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东海一枭(余樟法)
[主页]->[独立中文笔会]->[东海一枭(余樟法)]->[骂贼容易辨诬难!---但谁又配在枭爷面前放肆呢?]
东海一枭(余樟法)
·请向真理低首,请向美人弯腰!-----写给我的手下败将们
·已给杨川上香的同道有劳到此登记
·《最后一道门》
·菩萨蛮:三千豪侠同声一恸
·批小儒论民主兼谈儒家发展路线
·重弹老调,以抒新愁----不要忘记他们!
·新嘲鲁儒(蒋庆云尘子王达三陈明诸儒)
·什么时候停止反共?
·不要封儒家的路!
·老马空知道,穷猿岂择林!----论儒家之道兼批云尘子们
·老马空知道,穷猿岂择林!----论儒家之道兼批“儒家”及自由主义
·快过年了,想起狱中人…
·钱老明锵最新赠诗
·快过年了,想起狱中人…
·重复打来的下流炮
·《自由圣火》关于网站受到攻击的公告(附一枭敬告qq友人)
·小节不妨出入,思想切莫帮闲
·Qq号码被盗,谨防上当受骗
·杨川太太的感谢信
·《总有那么一天》
·是筏不是筏,不靠嘴当家---与东海居士商榷(一枭附言)
·欢迎开骂
·《操心的事》
·东海之道(修正稿)
·找一个妓女跟他做爱(枭注:这就是仁德,这就是义举,这才合乎道德)
·车宏年:将今年稿费捐助狱中朋友
·别把自己往耻辱柱上钉!----从华坛儒家封杀老枭说起
·岂有欺人东海君!(修正稿)
·我是一只老母鸡
·想找亮女么
·把天涯落日追回来----老枭的诗
·《顶礼美眉,顶礼阴道》
·最大的梦想
·做一颗流星也没什么不好
·垃圾时代(三首)
·廖国华:和一枭原玉
·《顶礼美眉,顶礼阴道》(修正稿)
·翟鹏举,请对准了开炮!
·外王摄民主,吾道通自由-----关于“东海之道”答客问(一)
·党啊你不用客套(五首)
·正气充天地,学行炳古今------为严正学君鼓与呼
·豪华人生,豪华大道
·弘儒家之人道,立千年之人极
·天下无妖(组诗)
·请刘晓波、毕时圆及自由派诸君指正
·湖湘先生:略谈儒佛二殊途兼评东海先生“此是乾坤万有基!”一文(一枭附言)
·乾坤大德曰生生----关于“东海之道”答客难(二)
·《命运》(组诗)
·东海之道”的平等观
·《年关》
·东海之道”的平等观
·“我仅仅是个得道者”
·“善统治恶”还是“恶统治善”?----关于人性问题答客难
·为社会避凶,向理想趋吉!-----关于“群龙无首”答“渭水垂钓客”的质难
·道德圣凡有别,人格尊严无异
·《放不下》
·《只要刑法中还有煽动罪》
·请中共不要钻进我的裤裆来!
·維淵论熊十力:毒草生处,必有良药
·旧雨新朋休问讯,老枭产蛋正忙时
·为释迦牟尼一哭!
·若冰等:东海一枭《老母鸡》赏析
· 仅有自由主义是不够的
·《食人虎》
·扬起天下主义理想-----并与刘晓波君商榷
·赖立人:读东海一枭《老母鸡》
·老枭“之所以還活著,那是由於偶然”
·眼明始会识青天---关于佛学、熊十力等问题答金石流君
·野火:老枭,去弄一杆猎枪来吧!
·老狗:将阻碍赞誉视为有益(好文共赏,一枭荐)
·要谦虚,不要“虚谦”!
·不速之客偷访枭居,警耶匪耶扑朔迷离---请高手破案
·请高手破案
·《特殊尊重》
·陆文:试析一枭兄失窃案(妙文推荐)
·以儒为本旁通佛道,以中为体融摄西学
·《最后的夜晚》
·东海之道众口谈(辑二)
·雷雨:帮老枭辨析案情
·时间开始了(枭声重放)
·HuXiangXianSheng:我怕黑---与东海先生共勉
·信步而行都在道上------东海之道答客难(之八)
·东海之道网络研讨汇(辑一)
·“东海之道”入门书
·管中窥豹狭又狭,海上钓鳌深复深!-----东海之道答客难(之九)
·穿越平凡:如果老枭落水了我才懒得施救
·顾万久:坚决炮轰东海一枭! 3/9/2007
·孔孟为主将,老释作参谋
·管党生:如果老枭落水了
·皮旦:《如果老枭落水了》
·《枭友憨豆说》
·祝贺张星水,感谢国务院
·热肠枭语重,下士笑声轻!----关于良知学超人学分别心大圆满法诸问题答客难(之十一)
·川江号子:枭声何时变奏?(一枭附言)
·借谈锡永上师金言为“海石之争”(东海一枭金石流)作结
·世间毁誉何足道 佛性光辉自千秋(湖湘先生答东海居士)
·戏论纷纭何足道,熊师光焰自千秋!
·老枭是个老不死:《如果老枭落水》同题诗展(一枭附言)
·关于利他主义的思考
·请三个秘书
·《独行客》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骂贼容易辨诬难!---但谁又配在枭爷面前放肆呢?

   骂贼容易辨诬难!

   面对战争,历代王朝一般都可分为主战主和两大派,主和派又可分为彻底投降派和暂时策略派,如果从动机看则可分为两类:一类是从一己私利出发,叛国投敌,卖国求荣;一类是为了国家民族,出于某种策略考虑,珍惜民命,保存实力,暂时妥协,救亡图存(具体情况当然复杂得多,仅概论,不详析)。但不论动机如何,中国历史上的主和派没有不被当时及后人骂为汉奸卖国贼投降主义的。

   日寇入侵,蒋介石采取的是焦土战术:为了不让敌人利用中国资源达到以战养战的目的,撤退时在中国各战区实行烧光毁光政策;还有洪水战术:1938年,国民党军炸开黄河大堤,十多万百姓淹死,上百万人无家可归;还有烈火战术:国民党军在预定撤退的长沙放大火,烧死平民数万…。这些战术的最大受害者当然是平民百姓,汪精卫曾是主战派,但对老蒋的这些做法持批评反对态度。

   不能说主战派都是为名为利出于私心。但不可否定,多数时间躲在大后方安全地带的国民党要员,主战毫无个人风险,主和只会身败名裂,所以更需要大智大勇。主战容易主和难,抗日战争中主和更难,汪精卫式的主和更是难上加难。中日之战不是一般的战争,而是侵略与反侵略、正义与非正义的战争,任何主和思想妥协行为都难逃骂名。象汪精卫那样,不仅言论上主和,而且没有得到“朝廷”的同意就私自付诸行动,而且到敌战区另立“朝廷”,从个人角度考虑,有百弊而无一利,最大的傻瓜也不可能那样做。

   后人对汪精卫“投敌”原因作过很多分析,或认为是汪懦弱自卑性格和民族失败主义发展的结果,或认为汪缺乏民族骨气,缺少"宁为玉碎,不为瓦全"的精神,或认为企图夺取国民党的最高权力,或认为反共、媚日、对抗战缺乏信心以及个人权力欲望的恶性发展等所致。参照汪精卫生平事迹和涵养,统统不合逻辑,尽属无稽之谈,全是以小人之心度大人之腹的胡言乱语!

   汪精卫先主战后主和,侧重点不同,目的都是国民和国家的利益,为了救亡图存,故主战时主张"一面抵抗,一面交涉",主和时支持重庆政府抗战。因为“蒋委员长"守土有责,无高唱议和之理;其他利用抗战之局而坐大观成败者,亦必于蒋言和之后,造为谣诼,以促使国府解组混乱,国将不国,非兆铭脱离渝方,不能无碍于渝局;非深入陷区,无以保存起因战争失陷之大部土地”,这就是汪精卫脱离重庆的真因原因。

   汪精卫也知道,"脱渝主和、对日交涉"无异于"与虎谋皮",“然仍以为不能不忍痛交涉者,厥有两方面可得而述:其一、国府目前所在之地区,为沦陷区,其所代表者,为沦陷区之人民,其所交涉之对象,为陷区中铁蹄蹂躏之敌人,铭交涉有得,无伤于渝方之规复;交涉无成,仍可延缓敌人之进攻。故三十年有句云:「不望为釜望为薪」者,实为此意,所以不惜艰危欲乘其一罅者。”

   还有,“在沦陷区范围,彼既承认我政府为盟邦,为复兴东亚之伙伴,即不能全不顾我民生需要与政府体制,仍可为民生留一线之机,此实国难严重非常时期不得已之手段,此兆铭为国之切谋一己牺牲之拙策”,"即将来战事敉起,兆铭等负责将陷区交还政府,亦当胜于日本直接卵翼之组织或维持会之伦”

   还有,“是以铭之主张,其基本之见解:为日本必不能亡中国。日本本身之矛盾重重,必不致放弃对国府(汪政权)之利用,及知其不能利用,我已得喘息之机。而中国局面之收拾,则诚为不易,战后大难,更有甚战争之破坏,必有待于日军之和平撤退而后,政府陆续规复,始得保存元气,民国二十六年庐山会议时铭已怀此隐忧,时至今日,而此种迹象,盖益显著。”

   还有,“铭虽赤手空拳,在此东南诸省范围内,凡能为国家自主留一线气脉者,亦无不毅然不顾一切之阻碍主张之,竟行之!盖以此为我内政范围,外人不应干涉。今后此亦可为渝方同志稍述一二俾互知其甘苦者:一为恢复党之组织与 国父遗教之公开讲授;一为中央军校之校训,以及铭屡次在军校中及中央干部学校之演讲;一为教科书决不奴化,课内岳武穆文文山之文,照常诵读,凡铭之讲词以及口号文字,皆曾再三斟酌。如近年言「复兴中华,保卫东亚」,乃清末同盟会「驱除鞑虏,复兴中华」之余音。「同生共死」,为事变前某文中之成句。至于条约交涉各端,更可谓殚心竭虑,实已尽其检讨对策之能事。且战事结束,日军议和撤退,此项条约,总成废纸,固无碍于国家之复兴。”

   以上均引自汪精卫遗书《最后之心情》,声声泪字字血,一己安危荣辱,早已置之度外!可见他谋求和平的原因,乃是要最大限度地维护民众和民族利益、减少牺牲,保存实力。与充当民族英雄的蒋介石比,蒋易汪难,一目了然。学者多认为此乃汪精卫自我饰夸辨护之词,我觉得这些临终之言的真诚性无可置疑。蠢才们,汪精卫何等人物,会象小市民一样呶呶自辨? 在中国,自古以来永远是高调容易实事难、“爱国”容易爱民难、牺牲民众容易把自己当祭品难。汪精卫 “叛逃”前曾对蒋介石说:“君为其易,我任其难。” 深知其难而又独任其难,牺牲一世英名,与敌委曲周旋,这正是他的伟大之处。

   茅于轼老说得好:由于我们受了几千年皇权的奴化教育,把忠君爱国看成至高无上的道德标准.而不是看对大众百姓的利害.如果投降对百姓有利,就是应该的.如果投降是卖国求荣,当然是错误的.看看日本的情况或许能够帮助我们理解.如果日本在二战结束时提早两周投降,可以少死几万盟军,几十万日本人.如今日本人中最反动的一批人就是忠于天皇的军国主义分子.反过来看我们自己道理是一样的。

   仅从重民爱民的角度看汪精卫,仍属“小看”,毕竟是明白人。遗憾的是,在中国,象茅老这样的明白人,凤毛麟角。战争期间,主战容易主和难;和平时期,则是骂贼容易辨诬难。我对中国人的劣根性和愚蠢度洞若观火,深知为大汉奸辨护的风险,“前功尽弃”(徐水良语)算是好的,身败名裂也不奇怪。可我哪里会在乎呢?蠢牛木马一般的广大愚民贱奴,誉我不足为荣,毁我何足为辱?经过中共大半个世纪的压迫愚弄之后,他们比民国时期更加愚贱百倍了,中共的凶残暴虐,来自于马列邪教的熏陶,也离不开他们的纵容鼓励。他们的苦难可怜,中国的无数悲剧,他们自己要负相当的责任。

   我相信汪精卫对民众的关爱庇护,为他们作出比临危一死更为伟大的牺牲,完全是儒家的重民思想仁义、精神和佛教的“无缘大慈同体大悲”在作怪,根本不会去考虑那样做值不值得,能不能得到广大民众的理解。我没有先生的高尚,但我追求民主并对民众鞭打棒喝,也是出于一片超然的仁慈,并不在乎别人是否理解拥护。大多数国民尚未觉悟,骂我反我不配,夸我拥我也不配!有人警告我“小心被撕成碎片。”对此我倒一点也不耽心。要向我下手,中共也得三思,何况普通愚民,不论文字还是行动,谁能在佛爷面前耍花招?就算成千上万一拥而上联合撕了我,依然是一群不入流、不入枭眼的蚁民!

   当年汪政府的“汉奸”们大都风度不凡,高傲自重,从容就死。例如曾任汪政府要职的梁鸿志,以汉奸叛国罪被判处死刑。梁在狱中以诗囚自许,吟诗作画,风雅自赏。被押上刑场时,一位西班牙记者采访,有一段简短的对话:记者:枪毙?梁鸿志:枪毙!记者:reason ?(原因)梁鸿志:treason!(判国罪)!十分镇定自如。多位学者对此一现象深为不解:他们本应低头认罪、下跪求饶才符合逻辑嘛,怎么一个个大英雄似的?

   其实他们中很多人本来就是英雄(具体到梁鸿志另说,汪遗书《最后之心情》中有“既入陷区,则必外与日人交涉,而内与旧军阀政客及敌人羽翼下之各政权交涉。即国府过去所打倒者如吴╳╳(佩孚),所斥如安福余孽╳╳╳辈,以及日人特殊之鹰犬,东北亡国十余年之叛将,铭亦必尽量假以词色,以期对日交涉之无梗。”之语,金雄白认为似指梁鸿志等),他们道德修养已达到很高境界,对自己的言行极端自信,为民为国尽了心力,一切毁誉包括生死都置之度外了。同时我还相信,他们对为了一党之私颠倒黑白的国共两党、对甘受两党蒙蔽欺骗是非不明的民众,都是打心底里瞧不起!如果说有何不同,对前者充满的是厌恶,对后者更多的是怜悯吧。

   和为了战,软为了硬,为了力保民众利益和国家尊严完全不计个人利益名声,这样的汪精卫式的主和派,古今中外只此一家,不可能再有分店了。有一首冒充汪精卫绝笔的七绝曰:“心宇将灭万事休,天涯何处不怨尤。纵有先辈尝炎凉,谅无后人继春秋”,我说不是“谅无”,而是绝无后人继之。我相信,如果再来一次中日战争,只怕连蒋介石那样比较真诚的主战派都找不到了。蒋介石为政治需要投入基督门下,但小时候毕竟受过儒家训练,权诈卑鄙尚有底线。中共各领导人则从小就是马列洋教培养出来的至厚至黑的特殊材料,不要说儒性,连人性都没了。他们主战也好主和也好,都不可能真正为民众和民族考虑的。到时候,主战必是口头,为了把民众送去死光;主和必是投降,为了把国家卖个精光!

   2006-3-28东海一枭

   写罢此文,在《憨豆奇谈》论坛我悼汪精卫的二首绝句后,见到一位叫心魔的网友跟帖七律四首,是汪诗集《双照楼诗词藁》的读后感,哀感顽艳,颇能曲折传达汪的心态精神来。附言曰:贴旧作4首,请枭兄指正!如许好诗,纯从胸臆流出,有此才华,更难得有此见识,作者大是不凡。指正吾岂敢?录此共赏吧。

   心魔:读《双照楼诗词藁》有感而作

   忍死书生志待酬,欲当沧海止横流。

   独行那计千夫指,自污拚蒙万世羞。

   请入泥犁曾未悔,翻成公敌亦何尤。

   铁肩疲惫应归息,泉下精魂愿小休。(汪氏有诗集名“小休”。)

   神州鼎沸忍无闻?耻作高谈袖手人。

   弃位捐名原磊落,求仁得怨总酸辛。

   死生自望分薪釜,成败谁令比岳秦。

   (汪氏行刺摄政王前曾致书胡汉民,有“我今为薪,兄当为釜”之语)

   肝胆昆仑双国士,浏阳地下许为邻。

   恩深聊复信来生,想见当年比目情。(汪先生有句:情深聊复信来生)

   月下伤心缘世乱,花前溅泪为天倾。

   抛将儿女昵昵态,谱入风雷滚滚声。

   向晚危楼劳久立,中原何日得澄清。

   茫茫青史几英雄?半是欺天半是空。

   入土难辞人论罪,登龙尽可自居功。

   后生休望真情白,末日惟期上帝公。

   掩卷无言心欲死,楼头且看夕阳红。

   (史固有不为人知者,是以往往奸人得窃高名,而志士反蒙谤讪,念之扼腕。吾非教徒,然亦宁从“末日审判”之说,要在暴恶扬善,使正邪各得其所,如此方快吾心耳。)

[下一页]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