光天化日,镇书记站在人群外在那里冷漠的看着,看着他的属下疯狂殴打两个手无寸铁的弱女子。 这就是一群父母官的作为吗?落实“三个代表”的精神,他们天天都在说,电视上天天都在讲,他们就这样代表老百姓的利益吗? 围观的群众愤怒了!他们围住车队长达5个小时。至深夜,他们仍然聚集在镇政府院内,为小兰和小兰的妹妹呐喊。小兰的妹妹被放出来了,在小兰亲属的强烈要求下,他们派了辆车把小兰拉到了郑州。 小兰现在正检查治疗,伤情还有待进一步检查。

    因为我心中被愤慨充满,所以就写出来这件事情,发在这里,让大家讨论。这是一件真实的事情,发生的时间是2002年5月26日下午5点左右,地点是河南省嵩县车村乡车村镇,参与殴打小兰和小兰妹妹的是车村镇副书记马跃伟等乡镇一群领导。 输入时间:2002-5-30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