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东海一枭(余樟法)
[主页]->[独立中文笔会]->[东海一枭(余樟法)]->[张国堂,不要装神弄鬼了!---并有请李洪志和唐子先生(修正)]
东海一枭(余樟法)
·感谢精卫、wangson73二君
·无存: 《救救他们》
·《人畜兽》
·“本心与上帝,谁更伟大”(东海小语45、46、47、48)
·Melody网友:致
·《天梯》
·《答独立笔会王一梁》
·《温家宝,且慢仰望星空》
·我带来的是一个黄金时代(组诗)
·题黄河清著作《中国沒有明天》(外三首)
·为《民主论坛》小庆,为杨天水君大悲!
·写怀二绝
·向伪优雅唾一口痰!
·报复之心不可无
·“人生极乐是法乐”
·慎身修永:东海一枭(一枭附言)
· 给 庄 子
·我的自由,自由的我(组诗)
·“道岂鲜鱼忧烂却”等(东海小语49----52)
·仁之歌(儒家歌词,初稿)
·写给余杰、王一梁、欧阳小戎们
·我的忏悔和不悔!---对余杰内部批枭言论的公开答复
·《回声》(外三首)
·对枭诗的自捧和他捧
·《历史证明》(七首)
·天下第一美文(东海小语53---58)
·《圆满》
·《站起来》(外四首)
·《站起来》(外四首)
·你们迟早都要投入我的怀抱(组诗)
·《东海一枭不在了》
·《最后的警告》
·王公妙联贺新婚
·重申“两项基本原则”
·典故(六首)
·枭声重放:重视道德建设,推动民运发展
·《如果没有这堆狗矢》
·伪类的存在价值
·《肉腰刀》
·王公云高七秩开一贺联
·《大法印》
·慎身修永:感受老枭(一枭附言)
·大音难和有人和(东海小语58----62)
·《如果我开讲》
·民运垃圾,亟宜扫荡
·《这个人承受了太多太多》
·纵号赤兔马,依然老鼠屎
·不是高调,而是底线
·《捧日》
·“和尚搞政治”不犯戒!
·“和尚搞政治”不犯戒!
·“网坛四害”东海一枭等(东海小语62----66)
·赤条条的我(组诗)
·《霹雳》
·中华不是无人而是无地(东海小语67----71)
·敢问余杰:徐晋如得到狗骨头了吗?
·答客难(修正稿)
·《最后一块高地》
·不识良知不成人
·向阉党开炮!
·阉党特征及相关说明
·“江婴”不着调(东海小语72----73)
·佛教出了个萧平实
·佛教出了个萧平实
·佛教出了个萧平实
·此“江婴”非彼江婴(东海小语74----76)
·《克星》
·终于碰到高手了!
·《写给严正学》
·《火种----与友人共勉》
·可以被压碎,但决不可能被压服(东海小语77----80)
·老君眉:政治我吧,求求你——为文化扫街客画像(一枭附言)
·下士不笑不足以为枭(东海小语81---84)
·最高的仁义,最大的福报
·海内外五十五人联合隆重提名严正学参选中国自由文化奖人权奖
·“点击率”具有相当大的发言权
·敦请刘晓波反省和检讨
·黑暗时代的火种!----敬请关注严正学
·小驳张鹤慈先生
·《今生我不属于你》
·筑梦中华(小型组诗)
·良知问题答客难
·自我纠错:为“忍”字翻案
·唯我儒家,大爱无疆
·利己应该,“主义”不得!
·东海一枭主义
·关于《新社》开除东海一枭的通知(奇文共赏)
·《这里不是私家花园》
·网友赠诗集萃(之15)
·《傻想》(外四首)
·谁打开了潘多拉的盒子?
·不是我要搞政治而是政治要搞我(东海小语89---94)
·雅俗自辩(枭声重放)
·不要考验我的宽容度(东海小语95---102)
·不识儒家真面目,只缘身堕解脱坑
·乡愿小议
·我能回答一切问题
·狮吼棒喝不碍圣佛庄严(东海小语103----104)
·东海难不倒(1---8)
·事有不可对人言
·为独立笔会诊病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张国堂,不要装神弄鬼了!---并有请李洪志和唐子先生(修正)

   张国堂,不要装神弄鬼了!---并有请李洪志和唐子先生

   

   张国堂一再宣布说他是再来的耶稣基督,圣灵命令他启示他道成肉身。不少网友认为张国堂是神经病,我对网友之言开始是很不以为然的。儒家可以成德成圣,佛门可以悟道成佛,基督徒道成肉身也并非绝对没有可能嘛。人间有奇迹世外有神通,或许张国堂真的就得道了呢。

   

   但看了张君几封信后,发现他不仅不懂儒释道,甚至《圣经》也没读懂。没读过几本书无所谓(慧能连文字都不识呢),要让三自教会裁定自己的基督资格也可以理解,但作为一个得道之人-----纵然所得的是“洋道”,,对所奉的圣经教义、对儒佛道诸家至少有个基本的了解吧?此君认为商汤王、孔子、朱熹都是信上帝者。识者一看就知道是个糊涂蛋!

   

   得道者一定通达圆融灵心慧眼,具备起码的知人之明。我在《上帝其能奈我何?》中说过,知人是知机知性知命知天的前提和基础。未能知人,焉能知性知天命?可这个自称道成肉身的张国堂,枉读枭文,对我的思想、文化、精神、境界、人天背景一无所知,对我在一些领域的影响势力和能量一无所知,在我面前不知起敬起畏,反而贡高我慢。未能知枭,焉能知神?未能事枭,焉能事上帝?必伪先知假基督无疑也!

   

   就算一个普通中性之民,再三再四给我写公开信,多少对老枭的品格思想有所了解,居然还会傻话连篇:“你说你眼中只有人,这不过是为讨好人的虚话。你眼中没有广大的基督徒,没有佛教徒。你眼中没有圣人孔子、孟子,因为你并不顺服圣人之言。从而,你眼中就没有儒家学者。你眼中也没有广大的伊斯兰教信徒。因为伊斯兰教与基督教同源。你眼中根本没有人,只有你自己。你太张狂了,令人厌恶。”

   

   这段话逻辑混乱自相矛盾。说我虚言讨好又责我张狂傲慢。我如果是个言不由衷、热衷于讨好人的乡愿,又怎会让人感觉“眼中根本没有人”,并去得罪全天下基督徒,佛教徒、儒家学者、广大的伊斯兰教信徒?(老张把全天下基督徒,佛教徒、儒家学者、广大的伊斯兰教信徒当作与他一样的傻蛋了)。我出身社会底层,泛览二十五史,对江湖黑色伎俩和传统负面“智慧”了如指掌,真要讨好人民大众,易如反掌,真要为自己谋幸福,何求不得?毛泽东希特勒够谦虚够会讨好广大愚民吧?只要不是白痴都看得出来谁更爱民利民,是对民众满嘴谀词的他们还是对他们棒喝鞭打谆谆教诲的我。

   

   这段话更说明了此人完全不明白我的“张狂”与世俗的狂妄有着怎样本质的不同。我的狂是针对中共权贵的,是对特权阶级的教化而不是“叫花”;我张扬个我,旨在争取人的自由,维护人的尊严,我的狂体现在为民维权、为人争权上而不是体现在以财骄人以权压人上;我的狂还是文化的,其中有孔子“天之未丧斯文也,匡人其如予何!” 的文化自信,有孟子“当今之世,舍我其谁也”的责任感使命感,有释迦牟尼“天上地下唯我独尊”的明心见性。释迦牟尼一诞生就一手指天曰:天上地下,唯我独尊。在张国堂看来,更“太张狂了”吧?但识者皆知,释氏的这个我,指的是人人皆具的本性、心性、佛性,如果把这话理解为释氏“贡高我慢”,那就差以千里了。

   

   有个叫唐子的网友对我和老张各打五十大板曰:一样的悲哀的两个人,都是没有神管的人。张国堂比东海一枭还是多了一些民众和文化的支持。一枭眼里没有人,只有自己,这一点是东海的死穴。看来这个叫唐子的自己也是没神管的流浪汉哦。因为,神纵然不教导他什么叫文化,不教导他千可别小看了文化的力量儒佛道的力量,至少会托梦或通过别的方式把老枭超越层面的背景告诉他。在民众支持度方面,把我与一个精神病患者比,也是对民众的侮辱。中国人再愚昧,也不会有多少人上这种不入流的当吧。仅从网上看看,支持老张的有几个?这个唐子不知是否那个网名唐子的法轮功写手?法轮功不是很喜欢管制言论的吗?唐子这么胡言乱语,辱文化侮老枭,李洪志先生也不管管?

   

   我最讨厌人类神叨叨的说神说佛装神弄鬼。知道什么叫归真返朴,有神通而不使吗?知道经过了看山不是山看水不是水之后的看山是山看水是水的境界是怎样的吗?即使老张真得了道,基督附体了,也不必如此自我张扬,在真人头上拉屎拉尿,何况一看就是假的。末世恶浊,正信不存,真神远去,那些满嘴神佛上帝者,多是非伪即愚的伪信仰伪先知,打着神和上帝的旗帜渎神僭天,喊着救民济世的口号骗人欺民,悲哉。

   

   老张虽假,没干什么坏事,倒是借基督来反共的。用歪门邪道反共,我不支持不赞同也不会公开反对。本来可以睁一只眼闭一只眼并乐观其成的。可老张偏要再三再四口齿轻薄招惹我,招惹我何妨?偏要对中华文化指手划脚胡说八道,以魔乱道,故不得不略予说明,以示惩戒。

   

   不过我可以感知,老张装神弄鬼并非故意,而是神经出了偏差短了路。我写此文棒喝老张,是出于一点悲悯之心,不忍他糊涂一世最后被他的上帝打下地狱。《圣经》说:“我儿,你不可轻看耶和华的管教,也不可厌烦他的责备。因为耶和华所爱的,他必责备。正如父亲责备所喜爱的儿子。”老张啊,你如非下愚不移,不妨视为这是上帝耶和华藉我的笔来开导责备你!

   2006-4-5东海一枭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