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东海一枭
[主页]->[独立中文作家笔会]->[东海一枭]->[从摩罗说起 报复坏郭靖 ]
东海一枭(余樟法)
·张国堂,不要强奸上帝!
·拥共不愧英雄,反共更是大义!
·《致来访者》
·尊儒驱马,还我文化;攘夷反共,兴我华夏!
·转送中共一妙联
·攻乎异端,斯害也已!
·《我的眼里没有垃圾》
·女人太美,男人都被镇住啦
·《山海新经》笫二部
·山海新经(全本,期待深度批评)
·为何不打法轮功?
·中共的崩溃将突如其来!
·骂贼容易辨诬难!---但谁又配在枭爷面前放肆呢?
·林樟旺案上诉结果终于出来了!
·张国堂,不要装神弄鬼了!---并有请李洪志和唐子先生(修正)
·张国堂,不要装神弄鬼了!---并有请李洪志和唐子先生(修正)
·推荐食狗肉之粵人(天赋超群)的一篇奇文并附言
·宁愿拥共,也不与反共垃圾为伍!
·Brian:不吐不快-帮东海一枭继续棒喝张国堂!
·反共之道的最佳选择----以前对民主同道太客气了!
·从施剧谈起----致天下儒者的一封公开信
·我来卫道无多术,浩气仁心贯笔尖!----《卫道书》自序
·我为张国堂诊了一下脉!
·我为张国堂诊了一下脉!(修正稿)
·在中国,抄袭有时是一件美好的事情
·在中国,抄袭有时是一件美好的事情!(修正稿)
·“龙泉十八剑”火热出炉!-----有请帮助和关注过林樟旺案的朋友们
·“八夷八夏”(最新版本)
·还我汪精卫!
·中共统一台湾不符合儒家义理!
·儒学,通往民主的最佳桥梁!---中华文化大启蒙书之三
·儒学,通往民主的最佳桥梁!---中华文化大启蒙书之三
·黎鸣与朱熹犯了同样的错误!
·捧出佛家人文主义宝藏!--兼论基督教
·诗化人生,礼化官民,儒化政治,化成天下!
·汪精卫案翻不得!-------关于汪氏评论及争鸣的小结
·我只代表我自己!
·欢迎芦笛小回头!
·世外老人:百年中国----和和老枭
·芦脸又丢了一回!
·圣化自我,教化政权!
·请抓首犯余樟法,速释无辜杨天水!
·泡妞说
·隆重推荐《对明朝士大夫人格独立个性张扬传统的分析》并附言
·谁识圣人面目真?
·小偷这活儿干好了,就是侠盗!------致广大偷盗界人士的一封公开信
·《圣堂山组诗之:登顶》
·儒者力量从哪里来?---兼批王怡
·这是一沟龌龊的死水----向中国知识界唾一口痰!
·尊老的"道德级别"有多高?--并教训芦笛一顿!
·尊老的“道德级别”有多高?
·中共死亡通知书!
· 看望圣堂---及“英雄大会”拟议
·孔子自相矛盾、孔孟互相矛盾?
·广西南宁-王云高:论诗戏为三绝句以呈政老,兼寄萧瑶
·贺喜李柏光王怡等三君子
·贺喜李柏光王怡等三君子
·为君主专制一辩
·胡温听训:以德治谁?
·北京下列朋友请进
·王云高填词《添字调笑令》书赠枭婆
·怀念毛泽东
·中共何时灭,我们说了算!
·一句话新闻:震旦论坛游客也可以回帖了(来客可放胆开骂不用有任何顾虑啦)
·王云高老师新作:“招惹地球”和“皈依圣堂”
·真名说真话,声援杨天水
·问天下美眉有几,看老枭手段如何
·描民运胜景,谱自由凯歌
·余杰王怡应该公开道歉!
·打倒余杰!----恭请余大神棍主动辞积
·聊酬诸侠友情厚,镇宅驱邪剑气扬!
·飞雄,毕竟是英雄!(郭飞雄这次受委曲了,重贴旧文一篇,以示“抚慰”)
·东海一枭旧作:和xx
·葛陵元文章惊动了"有关部门"
·文龙思虎聚京华--贴旧文,念旧谊,北京行,冷热明
·不要恶意造谣,不要无限上纲!---关于余王拒郭事件一点意见和说明
·怜子如何不丈夫
·怜子如何不丈夫(旧文新感)
· 对于不宽容的行为,我不宽容!-----再骂余王不知义兼批飞熊不得体
·公众人物、自由战士及有志于竞争未来总统者必读!
·岂有王伦批不得?---忍不住再说几句
·宽宏民主派,广大自由门----赠余王郭及广大同道一副短联
·未来中华大总统
·称称你的骨头有多重
·上帝焉能奈我何?
·装孙子
·眼前有血,心底有痛!-------"六.四"十七周年祭
·王中陵:六四赠萧瑶
·笔会不应为余杰“买单”
·笔会不应为余杰“买单”(修正稿)
·小心了:专制者大不仁,挑起内斗者大不义,老枭有兴致时,皆以脏话报之!
·陈政、梁欢、圣堂山
·题赠珠海平和书院联
·关于刘晓波(旧文三篇)
·向袁伟时教授公开致歉
·弘扬大同之道,借镜小康之学
·怎样待人,怎样交友
·儒家的自由精神-------兼为中国自由文化运动击鼓与求贤
·王道政治与民主制度
·民主的平庸与崇高
·桃花影落飞神剑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从摩罗说起 报复坏郭靖

仿佛踩了一堆狗屎,有些滑稽又有些愤怒。喝两杯酒定一定神,且从摩罗说起吧。

   摩罗的书,是我每见必买的,都粗略翻过,内心对其人一直很敬重。虽然也觉得他学者腔和牧师腔过重,笔下翻来覆去老是圣灵、拯救、高贵、精神、信仰、爱之类华丽宏大的字眼,有口头禅的嫌疑,又老是拿索尔仁尼琴、陀斯妥耶夫斯基等几个俄罗斯知识分子说事,对当下现实的关注和思考则是远距离的,阅读面似也较狭窄。但一个年轻作者,能做到文字圆熟优美、思想深沉老到,并有这么一副仁者姿态和圣者追求,很了不起了。

   尤其喜欢他《耻辱者手记》中的一段话:“我一定要把自己与中国文人区别开来,与一切中国奴格区别开来。倘若他们自视为救主,我就甘为判神,倘若他们自视为圣灵,我就甘为邪念,倘若他们自视为人,我就只有做魔鬼”。正因为有他和余杰这些年青文人的存在,我才对中国文学界、思想界,对自由知识分子保有起码的信心。

   日前上网不小心看到任不寐的《 我已经忍无可忍》 ,又名[一个耻辱者的手记 ---摩罗《厚黑学演义》第八章的几点意见 ],全文数万字吧,摩罗在文中详细叙述了他与任不寐合作共事的过程和矛盾的前因后果,虽然摩雄词滔滔,极具气势,任的反驳显得简单朴实,处于下风,但在枭眼看来,反觉摩罗颇缺知人之明,容人之量,而以任不寐的私生活和政治观来巧妙“搞臭他”,还有点居心叵测。最让人不舒服的是,摩罗居然把任不寐日常相处时打趣逗乐的话都写进文章,无端猜疑,无限上纲,机心之深,令人不寒而栗!他对朋友和合作者卷款潜逃的猜疑,全都建立在投资方十万元钱都在公司的帐上的前提下。而据任不寐解释,该款早由投资方抽回了。那么,摩罗的数万字雄文,对任不寐的重大“攻击”行动,全都成了无的放矢。

   大失所望,哭笑不得…。

   摩罗出过几本书,社会影响较大,知名度颇高,且文才出众,巧舌如簧,执掌着巨大的话语霸权,该属于公众人物吧。相比而言,任不寐属于弱势人物。摩罗一面之词的书一出版,必将给任不寐带来声誉上的巨大损失,以及生活、工作甚至“政治”上的麻烦。这就激起了老枭的不平之气,跟贴曰:什么鸡毛算皮呀,真可怜!摩罗心理有毛病,任不寐脑筋不太清,为点小钱小事婆婆妈妈,叽叽咕咕,什么玩艺。真后悔昨天买了本摩罗的书。强烈要求摩罗改名,别诬辱了摩罗这两字!

   这就说到贴主坏郭靖了。所谓有其师必有其弟子,此人乃摩罗的弟子,也非无名之辈。在摩罗《不死的火焰》书后,有他的题词:“无论是颠覆黑暗,还是言论光明,摩罗浸透了血和泪的文字,展示了一个人道主义者对我们民族每个个体巨大的关爱、悲悯和尊重。从反叛苦难,咀嚼耻辱,到呼吁爱和信仰,祈盼和平和拯救,摩罗的转变昭示出当下中国知识分子和中国人的精神出路”云云,写得何等的好哇。老枭曾与他网战了数场,不失起码的敬意,在《四打“坏郭靖”》结尾写道:

   “四打坏郭靖,是同道之间的切磋棒喝,并无恶意,更并非他的观点一无是处。如果是以踏踏实实的做事精神自勉,以追风逐利的做秀作风自警,而不是以做事和做秀去徒劳地衡量、荷责别人,那就对了。坏郭靖错在摸到了大象的鼻子,就大叫:大象的模样,就象一根柱子一样。老枭多摸了几下,把象腿象头象身都摸了,与坏郭靖的象鼻子一凑合,整头大象就差不多出来了。呵呵”。

   老枭退隐两年多来,已很少见外人,但坏郭靖在天涯发出求友信息,希望见差广西、浙江、上海各地时,见见当地网友,我当时在杭州,立即跟贴表示欢迎“面掐”,并附上了我的电子信箱。他没有来函。

   且说坏郭靖见了我对摩罗的不恭之词,护师心切,立即贴出了在天涯各处大肆张贴过的我们间的网战产品《做事与做秀》和《要不要揍东海一枭》两文。老枭抗议曰:小坏,老枭的手下败将,还老拿那两招出来显摆啥呀,呵呵。早知摩罗如此不堪(小心眼,猜忌心重,神经极端过敏),早知你是摩罗弟子,俺才懒得理你哩,羞死我也

   不料坏郭靖破口大骂且辱及老母:“你这个老没羞的,写那些臭玩意儿,浪费了多少自己和他人的时间,你还想出版你自己的书,一辈子都不可能,一点水平都没有,老实告诉你,我一直是作出版的,出过很多学者和作家的书,但你的烂东西碰上任何一个出版人或出版编辑都不会出版。不要以为是言论过激,而是一个初中生的水平还想出书。可笑之至。羞死你妈”。

   除了不喜欢装腔作势的学生腔、学者腔外,我也看不惯那种软绵绵水淋淋的小男人小女人文章,希望自己别落了窠臼,因此下笔往往比较粗而硬,偶尔也玩玩粗话,如称坏郭靖为手下败将什么的,多属调侃,并无恶意,也尽量避免辱及对方。这回我挺生气,答曰:一、大伙瞧瞧这段话。学小流氓腔偏学不象,丢尽了文人的脸。二、至今为止,凡谈出书,都是主动找我的。我既使主动找人出,也不会找这种小角色。三、老枭写杂文,客串玩玩而已。玩得如何,任人评议。但比起那些东抄西摘,“主义”玄虚的学者腔甚至学生腔,不敢谦虚!

   同时在回贴陈愚“看过摩罗先生的多少书?知道摩罗先生的多少事情?”的问题时曰:看过摩罗两本书,原来挺敬仰的。可看了这篇主贴,感觉很不舒服。任不寐待他那么好,却因十万元钱(似乎还未到怅吧)就无端猜疑,还写那么恶毒的信件,还有其他种种,令人失望。摩罗人品肯定没问题,心理可能不太正常,还有点大言不惭。医学上叫什么迫害妄想症吧。老怀疑别人搞鬼,要害自己。就事论事而已。上面言重了些,可能也就小知的常态吧。

    接着坏郭靖居然造起谣来:《从东海一枭的虚伪说起》

     “某年某月某日,身在出版界的我突然接到一个叫东海一枭的人的电子邮件.此人先向我大大地吹捧了一下自己,从理想主义谈到了安全局,从台湾西藏谈到了热血和眼泪,然后说他文笔多么出色,网上多么有名,其思想随笔在当今是一流的等等.最后他说他的东西值得出书,希望我能出他的书,而且保证我不会赔钱,是名利双收.  我当时感觉到有点突然,象他吹自己的样子的话,我应该在网上或现实中知道他,但我一点也不知还有个东海一枭.于是很快照他的主页网址认真地看了他写的很多文章,看着看着,实在有种不堪入目 不忍卒读的感觉.  文章的主题倒还不错,张扬着正义和良知.可是内容污七八糟,见解平庸的感觉想是给小孩子讲故事.逻辑全无,有时连话都说不清,尤其是文风,是典型的红卫兵文风---暴力,打砸抢,夹上许多流氓瘪三的话语.与他可怜巴巴求我出书时吹嘘的他自己的光辉形象全然有别.  于是我就一直没有给他发过邮件,倒是他不时问我出版情况如何.但是最近我在论坛上遇到了他,他居然对我说:"至今为止,凡谈出书,都是主动找我的。我既使主动找人出,也不会找这种小角色."我觉得非常的可笑.其实我跟他在网上笔仗很多,但那些笔仗中我从来没有提过这事,最近完全是因为我发了一个与他无关的帖子,他竟然回帖时骂我是他的败将,回帖的突然和粗暴让我很是震惊. 我又没有惹你,你这样来一下是什么意思.本着"人不犯我,我不犯人,人如犯我,我必犯人"的战斗原则,我要揭露东流子的虚伪和无耻.东流子,你再回忆一下你求我出书时的可怜样吧.人家一直让着你,你偏要象一个地痞一样惹是生非,看着吧,还有许多好事等着你呢!!”

     还有:“哈哈哈!!!一群流氓和恶棍!你们去打听一下,东为了他的破书发了多少要求出版的信,但他至今还不知道我是谁呢?哈哈哈!!!”还有呢:“东为了他的破书发了多少要求出版的信,但他至今还不知道我是谁呢?哈哈哈!!!”  这样一来,令我大怒回骂:

   “无耻、无耻之极!明日张胆的造谣!我给你写信?何时?那个邮箱?把我的贴出来瞧瞧!我现在明白任不寐的绝望和愤怒了!可惜你小子这回走眼了,找碴找错了人!tmd”

   “我的真名实姓在我主页上亮着,我为我写的每一篇文章和每一封信负责!老子吹牛,全在网上贴了里,为了出书事,居然百般求你?真见你的大头鬼了。老子最不爱网上写信,与两家代理公司、一个湖南朋友谈有关出版事宜,除协议外,皆三言两语,未超过五句话以上!你什么小东西,也配!我呸!”

   “再告诉你小子一声:老子从不谈西藏问题----不是不敢谈,是不熟悉!骗人也把谎编圆点,王八蛋!”、 “不知你是谁?你太小看我了!你自己不说,我暂时还不想在网上揭你姓名。不过,既然你是个男人,你要为你的话负责的。我朋友在网上为我发过征求出版函,我如果猜得不错(军),你也来信要求代理我的文集,签订协议后,除有一回需要补充条款外,我也从未主动给你写过信!更别扯在信中求你了。老枭多年来,已甚少为自个的事求人,更不可能为出书小事---你别以小人之心度人了,以为都急着想出书拍出版尚马屁---求一个未见面的小家伙!如果你是我查中的人,你必须为无中生有的诬陷道谦!我会给你一个说法的!”。

   以前,我只不过业余写写诗,散文,自费出过近十本,耗资十几万,当然是亏本生意、有去无回,书出后,圈子里交流而已。写杂文,是去年8月触网后开始的,有话要说,客串一阙也。没想借此养家糊口或求名博利。竞选国家主席、争当二十一世纪最大诗词家思想家云云,纯属自我幽默。

   当然能出书出名得点稿酬,并更广泛地传播自己的思想,也好,故友人为我在网上发征求出版信息,我感谢;出版商找我签订出书协议,我高兴,至于稿酬,悉听尊便,只是不要让我再自费即可;有朋友愿为我隆重推荐,我也欢迎,并允以稿酬一半相酬。我知道目前这种言论和出版环境,拙作面世的希望极微。我抱着不妨一试、顺其自然的态度,从不询问进展情况。

   我对金钱的态度并不热烈,够喝酒买书交友过日子,即可。我不富有,但虎死余威在,并不在乎区区几万元稿费,不会把针尖大的小钱看作泰山样重。相比而言我更看重名声,却不奢望靠一本小事带来什么了不起的声誉。我论诗论政,凭的是我爱好广、读书多、阅历深、体悟高、见识大、胆力壮,凭的是我对社会公平、政治清明、百姓幸福的渴望。我年将不惑,依然布衣,在当代重头衔不重实学、重花招不重实际、重才华不重见识和能力的学术界和思想界,自知根本不可能出人一头地!也不屑于。

   因缺乏系统、严格的学术训练,拙文只能是快餐性质的,没有保存、留传的价值和可能。但斥为“不堪入目、不堪卒读、内容污七八糟”,便有诬蔑之嫌。这种空泛的评价毫无实质意义,也污辱了许多喜欢、鼓励我的网友的眼光,污辱了自己“著名网络评论家”(此言印于《不死的火焰》封底)的挂冠。

[下一页]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