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东海一枭
[主页]->[独立中文作家笔会]->[东海一枭]->[在命运之上(组诗) ]
东海一枭(余樟法)
·《某大法师休放肆,先过东海这一关》
·《精卫衔花东海香》
·儒家不许宗教化!
·《上帝信仰:多走了两步》
·《断章师爷犯规了》
·《东海老人:内外兼修的儒门功夫》
·《装罢高明留笑柄,驱开病弱盼真人》
·《教授多落草,大学尽贼窝》
·《道及高处莫葛藤》
·文人旧习渐祛却,国骂尚留三字经
·东海老人:真言传万古,妙法度群迷
·从格瓦拉一句名言说起
·《人物、“物人”与转物为人》
·《人物、“物人”与转物为人》
·《黄药师太混乱,东海真糊涂》
·《答司徒一先生》
·《答司徒一先生》
·《东海老人:曾参岂是杀人者,谗言三及慈母惊》
·《台湾尚如此,大陆何以堪?---再回司徒一先生》
·外人请随意,友人请注意
·《东海老人:欢迎回家共迎升平》
·《东海老人:致良知以成圣,妙万物而为言》
·平生不受等闲恩
·圣贤论---儒家进德次第初阐
·天下唯豪杰,圣贤立地成
·《东海老人:与基督徒对着说》
·凡是圣人都最骄傲最自大
·《东海老人:转身》
·《东海老人:半字治天下》
·《东海老人提醒:知见不正枉修行》
·祸福常相倚,因缘难思议
·我怕…
·儒家邮报开东海一枭专栏,欢迎下载
·有个著名的小段子…
·《良知不是空洞的---答张文峰网友》
·《因果谁不落?责任要自负----小启刘大生教授》
·《中华文化不容诬,真理尊严不容侮》
·《中华文化不容诬,真理尊严不容侮》
·《万行大师胜过释迦牟尼》
·佛教“转业”有办法,儒家造命是责任
·《辱人犹可恕,毁儒绝不饶》
·说说张国堂、郭庆海之流
·写给自由派的告别词和招安书
·如何减少人际间的误会和伤害
·洪哲胜:用动机判断是不是“好人”.用成果判断是不是“贤人”
·拜向江湖谢赏音
·刘路,站住!
·应疾不仁休已甚
·东海老人:暴戾小说
·请自问鄙不鄙,请自测哪一品?
·东海老人:想要快乐跟我来
·《东海反思录之二:有一种人》
·《东海老人:官虽易跑道难行》
·东海反思录之三:正邪之间
·差点落水成“局长”!
·儒家三可仕,孔子亦乘田
·东海老人:“权”说
·《老人此后当持重,东海不敢再枭张》
·东海老人:“言”论
·东海老人:奉题夏雨《刀锋》
·大恶必须现世报,重债必须今生还
·一县一文庙,兴儒兴中华(外一篇)
·《东海老人:自嘲》
·东海老人:良知四德论
·《东海老人:不要放弃文化人的责任》
·东海老人:你既无心我便休
·《东海老人:人能“三明”始为高》
·《东海老人:韩寒的小》
·宋庆龄们是被什么搞定的
·东海老人:王道杂谈(之一)
·东海老人:刚的更刚柔的更柔(小诗四首)
·阳朔太极武校小记
·东海老人:是非善恶之际
·文人旧习渐祛却,国骂不留三字经(附言更正)
·一事偏差吾有愧
·《辱人的大师,骂架的高手》
·《东海老人:儒佛道三家的适当位置》
·《东海老人:道不同不相为谋》
·东海老人:因缘不可思议
·《东海老人:提醒贾庆林先生》
·致冒名者:请不要冒充东海说话!
·东海老人:关于鲁迅略答胡胜华先生
·《一枭已死,木鸟新生》
·儒家文化是最大的软实力(东海老人随笔六篇)
·东海老人:把孔子像挂到天安门城楼上
·知识分子的良知,剖肝输胆的呼吁
·《无论东海第几流,鲁迅终究不入流》
·《更名启事》
·《东海老人:杀气尽消真气盛,习心渐灭本心明》
·造恶人的谣也不行
·《不仅是戏言》
·我知道坏人有多坏
·《自惭东海多福,虔祝吾民万福!》
·做一个负责任的大人
·恃才傲物小议---兼向胡温及有关人士致歉
·《民意与天意---答儒友》(外二篇)
·《李白何足学,孔子最可尊》
·丧心病狂”的涂博士们
·自警:有话好好说
·《学绝道丧、斯文扫地》
·《钓鱼执法罪滔天》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在命运之上(组诗)

    逍 遥
   
   是漫漫苦役之后
   镣铐自动脱落
   仰天一笑

   蓦地发觉
   大地就在自己脚底
   天空就在自己头顶
   命运就在自己手上
       
   
   诗 神
   
   无论陋室 华堂
   无论十字街头 孤峰顶上
   我都是站在你的圣殿
   随时听从召唤
   
   纵然所有的信徒都已离去
   纵然大潮淹灭了你的脚踵
   无论富甲天下或一贫如洗
   遍历人世风霜
   
   让我留下来
   终生侍奉你的身旁
   成为你的箫和笛
   向未来传播你的芬芳
   
   那是根据永恒的秘方
   配制而成
   只有少数高贵而宁静的心灵
   才能畅饮的生命琼浆
   
   坚 持
   
   在苍茫风雪在长夜
   在酒杯书丛在苍蝇结队的市场
   坚持 在世界的边缘
   在漫过所有头颅的浪潮中
   在最繁华也最荒凉的环境
   在最深的地底最高的山顶
   坚持 不回头也不流泪
   
   淡淡的 不论富贵还是贫困
   悠悠的 不论衰老还是青春
   深深的 在血液在骨髓
   在一颗小小的石子里
   静静的 不论千万年后
   会不会有一二掌声响起
   坚持: 不出现也不出声
   
     悄 悄
   有一阵风
   悄悄改变了方向
   有一个沉睡多年的
   梦 在远方某个角落
   悄悄破土
   
   什么时候
   案头的石子 墙角的碎纸
   悄悄变成了宝石 锦缎
   嘴唇未张 有一支歌
   已从心底 悄悄升起
   
   画下一枝花
   春天 就悄悄地来了
   
   把春天的火 一朵一朵
   用纸包起来
   装订成集
   供老了以后
   取暖
   
      梦中一生
   
   怀我的时候 母亲梦见了什么
   生我的时候 红光异香满屋
   从小调皮捣蛋 与流氓地痞为伍
   书剑无成荡尽祖传家业
   只好贩布卖鞋
   去当和尚乃至乞丐
   小酒馆里纵论天下英雄
   大撒酒疯 把儒冠当尿壶
   直到有一天做梦斩了一条白蛇
   醒来 已逃过鸿门宴
   好香啊 怎么天下的鹿
   就落入了我这口破锅
   
   另一段岁月 我在某座名山
   或无名山中 读尽五车书
   野心如草疯长 独坐渭水
   钓一条大鱼 或者高卧茅庐
   等一位大老板三顾
   不然就率三千弟子周游列国
   请高力士脱鞋 杨贵妃磨墨
   至于在哪一丛花中梦见蝴蝶
   或蝴蝶梦见我已记不清楚
   最后当了几天七品官 挣足酒资
   即挂冠归去 千秋万代
   做隐逸派诗人的典范
   
   时间到了公元一九九六年六月
   无边暑热中 一缕苍凉
   如暗器袭来 蓦然回首
   剑已锈笔已秃 我已面目全非
   堕落在南宁某套公寓里
   乃一介商人小小小小的
   
   暴风雨将临
   大街上尘埃不起 树的队伍
   肃立如故
   我身上某条电线
   已开始颤动
   天色阴沉如上帝的脸色
   阵云翻涌
   雷声始而隐隐继而隆隆
   预告暴风雨的确凿
   
   阳台上衣物开始飘动
   我的头发开始扬起
   许多物体将倒向地面
   许多物体将飞上天空
   每一个毛孔都已张开
   期待大自然的雄威席卷
   只是不知那低洼处的蚂蚁
   是否已迁移到安全地带
        
   
      瞬 间
   
   所有凋谢的花朵重返枝头
   多少隐蔽之象美妙地裸现
   一只酒杯装下汹涌的海
   一个眼神浓缩万语千言
   千年古树重新焕发青春
   万里荒漠忽然喷涌甘泉
   光明从身体深处升起
   令日月也失去或增添了光彩
   失踪已久的神就这样翩翩而来
   永恒在瞬间显露神秘的脸
   
   
    闲提妙笔开生面,独具慧眸观世尘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