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东海一枭
[主页]->[独立中文作家笔会]->[东海一枭]->[枭眼看世之一六一:问天下谁配夸我?]
东海一枭(余樟法)
·不亦快哉(八则)
·不认识人民日报不要紧但要认识民主论坛(诗三首)
·过去错认为朋友的人翻脸后露出的狰狞面目
·在专制面前自我缴械!
·倡利己说,赞高智晟,非伪即愚!
·《为北岛改诗》
·《本体不许十论》
·垃圾文字,垃圾人物!----芦笛、张国堂现象略析
·与秦晖先生商榷
·在博讯赚了两百万!
·真想看我,总找得到的!
·致人性大知,发宇宙大秘:《本体二论》
·寂寂千秋终炽盛,区区一己任浮沉
·本体二论
·戒笔小诗
·黄喝楼主:理直气壮旗帜鲜明地主张自私自利(一枭附言)
·《刑天舞干戚,其奈无头何!-----妄人刘晓波》
·妄人刘晓波
·刑天舞干戚,其奈无头何!-----妄人刘晓波(修正稿)
·赠刘晓波君
·枭文点击率为何不高?
·乔眼花花真绝代,看将枭体作梨花!
·《我的眼里没有仇敌》
·可怜季羡林,九十尚空茫!
·切莫源头混清浊,宜将枭眼察秋毫!----再训秦晖诸君
·薛振标、东海一枭:探望杨在新
·《仁之二:你要对这一切负责》
·般若无尽藏真言,增长大智慧咒语
·受垢为王!
·外王学与民主路及民国纲要----略答Dck先生
·《十八个》
·《送“闲”下乡》
·“黄喝”黄喝楼主:为学不诚,不知其可!
·黄喝楼主严重警告老枭:我“绝不是善男信女”!
·告别词
·自题枭文《为学不诚,不知其可》调黄喝楼主
·《我正在最陡峭的悬崖上》
·东海之道网络研讨汇(辑五)
· 日出云俱静,风消水自平-----附寻师启事
·《自由之歌》(歌词初稿)
·《上网真好玩》
·重视道德建设,推动民运发展
·证道诗(七绝六首)
·“先灭中共,后灭法轮。唯我东海,中华称尊”
·《自由之歌》(歌词,东方人版)
·《自由之歌》(东海众枭综合版)
·东海之道入门书(第三辑)
·怀李圣地师
·大开悟
·湖湘先生:佛儒二学之本体论辨异(一枭附言)
·枭爷高大绝古今!
·《见鬼》
·摩诃罚阇耶帝(七绝六首)
· 寻找李圣地恩师
·敢劝济群大法师,休将戏论误愚痴!
·《粪青肖像》
·网友赠诗集萃(之13)
·玩啥也别玩文字,玩谁也别玩老枭!
·《金刚密令》
·《不管怎样》
·谷洪:东海一枭的狗屁文章
·《自示》
·摩诃自由(组诗)
·东海客约
·消闲五首
·荆楚们,别混扯,请深思!
·本体三论
·《只要动起来》(外一首)
·流浪工程:和枭兄《独酌》
·西风真凉: 东海一枭的热血洒在了儒家的狗头上
·《六四》(外一首)
·历史是自已写的,形象是自己塑的----与网友们共勉
·调某民运“大侠”
·东海之道网络研讨汇(辑七)
·东海之道网络研讨汇(辑七)
·黄喝楼主,下流胚子傻瓜子!
·中共万恶,唯善“尊儒”!
·妄谈“原创性”,胡说波普尔----黄喝楼主批判
·子系中山狼!----并为自己说几句公道话
·黄宗羲,外王学的一面大旗!
·遇见小流氓怎么办?
·上网有感
·别揣着亿万存折当乞丐!
·给草根荐书
·向各界小流氓叫板!
·东海木鸟歌
·本体四论
· “博白事件”的警示
·-“博白事件”的警示
·蚂蚁开会:踏平东海,推倒昆仑!
·《话我总是要说的》
·历史是大人养的!
·寻找自我: 实在看不过去,挑些简单的问题替老枭回答!
·《丛林》
·崇奉上帝是可耻的精神倒退!----儒家的天与基督教的上帝本质不同何在?
·枭文《信上帝是可耻的精神倒退!》争鸣小集(1)
·自由人士应接受性善论的指导
·枭文《崇奉上帝是可耻的精神倒退!》跟帖争鸣小集(3)
·第壹共和:枭兄,你在信口开河瞎说了!
·先务道德,再论文章
·仿皮旦:《一个伟大的时代可能是这样的》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枭眼看世之一六一:问天下谁配夸我?

   老枭诗中天子酒中豪,只因生逢乱世,迭遭困厄,一腔不平之气、灼热之血,无处可吐,偷向网上吐得一二。有网上第一才子之称的云中君一见如故,几番怂恿我付梓,并允代为整理推荐,且为写《未曾格式化的东海一枭》一文代序。我忧天骂鬼的雄文,在互联网上不遭屏蔽查封,已是大德殊恩,出版社不敢出,原是意料中事。云中君面子大,我党的权威更大嘛。

   云中君此文日前登坛,颇遭非议,甚至有人以为云中君与我为一人,在变着身法自夸哩。某网友笑道:“世上最不缺的便是自我吹捧或互相吹捧”。触网半年,确获不少胡侃乱捧,遗憾的是大多侃不到位捧不到点子上,如云中君,居然说我有“炽热的爱国、爱党和爱人民的赤子之心”。爱国爱人民,酸则酸矣,无伤大雅。但我一向主张君子群而不党的,当年少不更事,入了共青团,已成个人历史一大污点,长大后对于任何党派,皆鄙而远之。

   有一阵子对余杰颇为尊重,后闻此君在北大时积极要求“进步”,几回回争取入党而不得,他不觉转爱为恨,我不觉变喜为厌。说我爱党,不是当众甩我耳光嘛。我最无聊无耻无出息,也不至于堕落到那种地步吧。

   是酸葡萄心理作怪吗?非也非也。凭我对中华传统糟粕、对二十四史帝王将相文化的精研,对韩非子李宗吾学说的深悟,只要肯在官府门中弯一弯腰、在权力面前低一低头,别说分一杯羹一碗汤,便是款而大之、领而导之,也是大有希望的,最不济去搞那冰冷僵尸的学术,弄几个啥子硕士博士文凭,加几顶啥大师导师桂冠,总可以吧。

   怎奈老枭自小豪迈疏狂,不耐羁束,高尚其志,唯我独尊,一切从心所欲。不想干什么,便是一百头牛也拉不动,以致华年蹉跎,一事无成。却也大半辈子堂堂正正、坦坦荡荡、逍逍遥遥、悠哉悠哉。闲来圆睁枭眼上下左右前后乱看,看事则抉微探幽,看人则沦肌浃髓,看世则洞隐烛阴。于堂皇宏伟的场景中看出把戏的小,于美妙灿烂的画皮下看出内容的真。无论神耶魔耶怎样变幻,逃不出枭眼的锐利!每每看破看穿了,多少大名士大学者,不过草包屁虫两头蛇乌眼鸡;多少威严的大人物,竟是蠢才傻子懦夫恶棍精神上的阳萎患者手淫爱好者,可谓好玩极了。

   有朋友笑我常郁郁不乐愤愤不平,是有政治野心,说我有不无命,心高命薄,真乃什么眼看人,把人看低了。当年初下商海,与官府有过几次短暂的合作,便已成生平奇耻大辱!我自己又岂能堕作官府中人或鹰爪之孙?

   《庄子·秋水》有个小故事:惠子相梁,庄子往见之。或谓惠子曰:“庄子来,欲代子相。”于是,惠子恐,搜于国中,三日三夜。庄子往见之,曰:“南方有鸟,其名为 yuan 雏,子知之乎?夫yuan雏发于南海,而飞于北海,非梧桐不止,非练实不食,非醴泉不饮。于是鸱得腐鼠,yuan 雏过之,仰而视之曰:‘吓!’今子欲以子之梁国而‘吓’我邪!”

   真是“不知腐鼠成滋味,猜意 yuan 雏竟未休”呀。最近电邮老出故障,邮局信件也总遗失,疑是“有关部门”自作多情暗中搞鬼。在此郑重声明:别说现在这种黑云压城、大乱将起的局面,便是将来政治清明了,民主化了,我也未必就愿意出来竟选什么鸟主席!我早说过:“自知不是当主席的料,不是缺才缺德,而是缺兴趣缺热情,缺那份无私奉献之心”《诗中主席 山中总理》。

    “守逸栖恬之味美,最淡亦最长;趋炎附势之祸来,甚惨亦甚速。”,这是《菜根谈》上的话,休言迂腐,实含至理。世人无不谓大丈夫不可一日无权,纷纷羡官求官跑官嗜官,岂不知专制时代的官,最难做。一入咱们这个富有中国特色的势利龌龊的官场,便非趋炎附势不可,不然官帽便戴不大、戴不久、戴不了。待到冰山倒后台坍,便是大祸临头之日。那时再想“牵黄犬出东门驱鹰打猎”,再想当平头百姓,不可得矣。例子多如牛毛,自古已多,于今为烈!除非是丧心病狂、极贱极恶之辈,或天生异才、运气极佳之人,还是远离官场为妙。“善不能为何况恶,富如非义不如贫”啊。

   盼只盼,为所欲为的权力早日受到有力、有效的约束,早日退出市场,有志之士如果想施展手脚,只要凭自己的毅力、实力,正道直行,就会有收获,不必再巴结官府看权力的脸色,不必歪门邪道出卖良知、灵魂。那时,我就创办筹划已久的“中华大诗园”,为屈原以来历代真正的大诗人塑像,为高雅博大的中华诗魂传真。

   放眼天下尽庸才,既无人值得我敬仰,又无人懂得敬仰我,那就自己敬仰自己吧。恨不能学孙猴子的本领,闲来拔一撮毫毛化身无数老枭,乱拍自己肩膀:哥们,好样的!哈哈,哈哈…

   有诗《写怀》并自夸曰:

   其三

   澄天定海志难酬,冠盖满台笑沐猴。别树骚坛龙虎帜,拥书十万下杭州。

   其四

   吟风叱月绪纵横,大笔一挥万象呈。莫道书生百无用,诗家天子自尊荣。

   其六

   狂飙野马不沾尘,闹市荒村葆素心。虽万千人吾往矣,不卑不亢一诗人。2002、4、8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