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东海一枭
[主页]->[独立中文作家笔会]->[东海一枭]->[枭眼看世之一五八:五联网万岁]
东海一枭(余樟法)
·不识儒家真面目,只缘身堕解脱坑
·乡愿小议
·我能回答一切问题
·狮吼棒喝不碍圣佛庄严(东海小语103----104)
·东海难不倒(1---8)
·事有不可对人言
·为独立笔会诊病
·“诗王”真利口,老枭是“蠢驴”
·40、有巢氏问:什么叫儒家经权论?能深入浅出地介绍一下吗?
·东海难不倒(31----38)
·挽包老遵信
·小诗五首
·《迷魂》
·东海难不倒(45----51)
·关于回答问题,重申四点声明
·《党啊党》
·东海难不倒(58----61)
·东海难不倒(62---64)
·东海难不倒(62---64)
·《提醒》
·东海难不倒(65---68)
·《地雷》
·东海难不倒(69---75)
·东海一枭:《东海笔记》(外五首)
·净土就在我所在的地方(组诗)
·质问笔会:保什么密、对谁保密、保密何为?(修正稿)
·《有戏没戏》
·当前中国与政治有关的势力分哪几派?
·老枭受到笔会警告的泄密文章
·《越狱》(外四首)
·霸道瞬间勃起坚而不久,王道后劲十足持之以恒
·《找人》
·东海一枭:《最后一晚》
·东海一枭:只身东海挟春雷
·关于有关刊物“拒刊枭文”之传言的郑重说明
·东海一枭:《呐喊》
·《下一个九》
·为台北孙中山纪念馆拟联
·游戏王一梁,扫荡刘晓波
·请量东海水,看取一枭心
·《对不起》
·请量东海水,看取一枭心
·布衣自有尊严在,岂向权门乱折腰!
·东海一枭:誓挽狂澜入东海
·欲倾东海洗乾坤---东海一枭答客问(116---120)
·请向东海钓巨鳌---东海答客问(121---126)
·我给你准备的是一丝不挂的纯粹(组诗)
·生平不作皱眉事,暗地频传切齿声
·枭声雄健谁能和,东海风流世莫知
·南窗弹剑千山寂,东海拈花万古香
·《抓脸》
·鼠是没有资格对猫谦让的
·东海一枭:上帝批判(之一)
·枭声重放:从自由派开始,开展诚信教育
·现代知识分子最大毛病
·道在险夷随地乐,诗成风雨斗花香
·图书十万皆奴仆,圣佛三千作后台
·人能仁义终无敌,道及中庸不易行
·以“中道”对晓波,以“诚心”望郑义---关于稿费、笔会有关问题答客问
·满腔热血弘真道,一片冰心在玉壶
·送自己一个佳偶
·向汪兆钧先生致敬
·《丧家狗无法收买》(三首)
·徙于东海人犹恶,鸣到中宵气更豪
·声援《民间》
·关于内斗、中道、“两边通吃”等问题
·“无论怎么流,小溪无奈,终归东海”应征下联集萃
·精卫:向东海一枭学习(东海一枭附言:请恕我要严肃指出)
·谋利当谋天下利,爱才偏爱济时才
·东海一枭:《祝福李昌玉》
·天长地久有时尽,吾道生生无绝期
·脊梁直竖铮铮铁,心态高随淡淡风
·与杨万江同道共勉二联
·梁泉:老枭是一只老鸟
·又有一大盆污水“半公开”地泼来啦
·雪峰:东海一枭严重逾矩
·调雪峰二联
·调笔会晓波大波金波锒波剑波孟波诸君
·入世贵于能养德,此生难在不成名
·忍看锦涛成蜃景,谁朝东海拜真龙
·戏诗人微吟无板(转送多数网民也很合适)
·大枭一出千山动,上帝无言百鬼狞
·戏儒者杨万江
·东海一枭:圣火时代(组诗)
·示网友一联
·三戏杨万江
·这是东枭海外小家之一,琳琅满目,欢迎作客!
·与老象、天高任鸟飞、杨万江、扫煤才子、搜神、紫光、丰润姜子诸君商榷
·老是思想大老,鸟之大鹏鸟----答梁泉《老枭是一只老鸟》
·东海教导:不识本心,学儒无益!
·一枭五调杨万江
·与雪峰共勉二联
·与老象共勉
·“致良知”与“致良制”----兼为刘晓波解惑
·严正学张林获第四届魏京生中国民主斗士奖致贺并致谢
·读雪峰《东海一枭占领了生命禅院》戏作
·雪峰批判(二则)
·为刘杰纠错,为“义德”鸣冤
·最高言论是行动,最高友谊是“性交”
·恕朝中共发狮吼,独向神州树仁旗!
·怒朝中共发狮吼,独向神州树仁旗!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枭眼看世之一五八:五联网万岁

   

   人的适应环境的能力是很了不起的。一个人在封闭型的小屋子里呆久了,感觉就会渐渐麻木、迟钝起来,进一步更会视阴暗为光明、以窄小为宽大,甚者大小不分,黑白颠倒。我就一直生活在这样的铁屋子里,虽然读书多、交际广、眼界颇宽,也能了解不少外面世界的信息、屋内事物的真相,却也没感觉怎样的窒息和痛苦,而且经过十余年海上风涛的历练拼搏,在物质金钱、人生经验、处世能力、人际关系诸方面有所积累和“进步”,自我感觉有时还挺不错的哩。

   堕地今将四十年,就这么稀里糊涂过下来了。尽管一直对那些肥头大耳凸肚的所谓款爷充满鄙视,但自己入仕无途从军乏缘,在老妻和弟兄、亲友们的鼓励下,还是准备在商场上真正施展拳脚大干一番-----不干无聊之事,何以遣有涯之生呀。

   忽然间鬼使神差触了网,仿佛触电,仿佛睁开了第三只眼睛,仿佛体内某种沉睡千年的东西忽然间惊醒过来、尖叫起来…。感谢互联网,为我打开了一扇暂新的窗口,不但让我更加深入地了解、感悟外面世界的光明和精彩,也让我真正发现了屋子里远远近近大大小小许多事情的真相----有历史的也有现实的,有社会的也有个人的。我常常一瓶烈酒,独坐深夜,面对网络,如饥似渴地移动着鼠标,并常常感受到一阵阵撕心裂肺的痛苦和喘不过气来的窒息!尽管早就知道自己与许多平头百姓一样,被蒙蔽被欺骗被强奸,随着目光和思考的不断深入,一种耻辱和愤怒的感觉还是愈来愈强烈!

   在这个物质至上、欲望泛滥、精神堕落、信仰崩溃的时代,如果还有所谓的希望的话,只能在网上了。新闻、舆论的真实,事物、时代的真相,思想学术的真诚,在网上。网上代表民间,网坛就是江湖。

   由于种种原因,包括有关部门恶意的误导、对新生事物的恐惧和反感,许多人对网络抱有一种可笑的偏见,老妻就曾一言定罪:网上的东西,假多真少,不可信!一些名家也颇有微词,日前读到甘阳文集《将错就错》中一篇《狗而屁之》的短文,引用梁启超讲过的一个“狗屁分三等”的故事,奋勇砸网:

   “粱任公如果活到今天,看到兴旺发达的网上文化,必然大开眼界,因为这网上文化实在把他说的所有三种狗屁都发展得淋漓尽致。前两天右边黄粲然专栏谈作家莫言的上网经验,妙不可言。莫言说:“短短的上网经验使我体会到,人一上网,马上就变得厚颜无耻,马上就变得胆大包天”。因为上网写作的目的无非“就是要借助网络厚颜无耻地吹捧自己,就是要借助网络胆大包天地批评别人”,不过莫言又说“当然我也知道,下了网后,这些吹捧和批评就会像屁一样消散──连屁都不如”。

   其实应该说,虽然都是屁,也还是有等级的。例如那些偶尔上网厚颜无耻自我吹捧的人,大概相当于粱任公说的“放狗屁”,亦即到网上“偶放一狗屁耳”;另一类是不断上网胆大包天攻击别人的,这就是粱启超说的“狗放屁”一类了;最后一类则是天天上网散布流言蜚语、专事造谣中伤泼污水的家伙,这些大概就属于职业性的“网上放屁狗”了。”

   这个甘阳似乎是“新左派”的代表人物,其实学术上是个糊涂虫大草包。因为他认为,官僚的腐败和社会的不公,其根源在于“国际资本主义在中国的扩张”。这话与贪官落马后将自己的问题归功于“资产阶级腐朽享乐思想的影响和糖衣炮弹的袭击”一样妙不可言。

   甩句套话:事物都是一分为二的。随着网络时代已经的到来,不免产生了一些负作用,如网络垃圾、网络色情、网络暴力等。一些少男少女或成人聊天室、不入流的情感、文学类论坛,确实文学成分不高,甚至垃圾成堆,但网上许多以思想性取胜的网站、网坛、网刊,则是五彩缤纷、精华荟萃,远非国内传统学术刊物所能望尘。

   常有网友要我推荐论坛,这里就我记忆所及介绍几个个性文学性思想性比较强的吧。网站:中国哲学网,中评网、魅力网、故乡文学网,汉语文学、华文网络文学联盟,凯迪网络,榕树下,世纪中国、哈酷、方舟子网站、蛮昆仑等;网坛:北大论坛、天涯杂谈、关天论坛、猫言无忌,不寐论坛、民主论坛、王怡论坛、说东道西、罕见论坛、青梅煮酒文化论坛等,网刊:中国、鹰翔、思想者、议报、槟榔园文学报、关天等,这些网上媒体,都是值得擂三通金鼓隆重推荐的。遗憾的是不少海外优秀中文网站被屏蔽了!----有关部门如此严防死守,实在是可笑复可耻!须知奇士不可辱、真相不可蔽、民众不可欺、历史不可蒙呀。

   还有网上的政论、思想名家,人数太多,数不胜数,论文采之飞扬、文笔之优美、见解之超卓、思想之新锐,许多人都达到了一流水平。他们论事则实事求是,论理则入木三分,论人则抽筋伐髓,论世则一针见血!与传统刊物上大多数隔靴搔痒、隔雾看花、半遮半掩、欲说还休的文章,形成了鲜明的对照。

   正如王怡在接受《华夏时报》采访时所说:“上网之后,我看到网络的意义并不在文学的园地,而在思想的传播。我在网上的写作迅速从文学性转向思想性甚至是学术性的写作,也是部分的出于这种理解。对文学爱好者而言,网络除了提供了一个新的成名渠道之外,没有更大的价值。至少我看不到更大的价值。网上的写作,和网下的写作没有丝毫品质和尺度上的差异。但思想性的写作就不一样了。今天的中文网络世界,我觉得已经形成了一个迥异于传媒也迥异于正规学术体制的思想空间。也形成了一个庞大的以网络为主的写作者和研究者群体,和旨在寻求传播与表达的一大批民间的网络媒体。网络文学老实说拿来给传统文学提鞋都还不配。但今天网络上的思想和学术水平及其自由的品质,可以反过来说,中国绝大多数的所谓学术刊物包括各地所谓的中文核心期刊,拿来给学术网络提鞋,那也是不配。网下的所谓学术,人文社科类的,少说有60%都是垃圾。但你到世纪中国、公法评论和思想评论这样的网站去看,基本上已经没有垃圾了。”

   王怡所言也不免偏激,网络文学就比传统文学精彩高级的也不少,例如旧体诗词,网上名家辈出,精品纷飞,许多网下名家和精品,倒是“提鞋都还不配”。

   就新闻的真实性而言,其实莫言、甘阳之流的话反过来说才对:传统媒体-----从中央到各地市县的电视、广播、报刊、杂志,大部分是垃圾。不是有人说嘛:宣传部是假话批发部,电视台是大话转播台,记者站是空话中转站。

   互联网,堪称先进生产力和先进文化的代表,也将是中国人民的根本利益的代表,挡不住、阻不了、蔽不成,一切逆时代潮流而动的举措都是愚蠢和徒劳的,纵然一时成功,必将付出更加高昂的代价。

   感谢网络!互联网万岁、万岁、万万岁!欢迎参观东海一枭网页http://www.ehawk.org/yixiao/东海一枭2002、4、5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