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东海一枭
[主页]->[独立中文作家笔会]->[东海一枭]->[枭眼看世一八五:不当国王当诗王--请国家安全部门放心]
东海一枭(余樟法)
·《无相大光明---东海儒学》赠阅启事
·浙江行
·精卫:把儒家思想与现代人类主流文明对接
·境界(组诗)
·《枭门》
·忠于良知是最高最大的忠
·囧囧囧囧囧:切记要有独立的意志、自由的精神(东海附言)
·门外论道笑柄多---张远山《庄子奥义》批判
·同肩道义共擎天
·《代表》
·一条道走到底
·经权略论
·东海儒门的要求
·佛教:圆而欠满,美中不足
·《中囯文人》
·zt:buddhahehe:给“东海老人”(东海附言)
·zt:buddhahehe:给“东海老人”(东海附言)
·“老实”的张远山(外一篇)
·次韵酬九狮山民
·愿我儒生如孔雀
·归林:东海良知与随心所欲而不逾矩之"欲与矩"(东海附言)
·儒家唱和观:该和则和,该唱则唱
·外道漫论
·Z拐峁山人:次韵东海一枭《抒怀示友人》二首
·道德的政治如何可能?
·z拐峁山人:读东海一枭四绝句有感
·z一个多情的基督徒为东海作祷告
·都来谈谈对儒家的认识
·《真认识我不容易》
·勉jiang、赤二生
·东海指月录(问答卷1--5)
·只有认识良知,才能认识一切
·圣贤快乐自足,道德真力弥满----小启贝苏尼
·东海指月录(问答6--9)
·东海荐文:论大学"治国平天下"(作者:赤子之心)
·黎文生:问君缘何向东海,只因儒理契我心(东海附言)
·黎文生:问君缘何向东海,只因儒理契我心(东海附言)
·政治以外另一境界
·大德者必有言,大智者必能言
·戊子杂诗(五十三----六十二)
·周敬诚:《中国未来政治制度构想》(东海荐语)
·弘扬良知主义,棒喝“民主愚氓”
·千家万派,东海最派
·黎文生:“转向东海,并不弃佛”(东海附言)
·焦国标,你住嘴!
·关注现实,升级儒家,洪传真理,建设文化 ----勉东海儒者
·《恶毒时代》
·被褐:某些知识分子的“策略”(东海附言)
·支持方家华等提名洪哲胜为“中国自由文化奖”候选人
·宋大琦:“我也附和几句来反对那宗教愚民”
·黎文生:佛家高圆仍欠满,欲使其全须以生(东海荐文)
·考验
·“化缘”功夫
·《东海儒家》
·为余秋雨先生改联
·教化
·枭声重发:要么把我关起来,要么给我发言权!
·你发了大愿,我发点感慨----复黎文生君
·你发了大愿,我发点感慨----复黎文生君
·z紫光:农历赠余兄樟法
·忍辱功夫
·黎文生关于《佛家高圆仍欠满,欲使其全须以生》一文的补充说明
·万法皆从自性生
·黎文生:人生一大快事(东海附言)
·新词别释:德残智弱(四则)
·大良知的呼唤----东海儒家欢迎你
·南老怀瑾,请勿自辱!
·反儒者的命运
·反儒者的命运
·好诗共赏:敬步原韵呈枭先生(作者:九狮山民)
·最大的非礼(东海胡思录5--9)
·东海老人:《最高尊重》
·请教方应看、不锈钢老鼠等自由中国管理员(劳热心人士一转)
·《杨一刀》
·我的“打击面”
·良知恒久远,一颗永留传
·谭嗣同殉难110周年祭
·焦芽败种尚能芽否?--兼示东海原粉丝们
·怎样对待外道异端?
·z一手接纳民主宪政,一手拥抱中国传统
·气壮体亦壮,心良身自良
·中共渐明智,华夷尚倒置
·利他利己都是良知的作用
·东海的红与秋雨的红
·好诗荐读:中华(作者:黎文生)
·儒者、儒学爱好者及有关刊物负责人请进
·警惕冒充东海的人
·真理高于一切,半步也不退让!
·见到我自然会有奇迹
·尘色依旧:谭嗣同殉难110年祭(用东海老人韵)
·九狮山民:奉和东海老人纪念谭嗣同殉难一百一十周年诗
·汤池不是“儒家特区”!
·制度道德,何者为本?
·z鸟鸣可待成追忆:“阐述学理是一个叫真儿的事情”!
·拐峁山人:东海哲理小诗印象
·儒新社:“不教而罰謂之虐”( 东海附言)
·孔子不诛少正卯!
·也和东海老人夜读谭嗣同其二(作者:不靠运气)
·你值得我团结吗?
·刘晓波的狂妄
·信必安:“我认识了更高的真理”(东海附言)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枭眼看世一八五:不当国王当诗王--请国家安全部门放心

   去年八月,以《国家主席竞选书》的形式,吐露了我积郁已久的对国家、民生的深重忧思,以及对我党的深切期望,文尾幽了一默:凡投我一票者,皆有望获一顶乌纱之帽。本主席言出法随,绝不失信于天下云云。该文一出,轰动网络,几个月来,通过跟贴、伊妹儿收获了大量的支持和“投票”,得到了包括余杰在内的大批知识分子的声援,不论自由主义还是民族主义,左派还是右派,对我的“竞选纲领”,都是赞同的多,反对的少。据说此贴还引起了安全部门的关注,暗中对我进行了调查(近几个月来,信件常迟到、电邮常出故障,电话、手机也有被窃听的嫌疑。昨夜澳门友人来电,就无故断了两次,且杂音很大)。还为此挨了一位老前辈一顿好“骂”。

   支持声中,网友憨豆先生的意见,颇有代表性。他在《东海一枭竞选国家主席?我投一票!》中写道:

   “看了老枭《国家主席竞选书》,老憨大加赞赏,有志献身于中华民族伟大复兴的热血青年,都是中华好儿女,何况老枭德才兼备,有治国雄才大略。为什么老憨要投他一票,而且号召国人投他一票?因为老憨看得出,如果老枭当选,至少有几大好处:

   台湾问题和平解决。由于老枭邀请台湾各党派参政,台湾各党派也有当选国家主席、上台一展身手的机会,大家都是中华民族的主人,对台湾人来说实在是一件天上掉馅饼的美事,鬼才闹台独!连阿扁都有机会到大陆当总统,除非阿扁是变态鬼,否则赶快声明:“俺是中国人”。 二、中国历史杜绝了农民起义。老枭对农民好,农民真正享受国家主人的待遇,体会到当家作主的甜滋味,虽然一时穷了点,心里也是热乎乎的,还谈什么官逼民反,王侯将相,宁有种乎? 三、贪官少了。由于财产公开,新闻自由,舆论监督,监察机构齐备管用,大大减少了贪官,人民气顺了,国家有希望了。 四、中日美三国真正友好了。小日本和美国对中国不会另眼相看、指指点点,和民主的中国拉近了距离,中国将得到西方发达国家大力的援助,中国不再是民主世界的孤儿,有了很多同道者。 …… 虽然老憨投老枭一票,但要声明,老憨不希望老枭当选后封我什么长之类的头衔,只要求老枭当平民主席,不要一朝发达了就不知道自己姓什么了,就看不起当初的难兄难友了,如果真是这样,老憨可要游行示威静坐罢工,你老枭也动用不了军队镇压,坦克也压不到俺,俺怕啥?”。

   仅仅在网坛上,多数时候旋贴旋删(国内),就产生了较大的影响,如果此贴能在传统媒体公开发表,如果我真有机会参与竞选,支持率一定非常可观。撇开政治观点、竞选纲领不谈,凭老枭雄辩的口才、广博的学识、青春的活力、英俊潇洒、虎视龙骧的风采,就将风靡九州、尽占上风。哈哈。至于海外民运头子魏京生等,纵有机缘,也非对手。盖他们对台独、疆独、藏独的同情、支持以及帮联制等主张,为大多数国民所反感,而且经我党多年来无微不至的丑化,他们的名誉、品格早已破产,要恢复,大非易事。

   当然也遭到了不少网民的嘲讽,被戴上“政治狂人”、“一代狂人”之类帽子。猫眼看人的波罗网友一针见血地指出:“太狂,太疯,个人英雄,老子天下第一。由此肯定不能成为一定组织。有关部门认定你疯疯颠颠,会叫的并非最厉害。品牌名字就带有精神病倾向。既然是一枭,谁都不怕,则别人都怕你。读者也可能有同感。如此看来,东海一枭,怪诞侠客,会阻挡你成为领袖人物,自毁前程”。

   好在我绝无政治野心,无意成为什么“领袖人物”,所以就谈不上自毁前程啦。我想起了米卢。从媒体上看到,在“十佳球员”颁奖典礼上,当米卢接过专门为他订做的玉石国际象棋,见他的形象被做成国际象棋中的国王时,脸色大变,大叫“NO.NO”、“这个玩笑开大了”,一脸惊恐,甚至愤怒,并质问央视主持人,幸亏主持人灵活,岔开了话题。

   在民主、法治社会,在现代文明人眼里,专制的“国王”,不是什么好角色。而平民主席,则极不好当---要看人民脸色啊。象克林顿,玩个把女人,弄得天下人笑话,多没面子。我有书有酒有时间有自由,不必愁衣食,不必看人脸色,想找什么女人就去找(只要瞒着老妻就行),何必去遭那份罪负那份沉重的责任? 写到这里,有网友qq响起,告我奸坛又有人含沙射影地“骂”我,要来其文一看,大翘拇指:骂得好骂得妙骂得呱呱叫:

   “近来不断有政治狂徒叫嚷要当国家主席。国家主席这捞什子有什么值得念念不忘的?中国的国家主席早被一帮子臭虫给玩臭了,臭得不可近前。第一个主席诛人数千万,诛心十多亿,为达目的不择手段,为了权势专坑朋友,值得我们这些人效法么?第二个主席靠拍马屁起家,却落个不明不白的死,他的惨死证明了,主席这玩艺其实贱得很。第三个主席充其量是个摆设,是别人捏在掌心的一颗棋子,傀儡而已。第四个主席证明当主席是反熵的,只要会扎堆,低智商的、半白痴半奴才照干主席不误。第五个虽有吕布战三英的帅哥劲儿,但那满嘴谎言,配个皮笑肉不笑的熊样儿,只叫人恶心。综上所述可见,国家主席这事,政治流氓干过,马屁精干过,弱智儿干过,伪君子干过,已经堕落成一标准娼妇名牌,一恶人骑,值几个小钱?”-------杜导斌《作泼皮,不作主席 》

   我不讳言艺术野心,若无意外(被诬被抓被关被蒸发什么的),二十一世纪的民间诗林(诗词界)思林(思想界)双料盟主,非我莫属。眼下嘛,无事可干,躲到网上说几句真话实话,总可以吧。

   居然,似乎,也不太可以。首先受到网管限制,老是被删被改。咋天一篇《我为啥未遭“封杀”》的贴子,在天涯关天茶舍就被删得七零八落,面目全非。两首有关时事的七律,在某网站被砍后还遭恶毒冷嘲:“比如枭兄,完全可以冲上街头派些传单爽一下,负责的是你个人。网站和你不同,对你们网上言论负责任的,是网站…”。

   我为给网站监管人员带来恐惧和麻烦(删贴的麻烦)致歉。老枭天生胆大,却不鲁莽傻冒,不至于拿两首诗上街派发,既使不遭警察干涉,也将受到路人笑话。而且,以此逻辑,我也可以斥问鲁迅为何要躲在租界写文章?可以指责孙中山、黄兴等等等为何逃亡海外?他们为何不冲上街头派些传单爽一下?同时,我并不认为冲上街头派传单比写文章效果一定更好、影响一定更大。我有贴文权,你有删文权,确有不妥,删去就是了嘛。

   其次老受一些人的嘲笑指斥。有人以为网上空话,无济大局,无补现实,无用于老百姓。或劝我深入农村工厂了解民生民情,或责问我,既然那么同情弱势群体,帮哪位老区农民、下岗工人解决过什么具体困难、送过多少温暖、做过哪些实事?

   很惭愧,我都没有。无力为国家、为底层民众解决什么具体的问题,无力也不敢抢过各级领导的“专利”,逢年过节送温暖。我只是一介布衣,一个小小的自由知识分子,我只是不愿说违心的话做违心的事写违心的文章,同时,努力发出真实、内心的声音来。有没有用,大用小用,尽人事听天命吧。但我还是相信,真话,对改良社会、建设国家,对执政党,都是有用的。真话是有力量的,有时,真话真言本身就蕴含了行动的品质,就有“行”和“做”的意思。历史上,只有最专制反动的独裁统治者,才害怕人民说真话,才会对胆敢说真话者千方百计打压、封杀,从精神到肉体进行迫害、消灭!

   对于我这个卧龙岗上散淡的人,独乐斋中逍遥的人,对金钱欲望渐趋淡漠、对权力的龌龊极端厌恶的人,只对美酒、美色、奇书、奇石兴趣浓厚的人,不论是专制国王还是平民主席,两个头衔都缺乏大引力,如果要为此奔走呼号冒险犯难,就更不值得啦。请老江、小胡、小曾等现任以及下任下下任主席们,也请国家安全部门放一百万个心。别在我身上浪费时间精力和民脂民蒿啦。哈哈,哈哈,老枭这就去也…

   2002、5、16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