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东海一枭
[主页]->[独立中文作家笔会]->[东海一枭]->[枭眼看世一八五:不当国王当诗王--请国家安全部门放心]
东海一枭(余樟法)
·清算五四
·人性和仁爱
·知识群体要忏悔
·东海推荐:应正视国际共运失败马列主义破产的严酷现实
·新启蒙运动
·平民主义批判
·政治必须立足正义
·说说五四吧
·善恶报应论
·道德和命运的关系
·个人主义、集体主义和仁本主义
·我是中国亡命徒
·真正的三代表和民族魂
·文化决定论—兼论中华宪政
·介绍周太王故事,谨供戴将军参考
·今日微博
·习近平的儒家修养
·杀人手段救人心
·习近平与毛泽东的原则区别
·劣人论
·独尊儒术和言论自由
·从男尊女卑说起
·中国化就是儒家化
·两种成功
·东海推荐:应正视国际共运失败马列主义破产的严酷现实
·与余英时先生商榷:真理的力量和儒家的自信
·新礼制对民主制的三重超越—答刘路
·吴钩一段话三大错
·也谈儒家的认信准则
·今日微博2015。4.15
·为朱熹洗冤
·欢迎问难
·中华君子树,松柏和甘棠
·儒学让人强大
·反动就要挨打
·中国知识群体:最丑陋的时代最丑陋的人
·尊重言论权是儒家的优良传统
·知识群体要忏悔
·颂圣与颂贼
·极权政治的文化背景和社会底盘
·马唯然:一个通灵者的诗生活(附东海荐语)
·庶民有堕落的权利(微集)
·为什么好人没好报?
·三民主义批判
·今日微博:如果天祐中国,必然天祐习王
·人和制度
·今日微言(2015-5-24)
·略答寒网
·三民主义批判之二(微集)
·给王岐山喝个彩并提个醒
·呼吁美国(微集)
·历史是由儒家写的
·今日微博(2015-5-27)
·伟大的帝王师
·仁本主义宣言
·今日微博(2015-5-29)
·《哲学三慧》批判
·儒城---一个儒者的中国梦
·仁者无敌论
·儒家革命论
·旧作展:给薄督一点忠告,为重庆献上三策
·爱民是最大的政治
·爱民是最大的政治
·【专访之三】余东海:我为什么支持习近平(儒家网)
·权力的本质
·论毛泽东的文化修养
·儒家对西方的历史影响
·儒家十大教条
·新中体西用论
·文化决定论—兼论中华宪政
·命运共同体论
·真正的三代表和民族魂
·旧声重发:唱红实为倡黑,有错而且有罪
·仁本主义人性观
·仁本主义世界观
·东海今日微博
·言论罪和妄语业
·今日微博
·“二十四孝”批判
·今日微博
·今日微博(2015-7-1)
·儒家化和现代化
·同道酬赠集(第二十五集)
·今日微博
·关于杀生答客难
·关于国党和台湾(微集)
·狼图腾批判
·-《国学圣典》序:学习中华文化,培养君子人格
·儒眼看股市
·儒家文化和马克思主义
·罗辉:向广大儒生力荐原始点医学
·今日微博(2015-7-11)
·诸葛虽亮不太明(微集)
·诸葛虽亮不太明(微集)
·五四、计生和铁流(微集)
·今日微言(2015-7-18)
·今日微博(2015-7-20)
·与蒋庆先生商榷
·[论语点睛]君子之言,信而有征
·今日微博(习王两位先生为国珍重)
·儒家的土地所有制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枭眼看世一八五:不当国王当诗王--请国家安全部门放心

   去年八月,以《国家主席竞选书》的形式,吐露了我积郁已久的对国家、民生的深重忧思,以及对我党的深切期望,文尾幽了一默:凡投我一票者,皆有望获一顶乌纱之帽。本主席言出法随,绝不失信于天下云云。该文一出,轰动网络,几个月来,通过跟贴、伊妹儿收获了大量的支持和“投票”,得到了包括余杰在内的大批知识分子的声援,不论自由主义还是民族主义,左派还是右派,对我的“竞选纲领”,都是赞同的多,反对的少。据说此贴还引起了安全部门的关注,暗中对我进行了调查(近几个月来,信件常迟到、电邮常出故障,电话、手机也有被窃听的嫌疑。昨夜澳门友人来电,就无故断了两次,且杂音很大)。还为此挨了一位老前辈一顿好“骂”。

   支持声中,网友憨豆先生的意见,颇有代表性。他在《东海一枭竞选国家主席?我投一票!》中写道:

   “看了老枭《国家主席竞选书》,老憨大加赞赏,有志献身于中华民族伟大复兴的热血青年,都是中华好儿女,何况老枭德才兼备,有治国雄才大略。为什么老憨要投他一票,而且号召国人投他一票?因为老憨看得出,如果老枭当选,至少有几大好处:

   台湾问题和平解决。由于老枭邀请台湾各党派参政,台湾各党派也有当选国家主席、上台一展身手的机会,大家都是中华民族的主人,对台湾人来说实在是一件天上掉馅饼的美事,鬼才闹台独!连阿扁都有机会到大陆当总统,除非阿扁是变态鬼,否则赶快声明:“俺是中国人”。 二、中国历史杜绝了农民起义。老枭对农民好,农民真正享受国家主人的待遇,体会到当家作主的甜滋味,虽然一时穷了点,心里也是热乎乎的,还谈什么官逼民反,王侯将相,宁有种乎? 三、贪官少了。由于财产公开,新闻自由,舆论监督,监察机构齐备管用,大大减少了贪官,人民气顺了,国家有希望了。 四、中日美三国真正友好了。小日本和美国对中国不会另眼相看、指指点点,和民主的中国拉近了距离,中国将得到西方发达国家大力的援助,中国不再是民主世界的孤儿,有了很多同道者。 …… 虽然老憨投老枭一票,但要声明,老憨不希望老枭当选后封我什么长之类的头衔,只要求老枭当平民主席,不要一朝发达了就不知道自己姓什么了,就看不起当初的难兄难友了,如果真是这样,老憨可要游行示威静坐罢工,你老枭也动用不了军队镇压,坦克也压不到俺,俺怕啥?”。

   仅仅在网坛上,多数时候旋贴旋删(国内),就产生了较大的影响,如果此贴能在传统媒体公开发表,如果我真有机会参与竞选,支持率一定非常可观。撇开政治观点、竞选纲领不谈,凭老枭雄辩的口才、广博的学识、青春的活力、英俊潇洒、虎视龙骧的风采,就将风靡九州、尽占上风。哈哈。至于海外民运头子魏京生等,纵有机缘,也非对手。盖他们对台独、疆独、藏独的同情、支持以及帮联制等主张,为大多数国民所反感,而且经我党多年来无微不至的丑化,他们的名誉、品格早已破产,要恢复,大非易事。

   当然也遭到了不少网民的嘲讽,被戴上“政治狂人”、“一代狂人”之类帽子。猫眼看人的波罗网友一针见血地指出:“太狂,太疯,个人英雄,老子天下第一。由此肯定不能成为一定组织。有关部门认定你疯疯颠颠,会叫的并非最厉害。品牌名字就带有精神病倾向。既然是一枭,谁都不怕,则别人都怕你。读者也可能有同感。如此看来,东海一枭,怪诞侠客,会阻挡你成为领袖人物,自毁前程”。

   好在我绝无政治野心,无意成为什么“领袖人物”,所以就谈不上自毁前程啦。我想起了米卢。从媒体上看到,在“十佳球员”颁奖典礼上,当米卢接过专门为他订做的玉石国际象棋,见他的形象被做成国际象棋中的国王时,脸色大变,大叫“NO.NO”、“这个玩笑开大了”,一脸惊恐,甚至愤怒,并质问央视主持人,幸亏主持人灵活,岔开了话题。

   在民主、法治社会,在现代文明人眼里,专制的“国王”,不是什么好角色。而平民主席,则极不好当---要看人民脸色啊。象克林顿,玩个把女人,弄得天下人笑话,多没面子。我有书有酒有时间有自由,不必愁衣食,不必看人脸色,想找什么女人就去找(只要瞒着老妻就行),何必去遭那份罪负那份沉重的责任? 写到这里,有网友qq响起,告我奸坛又有人含沙射影地“骂”我,要来其文一看,大翘拇指:骂得好骂得妙骂得呱呱叫:

   “近来不断有政治狂徒叫嚷要当国家主席。国家主席这捞什子有什么值得念念不忘的?中国的国家主席早被一帮子臭虫给玩臭了,臭得不可近前。第一个主席诛人数千万,诛心十多亿,为达目的不择手段,为了权势专坑朋友,值得我们这些人效法么?第二个主席靠拍马屁起家,却落个不明不白的死,他的惨死证明了,主席这玩艺其实贱得很。第三个主席充其量是个摆设,是别人捏在掌心的一颗棋子,傀儡而已。第四个主席证明当主席是反熵的,只要会扎堆,低智商的、半白痴半奴才照干主席不误。第五个虽有吕布战三英的帅哥劲儿,但那满嘴谎言,配个皮笑肉不笑的熊样儿,只叫人恶心。综上所述可见,国家主席这事,政治流氓干过,马屁精干过,弱智儿干过,伪君子干过,已经堕落成一标准娼妇名牌,一恶人骑,值几个小钱?”-------杜导斌《作泼皮,不作主席 》

   我不讳言艺术野心,若无意外(被诬被抓被关被蒸发什么的),二十一世纪的民间诗林(诗词界)思林(思想界)双料盟主,非我莫属。眼下嘛,无事可干,躲到网上说几句真话实话,总可以吧。

   居然,似乎,也不太可以。首先受到网管限制,老是被删被改。咋天一篇《我为啥未遭“封杀”》的贴子,在天涯关天茶舍就被删得七零八落,面目全非。两首有关时事的七律,在某网站被砍后还遭恶毒冷嘲:“比如枭兄,完全可以冲上街头派些传单爽一下,负责的是你个人。网站和你不同,对你们网上言论负责任的,是网站…”。

   我为给网站监管人员带来恐惧和麻烦(删贴的麻烦)致歉。老枭天生胆大,却不鲁莽傻冒,不至于拿两首诗上街派发,既使不遭警察干涉,也将受到路人笑话。而且,以此逻辑,我也可以斥问鲁迅为何要躲在租界写文章?可以指责孙中山、黄兴等等等为何逃亡海外?他们为何不冲上街头派些传单爽一下?同时,我并不认为冲上街头派传单比写文章效果一定更好、影响一定更大。我有贴文权,你有删文权,确有不妥,删去就是了嘛。

   其次老受一些人的嘲笑指斥。有人以为网上空话,无济大局,无补现实,无用于老百姓。或劝我深入农村工厂了解民生民情,或责问我,既然那么同情弱势群体,帮哪位老区农民、下岗工人解决过什么具体困难、送过多少温暖、做过哪些实事?

   很惭愧,我都没有。无力为国家、为底层民众解决什么具体的问题,无力也不敢抢过各级领导的“专利”,逢年过节送温暖。我只是一介布衣,一个小小的自由知识分子,我只是不愿说违心的话做违心的事写违心的文章,同时,努力发出真实、内心的声音来。有没有用,大用小用,尽人事听天命吧。但我还是相信,真话,对改良社会、建设国家,对执政党,都是有用的。真话是有力量的,有时,真话真言本身就蕴含了行动的品质,就有“行”和“做”的意思。历史上,只有最专制反动的独裁统治者,才害怕人民说真话,才会对胆敢说真话者千方百计打压、封杀,从精神到肉体进行迫害、消灭!

   对于我这个卧龙岗上散淡的人,独乐斋中逍遥的人,对金钱欲望渐趋淡漠、对权力的龌龊极端厌恶的人,只对美酒、美色、奇书、奇石兴趣浓厚的人,不论是专制国王还是平民主席,两个头衔都缺乏大引力,如果要为此奔走呼号冒险犯难,就更不值得啦。请老江、小胡、小曾等现任以及下任下下任主席们,也请国家安全部门放一百万个心。别在我身上浪费时间精力和民脂民蒿啦。哈哈,哈哈,老枭这就去也…

   2002、5、16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