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东海一枭
[主页]->[独立中文作家笔会]->[东海一枭]->[专家一开口,老枭就发笑 ]
东海一枭(余樟法)
·欢迎参观:“我爹的雕塑作品: 东海一枭! ”
·本体初论
·雪峰可以在枭门称尊!
·应邀转发芦笛《东海之道要诀——在东海之道国际研讨上的发言》
·高人托梦大骂,老枭冷汗直流!
·慰勉高智晟(七律二首)
·稿费恐断流,老枭发了愁
·不拜老魏我拜谁?
·水古:力虹,我要宰你
·老枭落水演习全版(同题诗大展)
·结束疗芦工作启事(旧文新发并附言)
·芦笛为老枭所作之序及一枭附言
·不亦快哉(八则)
·不认识人民日报不要紧但要认识民主论坛(诗三首)
·过去错认为朋友的人翻脸后露出的狰狞面目
·在专制面前自我缴械!
·倡利己说,赞高智晟,非伪即愚!
·《为北岛改诗》
·《本体不许十论》
·垃圾文字,垃圾人物!----芦笛、张国堂现象略析
·与秦晖先生商榷
·在博讯赚了两百万!
·真想看我,总找得到的!
·致人性大知,发宇宙大秘:《本体二论》
·寂寂千秋终炽盛,区区一己任浮沉
·本体二论
·戒笔小诗
·黄喝楼主:理直气壮旗帜鲜明地主张自私自利(一枭附言)
·《刑天舞干戚,其奈无头何!-----妄人刘晓波》
·妄人刘晓波
·刑天舞干戚,其奈无头何!-----妄人刘晓波(修正稿)
·赠刘晓波君
·枭文点击率为何不高?
·乔眼花花真绝代,看将枭体作梨花!
·《我的眼里没有仇敌》
·可怜季羡林,九十尚空茫!
·切莫源头混清浊,宜将枭眼察秋毫!----再训秦晖诸君
·薛振标、东海一枭:探望杨在新
·《仁之二:你要对这一切负责》
·般若无尽藏真言,增长大智慧咒语
·受垢为王!
·外王学与民主路及民国纲要----略答Dck先生
·《十八个》
·《送“闲”下乡》
·“黄喝”黄喝楼主:为学不诚,不知其可!
·黄喝楼主严重警告老枭:我“绝不是善男信女”!
·告别词
·自题枭文《为学不诚,不知其可》调黄喝楼主
·《我正在最陡峭的悬崖上》
·东海之道网络研讨汇(辑五)
· 日出云俱静,风消水自平-----附寻师启事
·《自由之歌》(歌词初稿)
·《上网真好玩》
·重视道德建设,推动民运发展
·证道诗(七绝六首)
·“先灭中共,后灭法轮。唯我东海,中华称尊”
·《自由之歌》(歌词,东方人版)
·《自由之歌》(东海众枭综合版)
·东海之道入门书(第三辑)
·怀李圣地师
·大开悟
·湖湘先生:佛儒二学之本体论辨异(一枭附言)
·枭爷高大绝古今!
·《见鬼》
·摩诃罚阇耶帝(七绝六首)
· 寻找李圣地恩师
·敢劝济群大法师,休将戏论误愚痴!
·《粪青肖像》
·网友赠诗集萃(之13)
·玩啥也别玩文字,玩谁也别玩老枭!
·《金刚密令》
·《不管怎样》
·谷洪:东海一枭的狗屁文章
·《自示》
·摩诃自由(组诗)
·东海客约
·消闲五首
·荆楚们,别混扯,请深思!
·本体三论
·《只要动起来》(外一首)
·流浪工程:和枭兄《独酌》
·西风真凉: 东海一枭的热血洒在了儒家的狗头上
·《六四》(外一首)
·历史是自已写的,形象是自己塑的----与网友们共勉
·调某民运“大侠”
·东海之道网络研讨汇(辑七)
·东海之道网络研讨汇(辑七)
·黄喝楼主,下流胚子傻瓜子!
·中共万恶,唯善“尊儒”!
·妄谈“原创性”,胡说波普尔----黄喝楼主批判
·子系中山狼!----并为自己说几句公道话
·黄宗羲,外王学的一面大旗!
·遇见小流氓怎么办?
·上网有感
·别揣着亿万存折当乞丐!
·给草根荐书
·向各界小流氓叫板!
·东海木鸟歌
·本体四论
· “博白事件”的警示
·-“博白事件”的警示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专家一开口,老枭就发笑

   放眼神州尽蠢才

   在伟大的中央之国,古代是食肉者鄙,当代是当官者蠢,已成全民共识,不用多说了。但许多人仍然迷恋文凭、博导,迷信专家、大师,殊不知在咱特殊国情的影响下,这类人物也大多是中看不中用的玩艺。有句名言说得好:专家一开口,老枭就发笑。

   人一成名成家,便容易自我膨胀,以为一窍通百窍通,对自已不熟悉的事情信口开河发表意见,说一些愚不可及的话,这种现象很正常,不能说明专家滥得虚名。天下象老枭这种十八般武艺样样精通的天生的通才,毕竟是少而又少的。专家者,某门学问有专业研究,某项技术能特别擅长之人也。

   然而,如果在自己素所研究并借以成家的专业领域,见识平庸肤浅寡陋,甚至违反常识,蠢不可及,那就有辱斯文和专家之名矣。可惜,此类名实乖违者,何其多也。我就见过不少,如古典文学专家不懂平仄不会旧诗,社会科学研究者斥黑格尔为反动云云。而且往往读书愈多、文凭愈高、名头愈大,就愈愚蠢。谓予不信,举例为证。

   文革中,出自专家之口的“把毛主席著作学好了,地里的庄稼也就长好了”、“如果不学好毛主席的哲学,高炉的钢铁就炼不好”之类傻话,还有某大科学家“亩产十万斤是完全可能的”之类疯话,咱就不举了,那毕竟是特殊的历史时期嘛。向前看吧。

   在要不要“高薪养廉”之争中,专家们大多持肯定态度,有认为高薪可以提高腐败成本的;有认为当官的都属于高智商,他们的脑力劳动价值应当区别体力劳动者,只有高薪才能实现公平分配的;…(对此我已予以痛斥,见《枭眼看世之一六五》)。

   在社会科学领域,有大喊法治建设却反对民主制度的,有认为“计划经济反应慢和运作僵硬的弊病,完全可以通过现代计算机网络技术来解决”的,有认为中国国情特殊,老百姓有了民主就会饿肚子,国家就会四分五裂的;有说老百姓素质低劣,不需要民主,“给他民主也不懂使”的,有认为官僚的腐败和社会的不公,其根源在于“国际资本主义在中国的扩张”的…。

   还有几个名震天下的经济学家,或认为腐败有助于体制改革、社会进步;或认为文革大鸣大放大辨论是真正的民主,是大自由大民主;或认为“知识青年上山下乡,干部下农村基层劳动等总体制度安排”,是“向人类平等目标逐步迈进的真诚努力”(老枭只想有机会在这位大专家头上撒泡尿再骂:真诚你个头!);

   还有经济学家与媒体携手做秀大唱小康颂歌的,经济学家用两种计算方法得出了中国人民已进入小康水平的伟大结论:一是gdp超过800美元就是小康,而我国人均国内生产总值到2000年底已达849美元;二是看“恩格尔系数”,这个比例低于百分之50,就是小康,而我国居民消费的恩格尔系数1999年是百分之41、9,农村是百分之52、6。这些专家只会玩纸上数字游戏,却不肯睁眼看看现实,有多少工人失业、农民赤贫,有多少弱势群体生活在水深火热之中!当前社会是分配极端不公的金字塔型结构的社会,少数权贵强势集团,高踞于金字塔顶尖,岂止小康,那是大康、大大康,是超级富豪;而大多数人被压在金字塔底层,离小康还有着十万八千里哩。

   曾在“焦点访谈”上看到主持人敬一丹采访中共党校的“专家”,谈十六大和二○○二年。这个“专家”在谈到应该如何紧密团结在以江泽民为中心的党中央周围、学习三讲、深刻领悟三个代表的精神时,大声说:“有了三个代表,我们就有了战胜一切的武器。”; 列瓦雷士网友也回忆说,一次, 他们请来一位北师大的“博导”,他破天荒地也凑到听众之中。这位“博导”的开场白是:“最近我有一篇研究邓小平思想的文章,被《中华文摘》全文转载,而且被排在中央首长宋任穷文章的下面。” 诸如此类专家,则不仅无知,而且无耻矣。

并非专家们天生愚蠢下贱,或者书读多了名头大了就变傻变贱,而是因为在咱们中国,是领导一切的权威,要想成名成家,必须攀权附势并抛弃原则和常识。名大家成后,觉悟也高了,奴性也足了,良知和常识也丢得差不多了。要成功就得有牲牺,此之谓也。

   长江后浪网友在拙贴《李宪源们,吃我一刀》后跟曰:“据我个人观察,李先生除了有些观点的确比较荒唐以外,论文采,论学问,论体系,论思路,都远在东海兄的文章之上,不知枭兄以为如何?”这真是睁着眼说瞎话!老枭大怒回骂: “你也是糊涂虫一个。观点才是皮,文采,学问、体系、思路,皆毛耳”。别说老李不少观点,荒唐可笑,便是论文采之缤纷、学问之深厚、思路之清晰,老枭皆是超然卓然,中文网上,寡逢敌手,与专家们根本就不在一个档次上。至于体系,老枭论政,只不过客串性质,倒是谈不上。不过观点错误、墙基不固,纵然“体系”巍然,豆腐渣工程而已,又何足道!

   袁枚曰:识以领其先。做诗如此,做人和做学术何尝不是如此?如果目光浅短、见识庸陋,或者缺乏独立思想、自由精神,纵头衔吓人、著作等身,也不过俗儒庸才或无聊帮闲也!老枭偶尔抽空骂骂他们,就象小人国里巨人逗着他们玩玩,借以消谴耳。

   专家一开口,老枭就发笑:哈哈、哈哈哈…

   2002、4、15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