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东海一枭
[主页]->[独立中文作家笔会]->[东海一枭]->[专家一开口,老枭就发笑 ]
东海一枭(余樟法)
·最高经典是枭文
· 为胡紫微女士作
·东海一枭:为胡紫微女士作
·这个时代不值一毛(小诗五首)
·千古一圣汪精卫!(枭声重发为熊焱)
·考考你的眼力
·关于汪精卫,小偈答熊焱
·小偈答熊兄(二)
·仰天羡枭,不如俯而求己
·要么把我关起来,要么给我发言权!
·《东海大印》(组诗)
·汪精卫案翻不得!(修正稿)
·儒家的爱怎么做(修正稿)
·老枭不孤独,汪精卫不孤独
·理欠中庸要反思
·zt与老枭共勉,我也是汪精卫的粉丝
·东海一枭:《让我们有风度地对抗》(外六首)
·不懂中庸不大人
·请有关部门不要骚扰毕时圆!
·答鲁凡、方应看、“科学民主”诸网民
·没想刺激毕时圆,不是在乎张鹤慈
·九曲澄:一枭“汪精卫案翻不得”文读后(一枭附言)
·“杨帆门”有感(小偈三首)
·尚未成人休近我---略复某君并附《拒客启事》
·我们去哪里安身立命?逍遥山寨!(小调查)
·《写给反对派》
·聪明人与智慧人的区别
·《逍遥山寨》
·敢问余杰:徐晋如得到狗骨头了吗?
·关于心与上帝诸问题偈答熊焱君(一、二)
·论心小偈(答熊焱君)
·偶感写怀二偈
·缺德无内力,不义非健康---民运困境反思兼答客难系列之三
·《请不要对我太好》
·儒家三法印(修正稿)
·东海一枭:《修道一号》
·推荐《民国奇女子陈璧君》并为作者纠偏
·关于心与上帝诸问题偈答熊焱君(三)
·小调查:你对儒家的基本态度
·《回家的路》
·不论中共戓民运,品卑德劣皆应杀
·东海对各家各派的基本态度
·《东方之枭》
·为胡佳一辩
·我能造个新中国
·国内对老枭放松一点点了!
·《中国猪》
·士心一立胜金刚!
· 尽心尽性尽人事,知命知天知古今
·侯文豹:读老枭《我们应该怎样反共?》有感兼谈民运现状
·侯文豹:读老枭《我们应该怎样反共?》有感兼谈民运现状
·人人潜具大神通
·我开了春天还会远吗
·《三个代表》
·我来了,儒家春天还会远吗?
·垃圾论
·槟郎:雪季念枭(一枭附言)
·任雨荷:由《还我汪精卫》一文所想到的(自由圣火首发稿)
·《雪灾》
·我非高标不可,你们及格就行
·《最后的苦谏》
·道德论
·《仁王经》
·奇文共赏:东海之道与撒旦教信仰之雷同
·《实相经》
·自他偈
·一枭拜年三祝愿
·自由是儒家最高信仰
·自题《大良知学纲要》
·《迟早都一样》
·《大良知学纲要》欢迎批评
·大良知学纲要
·东海答客难(416--421)
·台湾心学网主席陈复关于《大良知学纲要》的质难
·先讲道理,再讲别的
·自题《大良知学纲要》联二
·为中华文化报喜-----隆重推荐董子竹
·赠董子竹君
·天下无难事,难寻十个人
·《不易经》
·陈复先生对枭文《宁可对不起同道,不敢对不起吾道!》的回复
·宁可对不起同道,不敢对不起吾道!
·九曲澄:读东海老人“自题《大良知学纲要》”五绝句,集句贺一枭
·《国家离我家越来越远》
·傅小松:东海一枭诗词评点
·雪峰:为东海一枭惋惜(一枭附言)
·敬告少数基督徒
·共产主义与大同理想
·雪峰:东海一枭该升级了(东海老人附言)
·祝贺《网络公民》创刊
·自题《新礼学初论》七律二首
·发展阳明之学,把握良知之圆-----关于《大良知学纲要》二复陈复先生
·心學網葉震对枭文《宁可对不起同道,不敢对不起吾道!》的回覆
·《斗战胜经》
·艳照门之我见:道德不打野鸳鸯
·你受伤,不是我的责任----三复陈复先生
·本体四论(修正稿)
·新礼学初论
·请不要栽赃,好吗?
·大彰良知不是梦,广传吾道可成团
·追问余杰:向何处追寻良知?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专家一开口,老枭就发笑

   放眼神州尽蠢才

   在伟大的中央之国,古代是食肉者鄙,当代是当官者蠢,已成全民共识,不用多说了。但许多人仍然迷恋文凭、博导,迷信专家、大师,殊不知在咱特殊国情的影响下,这类人物也大多是中看不中用的玩艺。有句名言说得好:专家一开口,老枭就发笑。

   人一成名成家,便容易自我膨胀,以为一窍通百窍通,对自已不熟悉的事情信口开河发表意见,说一些愚不可及的话,这种现象很正常,不能说明专家滥得虚名。天下象老枭这种十八般武艺样样精通的天生的通才,毕竟是少而又少的。专家者,某门学问有专业研究,某项技术能特别擅长之人也。

   然而,如果在自己素所研究并借以成家的专业领域,见识平庸肤浅寡陋,甚至违反常识,蠢不可及,那就有辱斯文和专家之名矣。可惜,此类名实乖违者,何其多也。我就见过不少,如古典文学专家不懂平仄不会旧诗,社会科学研究者斥黑格尔为反动云云。而且往往读书愈多、文凭愈高、名头愈大,就愈愚蠢。谓予不信,举例为证。

   文革中,出自专家之口的“把毛主席著作学好了,地里的庄稼也就长好了”、“如果不学好毛主席的哲学,高炉的钢铁就炼不好”之类傻话,还有某大科学家“亩产十万斤是完全可能的”之类疯话,咱就不举了,那毕竟是特殊的历史时期嘛。向前看吧。

   在要不要“高薪养廉”之争中,专家们大多持肯定态度,有认为高薪可以提高腐败成本的;有认为当官的都属于高智商,他们的脑力劳动价值应当区别体力劳动者,只有高薪才能实现公平分配的;…(对此我已予以痛斥,见《枭眼看世之一六五》)。

   在社会科学领域,有大喊法治建设却反对民主制度的,有认为“计划经济反应慢和运作僵硬的弊病,完全可以通过现代计算机网络技术来解决”的,有认为中国国情特殊,老百姓有了民主就会饿肚子,国家就会四分五裂的;有说老百姓素质低劣,不需要民主,“给他民主也不懂使”的,有认为官僚的腐败和社会的不公,其根源在于“国际资本主义在中国的扩张”的…。

   还有几个名震天下的经济学家,或认为腐败有助于体制改革、社会进步;或认为文革大鸣大放大辨论是真正的民主,是大自由大民主;或认为“知识青年上山下乡,干部下农村基层劳动等总体制度安排”,是“向人类平等目标逐步迈进的真诚努力”(老枭只想有机会在这位大专家头上撒泡尿再骂:真诚你个头!);

   还有经济学家与媒体携手做秀大唱小康颂歌的,经济学家用两种计算方法得出了中国人民已进入小康水平的伟大结论:一是gdp超过800美元就是小康,而我国人均国内生产总值到2000年底已达849美元;二是看“恩格尔系数”,这个比例低于百分之50,就是小康,而我国居民消费的恩格尔系数1999年是百分之41、9,农村是百分之52、6。这些专家只会玩纸上数字游戏,却不肯睁眼看看现实,有多少工人失业、农民赤贫,有多少弱势群体生活在水深火热之中!当前社会是分配极端不公的金字塔型结构的社会,少数权贵强势集团,高踞于金字塔顶尖,岂止小康,那是大康、大大康,是超级富豪;而大多数人被压在金字塔底层,离小康还有着十万八千里哩。

   曾在“焦点访谈”上看到主持人敬一丹采访中共党校的“专家”,谈十六大和二○○二年。这个“专家”在谈到应该如何紧密团结在以江泽民为中心的党中央周围、学习三讲、深刻领悟三个代表的精神时,大声说:“有了三个代表,我们就有了战胜一切的武器。”; 列瓦雷士网友也回忆说,一次, 他们请来一位北师大的“博导”,他破天荒地也凑到听众之中。这位“博导”的开场白是:“最近我有一篇研究邓小平思想的文章,被《中华文摘》全文转载,而且被排在中央首长宋任穷文章的下面。” 诸如此类专家,则不仅无知,而且无耻矣。

并非专家们天生愚蠢下贱,或者书读多了名头大了就变傻变贱,而是因为在咱们中国,是领导一切的权威,要想成名成家,必须攀权附势并抛弃原则和常识。名大家成后,觉悟也高了,奴性也足了,良知和常识也丢得差不多了。要成功就得有牲牺,此之谓也。

   长江后浪网友在拙贴《李宪源们,吃我一刀》后跟曰:“据我个人观察,李先生除了有些观点的确比较荒唐以外,论文采,论学问,论体系,论思路,都远在东海兄的文章之上,不知枭兄以为如何?”这真是睁着眼说瞎话!老枭大怒回骂: “你也是糊涂虫一个。观点才是皮,文采,学问、体系、思路,皆毛耳”。别说老李不少观点,荒唐可笑,便是论文采之缤纷、学问之深厚、思路之清晰,老枭皆是超然卓然,中文网上,寡逢敌手,与专家们根本就不在一个档次上。至于体系,老枭论政,只不过客串性质,倒是谈不上。不过观点错误、墙基不固,纵然“体系”巍然,豆腐渣工程而已,又何足道!

   袁枚曰:识以领其先。做诗如此,做人和做学术何尝不是如此?如果目光浅短、见识庸陋,或者缺乏独立思想、自由精神,纵头衔吓人、著作等身,也不过俗儒庸才或无聊帮闲也!老枭偶尔抽空骂骂他们,就象小人国里巨人逗着他们玩玩,借以消谴耳。

   专家一开口,老枭就发笑:哈哈、哈哈哈…

   2002、4、15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