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东海一枭
[主页]->[独立中文作家笔会]->[东海一枭]->[枭眼看世之一五六:朱镕基吓唬得了谁!]
东海一枭(余樟法)
·知识分子的良知,剖肝输胆的呼吁
·《无论东海第几流,鲁迅终究不入流》
·《更名启事》
·《东海老人:杀气尽消真气盛,习心渐灭本心明》
·造恶人的谣也不行
·《不仅是戏言》
·我知道坏人有多坏
·《自惭东海多福,虔祝吾民万福!》
·做一个负责任的大人
·恃才傲物小议---兼向胡温及有关人士致歉
·《民意与天意---答儒友》(外二篇)
·《李白何足学,孔子最可尊》
·丧心病狂”的涂博士们
·自警:有话好好说
·《学绝道丧、斯文扫地》
·《钓鱼执法罪滔天》
·《毕竟是“从前”》
·天下第一大忙人
·《东海老人:“洋玩艺儿”作祟》
·《剥离儒家,谈何中华?----略驳李洪涛先生》
·华夏复兴论坛:名为华夏实蛮夷!
·《栽赃政府亦时髦》
·维护文明原则,顾全儒家大局
·写给自己的检讨书
·维护错误言论的表达权----答客难三则
·请云尘子先生负起责任来
·莫道儒家靠不住,成仁取义古来多----答客难二则
·《儒友不染说得好》
·《封杀:背离儒学大道,背离自由之本》
·汪精卫案翻不得!(旧作重发并附言)
·儒家的等级制度
·《东海老人示警:爱财有道莫妄贪》
·华夏蛮夷云尘子汪精卫贝当等等
·闲话:看好这样的“伪”基督徒(东海附言)
·《为小泽一郎鼓个掌》
·尽心就是忠(东海随笔九则)
·《我今为薪,君当为釜;君为其易,我为其难!》
·寻求傅路江先生的事迹
·东海老人:毁人不倦的中国大学
·《向“真实的汪精卫”接近----答网友》
·《傅路江先生大函浅赏》
·《不想得罪傅路江先生》
·《旧事重提话“网选”》
·《逃离了政治,谈什么外王?》
·反儒分子反华势力
·《儒家不是世俗的家》
·东海老人:让良知放光明
·到底谁是满清遗孽?
·《反儒就是反华》
·《儒家正理和华夏精神----答心岳网友》
·关于易经和儒道略网友
·《关于“汉民族主义”答南山石儒友》
·要学会尊重他人人格和言论权
·三少爷的微笑:东海老人楹联鉴赏
·《东海老人:吕布小丑何足道》
·《给余英时先生和严思儒友补充几句》
·《东海老人:儒家的“是与不是”》
·汪精卫和谭嗣同---左右肝胆两昆仑
·汪精卫和谭嗣同---左右肝胆两昆仑
·zt汪精卫在国民党中央党部举行的孔子诞辰纪念会上提倡尊孔的讲演词
·要道德,不要大棒和高调---与儒家共勉兼为某些“反清志士”画像
·向肃亲王致敬,为汪精卫惋惜
·《关于汪精卫:爱囯应该一致,方式不必求同》
·《不要造毛泽东的谣》
·《毛泽东的“感谢”》
·关于中止汪精卫的评论及争议的说明
·我们应该感谢毛泽东
·向国民党和马英九主席求援的公开信
·《防火防盗防皇汉》
·为阎崇年一辩
·《这个耳光打得好----为老作家张扬喝彩》
·《对薄希来先生的拥护和责备》
·奉和钟老《八十初度》
·《关于成立中华武术大学的建议》
·《孔子不是这么维护的----孔家后人声明之我见》
·儒家立场小论----兼议陈独秀先生
·《拥护改良派,勉励薄希来》
·《理直气壮支持薄希来---警告某些反对派》
·《理直气壮支持薄希来---警告某些反对派》
·《特殊的唯心主义----兼论新时代的文盲》
·《薄熙来,请与法治俱,带着光明来》
·《治官要严、待民从宽----请薄熙来及时纠偏》
·《宁违宪法不违仁----答儒友问》
·打黑反贪凭铁腕,忧民爱国致良知(有关薄熙希随笔五篇)
·关于“立即释放刘晓波、切实保障言论权”事致中共中央书
·《自由派的致命缺点》
·关于李庄案
·《东海老人:律师的正义》
·浅析自由主义的不足
·领导人成德成圣最容易---重发旧作勉励薄熙来先生
·《儒家的自由》
·儒家与自由主义的互补
·防火防盗防老贼
·良知散论,李泽厚,一切的前提等(东海随笔三则)
·让东海大悦的发言
·《宽容:政治家的应然,儒家的必然》
·薄熙来“如其仁,如其仁”
·知识小论
·《“呱呱叫”“叫”得不错但不确》
·《德与智---韩寒可以为我作证》
·《大智慧》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枭眼看世之一五六:朱镕基吓唬得了谁!

   在九届全国人大五次会议闭幕前的记者招待会上,朱镕基总理谈到香港某报说他的本事就是“拍桌子、捶板凳、瞪眼晴”时,说道:“这家报纸说得不对。桌子是拍的,眼睛也瞪过,不瞪眼晴不就成了植物人了嘛。板凳绝对没捶过,那捶起来是很痛的。至于说我这样做是为了吓唬老百姓,我想没有一个人相信这种说法。我从来不吓唬老百姓,只吓唬那些贪官污吏”!

   此言亦庄亦谐、正气凛凛,赢得了记者席上和电视机前的阵阵笑声和掌声。但是笑过之后,不禁陷入深思。朱总理对贪官污吏之痛恨、凶狠,是有目共睹、令人肃然的,他上任之初,就指天誓日:准备一百副棺材,九十九副留给贪官,一副留给自己。表达了反贪反腐的坚定决心。

   几年过去了,一届任期将满,他咬牙切齿的狠话,又吓唬住了几颗贪心、几只黑手?九十九副棺材,销量又如何?老百姓都知道,现在官场是上上下下大大小小一窝黑一锅烂,抓的杀的那几个,只不过是后台不硬、运气不好,成了政治斗争的牺牲品;曝光出来的腐败现象,不过是九牛一毛或露出水面的冰山一角罢了。

   言之谆谆,听者渺渺,言之心痛气愤,听者暗笑冷笑,总理“先天下之忧而忧”,广大公仆早已“先主人之富而富”了。他们在台上做报告讲起成克杰胡长清教训和焦裕禄孔繁森精神来,也照样正气凛然、精彩万分,照样赢得阵阵掌声和笑声。

   总理不是孙悟空,不能拔一撮毫毛吹一口气变出成千上万总理来监督公仆的奉公守法。你拍烂桌子瞪红眼晴,他们只当你犯病、放屁或演戏,转过身去该贪的钱照贪不误,该污的美女照污无妨。而且手握大权的官僚也学会了瞪眼晴拍桌子。在单位里,下属面前,颐指气使,唯我独尊,听不进任何良好的建议、诚恳的劝说、善意的批评!

   老枭在《走出革命的鬼打墙》一文中写道:我们这个民族,就仿佛遇上了“鬼打墙”,从历代大大小小无数次农民起义,一直到辛亥革命以来历次打着民主招牌的革命,无不以暴抗暴始,以暴易暴终。汤武革命,伯夷、叔齐作歌,其辞曰:“登彼西山兮,采其薇矣!以暴易暴兮,不知其非矣!…”。这以暴易暴四个字,成了光荣的革命传统,又仿佛一个可怕的诅咒,死死罩着巍巍华夏文明古国。

   我发现,腐败也是中国历史上的怪圈和“鬼打墙”,从秦汉至明清至国民党,虽然衰败和灭亡的原因不尽相同,但腐败无疑是最重要的因素。《中国反贪史》主编王春输归纳出历代王朝周期率的一个公式:“王朝初年狠抓反贪斗争-----王朝中叶后反贪中争渐渐有名无实-----王朝末年贪污腐败猖獗,民不聊生,王朝灭亡---新之朝初年狠抓反贪斗争----”。曾有民主人士问毛泽东,共产党如何走出这种历史轮回,毛的回答是:民主宪政。可惜中国自有宪法已百多年,共产党立宪两次,也有数十年了,但宪政建设还没完成。宪法象汽球一样虚置着,宪法赋予人民的种种权力,包括新闻自由、舆论监督,仍然口惠而实不至。

   腐败的原因很复杂,有外因有内因,反腐败应是一个全方位多层次的社会系统工程,德治、法治、政治教育、经济手段、主观修养,客观监督,不可或缺。外在监督,包括上下级监督,平级监督,民众、舆论监督等。由于缺乏有力的保护,反腐记者和民众,往往受到打击报复,轻者被穿小鞋,严重的被投进监狱。既使剩下的党内自身监督,也是七折人扣,雷大雨小。

   要论反腐力度,不少封建王朝比我党还要大得多,如老枭《枭眼看世之三》所写,明朝初年朱元璋的反贪政策,令朝中公卿大臣(中央国务院高干)也惶恐不已,上朝时诀别家人如赴险,如当天平安下班,则举家欢庆。然而,如此英明决策、反贪力度,仍未能从根本上消灭贪污腐化现象。不到五十年,沉渣泛起、恶火潦原,贪官污吏,遍满宇内,到了明朝中晚期,无官不贪、贿赂公行,吏治黑暗,更胜前朝。

   贪腐的根源,在于制度的弊端。封建官僚制度以君权为核心,权由上授,君臣上下间存在着严密的人身依附关系。枭眼圆睁,实在瞧不出我们现在的制度比封建时代进步了多少?只要人治不除、专制不改,纵严刑峻法,难治千古痼疾。

   李宗吾“厚黑传习录”介绍了三大法宝:“求官六字真言”、“做官六字真言”, “办事二妙法”。 二妙法者,一曰“锯箭”,一曰“补锅”。所谓锯箭法,有人中了一箭,请外科医生治疗,医生将箭杆锯下就完了,问他箭头怎么办?答曰:“那是内科的事,你去寻内科可也。”

   恕我直言,朱总理大言炎炎,却只在体制允许的范围内,进行一些修修补补的小动作,头痛医头,脚痛医脚,虽有现成的民主药方,限于种种原因,不敢用不能用;如果说这也叫改革的话,倒很象“锯箭法”,箭杆锯下,箭头仍留在体内,后患无穷,并造成巨大的反效应:机构越压越膨胀,腐败越反越厉害。

   总理是个清官、好官,“只吓唬那些贪官污吏”,可惜的是,贪官污吏并不在乎。你的吓唬,除了博取一些廉价的喝彩声、蒙蒙少数愚民贱民外,毫无用处。当然,您尽力了,大厦将倾,独木难支啊。那夹缝中的尴尬和无奈,老枭深深理解,恨不得为您也为我中华民族放声一哭!

   2002、4、4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