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东海一枭(余樟法)
[主页]->[独立中文笔会]->[东海一枭(余樟法)]->[《山海新经》笫二部]
东海一枭(余樟法)
·杀,还是不杀?
·曾囯藩如其仁
·东海老人:儒联一对
·《有德者必有言----兼论道家末流之缺德》
·《儒家处理人际关系及政治关系的重要原则》
·《经济之道》
·《一败难求千古憾》
·假洋鬼子猖獗,儒者卫道有责
·《小启张裕:谁文明就支持谁》
·《给张裕先生最后一答》
·《言论栽赃和观点“引申”》
·《东海老人拜托:千万别给我留面子!》
·东海老人:我说了你们也不信(六首)
·风光风险两相依
·儒家使命:替天行道!
·做人不要太乡愿
·高调分子与奴才主义
·《民运里面95%都是盲人》
·《强迫性追枭骂海神经症》
·《患者王一平先生》
·《哇,哇哇!》
·《阿p颇有代表性》
·贱人素描
·对政敌姿态要高,对巨贪姑且从严
·《发生在2009-8-7的历史性事件》
·修正稿:《发生在2009-8-7的历史性事件》
·科学科学你慢点走
·网友酬赠拾翠(之24)
·我不得不承认自己的失败!
·本来无人格,何处觅尊严---假洋鬼子一标本
·《一言不发也没用》
·《尊儒要资格》
·东海老人:自题二联
·荀子论蔽、荀子之蔽及其它
·《下愚才会笑》
·《未必眼光不杀人》
·《回“大中華民邦”,给有智慧的读者》
·《东海老人:惭愧一下并立字为据》
·《儒门广大不逐客,儒门严峻客自逐》
·东海老人:自勉二联
·中国人最需要的
·道德也是讲出来的
·《破山贼易,开西瓜难》
·《破山贼易,开西瓜难》
·《东海不会威胁弱者》
·《东海不会威胁弱者》
·调整两千年,一飞九万里
·只问理真不真,莫管人服不服
·《婚外有情亦英贤----略论小节与大节》
·《关于儒教复兴论坛的版规》
·《误了孔孟两千年》
·《东海老人:有所为有所不为》
·先问有没有,再论好不好----上帝信仰与良知信仰
·《文痞疗愚原可笑,大家喝彩更堪怜》
·好一个投机钻营分子(东海老人文章)
·《东海老人:我是我自己生的》
·《小乔女士,毕竟是弱者》
·《小乔女将,毕竟是弱者》
·《东海老人:谁能告诉我原因何在》
·央行微调,股市或大跌
·《“风行空中”发“浑然之气”》
·《东海老人:关乎一生、关乎一囯的选择》
·《大良知主义没有边界》
·《公道自在人心》
·政治忘本与工具主义
·《尊佛不是这么尊的----敬告某些佛门人士》
·《可疑的“神卫兵”》
·《某大法师休放肆,先过东海这一关》
·《精卫衔花东海香》
·儒家不许宗教化!
·《上帝信仰:多走了两步》
·《断章师爷犯规了》
·《东海老人:内外兼修的儒门功夫》
·《装罢高明留笑柄,驱开病弱盼真人》
·《教授多落草,大学尽贼窝》
·《道及高处莫葛藤》
·文人旧习渐祛却,国骂尚留三字经
·东海老人:真言传万古,妙法度群迷
·从格瓦拉一句名言说起
·《人物、“物人”与转物为人》
·《人物、“物人”与转物为人》
·《黄药师太混乱,东海真糊涂》
·《答司徒一先生》
·《答司徒一先生》
·《东海老人:曾参岂是杀人者,谗言三及慈母惊》
·《台湾尚如此,大陆何以堪?---再回司徒一先生》
·外人请随意,友人请注意
·《东海老人:欢迎回家共迎升平》
·《东海老人:致良知以成圣,妙万物而为言》
·平生不受等闲恩
·圣贤论---儒家进德次第初阐
·天下唯豪杰,圣贤立地成
·《东海老人:与基督徒对着说》
·凡是圣人都最骄傲最自大
·《东海老人:转身》
·《东海老人:半字治天下》
·《东海老人提醒:知见不正枉修行》
·祸福常相倚,因缘难思议
·我怕…
·儒家邮报开东海一枭专栏,欢迎下载
·有个著名的小段子…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山海新经》笫二部

   《山海新经》笫二部
   
   邀日
   站在哪儿不重要
   重要的是面向东方

   诗人们都喜欢邀月
   我只想邀太阳共饮
   把太阳融进酒中喝下去
   或者让太阳把我干掉
   就象它干掉女丑一样
   
   《海内西经》:蛇巫之山,上有人操柸而东向立。一曰龟山。
   《海外西经》:女丑之尸,生而十日炙杀之。在丈夫北。以右手鄣其面。
   
   
   夸父
   需要追逐的东西太多了
   美女野兽美玉黄金美誉嘉名
   各种知识各种荣华各种享受
   以及时尚的风,物欲的浪
   曾经怎样的让我
   眼花缭乱而疲于奔命
   是那个耳挂两蛇手握两蛇的
   高大汉子,让我想起
   远方还有值得用整个生命
   去追赶的大圆满
   
   追赶太阳去!
   追不到手也要追
   越追越远也要追
   喝干了黄河再喝大泽
   最苦最累也不放弃
   直到意志融入太阳
   纵然渴死在路上,头颅
   依然朝着太阳的方向
   
   《海外北经》:夸父与日逐走,入日。渴欲得饮,饮于河渭,河渭不足,北饮大泽。未至,道渴而死。弃其杖。化为邓林。
   《大荒北经》:大荒之中,有山名曰成都载天。有人珥两黄蛇,把两黄蛇,名曰夸父。后土生信,信生夸父。夸父不量力,欲追日景,逮之于禺谷。将饮河而不足也,将走大泽,未至,死于此。
   
   
   浴日
   已经很久很久
   没有人给太阳洗澡了
   沾满泥巴落满灰尘的太阳
   一睡就是几千年
   几千年来一些大人物
   喜欢自我镀金冒充太阳
   在天上招摇
   
   只有发自肺腑的真言
   才能唤醒大梦沉沉的太阳
   只有理想主义的热血
   才能洗涤日神身上的污秽
   羲和已死我们就是羲和
   甘水已涸
   甘淵或者汤谷
   就在我们心头…
   
   《大荒南经》:东南海之外,甘水之间,有羲和之国,有女子名曰羲和,方浴日于甘渊。
   
   
   迷谷树
   黑色的身子
   迸放的是华丽的光
   邂逅我的人或羔羊有福了
   别管断枝处流出来的
   是泪还是血:请向我枝头
   采一朵花或摘一片叶子
   好好收藏
   幽幽迷宫中请你拈起
   重重迷梦里请你捧起
   迷途的时候请你举起
   迷魂的时候请你祭起-----
   不论流落何地迷失何时
   哪怕九霄之遥千秋之远
   你都可以找到
   回家的路
   
   《南山经》:有木焉,其状如谷而黑理,其华四照,其名曰迷谷,佩之不迷。
   
   
   浴月
   男男女女老老少少
   忙于洗劫洗钱
   忙于洗日光浴桑拿浴鸳鸯浴
   自己的手都不愿洗
   自己的心都不肯洗
   还有谁能想起为月亮洗浴呢
   还有谁能想起浴月的女子
   神驰万古
   
   《大荒西经》:有女子方浴月。
   
   
   枭阳
   笑脸来当然笑脸相迎
   怒目来便是横眉冷对
   如果来的是拳头刀枪
   tmmd!我操家伙就上!
   
   《海内南经》:枭阳国在北朐之西。其为人人面长唇,黑身有毛,反踵,见人笑亦笑,左手操管。
   
   
   金
   金子从来是好东西
   我要把你往高层带
   把你从淘金者守财奴暴发户
   流氓强盗恶棍暴君们手里或梦里
   从大大小小黑箱子里
   夺下来抢回来
   带到书房为你洗礼
   带到天上教你歌唱
   
   如果抢不回来
   如果你回来不听话
   我就把你点成石头点成铁
   
   《山海经》中有许多关于山水“多金”的记载,如《东山经》:又南三百里,曰泰山,其上多玉,其下多金。
   
   
   羽民国
   此国在阳光公寓601室
   以尺量之仅百余坪
   以翅膀
   量不尽中外古今三千大千
   太阳神后裔
   羽民国唯一的国民和王
   想飞就飞
   不用振羽不用御风
   甚至一动不用动
   便是万里千年的迢杳
   
   《海外南经》:羽民国在其东南,其为人长头,身生羽,一曰在比翼鸟东南,其为人长颊。
   
   
   夏耕之尸
   战土自有战士的活法与死法
   活,当然立着活
   并操戈盾而战
   死,也要立着死
   仍操戈盾而立…
   隔了四五千年
   翻开大荒西经
   那具名叫夏耕奴隶的无头尸
   依然飘香
   
   《大荒西经》有人无首,操戈盾立,名曰夏耕之尸。
   
   
   刑天
   我要的我必要争到
   我恨的我必要打倒
   上求下索入地狱也要找到
   变牛变马变虎变狼变鬼
   也要得到
   或者打倒
   
   一切我说了算
   谁敢得罪我谁敢挡我的道
   谁敢让我看不惯
   是鬼杀鬼是神杀神
   天兵天将又怎样
   帝又怎样
   打得过要打
   打不过也要打
   失败了重新来过
   断了脑袋又何妨
   以乳为目以脐为口
   操起武器照样战斗
   
   人们只知道丑陋凶恶烈性好战
   却不知我英俊无伦温柔无比
   在仇人敌人看不惯的人面前
   烈性好斗丑陋凶恶无限
   在爱的人面前
   英俊无伦温柔无比
   
   《海外西经》:形天与帝至此争神,帝断其首,葬之常羊之山。乃以乳为目,以脐为口,操干戚以舞。
   
   
   你请便
   梏我于山桎我右足反缚我两手与头发系我于树上吧
   把我变成一臂人独目人贯胸人吧
   射杀我吧
   用十日来炙杀我吧
   把我的脑袋拿走吧
   把我两手两腿胸脯脑袋都分裂到不同的地方去吧
   让各种恶兽怪鸟细细品尝我吧
   你请便吧
   
   
   凤凰
   届时,我不仅自歌自舞
   狼来我与狼舞
   羊来我与羊歌
   小鸡小犬小猪小丑
   小雀老枭小巫大巫
   都可以下场来
   与我自由起舞自由歌
   直到大巫不再跳神
   小丑不再跳梁
   鸡犬把天空还给大小鸟儿
   狼羊共舞鸟兽联欢
   天下安宁…
   
   另一只似我而非我的五色鸟
   已先我而去预言死亡
   而我是去宣告新生的
   一百年前就已经起程
   无奈山重水复
   至今仍在途中
   
   《南山经》:有鸟焉,其状如鸡,五采而文,名曰凤凰,首文曰德,翼文曰义,背文曰礼,膺文曰仁,腹文曰信。是鸟也,饮食自然,自歌自舞,见则天下安宁。
   
   东海一枭2005-12于邕州边经文街阳光公寓定稿《山海新经》并自题曰:
   美言信言,诞言真言!
   狂言寓言,微言重言!
   卮言箴言,危言誓言!
   恶言婆言,预言宣言!
   
   再题《山海新经》二律
   其一
   吾华多怪异,山海出新经。
   恶兽仍人面,高冠尽兽心。
   无人司落日,众志逐黄金。
   劝汝休深说,免教大地沉。
   
   其二
   欲将兰芷采,一采恶之花。
   不见凤凰舞,难逃鬼蜮沙。
   皇皇三足鸟,衮衮九头蛇。
   忙里凭谁问,灵魂何处家。
   
   首发北京之春 网址是http://www.bjzc.org/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