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东海一枭
[主页]->[独立中文作家笔会]->[东海一枭]->[东海一枭词一束]
东海一枭(余樟法)
·枭眼看诗坛--枭眼看诗之四
·枭眼看诗之六十二:四副嵌名妙联
·枭眼看诗之三十八:名花朵朵耀青楼
·枭眼看诗之六十六:十万雄兵笔一支--谈谈赠芦笛的诗并复江小雨先生
·赠网友黎正光、王怡、时寒冰等
【破戒草】
·破戒草之一:破戒宣言
·破戒草之二:共和国心腹最大的隐患
·破戒草之三:上党中央书
·破戒草之四:好名者说
·破戒草之四:为“倒萨”运动叫好!
·破戒草之五:是谁丑化了萨达姆?
·破戒草之六:倒萨:丧钟、警钟、希望钟
·破戒草之七:中国的脊梁
·续破戒草之七:又因人祸哭神州
·破戒草之二十:立异何妨作异端
·破戒草之十一:官场称雄,挥刀自宫
·破戒草之十一:颂歌献给“党”人们---读汉书之一
·破戒草之十二:“枪毙就枪毙,芭蕉叶最大!”
·续破戒草之十三:又有人被抓了!
·破戒草之十四:有害信息?
·续破戒草之十六:南宁火车站奇闻
·破戒草之十七:谈龙
·破戒草之十九:文字的力量
·破戒草之二十四:挺直腰杆做一回人!
·破戒草之二十九:加大对中学生的反腐教育
·破戒草之三十一:青山遮不住,毕竟东流去---愤怒抗议《互联网出版暂行管理规定》
·破戒草之三十一:救救孩子,救救祖国!
·破戒草之三十三:李杭育,我为你羞耻
·破戒草之三十三:胡马休得胡骂
·破戒草之三十五:箅历史旧帐,向恶邻索赔
·破戒草之三十五:要当官就得有牲牺
·破戒草之三十六:“民不能欺”
·破戒草之二十六:古代帝王与当今公仆
·破戒草之三十七:为人难得三分傻
·破戒草之三十八:政府是干什么的?--声援万延海、高耀洁两位先生
·破戒草之三十九:为什么要纳税?
·破戒草之四十一:打倒独裁者!为布什政府喝一声彩
·破戒草之四十二:开展“打虎”运动,捍卫网络自由
·破戒草之四十四:谁在坠落?
·破戒草之四十五:点金成石的神功
·破戒草之五十一:遥祭何海生君
·破戒草之五十二:我的检讨书
·破戒草之五十四:“有关部门”疯了
【枭鸣天下】
·枭鸣天下之一 :一腔热血发牢骚
·枭鸣天下之四十五:贺喜《汉语文学》,感谢“有关部门”
·枭鸣天下之四十八:忧吾华夏犬儒多
·枭鸣天下之五十:不锈钢老鼠被抓原因揭密
·枭鸣天下之五十一:严正声明并警告谢万军
·枭鸣天下之五十二:我承认,我害怕
·枭鸣天下之四十九:国之宝
·枭鸣天下之五十四:险恶江湖我独行--扫荡民运第二招
·枭鸣天下之四十四:潘岳算什么东西!
·枭鸣天下之五十九:究竟谁在捣鬼?--质疑中国民主党海外总部
·枭鸣天下之六十二:不识好歹的香港人
·枭鸣天下之六十七:当代诗雄熊东遨
·枭鸣天下之二十三:古今变法辨
·枭鸣天下之六十八:雅量漫谈---`给有兴趣搞政治者上一课
·破戒草之二十一:爱国主义反思
·枭鸣天下之七十:再说共产主义就是好--兼答票友
·枭鸣天下之六十三:又为斯民哭“欧阳”
·枭鸣天下之七十三:谁劫持了希望,谁劫持了中国?
·枭鸣天下之七一:耻辱啊中国人!
·枭鸣天下之六十九:说英雄谁是英雄
·枭鸣天下之八十二:扫家与扫天下----写给支持和反对我当国家主席的朋友们
·枭鸣天下之七十六:以施罗德为镜
·枭鸣天下之八十六:是谁“炒红”了东海一枭?
·枭鸣天下之八十八:问天下美眉有几,看老枭手段如何
·枭鸣天下之八十九:幸福的奴隶
·枭鸣天下之八十五:谎言之国
·枭鸣天下之九十一:古代的高薪养廉政策
·枭鸣天下之七十八:要追就追心上人,要说就说心中话
·枭鸣天下之九十四:特权剥削几时休
·枭鸣天下之九十五:谁教公仆成公害?
·枭鸣天下之九十六:道德何辜?革命无罪
·枭鸣天下之九O:女人与政治
·枭鸣天下之九十九:血染的历史
【诗】
·鹰之歌
·东海一枭词一束
·网友酬唱集(之三)
·老枭的诗
·赠网友(并序)
·天涯追日(诗四首)
·在命运之上(组诗)
·逍遥 等诗歌
·放歌
·一曲两弹(组诗)
·重建诗的尊严
·伪诗三种----关于当代诗词的思考之二
·辞宴告白 (诗)
·师友酬唱集之二
·笑忆
·心灵的锋刃(诗二首)
【一枭网评】
·移居杭州寄呈海内外师友
·反腐秀 ---写给中纪委
·嬉皮笑脸答芦奸
·又到莫谈国事时
·答客问之一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东海一枭词一束

   
    水龙吟·和王成丈见赠
   
     惯能射虎谈龙,酒酣眼底无余子。灌夫骂座,
   刘伶荷锸,古今神似。玩石玩拳,养花养气,聊

   消愁耳。叹三千珠履,万千广厦,生平志,随流
   水。  捧读新词又醉。忆相逢、吹牛骂鬼,思
   飞海角,神游物外,兴高无己。西山怪客,西湖
   浪子,难兄难弟。且寻章摘句,调脂抹粉,共垂
   诗史!
   
     附:王成纲丈《水龙吟·为萧瑶作》
     "酒香常伴诗香,请听我唱逍遥子。渊明醉菊,青莲醉
   月,差池相似。满腹经纶,一庭花草,皆糟糠耳。论倾情交
   厚,难分难解,诗和酒,如鱼水。  知己相逢必醉。暂何
   妨、酒仙诗鬼,屠龙屠狗,无忧无乐,醉而难己。横心欲戒,
    祖缘难断,诗兄酒弟。任穷诗美酒,轮 辅佐,写风流史。"
   
   
    水龙吟·斥"两国论"
   
     钟山风雨苍皇,当年百万雄狮渡。阋墙半纪,
   回眸两岸,依然骨肉。同祖同文,炎黄一脉,方
   期重聚。待相逢一笑,前嫌尽弃,谋长策,开新
   局。  又有狂龙乱舞。弄风波,铸千秋错。主
   权不弃,飙轮难挡,洪流莫阻!挟洋自重,引狼
   入室,终将自误!看人心所向,红旗南指,奋神
   州怒!
                 
   
      水龙吟·和黄素芬教授见赠
   
     半生寻美求真,书生梦醒归何处?桃源境渺,
   青春楫折,焉能自渡?独自登楼,桂杆拍遍,青
   山无数。看纷纭竖子,追星附骥,随风摆,和云
   翥。  且自抽思索句。抗风尘,书城高筑。脱
   开笼网,弋人何慕,飞鸿孤鹜。天涯风雨,人间
   烟火,我犹如故。喜骚坛护法,飞珠传玉,惹群
   芳妒!
                 1999.8
   
   附黄素芬教授《水龙吟·祝贺〈逍遥山庄三集〉问世》:
   
     九龙山下逍遥,携书仗剑云行处。西湖碧水,南天商
   海,桂林古渡。正茂风华,登临送目,豪情无数。喜纪元
   交替,日辉星耀,展鹏翼,晴空翥。  三集清词丽句,
   竟芳馨,丹心凝铸。娱人娱己,悲歌慷慨,远瞻高鹜。驰
   聘诗坛,不忘忧乐,创新怀故。看飞笺捉韵,萧郎才气,
   髯苏应妒。
   
   
    金缕曲·赠王云高老
   
     踏遍天涯路。忆当年,挥金结客,凌云献赋。
   满眼熙熙谁识我,饱受人欺天妒,只赢得,狂名
   如许。看煞淮南鸡犬旧,斗风骚,恃宠骄人舞。
   休叹息,又何苦!  与君倾盖成千古。爱偷闲,
   金杯常满,妄言常吐。路到峰巅空老眼,日与古
   人为伍。手挥处,龙欢蛇怒。不负先生期望厚,
   趁新春,再把新声谱。梦重建,气重鼓!
   
              
   
    金缕曲·宴赠马斯、黄素芬、王云高、
    李徽典、肖美俊、林杰谋、潘荣生诸公
   
     万里飘零路。十年来,浮萍断梗,风欺雪辱。
   眼底沧桑心底血,笔底滔滔流注。谁解得,其中
   甘苦。待唤红巾揩老泪,怅纷纷,脂粉皆庸俗。
   独彳亍,归何处。  邕城知己逢三五。好男儿,
   王不能臣,擅文兼武。酒豹诗龙真倜傥,尽是遮
   奢人物。闲相会,欢歌劲舞。醉又何妨狂更好,
   把一腔,心事铿锵吐。英雄梦,丹心谱。
   
              
   
   金缕曲·自题《逍遥山庄三集》并谢程老题笺
   
     梦醒长安远。上高楼,落日西遁,怒云南卷。
   来者古人皆不见,极目苍茫一片,休笑我,沧桑
   满脸。雨湿青衫风落帽,迸新词,句句奇而险。
   忽隐隐,起雷电。  何尝挫折非天爱。为书生,
   证岁寒心,砺心头剑。雪胆冰肝聊独善,且自飞
   花摘叶。又集得,芬芳一卷。百战河山留一老,
   掷瑶笺,屡屡垂青眼。遥北望,深祈愿。
               
   
    金缕曲·留别乐老并谢赠诗
   
     鹤发钦崎叟。羡当年,挥戈逐日,健儿身手。
   立马关山红旗怒,采得芬芳满袖。人共仰,词坛
   泰斗。历尽沧桑多少劫,剑眉飞,勃勃豪情依旧,
   椽笔舞,风雷吼。  平生风谊兼师友。每相逢,
   狂禅豪剑,醉犹呼酒。赋罢阳春春满座,尽是京
   华耆旧,皆莫逆,忘年交厚。恨煞此身非属我,
   叹明朝,挥手骊歌又。肝与胆,为君剖。
   
                
       金缕曲·次韵酬云高丈
   
     岂肯随人后?笑年来,栽花得剌,种瓜收豆。
   世乏神方消积闷,且唤婵娟来凑,何必管,绿肥
   红瘦。可叹乌云常蔽月,料倚天长剑原乌有。世
   尽左,我偏右。  向何处觅千年酒?满心头,
   狂涛怒浪,向谁申奏。幸有先生生南国,不愧文
   坛领袖,常相慰,茶香酒厚。习武从商皆半吊,
   十年诗,犹被称新秀。悲且愧,君知否?
                
   
   
   附:王云高词《金缕曲·答萧瑶老弟》:
     豪气微醺后。吟那门,经文纬武,青山红豆。
   相聚三维君与我,也算人缘天凑。莫探我,新来
   消瘦。幸作板桥牛马走,称乌纱,与我为何有。
   言他事,顾左右。  习惯了东园载酒,任琵琶,
   黄金摘尽,浔江变奏。醉眼镜头摇叠印,玉女金
   童彩袖。不敢僭先期望厚,愿留在,利名圈外,
   共逍遥,细品新声秀。弦外韵,君和否。
   
   
      金缕曲·留别萧永义丈京城
   
     矍铄钦斯叟。出韶关,鲜旗怒马,少年时候。
   揽辔澄清吾事了,来作风流教授,高谈处,花飞
   月走。说罢毛诗龙虎史,夜阑珊,且尽三杯酒。
   休感叹,莫回首。  与君相识相知久。向高楼,
   悲欢共吐,琴箫联奏。愧我蹉跎成倦客,书剑都
   无成就,男儿梦,几时能售。倚醉长歌残日坠,
   返江南,老作诗人朽。言不尽,握君手。
              
   
        金缕曲·寄怀周克丈
   
     慷慨农家子。忆当年,离乡背井,舍生忘死。
   弹雨枪林经百战,一剑纵横万里,终赢得,万红
   千紫。情满神州身许国,羡将星,闪闪肩头缀。
   家与国,都无愧。  初逢野草群英会。便频番,
   好诗相赠,好言相慰。愧煞书生无一用,堕作书
   痴酒鬼,蹉跎了,韶华似水。恨不早生三十载,
   草军书,杀贼风沙里①。共写就,英雄史。
                 
    ①陆游诗:上马击狂胡,下马草军书。
   
   
      鹧鸪天·写怀寄酬黄润苏教授
   
     曾向天涯赋壮游,椰风海雨路悠悠。 已经桑
   海雄怀惰,忽接琼琚雅兴遒。  虽落魄,岂庸
   流。于余荣辱等云浮。从今不做飞扬梦,情寄风
   花诗满畴。
                
    附黄教授《鹧鸪天·贺萧瑶诗友逍遥山庄三集付梓》:
   
   "艺苑商涯自在游,放歌冲浪两悠悠。销魂一 清波远,酩
   酊三杯笔力遒。  甘寂寞,惯风流。休干升落与沉浮。诗
   痴狂客抒豪兴,春在山庄绿满畴。"
   
   
   
   贺新郎·京华访于老,置酒尽欢,返邕后寄呈
   
     又煮青梅酒。喜重逢,秋染香山,月圆高牖。
   借得古今峥嵘史,一洗频年积垢。高谈处,鹰扬
   石吼。将星闪烁雄风起,醉挥毫,仿佛龙蛇斗①。
   真不愧,钓鳌手。  人生难得贤师友。忘年交,
   推心置腹,几人能够。商旅生涯吾倦矣,悔作闲
   云出岫,更无聊,为诗而瘦。便有虚名徒惊世,
   怅箫心剑胆终辜负。君为我,沉吟久。
              
     ①于老擅书法,屡有惠赠。
   
   
   
      水龙吟·奉酬谭树平丈
   
     一生献与荧屏①,令人难忘谭夫子。新闻老
   将,退而尤健,大挥椽笔。满眼春光,植兰栽蕙,
   此生无愧。更熊经鸟申,兼修内外,研奇术,参
   真谛②。  师友相交莫逆。六年来,始终如此。
   析疑樽前,观鱼濠上③,高山流水。炭入薰炉,
   化而为灰,其香无异④。恨辜君厚爱,此生无望,
   奋凌云翅。
                
    ①丈为高级编辑,原广西电视台总编室主任;
     ②丈擅太极拳;熊经鸟申,《庄子·刻意第十五》:
   "吹嘘呼吸,吐故纳新,熊经鸟申,为寿而已矣。"
     ③用庄子、惠施典;
     ④宋·许裴《樵俟》:"与邪佞人交,如雪入墨池,虽
   融为水,其色俞污;与端方人处,如炭入薰炉,虽化为灰,
   其香不灭。"
   
   
       浣溪纱·资江记游
   
   憘一将当关铁骑飞,孤帆挂日白云追。引人奇
   想入非非。  山列青屏水奔突,舟移景异渐
   迷离。高人隐处满芳菲。
                
   注:石帆、将军骑马,皆为资江胜迹;
   某书画家隐居资江"天下第一药谷"。
   
   输入时间:2002-5-9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