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东海一枭(余樟法)
[主页]->[独立中文笔会]->[东海一枭(余樟法)]->[《山海新经》笫二部]
东海一枭(余樟法)
·无相大光明论(上篇:道论)
·给东海老人的一封通信
·《大关》
·无相大光明论(下篇:德论)
·也帮江青改诗
·范先跑,你往哪里跑?
·三申东海客约,谢绝俗士打扰
·《拒客令》
·《警告》
·儒者待人的冷与热
·范跑跑缺什么,刘大生余杰们又缺什么?
·极端自私的“袖珍动物”
·《运命》
·儒家的资格
·范跑跑的跑与民运领袖的“跑”
·李敖三流,鲁迅不入流
·利己切勿唯己,利他当心“主义”
·日式范跑跑遭到的“道德追杀”
·刘大生:就范跑跑事件谈谈余樟法(东海附言)
·含笑劝告余秋雨
·民运不是小人运动!
·枭文更正
·小“启”刘大生教授
·题《一篇小学生作文》
·东海警告:不要挡我的道!
·余秋雨笔下的“一位佛学大师”是谁?
·此心尽处,豁地知性与天侔
·范跑跑的“道德骄傲”
·盖棺论定范跑跑
·知识分子与“知道分子”
·大良知学纲要(修正稿)
· “所有人都是罪人”
·《天考》
·“所有人都是罪人”?
·马克思的无知
·地震中孔子会先跑吗?
·别拿自己当凡人
·任人赞骂褒贬,谁辨是非高低?
·和王兆山《江城子-废墟下的自述》
·(好诗共赏)九狮山民:敬步枭兄原玉
·道德原则是绝对的---小启“上校”
·东海答客难(511---517):未必上山皆好汉,何曾下笔不精华
·别拿自己当外人
·《岁暮邕城闲居偶成》唱和及点评
·东海为何如此好斗?
·《冷笑而过》
·大自在境界
·与刘大生教授商榷:格雅何妨文字俗,心污徒炫语言纯
·中宣部颂
·识人的难与易
·儒家不会尊重和举荐逃兵
·从中南海到东海
·“圣人不死,大盗不止”
·联答刘大先生
·自由主义不是自私主义
·程颐论老虎,东海觅知音
·正在天心网友赠诗二首(东海附言)
·致九狮山民君
·别拿自己当坏人
·九狮山民和诗二首
·光明正大地“自我吹捧”
·胡平,请不要拿本能说事
·向dck先生求饶
·《中国特色的幸福》
·拘成小节方成熟
·鬥志:我為什麼要大膽轉載
·赠人六首(jiang898、张星水、李大白、楚天浪子、点晴等)
·重道德与唯道德----简答胡平君
·一笑居然有老黄
·东海思想概要
·杀人不道德与不道德杀人---浅答闲话
·致正在天心、精卫二君
·国内“反枭”文章,令我哭笑不得
·生命之根、制度之本------兼答胡平君
·把中国引到哪里去?
·享受生命,笑对一切----答网友
·开生命新境界,创社会新文明---答自由中国网友
·谁最害怕“道德批评”?
·秋菱:次韵东海一枭《幽居写怀》(好诗共赏)
·与徐水良等浅谈仁本主义
·别把矛头指向普通民众----答刘大先生
·留别闲话君
·当心读书读傻了
·给徐水良君开一窍
·给徐水良君开一窍
·伪哲理举例
·自题《仁本主义大纲》
·转个好玩的:《三教顶峰》小说连载
·小人自龌龊,安知大士怀---关于君子小人之辨答刘大先生
·简复dck先生,兼示魏京生先生们
·傅小松:再谈“三比老枭”
·“彻上彻下彻里彻外”
·九狮山民:奉和枭兄七绝一组(一、二)
·不见东海,莫言文化---三复徐水良君
·不见东海,莫言文化---三复徐水良君
·不见东海,莫言文化---三复徐水良君
·答萧老版
·上网九年
·瓮安事件有感
·当心读书读傻了(续)
·茅于轼犯了三个错误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山海新经》笫二部

   《山海新经》笫二部
   
   邀日
   站在哪儿不重要
   重要的是面向东方

   诗人们都喜欢邀月
   我只想邀太阳共饮
   把太阳融进酒中喝下去
   或者让太阳把我干掉
   就象它干掉女丑一样
   
   《海内西经》:蛇巫之山,上有人操柸而东向立。一曰龟山。
   《海外西经》:女丑之尸,生而十日炙杀之。在丈夫北。以右手鄣其面。
   
   
   夸父
   需要追逐的东西太多了
   美女野兽美玉黄金美誉嘉名
   各种知识各种荣华各种享受
   以及时尚的风,物欲的浪
   曾经怎样的让我
   眼花缭乱而疲于奔命
   是那个耳挂两蛇手握两蛇的
   高大汉子,让我想起
   远方还有值得用整个生命
   去追赶的大圆满
   
   追赶太阳去!
   追不到手也要追
   越追越远也要追
   喝干了黄河再喝大泽
   最苦最累也不放弃
   直到意志融入太阳
   纵然渴死在路上,头颅
   依然朝着太阳的方向
   
   《海外北经》:夸父与日逐走,入日。渴欲得饮,饮于河渭,河渭不足,北饮大泽。未至,道渴而死。弃其杖。化为邓林。
   《大荒北经》:大荒之中,有山名曰成都载天。有人珥两黄蛇,把两黄蛇,名曰夸父。后土生信,信生夸父。夸父不量力,欲追日景,逮之于禺谷。将饮河而不足也,将走大泽,未至,死于此。
   
   
   浴日
   已经很久很久
   没有人给太阳洗澡了
   沾满泥巴落满灰尘的太阳
   一睡就是几千年
   几千年来一些大人物
   喜欢自我镀金冒充太阳
   在天上招摇
   
   只有发自肺腑的真言
   才能唤醒大梦沉沉的太阳
   只有理想主义的热血
   才能洗涤日神身上的污秽
   羲和已死我们就是羲和
   甘水已涸
   甘淵或者汤谷
   就在我们心头…
   
   《大荒南经》:东南海之外,甘水之间,有羲和之国,有女子名曰羲和,方浴日于甘渊。
   
   
   迷谷树
   黑色的身子
   迸放的是华丽的光
   邂逅我的人或羔羊有福了
   别管断枝处流出来的
   是泪还是血:请向我枝头
   采一朵花或摘一片叶子
   好好收藏
   幽幽迷宫中请你拈起
   重重迷梦里请你捧起
   迷途的时候请你举起
   迷魂的时候请你祭起-----
   不论流落何地迷失何时
   哪怕九霄之遥千秋之远
   你都可以找到
   回家的路
   
   《南山经》:有木焉,其状如谷而黑理,其华四照,其名曰迷谷,佩之不迷。
   
   
   浴月
   男男女女老老少少
   忙于洗劫洗钱
   忙于洗日光浴桑拿浴鸳鸯浴
   自己的手都不愿洗
   自己的心都不肯洗
   还有谁能想起为月亮洗浴呢
   还有谁能想起浴月的女子
   神驰万古
   
   《大荒西经》:有女子方浴月。
   
   
   枭阳
   笑脸来当然笑脸相迎
   怒目来便是横眉冷对
   如果来的是拳头刀枪
   tmmd!我操家伙就上!
   
   《海内南经》:枭阳国在北朐之西。其为人人面长唇,黑身有毛,反踵,见人笑亦笑,左手操管。
   
   
   金
   金子从来是好东西
   我要把你往高层带
   把你从淘金者守财奴暴发户
   流氓强盗恶棍暴君们手里或梦里
   从大大小小黑箱子里
   夺下来抢回来
   带到书房为你洗礼
   带到天上教你歌唱
   
   如果抢不回来
   如果你回来不听话
   我就把你点成石头点成铁
   
   《山海经》中有许多关于山水“多金”的记载,如《东山经》:又南三百里,曰泰山,其上多玉,其下多金。
   
   
   羽民国
   此国在阳光公寓601室
   以尺量之仅百余坪
   以翅膀
   量不尽中外古今三千大千
   太阳神后裔
   羽民国唯一的国民和王
   想飞就飞
   不用振羽不用御风
   甚至一动不用动
   便是万里千年的迢杳
   
   《海外南经》:羽民国在其东南,其为人长头,身生羽,一曰在比翼鸟东南,其为人长颊。
   
   
   夏耕之尸
   战土自有战士的活法与死法
   活,当然立着活
   并操戈盾而战
   死,也要立着死
   仍操戈盾而立…
   隔了四五千年
   翻开大荒西经
   那具名叫夏耕奴隶的无头尸
   依然飘香
   
   《大荒西经》有人无首,操戈盾立,名曰夏耕之尸。
   
   
   刑天
   我要的我必要争到
   我恨的我必要打倒
   上求下索入地狱也要找到
   变牛变马变虎变狼变鬼
   也要得到
   或者打倒
   
   一切我说了算
   谁敢得罪我谁敢挡我的道
   谁敢让我看不惯
   是鬼杀鬼是神杀神
   天兵天将又怎样
   帝又怎样
   打得过要打
   打不过也要打
   失败了重新来过
   断了脑袋又何妨
   以乳为目以脐为口
   操起武器照样战斗
   
   人们只知道丑陋凶恶烈性好战
   却不知我英俊无伦温柔无比
   在仇人敌人看不惯的人面前
   烈性好斗丑陋凶恶无限
   在爱的人面前
   英俊无伦温柔无比
   
   《海外西经》:形天与帝至此争神,帝断其首,葬之常羊之山。乃以乳为目,以脐为口,操干戚以舞。
   
   
   你请便
   梏我于山桎我右足反缚我两手与头发系我于树上吧
   把我变成一臂人独目人贯胸人吧
   射杀我吧
   用十日来炙杀我吧
   把我的脑袋拿走吧
   把我两手两腿胸脯脑袋都分裂到不同的地方去吧
   让各种恶兽怪鸟细细品尝我吧
   你请便吧
   
   
   凤凰
   届时,我不仅自歌自舞
   狼来我与狼舞
   羊来我与羊歌
   小鸡小犬小猪小丑
   小雀老枭小巫大巫
   都可以下场来
   与我自由起舞自由歌
   直到大巫不再跳神
   小丑不再跳梁
   鸡犬把天空还给大小鸟儿
   狼羊共舞鸟兽联欢
   天下安宁…
   
   另一只似我而非我的五色鸟
   已先我而去预言死亡
   而我是去宣告新生的
   一百年前就已经起程
   无奈山重水复
   至今仍在途中
   
   《南山经》:有鸟焉,其状如鸡,五采而文,名曰凤凰,首文曰德,翼文曰义,背文曰礼,膺文曰仁,腹文曰信。是鸟也,饮食自然,自歌自舞,见则天下安宁。
   
   东海一枭2005-12于邕州边经文街阳光公寓定稿《山海新经》并自题曰:
   美言信言,诞言真言!
   狂言寓言,微言重言!
   卮言箴言,危言誓言!
   恶言婆言,预言宣言!
   
   再题《山海新经》二律
   其一
   吾华多怪异,山海出新经。
   恶兽仍人面,高冠尽兽心。
   无人司落日,众志逐黄金。
   劝汝休深说,免教大地沉。
   
   其二
   欲将兰芷采,一采恶之花。
   不见凤凰舞,难逃鬼蜮沙。
   皇皇三足鸟,衮衮九头蛇。
   忙里凭谁问,灵魂何处家。
   
   首发北京之春 网址是http://www.bjzc.org/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