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东海一枭
[主页]->[独立中文作家笔会]->[东海一枭]->[枭眼看世之一七三:冤枉啊,我被吕日周害惨了]
东海一枭(余樟法)
·戊子杂诗(五十三----六十二)
·周敬诚:《中国未来政治制度构想》(东海荐语)
·弘扬良知主义,棒喝“民主愚氓”
·千家万派,东海最派
·黎文生:“转向东海,并不弃佛”(东海附言)
·焦国标,你住嘴!
·关注现实,升级儒家,洪传真理,建设文化 ----勉东海儒者
·《恶毒时代》
·被褐:某些知识分子的“策略”(东海附言)
·支持方家华等提名洪哲胜为“中国自由文化奖”候选人
·宋大琦:“我也附和几句来反对那宗教愚民”
·黎文生:佛家高圆仍欠满,欲使其全须以生(东海荐文)
·考验
·“化缘”功夫
·《东海儒家》
·为余秋雨先生改联
·教化
·枭声重发:要么把我关起来,要么给我发言权!
·你发了大愿,我发点感慨----复黎文生君
·你发了大愿,我发点感慨----复黎文生君
·z紫光:农历赠余兄樟法
·忍辱功夫
·黎文生关于《佛家高圆仍欠满,欲使其全须以生》一文的补充说明
·万法皆从自性生
·黎文生:人生一大快事(东海附言)
·新词别释:德残智弱(四则)
·大良知的呼唤----东海儒家欢迎你
·南老怀瑾,请勿自辱!
·反儒者的命运
·反儒者的命运
·好诗共赏:敬步原韵呈枭先生(作者:九狮山民)
·最大的非礼(东海胡思录5--9)
·东海老人:《最高尊重》
·请教方应看、不锈钢老鼠等自由中国管理员(劳热心人士一转)
·《杨一刀》
·我的“打击面”
·良知恒久远,一颗永留传
·谭嗣同殉难110周年祭
·焦芽败种尚能芽否?--兼示东海原粉丝们
·怎样对待外道异端?
·z一手接纳民主宪政,一手拥抱中国传统
·气壮体亦壮,心良身自良
·中共渐明智,华夷尚倒置
·利他利己都是良知的作用
·东海的红与秋雨的红
·好诗荐读:中华(作者:黎文生)
·儒者、儒学爱好者及有关刊物负责人请进
·警惕冒充东海的人
·真理高于一切,半步也不退让!
·见到我自然会有奇迹
·尘色依旧:谭嗣同殉难110年祭(用东海老人韵)
·九狮山民:奉和东海老人纪念谭嗣同殉难一百一十周年诗
·汤池不是“儒家特区”!
·制度道德,何者为本?
·z鸟鸣可待成追忆:“阐述学理是一个叫真儿的事情”!
·拐峁山人:东海哲理小诗印象
·儒新社:“不教而罰謂之虐”( 东海附言)
·孔子不诛少正卯!
·也和东海老人夜读谭嗣同其二(作者:不靠运气)
·你值得我团结吗?
·刘晓波的狂妄
·信必安:“我认识了更高的真理”(东海附言)
·敢问基督徒:大舜真的不忠不孝不仁不义吗?
·冯学成:天堂地狱一肩挑(东海荐读)
·通亦乐,穷亦乐
·道德大棒来了
·z为孔孟讨东海贼枭文(东海附言)
·z黎文生:希望在儒家
·自杀是一种犯罪
·z邹生:赞叹大良知学
·《开国》
·胡平一言三错误
·良知期待你的支持和信仰
·万岁、万岁、万万岁!
·老黄:你們可別再錯過了
·自由专制不兼容-----复徐水良
·牛客人:谈谈我对儒家的认识---答东海一枭
·揽风驻云 :谈谈对儒家的认识
·毫无疑问的问题
·佛门大德的迟重
·枭声重发:亦开风气亦为师
·冒名文章寻找作者
·该执著还是要执著
·中华文化最大的敌人!---兼斥领袖徐水良
·良知大法
·东海老人:只有中共转身,绝无东海摇身!
·草根:给胡平君和东海一枭君启蒙(东海附言)
·谁“代表”东海参加了这个峰会?
·在义理上不容丝毫苟且-----复牛客人先生
·父父子子君君臣臣
·魏京生们的“领袖风范”!
·魏京生们的“领袖风范”!
·黎文生:反儒者为什么那么愚蠢!(东海荐文)
·东海老人:畜生别与佛爷奢谈平等
·东海老人:《转型期》
·东海老人:给我一滴还你汪洋
·东海老人:向净空法师致敬
·黎文生:中华之“道”与民主自由矛盾吗?(东海荐文)
·儒家的修行
·也讲一点道德常识
·谁把力气使错了地方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枭眼看世之一七三:冤枉啊,我被吕日周害惨了

   象挣扎于浊浪狂涛的落水者碰到了一根稻草,就紧紧抓住;象跌撞于黑暗旷野中的失路人,发现一点渺茫星光,也情不自禁地发出欢呼;又象饿得脸皮发绿、双眼发青的乞丐,见到野树根观音土,明知毫无营养,甚至有毒,也会狼吞虎咽吃了再说…。

   日前偶从《羊城晚报》看到山西长治市委书记吕日周的事迹,空谷足音,令我大失常态,颤抖着迎上去抛出一篇《热烈欢呼吧:中国有救了》的短文,那稚态十足、傻气万分的样子,成了网上笑柄,有人对老枭的眼光、学识乃至品格起了疑,有人还提出要为学贯中西的我在社会学经济学法学等等方面补课。

   枭眼被当成兔眼,豹子胆被当成老鼠胆,鸿儒硕学千秋国士被当作傻蛋庸才三流文人。数月清誉、一代高名,毁于一旦,痛心哪。

   我岂不知媒体习惯作假、领导擅长作秀?岂不知报禁不开,没有新闻的独立、法律的保障,所谓新闻监督,终是无源之水、无根之木?我岂不知出现一两个好官对改变中国命运是没有希望的,要改变中国的运命只有希望中国的制度的改变;岂不知经济自由化、政治民主化才是人民之幸、国家之福?但是,在这些都还停留在纸上、空中和民主精英们的幻想中,还离中国的现实十万八千里的时候,在黎明到来之前,我仍愿为那怕一点点星光而欢呼。

   有人问,给点星光就灿烂,值得吗?答曰:值得的。那样,光明会受到鼓励,越来越多、越盛、越大胆;就会让黑暗知道人心向背,从而不敢太放肆,并渐渐后退、避缩…

   长治,只是大中国山西境内一个小市,作为一个小地方长官,老吕毕竟无法超越整个体制环境,无权对新闻立法。平心而论,在现行体制、政策所允许的范围内,吕日周已经尽了自己最大的努力。他强调:只有人民决定干部命运,干部才会对人民负责。他所推行的党内党外一齐公开监督政府工作的方式,全国罕见。对于监督对象和领域这一敏感问题,他明确表态:除涉及国家安全、军事机密,从市委书记、市长做起,任何人、任何单位都必须接受舆论监督!

   而且,老吕没有停留在口头上文件上,而是付诸实际行动,体现在他一则则铁面无情的批示和当地媒体一篇篇揭丑揭恶揭阴暗面的报道上,体现在被监督对象大骂“糟得很”和人民群众的高呼“好得很”上。

   因此,我才会说,如果推而广之,“在整个中国,不允许有不接受新闻监督的单位,不允许有抵触的个人”,如果真能那样,人民有福了,国家有望了,共产党也有救了---它就真的无愧于三个代表了!

   既使是做秀,是炒作,也值得肯定,也好过地方专制一手遮天,毕竟也要秀点事情炒点东西出来嘛。大富豪施舍一万元不希罕,小气丐拿出一毛钱,值得称赞和鼓励呀。再说,老吕自身若不清白,敢如此“炒作”吗?左左右右网友说得好:“他若明哲保身,他有必要如些得罪官场的人吗?对一个为民办实事的人,一个敢为天下先的官员,我更多的是敬意,因为官场若有多些人这样,民众便还有地方可诉说,一些事情还有可改观的一日”。

   “幼稚”、“愚昧”之讥,所不敢辞。实在是害怕自己和子孙在这黑暗的垃圾箱和大粪坑里生活下去啊。见到一丝亮光,不管是真是幻,忍不住欢呼出来了。象人说的,三年没见女人,老母猪也迷人。算旷得太久,自慰一下吧。呵呵

   一官廉洁没有用或作用有限, 但一千个, 一万个呢。我是改良派,非常希望体制内老吕(日周)、老朱(镕基)之类的人能多一些,与体制外知识分子和全社会共同来推动中国的民主化进程。

   常恨自己人微言轻能小力薄,无法冲冠一怒拿云起,手挽天河洗神州,彻底改变可恶可怕的现状,还我朗朗乾坤。一想到自己要在这种虫蝇纵横的粪坑里生活下去,我就忍不住“悲愤气填膺,有泪如倾”。但我总是不甘逃避、独善,不忍袖手旁观,总想为清污除臭呐喊几声,做点什么。我仍抱着万分之一的希望:如果体制内外愈来愈多的人,都来呐喊几声,做点什么,或许,会起点作用吧。就象《汉语文学》黎正光兄在《致一枭先生》中所写:“我们应该关心生存环境,就象关心我们的写作环境一样。每个公民都有自己的权利与义务为社会的进步与文明做点事。唯有如此,中国的国民素质才能进一步提高,中国各方面令人不满意的现状才会得以改变。量变到质变的过程虽然漫长,如果加入到量变过程中的人越多,质变到来的时间就越快”。

   数月苦搏,好不容易收获网上的一点名望,毁在吕日周这小官儿身上了。不过,我无怨无悔。呵呵。

   东海一枭2002、4、25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