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东海一枭
[主页]->[独立中文作家笔会]->[东海一枭]->[在命运之上(组诗) ]
东海一枭(余樟法)
·枭眼看事之十八:清源正本待从头-----三谈道德建设
·枭眼看事之二十四:火中待复凤凰新
·枭眼看事之三十:关于报复
·枭眼看人之十一:彩云归处隐名家
·枭眼看人之十九:至今思项羽
·枭眼看人之二十二:文人自古好吹牛(一)
·枭眼看人之二十:吾爱章疯子
·枭眼看人之二十三:唾李寒秋一口
·枭眼看人之三十:云中聊共此君狂
·枭眼看人之一:枭眼看文人
·枭眼看人之十七:脚踢李国文
·枭眼看人之三十二:矮人堆里拔将军-----声援刘晓波
·枭眼看人之二十八:赐潘岳、金庸一耳光
·枭眼看诗之六十二:功夫在诗外
·枭眼看诗之六十:传统山水诗三大类型
·枭眼看诗坛--枭眼看诗之四
·枭眼看诗之六十二:四副嵌名妙联
·枭眼看诗之三十八:名花朵朵耀青楼
·枭眼看诗之六十六:十万雄兵笔一支--谈谈赠芦笛的诗并复江小雨先生
·赠网友黎正光、王怡、时寒冰等
【破戒草】
·破戒草之一:破戒宣言
·破戒草之二:共和国心腹最大的隐患
·破戒草之三:上党中央书
·破戒草之四:好名者说
·破戒草之四:为“倒萨”运动叫好!
·破戒草之五:是谁丑化了萨达姆?
·破戒草之六:倒萨:丧钟、警钟、希望钟
·破戒草之七:中国的脊梁
·续破戒草之七:又因人祸哭神州
·破戒草之二十:立异何妨作异端
·破戒草之十一:官场称雄,挥刀自宫
·破戒草之十一:颂歌献给“党”人们---读汉书之一
·破戒草之十二:“枪毙就枪毙,芭蕉叶最大!”
·续破戒草之十三:又有人被抓了!
·破戒草之十四:有害信息?
·续破戒草之十六:南宁火车站奇闻
·破戒草之十七:谈龙
·破戒草之十九:文字的力量
·破戒草之二十四:挺直腰杆做一回人!
·破戒草之二十九:加大对中学生的反腐教育
·破戒草之三十一:青山遮不住,毕竟东流去---愤怒抗议《互联网出版暂行管理规定》
·破戒草之三十一:救救孩子,救救祖国!
·破戒草之三十三:李杭育,我为你羞耻
·破戒草之三十三:胡马休得胡骂
·破戒草之三十五:箅历史旧帐,向恶邻索赔
·破戒草之三十五:要当官就得有牲牺
·破戒草之三十六:“民不能欺”
·破戒草之二十六:古代帝王与当今公仆
·破戒草之三十七:为人难得三分傻
·破戒草之三十八:政府是干什么的?--声援万延海、高耀洁两位先生
·破戒草之三十九:为什么要纳税?
·破戒草之四十一:打倒独裁者!为布什政府喝一声彩
·破戒草之四十二:开展“打虎”运动,捍卫网络自由
·破戒草之四十四:谁在坠落?
·破戒草之四十五:点金成石的神功
·破戒草之五十一:遥祭何海生君
·破戒草之五十二:我的检讨书
·破戒草之五十四:“有关部门”疯了
【枭鸣天下】
·枭鸣天下之一 :一腔热血发牢骚
·枭鸣天下之四十五:贺喜《汉语文学》,感谢“有关部门”
·枭鸣天下之四十八:忧吾华夏犬儒多
·枭鸣天下之五十:不锈钢老鼠被抓原因揭密
·枭鸣天下之五十一:严正声明并警告谢万军
·枭鸣天下之五十二:我承认,我害怕
·枭鸣天下之四十九:国之宝
·枭鸣天下之五十四:险恶江湖我独行--扫荡民运第二招
·枭鸣天下之四十四:潘岳算什么东西!
·枭鸣天下之五十九:究竟谁在捣鬼?--质疑中国民主党海外总部
·枭鸣天下之六十二:不识好歹的香港人
·枭鸣天下之六十七:当代诗雄熊东遨
·枭鸣天下之二十三:古今变法辨
·枭鸣天下之六十八:雅量漫谈---`给有兴趣搞政治者上一课
·破戒草之二十一:爱国主义反思
·枭鸣天下之七十:再说共产主义就是好--兼答票友
·枭鸣天下之六十三:又为斯民哭“欧阳”
·枭鸣天下之七十三:谁劫持了希望,谁劫持了中国?
·枭鸣天下之七一:耻辱啊中国人!
·枭鸣天下之六十九:说英雄谁是英雄
·枭鸣天下之八十二:扫家与扫天下----写给支持和反对我当国家主席的朋友们
·枭鸣天下之七十六:以施罗德为镜
·枭鸣天下之八十六:是谁“炒红”了东海一枭?
·枭鸣天下之八十八:问天下美眉有几,看老枭手段如何
·枭鸣天下之八十九:幸福的奴隶
·枭鸣天下之八十五:谎言之国
·枭鸣天下之九十一:古代的高薪养廉政策
·枭鸣天下之七十八:要追就追心上人,要说就说心中话
·枭鸣天下之九十四:特权剥削几时休
·枭鸣天下之九十五:谁教公仆成公害?
·枭鸣天下之九十六:道德何辜?革命无罪
·枭鸣天下之九O:女人与政治
·枭鸣天下之九十九:血染的历史
【诗】
·鹰之歌
·东海一枭词一束
·网友酬唱集(之三)
·老枭的诗
·赠网友(并序)
·天涯追日(诗四首)
·在命运之上(组诗)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在命运之上(组诗)

    逍 遥
   
   是漫漫苦役之后
   镣铐自动脱落
   仰天一笑

   蓦地发觉
   大地就在自己脚底
   天空就在自己头顶
   命运就在自己手上
       
   
   诗 神
   
   无论陋室 华堂
   无论十字街头 孤峰顶上
   我都是站在你的圣殿
   随时听从召唤
   
   纵然所有的信徒都已离去
   纵然大潮淹灭了你的脚踵
   无论富甲天下或一贫如洗
   遍历人世风霜
   
   让我留下来
   终生侍奉你的身旁
   成为你的箫和笛
   向未来传播你的芬芳
   
   那是根据永恒的秘方
   配制而成
   只有少数高贵而宁静的心灵
   才能畅饮的生命琼浆
   
   坚 持
   
   在苍茫风雪在长夜
   在酒杯书丛在苍蝇结队的市场
   坚持 在世界的边缘
   在漫过所有头颅的浪潮中
   在最繁华也最荒凉的环境
   在最深的地底最高的山顶
   坚持 不回头也不流泪
   
   淡淡的 不论富贵还是贫困
   悠悠的 不论衰老还是青春
   深深的 在血液在骨髓
   在一颗小小的石子里
   静静的 不论千万年后
   会不会有一二掌声响起
   坚持: 不出现也不出声
   
     悄 悄
   有一阵风
   悄悄改变了方向
   有一个沉睡多年的
   梦 在远方某个角落
   悄悄破土
   
   什么时候
   案头的石子 墙角的碎纸
   悄悄变成了宝石 锦缎
   嘴唇未张 有一支歌
   已从心底 悄悄升起
   
   画下一枝花
   春天 就悄悄地来了
   
   把春天的火 一朵一朵
   用纸包起来
   装订成集
   供老了以后
   取暖
   
      梦中一生
   
   怀我的时候 母亲梦见了什么
   生我的时候 红光异香满屋
   从小调皮捣蛋 与流氓地痞为伍
   书剑无成荡尽祖传家业
   只好贩布卖鞋
   去当和尚乃至乞丐
   小酒馆里纵论天下英雄
   大撒酒疯 把儒冠当尿壶
   直到有一天做梦斩了一条白蛇
   醒来 已逃过鸿门宴
   好香啊 怎么天下的鹿
   就落入了我这口破锅
   
   另一段岁月 我在某座名山
   或无名山中 读尽五车书
   野心如草疯长 独坐渭水
   钓一条大鱼 或者高卧茅庐
   等一位大老板三顾
   不然就率三千弟子周游列国
   请高力士脱鞋 杨贵妃磨墨
   至于在哪一丛花中梦见蝴蝶
   或蝴蝶梦见我已记不清楚
   最后当了几天七品官 挣足酒资
   即挂冠归去 千秋万代
   做隐逸派诗人的典范
   
   时间到了公元一九九六年六月
   无边暑热中 一缕苍凉
   如暗器袭来 蓦然回首
   剑已锈笔已秃 我已面目全非
   堕落在南宁某套公寓里
   乃一介商人小小小小的
   
   暴风雨将临
   大街上尘埃不起 树的队伍
   肃立如故
   我身上某条电线
   已开始颤动
   天色阴沉如上帝的脸色
   阵云翻涌
   雷声始而隐隐继而隆隆
   预告暴风雨的确凿
   
   阳台上衣物开始飘动
   我的头发开始扬起
   许多物体将倒向地面
   许多物体将飞上天空
   每一个毛孔都已张开
   期待大自然的雄威席卷
   只是不知那低洼处的蚂蚁
   是否已迁移到安全地带
        
   
      瞬 间
   
   所有凋谢的花朵重返枝头
   多少隐蔽之象美妙地裸现
   一只酒杯装下汹涌的海
   一个眼神浓缩万语千言
   千年古树重新焕发青春
   万里荒漠忽然喷涌甘泉
   光明从身体深处升起
   令日月也失去或增添了光彩
   失踪已久的神就这样翩翩而来
   永恒在瞬间显露神秘的脸
   
   
    闲提妙笔开生面,独具慧眸观世尘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