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东海一枭(余樟法)
[主页]->[独立中文笔会]->[东海一枭(余樟法)]->[《山海新经》笫二部]
东海一枭(余樟法)
·中西合璧,以儒为体----儒家与自由主义关系初论
·东海微言集(9)
·论马克思主义
·支持茅于轼,清算毛泽东
·乱臣贼子如予何?----圣贤的自信
·关于中国的现状和出路
·关于中国的现状和出路
·(转载)秋风:中华民族又一次到了最危险的时候
·关于道德与位禄名寿及容貌之关系
·儒家政治观与中国政治生态略谈
·中纪委的狡辩---关于官员财产公示制度
·天下有大勇---与东海儒友共勉
·爱人当以德,助恶即犯罪
·乡愿固可耻,轻狂亦堪嗤
·胡适的高明和肤浅
·天地有正气
·儒家宪政纲要(最新订正稿)
·九十光阴尚有几?----中共九十诞辰献言
·唱红实为倡黑,有错而且有罪
·从张二江的幸运说起
·迷人红十字,吃人黑狮子
·汪洋不负责任,政府不务正业---关于蛋糕问题
·万世罪人毛泽东(东海随笔八篇)
·儒家思想与小农经济---澄清一个普遍的误会
·论跪族社会
·全民性丑陋,畜生化生存---兼为中国指一条明路
·好主义与坏主义---兼论言论自由
·论毛泽东的文化修养
·“全民性丑陋”与“满街皆圣人”
·给薄督一点忠告,为重庆献上三策
·东海微言集(10)
·王道霸道与暴政杂谈
·儒家的道德底线,东海的基本要求
·腐败的官场,腐烂的心灵,腐朽的政权---中国现状探因及结局预测
·物质主义与道德主义
·东海微言集(11)
·中华奇石我为王----石王铭
·儒家信仰与良知特征—兼论忠德
·东海微言集(12)
·温家宝坐上第一把交椅也不行(东海随笔八篇)
·东海微言集(13)
·东海微博,欢迎参观、指教和争鸣
·东海“两个凡是”,讨教天下英雄
·东海微言集(23)
·为什么中国政治转型特别难?
·儒家共识和中华愿景
·东海讲儒:主题“仁者寿——关于道德与寿命之关系”
·论革命(4月25日周日晚网络讲稿和问答)
·伟大的帝王师
·驳资中筠的“五四”观
·君主制之思---兼论统一的模式和善恶的传染性
·秦法家的下场—兼论“恶必蠢”定律
·一生低首拜阳明
·【代发通告】“弘道基金”发起辞、章程、捐赠指南
·秦朝之亡:仁义不施,攻守势异
·东海辟毛言论小集
·人道政为大
·前辈不可见,古道邈难寻
·算历史旧帐,向日本索赔
·yyy中国的出路
·理想不是罪恶的挡箭牌
·万方有罪,罪在中央
·大同理想和共产主义
·“双盲”龙应台
·正淘汰、逆淘汰和偏统论
·关于计生的思考
·反动就要挨打
·清算五四
·人性和仁爱
·知识群体要忏悔
·东海推荐:应正视国际共运失败马列主义破产的严酷现实
·新启蒙运动
·平民主义批判
·政治必须立足正义
·说说五四吧
·善恶报应论
·道德和命运的关系
·个人主义、集体主义和仁本主义
·我是中国亡命徒
·真正的三代表和民族魂
·文化决定论—兼论中华宪政
·介绍周太王故事,谨供戴将军参考
·今日微博
·习近平的儒家修养
·杀人手段救人心
·习近平与毛泽东的原则区别
·劣人论
·独尊儒术和言论自由
·从男尊女卑说起
·中国化就是儒家化
·两种成功
·东海推荐:应正视国际共运失败马列主义破产的严酷现实
·与余英时先生商榷:真理的力量和儒家的自信
·新礼制对民主制的三重超越—答刘路
·吴钩一段话三大错
·也谈儒家的认信准则
·今日微博2015。4.15
·为朱熹洗冤
·欢迎问难
·中华君子树,松柏和甘棠
·儒学让人强大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山海新经》笫二部

   《山海新经》笫二部
   
   邀日
   站在哪儿不重要
   重要的是面向东方

   诗人们都喜欢邀月
   我只想邀太阳共饮
   把太阳融进酒中喝下去
   或者让太阳把我干掉
   就象它干掉女丑一样
   
   《海内西经》:蛇巫之山,上有人操柸而东向立。一曰龟山。
   《海外西经》:女丑之尸,生而十日炙杀之。在丈夫北。以右手鄣其面。
   
   
   夸父
   需要追逐的东西太多了
   美女野兽美玉黄金美誉嘉名
   各种知识各种荣华各种享受
   以及时尚的风,物欲的浪
   曾经怎样的让我
   眼花缭乱而疲于奔命
   是那个耳挂两蛇手握两蛇的
   高大汉子,让我想起
   远方还有值得用整个生命
   去追赶的大圆满
   
   追赶太阳去!
   追不到手也要追
   越追越远也要追
   喝干了黄河再喝大泽
   最苦最累也不放弃
   直到意志融入太阳
   纵然渴死在路上,头颅
   依然朝着太阳的方向
   
   《海外北经》:夸父与日逐走,入日。渴欲得饮,饮于河渭,河渭不足,北饮大泽。未至,道渴而死。弃其杖。化为邓林。
   《大荒北经》:大荒之中,有山名曰成都载天。有人珥两黄蛇,把两黄蛇,名曰夸父。后土生信,信生夸父。夸父不量力,欲追日景,逮之于禺谷。将饮河而不足也,将走大泽,未至,死于此。
   
   
   浴日
   已经很久很久
   没有人给太阳洗澡了
   沾满泥巴落满灰尘的太阳
   一睡就是几千年
   几千年来一些大人物
   喜欢自我镀金冒充太阳
   在天上招摇
   
   只有发自肺腑的真言
   才能唤醒大梦沉沉的太阳
   只有理想主义的热血
   才能洗涤日神身上的污秽
   羲和已死我们就是羲和
   甘水已涸
   甘淵或者汤谷
   就在我们心头…
   
   《大荒南经》:东南海之外,甘水之间,有羲和之国,有女子名曰羲和,方浴日于甘渊。
   
   
   迷谷树
   黑色的身子
   迸放的是华丽的光
   邂逅我的人或羔羊有福了
   别管断枝处流出来的
   是泪还是血:请向我枝头
   采一朵花或摘一片叶子
   好好收藏
   幽幽迷宫中请你拈起
   重重迷梦里请你捧起
   迷途的时候请你举起
   迷魂的时候请你祭起-----
   不论流落何地迷失何时
   哪怕九霄之遥千秋之远
   你都可以找到
   回家的路
   
   《南山经》:有木焉,其状如谷而黑理,其华四照,其名曰迷谷,佩之不迷。
   
   
   浴月
   男男女女老老少少
   忙于洗劫洗钱
   忙于洗日光浴桑拿浴鸳鸯浴
   自己的手都不愿洗
   自己的心都不肯洗
   还有谁能想起为月亮洗浴呢
   还有谁能想起浴月的女子
   神驰万古
   
   《大荒西经》:有女子方浴月。
   
   
   枭阳
   笑脸来当然笑脸相迎
   怒目来便是横眉冷对
   如果来的是拳头刀枪
   tmmd!我操家伙就上!
   
   《海内南经》:枭阳国在北朐之西。其为人人面长唇,黑身有毛,反踵,见人笑亦笑,左手操管。
   
   
   金
   金子从来是好东西
   我要把你往高层带
   把你从淘金者守财奴暴发户
   流氓强盗恶棍暴君们手里或梦里
   从大大小小黑箱子里
   夺下来抢回来
   带到书房为你洗礼
   带到天上教你歌唱
   
   如果抢不回来
   如果你回来不听话
   我就把你点成石头点成铁
   
   《山海经》中有许多关于山水“多金”的记载,如《东山经》:又南三百里,曰泰山,其上多玉,其下多金。
   
   
   羽民国
   此国在阳光公寓601室
   以尺量之仅百余坪
   以翅膀
   量不尽中外古今三千大千
   太阳神后裔
   羽民国唯一的国民和王
   想飞就飞
   不用振羽不用御风
   甚至一动不用动
   便是万里千年的迢杳
   
   《海外南经》:羽民国在其东南,其为人长头,身生羽,一曰在比翼鸟东南,其为人长颊。
   
   
   夏耕之尸
   战土自有战士的活法与死法
   活,当然立着活
   并操戈盾而战
   死,也要立着死
   仍操戈盾而立…
   隔了四五千年
   翻开大荒西经
   那具名叫夏耕奴隶的无头尸
   依然飘香
   
   《大荒西经》有人无首,操戈盾立,名曰夏耕之尸。
   
   
   刑天
   我要的我必要争到
   我恨的我必要打倒
   上求下索入地狱也要找到
   变牛变马变虎变狼变鬼
   也要得到
   或者打倒
   
   一切我说了算
   谁敢得罪我谁敢挡我的道
   谁敢让我看不惯
   是鬼杀鬼是神杀神
   天兵天将又怎样
   帝又怎样
   打得过要打
   打不过也要打
   失败了重新来过
   断了脑袋又何妨
   以乳为目以脐为口
   操起武器照样战斗
   
   人们只知道丑陋凶恶烈性好战
   却不知我英俊无伦温柔无比
   在仇人敌人看不惯的人面前
   烈性好斗丑陋凶恶无限
   在爱的人面前
   英俊无伦温柔无比
   
   《海外西经》:形天与帝至此争神,帝断其首,葬之常羊之山。乃以乳为目,以脐为口,操干戚以舞。
   
   
   你请便
   梏我于山桎我右足反缚我两手与头发系我于树上吧
   把我变成一臂人独目人贯胸人吧
   射杀我吧
   用十日来炙杀我吧
   把我的脑袋拿走吧
   把我两手两腿胸脯脑袋都分裂到不同的地方去吧
   让各种恶兽怪鸟细细品尝我吧
   你请便吧
   
   
   凤凰
   届时,我不仅自歌自舞
   狼来我与狼舞
   羊来我与羊歌
   小鸡小犬小猪小丑
   小雀老枭小巫大巫
   都可以下场来
   与我自由起舞自由歌
   直到大巫不再跳神
   小丑不再跳梁
   鸡犬把天空还给大小鸟儿
   狼羊共舞鸟兽联欢
   天下安宁…
   
   另一只似我而非我的五色鸟
   已先我而去预言死亡
   而我是去宣告新生的
   一百年前就已经起程
   无奈山重水复
   至今仍在途中
   
   《南山经》:有鸟焉,其状如鸡,五采而文,名曰凤凰,首文曰德,翼文曰义,背文曰礼,膺文曰仁,腹文曰信。是鸟也,饮食自然,自歌自舞,见则天下安宁。
   
   东海一枭2005-12于邕州边经文街阳光公寓定稿《山海新经》并自题曰:
   美言信言,诞言真言!
   狂言寓言,微言重言!
   卮言箴言,危言誓言!
   恶言婆言,预言宣言!
   
   再题《山海新经》二律
   其一
   吾华多怪异,山海出新经。
   恶兽仍人面,高冠尽兽心。
   无人司落日,众志逐黄金。
   劝汝休深说,免教大地沉。
   
   其二
   欲将兰芷采,一采恶之花。
   不见凤凰舞,难逃鬼蜮沙。
   皇皇三足鸟,衮衮九头蛇。
   忙里凭谁问,灵魂何处家。
   
   首发北京之春 网址是http://www.bjzc.org/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