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东海一枭
[主页]->[独立中文作家笔会]->[东海一枭]->[枭眼看诗坛--枭眼看诗之四]
东海一枭(余樟法)
·向中共要回智晟,逼中共还我英雄!
·量小非君子,无度不丈夫!---与广大民主同道、文化同仁共勉
·平昌老人:欣闻一枭或有牢袱之灾,勉之
·皮介行:試看
·只能牺牲自己,绝不“奉献”他人!
·老调重弹:此生甘拱卒,永世不将军!
·儒释道都给我滚进来!
·给中共讲个小故事---算我亲自向胡哥温仔讨饶了呵
·仁者必有大智慧!-----莫把老枭当凯子
·关于《仁者必有大智慧!》的一点更正
·写怀
·一间草堂足矣!-----兼谈制度建设和道德建设
·中国需要自由,自由需要运动!-----驳斥李劼《自由需要运动吗?》
·歪解古文,厚诬古人!----略驳綦彦臣《孔丘诚实与善良吗?》
·孔孟支持我“夜遁”!
·“托改良之名,行颠覆之实”
·闲话:儒学之短在于“陋于知人心”--由老枭想到(一枭附言)
·美色怀中致和谐!---关于召开“中华和谐大会”的倡议书
·昌平老人:文盲芦笛
·虎口狼窝智勇双!----老枭“退坛”事件回顾及其它
·自题示友人
·我为每一篇枭文负责!
·通权达变与时偕行的“圣之时者”
·孟子强调顺受其正,枭爷早已成仁取义!
·平昌老人:自嘲
·平昌老人:自嘲
·芦大侠佯狂卖傻,平昌公逃之夭夭(一枭拟题)
·为何佛祖也要让我三分?
·为何佛祖也要让我三分?
·儒门大智慧
·丧心时代
·杨万江:改东海一枭《《一声长叹:只能这样了》》
·揭破甚深微妙义,如来低首不能言
·此是乾坤万有基!----中华文化大启蒙书之五:本体揭奥及儒佛辨异
·平昌老人:题东海一枭《中华文化大启蒙书》(修正稿)
·芦笛,毕竟是文盲!
·芦笛,毕竟是文盲!
·芦笛,毕竟是文盲!
·川歌:爱我大师,护我国宝(一枭附言)
·为芦笛疗愚!----芦文《鸟兽不可与同群──答东海先生》略批
· 高智晟不是未来中国论坛发起人!
·高智晟不是未来中国论坛发起人!
·给中国一个奇迹,给中共一个机会!---致胡锦涛主席温家宝总理的公开信
·《夜越来越深》
·芦笛大喊:非礼啦非礼啦
·《木杖》
·唱和诗一束
·东海一枭唱和诗一束(二)
·你们只看到匹马纵横(组诗)
·立身奢望千秋重,下笔严防一字虚!
·自嘲示饶君惠熙
·甘做垃圾清理工!
·写罢此文无寄处----骂遍中共法轮儒家自由民运各大门派
·偏要拉起袁红冰的手!
·太息途穷天不助,手援无力道援难!
·北京之春---无题(组诗).......(广西)东海一枭
·立身常望千年重,下笔严防一字虚!-----见道者言
·《推倒陈良宇》
·道不同,不妨为友!
·怀明锵丈兼向杭州诗友问好
·乐乐乐
·同道阋墙何时了?老"道"来充和事老!
·同道阋墙何时了?老"道"来充和事老!
·旧诗一首,祝海内外旧雨新朋中秋愉快阖家团圆
·如有所“挟”,皆所不答!
·坚持“三本”不动摇!
·牛钝:东海诗词读后感
·景秀:和东海一枭二首
·一言性善发天心!----中华文化大启蒙书之七
·写给自由派民运圈===自荐《中华文化大启蒙书》
·东海一枭少年旧作:一日思卿十二时
·已向诗城称帝子,外间荣辱不相干
·已向诗城称帝子,外间荣辱不相干
·东海一枭诗词(最新点评本)
·挽林牧老人
·幽居写怀并与文朋诗友共勉
·一切人类,悉有善性!---人性续谈(一)
·胡哥正沿着枭爷指示的方向奋勇前进!(旧文重贴)
·道德之性与生理之性---人性续谈(二)
·闲语闲言徒内耗---借老戚一用!
·私欲非恶,中道至善---人性续谈(三)
·胡哥正沿着枭爷指示的方向奋勇前进!(旧文重贴2:关于反腐问题给胡锦涛主席的建言)
·民主不兴,和谐难求!----从制度建设开始
·到处都是牛逼轰轰的家伙(组诗)
·答客难-----人性续谈(四)
·答客难-----人性续谈(四)
·马克思谬论-----人性续谈(五)
·幽居写怀(其三)
·如果人性本恶---人性续谈六(兼论陈破空文章、林牧精神)
·自题《人性续论》二首
·一切人类,悉有善性!----中华文化大启蒙书之八(全文)
·草根:郑重推荐东海一枭的作品《诗人的鸡巴》 (一枭附言)
·网友酬唱集萃(之11)
·为《春秋》洗尘!----刘晓波《孔子编史与中国避讳传统》批判
·《广西北海泳》
·为酷吏辩小诬,给共官立榜样
·超度共产党(旧文新版)
·青沉眼底山常见,绿满窗前草不除----草根听训!
·自由之歌(组诗)
·中华有三仁焉(高智晟袁红冰刘晓波们)
·尊儒尊的是什么?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枭眼看诗坛--枭眼看诗之四

    东海一枭

    老枭乃新旧诗两栖者,玩起新诗来,也是一把好手,这里且不去说它(新诗界也是一潭混水,几条小鳅也),此文诗坛,仅指旧体诗界。据说当代能诗擅词者已达百万大军,那当然勉强可称坛了(虽然在十几亿人的殃殃大国,仍属一小撮),但老枭法眼看来,也就是装了几把酸菜撤了几把盐的破坛子罢了,乍看雄兵百万,实与当年曹操攻孙刘的百万大军一样,乃稍触即溃的一群鸟合之众耳。这里为行文方便,假戏真唱,估且以诗坛称之(总不能把标题写成枭眼看菜坛、尿坛罢)。

    当今大潮初起,泥沙俱下,鱼龙混杂,拍案惊奇,政坛、经坛、兵坛、校坛、…各种坛子里的奇事怪事荒唐事,层出不穷,诗坛也不例外,正如网友风笛所指出的:“任何一种艺术形式的发展都绝对离不开社会发展这个大前提。作为文学形式之一的诗歌自然不可能孤立于整个文学的发展、更况乎整个社会的发展!”老枭胆小,其它坛子里的龌龊事,耳闻之、目睹之、心痛之、嘴巴却想留着吃饭,不敢乱说之。那就柿子先拣软的捏,说说诗坛的怪状博网友们一笑。

    怪状之一:诗会不是诗会,诗社不是诗社,诗人不是诗人。

    各地诗词组织,多为离退休老干部把持着,学会、协会、诗社,与养老院、老干部活动中心没啥区别。老同志们为革命工作了一辈子,退下来了,弄弄花草、奇石、猫狗、诗词,原是好事,如果诗词真弄出了水平,就象赏石会长、花鸟猫狗会长一样,弄个诗会会长当当,原是两全齐美的事,而且有的大人物虎倒余威在,还能为组织拉来企业或政府的赞助,更是皆大欢喜了。问题在于,如果这位会长大人当了真,把着实权不放,拿着一副短尺子,不自知其短而去量天下诗人,岂不既添当下之乱,又遗后世之羞?去长取短,把真诗、大诗、好诗压下去,让假冒伪劣之作,四处泛褴,败坏诗的声誉和读者的胃口,让人闻诗色变、闻诗而逃,岂不阿弥陀佛、罪过罪过。

    更有甚者,将论资排辈之风带进诗坛,把风雅场变成了官场、商场,排政界之辈,论商界之资,诗作如何,反退居其次了。据说全球汉诗总会弟x次年会在安庆市召开时,主席台上满满几大排领导,主持人介绍他们的冗长的官衔、事绩,就化了一个多小时,介绍到汉诗总会张济川及海内外有关老诗人时,一语带过,当场激怒了一位有诗侠之称的抗州诗人,挺身质问:这是开诗会,还是开官会?诸如此类笑柄,久已厌闻。老枭也应邀参加过几回或公费或私费的诗会,凡国内诗词组织或有关部门召开者,必设主席台,凡主席台上就坐,必是现任官员和担任诗组织一、二把手的退休官员,绝无例外。无职无权的诗人,不论诗多好、名头多响,如老枭之辈,只有蜷缩在远远的角落里,洗耳恭听的份。有诗为证:

   其一

   台前依次列吟官,正副高低貌岸然。白发飘萧人不老,最无权处也争权。

   其二

   市侩官僚退下来,家家老店换新牌。牛溲马勃收门下,附雅攀风聚一堆。

    有个插曲:老枭退出江湖,携眷移居某地,当地诗界友人额手相庆,暗地推举我为省诗协理事,据说学会领导慎重研究后婉拒了,友人将此事相告示歉,老枭大笑,回家后肚子疼了三天。老枭一代大豪,便是中华诗词学会、全球、宇宙诗学会会长,让我来当,那也是丈八长矛打蚊子,大才小用,非尊实辱。况区区理事虚衔乎?(如果是省部级位置,老枭可以考虑,如果是副总理一级,不用考虑了,老枭现在就可以答应:让我干啥就干啥,坑蒙拐骗作秀作恶作鬼作伥作奴才老子也干了,哈哈)。

   怪状之二:诗不是诗。

    每逢各种节日、各种庆典,诗总要出来扮演涂脂抹粉的角色。(中国节日之多,庆典之多,当居世界弟一,应速向吉尼斯大会申报,以壮国威),各级诗词组织,常要出专辑应时颂圣一番,各种诗会,也要收一堆应时应景之作,都是些腐气熏人、臭气冲天的东东。有诗为证:

   意太平庸思太浅,情何冷漠格何卑。应时颂圣弹高调,伪劣成堆付一嗤。

    老枭原不会电脑,又爱诗成癖,收到各种刊物、诗集,有时忍不住翻开来看看,越看越觉要向自己伸大拇子,恨不能象孙悟空,变出另一个老枭来,拍着自己的肩膀说:天下诗雄,唯君与我,余子谁堪共酒杯。

   有一回,老枭应邀为老年大学举办诗词讲座,开始颇受欢迎,后来讲到当代诗病时,曾举诗证之,诗曰:

   风刀霜剑创犹新,又向寒威颂好春。高贵灵魂低价卖,可怜无补费精神。

   又曰:

   格调卑卑思想贫,后于时代远人民。脸皮脂粉层层厚,有几名家面目真。

   又曰:

   寄身蓠下迹陈陈,步学邯郸眉学颦。恰似坐台娇小姐,傍权傍款总依人。

    这可捅了马蜂窝。“老”同学们纷纷向老枭发起质讯:颂好春错了吗?寒威指什么,比喻是否过分了,主流还是好的嘛。唱响主旋律,能说是格调卑卑思想贫吗?天哪,这些1十1==2的问题,却让研究微积风的我张口结舌,脸红耳赤,一向以口才自傲的我哑巴了,赶紧结束开溜。自此听说讲课讲座讲演什么的,便心惊胆战,再不敢领教了。日前有名顾先生的网友诚邀:老先生拜读高作甚觉痛快相见恨晚也。我正着力筹建一培养高尚学子的私立学校恳请先生担任道德教育处主任未知肯屈就否。如有诚意请联系@163.net老枭回贴曰:“顾先生好:数十年来,我民族道德水准加速度下降,真善美敛形,假恶丑泛滥,根本原因何在?老枭曰:在上面,在体制。政体不改,官场不作一次彻底的清理,道德重建,终是虚话,空中筑楼,水中捞月,难峻其功也。区区一所私立学校,焉能挽狂澜于既倒?精神可嘉,效果寥寥阿。老枭退出江湖已久,不论政界之官、学界之官,皆无兴趣矣,不愿再趟浑水矣。” 体制云云,皆借口耳,实是老枭一朝被蛇咬,十年的井绳呢。

    (如果是北大、复旦之类讲台,老枭胆子可能还会复原)。

    诗坛怪状多着呢,不过“开门河所见,一地乱鸡毛”罢了,再写下去,污辱了老枭手中这支英雄牌钢笔。且以古风一首殿后兼为诸君一洗胸襟。诗曰:

   
从来政界多龌龊,勾其心兮斗其角。
蝇营狗苟数商场,花招毒计不胜防。
偶向骚坛寻净土,岂知触眼皆污浊。
颂圣歌德无原则,附雅攀风有市贾。
争名叠出鬼主意,污耳横生闲言语。
腹中剑戟生簇簇,人前衣冠争楚楚。
大好男儿我自豪,憎命文章继楚骚。
鸱猜徒若鸳雏笑,云多何碍月轮高。

    自打学会上网,常到一些诗词网站网坛遛遛,几圈下来,便发觉人外有人,枭外有枭,从此夹紧尾巴,不敢乱翘矣。如果中国真有一个诗坛在,不在多如牛毛的会长社长秘书长手里,而是在网上、在民间、在社会底层。兄弟们好好干,下回老枭来一篇《老枭看网上诗坛》,为成绩优异者授勋。

    2001、9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