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东海一枭
[主页]->[独立中文作家笔会]->[东海一枭]->[枭眼看世之一七三:冤枉啊,我被吕日周害惨了]
东海一枭(余樟法)
·爱国贼的来历
·东海答客难(477--479):尽摄西风圆旧梦,待观东海卷新潮
·悼党治国先生(张鉴康、东海老人)
·两位大神为老枭跳了起来并打成一团
·转发一篇让我肚痛头痛心痛的奇文
·雪峰:不明良知:系列清扫东海之道五(东海附言)
·雪峰:不明良知:系列清扫东海之道五(东海附言)
·良知必灿三千界,好汉待寻十八条
·康庄生:《谢客八绝》和诗六首(好诗荐赏)
·骂人未必不中庸!
·利己岂能成主义?杀人未必不中庸!
·代贴疗愚大师的大作
·《时事六感》和诗四首(康庄生君好诗再荐)
·应该着手自救了,老总们!
·应该着手自救了,老总们!
·囯企非私业,教授是奴才----关于国企老总的年薪问题
·杂诗七首
·东海老人:严正声明!
·东海之道概要
·尘色依旧:和老枭《杂诗七首》
·东海学要略---兼论对待异端的基本态度
·中共太野蛮,儒家更反动
·甘作中华无尽灯----答老灯先生
·为魏京生一辩
·老枭不能不低头----并为魏京生一辩
·不与妄人讲礼,不与盗贼讲和!
·徐友渔很没深度,华文化大有前途
·骂世忧天真有庛,迷心失本枉为人
·新亭:自由主义之道德自由(一枭附言并附相关枭文)
·恃才傲物小议---兼向胡温致歉
·我的最高指挥官----答新浪网友
· 答汪增阳网友
·东海答客难(501--506)
·《萬物皆有默契》(东海荐文并附言)
·为蒋庆说句公道话---与徐水良商榷
·海瑞漫谈
·求教:为何拒绝外国救援?
·震灾反思
·至乐无所倚,德高大自由----四论道德自由
·康庄生:和东海老人《抒怀四首》
·“不在其位,不谋其政”正解
·兼听则明:关于震灾中外国技术救援问题的讨论
·大震灾中,请重温《万物一体论》
·zt袁红冰执笔:点亮心灵的灯——来自“中国自由文化运动”的哀思
·良知律
·谁再说这句话,去死吧!
·震灾反思之二:解放中共思想
·zt宋祖德倒有点德,地震局如何了局?
·好男儿陈光标
·地震反思之三:拿你们的头来!
·巨灾中亮起心灯
·地震震毁房屋按揭怎么办?
·茅于轼:纳粹都不如(附一枭荐语)
·为陈光标而作
·又上当了?又上当了!
·是反东海,还是反政府、保腐败?
·绵阳出了个大傻官
·救官德之灾,抢人心之“险”
·小启李泽厚一蒙:上面无主无客,下面重主尊客
·爱因斯坦与东海老人站在一起
·两条腿方针
·更正启事:收回对《纳粹都不如》一文的推荐
·寻找“十八个”
·李泽厚与口头禅
·谭笑风生
·严防救灾款被侵贪
·三启李泽厚师徒:文字失准,境界欠高
·儒者的教主
·人生三不幸
·地震反思之五:该去职的去职,该枭首的枭首!
·《蜀殇》(组诗)
·以理会友、论道招贤
·致亚明:我在,你何敢死!
·人生最高境界
·九狮山民:题东海《无相大光明论》四绝
·尘色依旧:题东海《无相大光明论》四绝
·学者不“坐而论道”才是可耻的!
·亚明:老枭,你让我无地自容(东海附言)
·来自儒门的冷箭
·“转业”工作
·此事不严究,天怒终难解!
·z和东海老人《为国民党及马英九贺》(二首)
·《为国民党及马英九贺》和诗二首
·《地球越来越不稳定了》
·信奉良知主义,坚持中庸原则---东海答客难(507---510)
·无相大光明论(上篇:道论)
·给东海老人的一封通信
·《大关》
·无相大光明论(下篇:德论)
·也帮江青改诗
·范先跑,你往哪里跑?
·三申东海客约,谢绝俗士打扰
·《拒客令》
·《警告》
·儒者待人的冷与热
·范跑跑缺什么,刘大生余杰们又缺什么?
·极端自私的“袖珍动物”
·《运命》
·儒家的资格
·范跑跑的跑与民运领袖的“跑”
·李敖三流,鲁迅不入流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枭眼看世之一七三:冤枉啊,我被吕日周害惨了

   象挣扎于浊浪狂涛的落水者碰到了一根稻草,就紧紧抓住;象跌撞于黑暗旷野中的失路人,发现一点渺茫星光,也情不自禁地发出欢呼;又象饿得脸皮发绿、双眼发青的乞丐,见到野树根观音土,明知毫无营养,甚至有毒,也会狼吞虎咽吃了再说…。

   日前偶从《羊城晚报》看到山西长治市委书记吕日周的事迹,空谷足音,令我大失常态,颤抖着迎上去抛出一篇《热烈欢呼吧:中国有救了》的短文,那稚态十足、傻气万分的样子,成了网上笑柄,有人对老枭的眼光、学识乃至品格起了疑,有人还提出要为学贯中西的我在社会学经济学法学等等方面补课。

   枭眼被当成兔眼,豹子胆被当成老鼠胆,鸿儒硕学千秋国士被当作傻蛋庸才三流文人。数月清誉、一代高名,毁于一旦,痛心哪。

   我岂不知媒体习惯作假、领导擅长作秀?岂不知报禁不开,没有新闻的独立、法律的保障,所谓新闻监督,终是无源之水、无根之木?我岂不知出现一两个好官对改变中国命运是没有希望的,要改变中国的运命只有希望中国的制度的改变;岂不知经济自由化、政治民主化才是人民之幸、国家之福?但是,在这些都还停留在纸上、空中和民主精英们的幻想中,还离中国的现实十万八千里的时候,在黎明到来之前,我仍愿为那怕一点点星光而欢呼。

   有人问,给点星光就灿烂,值得吗?答曰:值得的。那样,光明会受到鼓励,越来越多、越盛、越大胆;就会让黑暗知道人心向背,从而不敢太放肆,并渐渐后退、避缩…

   长治,只是大中国山西境内一个小市,作为一个小地方长官,老吕毕竟无法超越整个体制环境,无权对新闻立法。平心而论,在现行体制、政策所允许的范围内,吕日周已经尽了自己最大的努力。他强调:只有人民决定干部命运,干部才会对人民负责。他所推行的党内党外一齐公开监督政府工作的方式,全国罕见。对于监督对象和领域这一敏感问题,他明确表态:除涉及国家安全、军事机密,从市委书记、市长做起,任何人、任何单位都必须接受舆论监督!

   而且,老吕没有停留在口头上文件上,而是付诸实际行动,体现在他一则则铁面无情的批示和当地媒体一篇篇揭丑揭恶揭阴暗面的报道上,体现在被监督对象大骂“糟得很”和人民群众的高呼“好得很”上。

   因此,我才会说,如果推而广之,“在整个中国,不允许有不接受新闻监督的单位,不允许有抵触的个人”,如果真能那样,人民有福了,国家有望了,共产党也有救了---它就真的无愧于三个代表了!

   既使是做秀,是炒作,也值得肯定,也好过地方专制一手遮天,毕竟也要秀点事情炒点东西出来嘛。大富豪施舍一万元不希罕,小气丐拿出一毛钱,值得称赞和鼓励呀。再说,老吕自身若不清白,敢如此“炒作”吗?左左右右网友说得好:“他若明哲保身,他有必要如些得罪官场的人吗?对一个为民办实事的人,一个敢为天下先的官员,我更多的是敬意,因为官场若有多些人这样,民众便还有地方可诉说,一些事情还有可改观的一日”。

   “幼稚”、“愚昧”之讥,所不敢辞。实在是害怕自己和子孙在这黑暗的垃圾箱和大粪坑里生活下去啊。见到一丝亮光,不管是真是幻,忍不住欢呼出来了。象人说的,三年没见女人,老母猪也迷人。算旷得太久,自慰一下吧。呵呵

   一官廉洁没有用或作用有限, 但一千个, 一万个呢。我是改良派,非常希望体制内老吕(日周)、老朱(镕基)之类的人能多一些,与体制外知识分子和全社会共同来推动中国的民主化进程。

   常恨自己人微言轻能小力薄,无法冲冠一怒拿云起,手挽天河洗神州,彻底改变可恶可怕的现状,还我朗朗乾坤。一想到自己要在这种虫蝇纵横的粪坑里生活下去,我就忍不住“悲愤气填膺,有泪如倾”。但我总是不甘逃避、独善,不忍袖手旁观,总想为清污除臭呐喊几声,做点什么。我仍抱着万分之一的希望:如果体制内外愈来愈多的人,都来呐喊几声,做点什么,或许,会起点作用吧。就象《汉语文学》黎正光兄在《致一枭先生》中所写:“我们应该关心生存环境,就象关心我们的写作环境一样。每个公民都有自己的权利与义务为社会的进步与文明做点事。唯有如此,中国的国民素质才能进一步提高,中国各方面令人不满意的现状才会得以改变。量变到质变的过程虽然漫长,如果加入到量变过程中的人越多,质变到来的时间就越快”。

   数月苦搏,好不容易收获网上的一点名望,毁在吕日周这小官儿身上了。不过,我无怨无悔。呵呵。

   东海一枭2002、4、25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