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东海一枭(余樟法)
[主页]->[独立中文笔会]->[东海一枭(余樟法)]->[张国堂,不要强奸上帝!]
东海一枭(余樟法)
·鲁迅批判
·关于仁本主义和儒家宪政
·敬步战前兄七绝一束
·声援邓相超教授(微集)
·人的身体和精神都要经常洗澡
·凡是毛左,皆非善类(微集)
·z《《大学》《儒行》精义》:再现儒家活泼泼的真精神
·z《《大学》《儒行》精义》:再现儒家活泼泼的真精神
·答战前诗兄六绝
·《论语点睛》:瑚琏之器
·庄严表态:将反毛进行到底(微集)
·捏罢周强软柿子,请君一试硬石头
·可以死,不可以改变反毛立场(微集)
·《论语点睛》:自立立人的知命之学
·余东海:老子的不足
·Zt《儒家法眼》:对老子、管子、墨子、韩非、商鞅、荀子及魏晋名士进行评判
·历史的动力----《中华历史精神》之五
·正治和帝术(微集)
·关于盗泉之水和嗟来之食
·历史的局限性---《中华历史精神》之八
·历史的局限性---《中华历史精神》之八
·历史的局限性---《中华历史精神》之八
·好人,帝术,恶法,天理(微集)
·倡导真善美,尊重言论权(微集)
·关于特朗普
·关于特朗普
·关于特朗普(二)
·关于特朗普(二)
·关于特朗普(二)
·Z忆遂昌未名诗人凌波仙子
·Z一个海外学子回家之旅
·乾坤交始小贞时
·真理不怕利用,儒学欢迎利用
·《论语点睛》:信心不足不出仕
·学儒乃大丈夫事---《论语点睛》自序
·学儒乃大丈夫事---《论语点睛》自序
·学儒乃大丈夫事---《论语点睛》自序
·《论语点睛》:子路还有待裁剪
·今日微言(不尊重儒家的人不配尊重我)
·儒家没有“陌生人”
·儒家没有“陌生人”
·道德科学初论
·今日微言(不惩恶不足以扬善)
·获评儒网十大好书感言
·马克思蔽于人而不知天
·今日微言(越是固守道统,越能与时俱进)
·今日微言(越是固守道统,越能与时俱进)
·韦伯命题是个伪问题
·韦伯命题是个伪问题
·zt【新书】余东海著《儒家法眼》出版暨简介、目录
·关于道德主体性的客观化
·浑人胡适
·今日微言(至诚无息,至诚无戏,至诚无隙)
·今日微言(度外星人之心,拜习近平所赐)
·今日微言(以君子人之心,度外星人之腹)
·今日微言(以君子人之心,度外星人之腹)
·关于朝鲜和萨德(微集)
·辟毛真言(请习王团队明察,供有关部门参考)
·今日微言(天道永远公平)
·儒家十诫
·儒家十诫
·今日微言(有德者必有其言)
·打造中华文化共识---声援郑钢委员的提案
·今日微言(若朝鲜炮击韩国,当局怎么办)
·讨伐蔡元培
·【新书】余东海著《儒门狮子吼》出版暨简介、目录及序
·今日微言(知我者众则人贵,知我者希则我贵)
·今日微言(我来晚了)
·顺天顺亲顺天下---关于《孝经》的问答
·管好你的口
·今日微言(良知是最好的护身符)
·今日微言(诬孔子者,罪及四世)
·今日微言(向中纪委致敬)
·今日微言(恩将仇报,刑戮之民也)
·《巨婴国》批判
·颜回真高明,子贡也难得
·颜回真高明,子贡也难得
·今日微言(拥金派,悠着点!)
·今日微言(百年来最优秀的领导人)
·今日微言(归儒未必皆君子,反儒必定非正人)
·对重罪轻判和废死主张的异议
·今日微言(真话直说是对人最高的尊重)
·愿为思想先锋,还我言论自由
·重判“刺死辱母者”案
·今日微言(儒家在上,不少人小命难保)
·粟子珍:余兄一议(东海附言)
·贫弱不是作恶的理由
·《心际歌》(大型组诗)
·今日微言(我是绵羊也是猛狮)
·给我黄我就自豪地黄(组诗)
·彩虹战士(组诗)
·手把仁旗迎大潮----读《文化的重建》有感
·中国近代知识分子最大败笔——反儒运动
·今日微言(向习王当局要言论特权)
·圣经王道有本末---对陈来先生的五点异议
·今日微言(老子见孔子,有眼竟无珠)
·今日微言(昧于良知是最大的愚昧)
·今日微言(欲图雄安天下,唯有文化开新)
·今日微言(基本是非不明,不配为文化人)
·君子的三种特征
·儒文化和马主义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张国堂,不要强奸上帝!

   张国堂,不要强奸上帝!

   

    张国堂先生似乎给我写过好几封公开信了,有赞美有批判,太忙,一直未予答复,歉甚。此君似为基督徒,却敢自称“道成肉身”,倒也气魄非凡。日前又有网友转来张文《大逆不道的东海一枭——兼论无神论的“儒学”是伪儒学》。我看了标题就提不起回复的欲望,但网友认为,儒释并灭已久,张文中提到的问题,估计网间不明白者非少,拨冗略予开示,不无必要。

   

   基督教当然已是有利于世道人心的正教善教,之所以偶一批评之,是因为大批知识分子深陷缪误,认传统文化为罪魁祸首,以为中国人民需要信仰基督教才能团结、才有出路,俨然只有基督教才能救中国,故不能不棒喝一二。以枭眼或佛眼视之,基督教境界有限,“教级”不高。与佛教比,有三不如:一是教义常左右互搏,未能圆融贯通;二是神道立教,讲奇迹神通,只相当于佛教中的俗谛、第二谛,是不究竟、非了义的;三是上帝在《圣经》中则处处表现出凡夫的喜怒无常贡高我慢,如说“信主者得永生,不信者下地狱”之类恶言,胡萝卜加大棒,恐吓加诱惑。我曾戏言:西方最高神格为上帝,用佛教里的果位衡之,也就罗汉而已,其实这已是对上帝破格抬举了。“上帝”满口狂诞,甚至真的成批杀人,离证入无我的罗汉境界差得远呢,更别说我佛的“无缘大慈,同体大悲”了。至于“教改”及政教分离之前基督教杀人如麻造孽累累,早成历史,固不必重提矣。

   

   基督教教义中关于上帝造人之说,比起董仲舒“天人感应”的“天论”来更为落后、粗陋和荒唐。耶稣说上帝有人之形,按照自己的样子创造人类,董仲舒的“天”则有神无形。更重要的是:董仲舒一方面视天为众神之君,可以主宰一切自然变化和人世祸福吉凶,另一方面否定命定论,强调人对命运的把握和人对天的主观能动作用。徐复观先生说:“周以前,人的祸福完全是由帝、天的人格神所决定,人完全处于被决定的地位。周初开始,帝、天的人格神对人的祸福退居于监督的地位,把决定权让给各人自已的行为,但人类行为的好坏,只由人类自身领受应有的结果,断不能影响到人格神的自身。凡是宗教中的最高人格神,他只能影响人,决不可受人影响,否则便会由神座上倒了下来。但董氏的天,是与人互相影响的,人天居于平等的地位”(徐复观《两汉思想史》)。

   

   同时,董仲舒的天人思想颇为混乱矛盾,有神学的一面,又有非神学的一面。他在《同类相助》篇中指出:人间的灾异或祯祥不是神的赏罚而是物的同类相感,“物固以类相召也”,明确反对有神论,以致有论者认为董氏的天人感应说是唯物主义思想呢。董仲舒是大儒但不是“醇儒”,董仲舒的思想体系是以儒家公羊学为主,融合黄老和法家发展而成的。他的有神论是严重偏离了原儒思想的。

   

   《论语.述而.雍也》“子不语:怪、力、乱、神。”“子曰:‘敬鬼神而远之。’”孔子对鬼神既不否认也不承认,可以说是不够彻底的无神论者。孔子说畏天命,意谓要尊重遵循自然客观规律。原儒肯定人在自然界中的主导地位,强调人的主观能动性,承认天命、尊重天命,在一定范围内遵循天命,但并不拜倒在天命的脚下。孔子孟子都敬天拜天,但是他们与老枭一样眼中只有人;他们敬天拜天,着眼点却在人的身上,并非承认什么“天的主权”。

   

   “人能弘道,非道弘人”,说的就人可以通过自身的努力来能动地驾驭客观规律。故原儒以文明的传承者和历史的创造者自许,以参天地之化育自居,“尽人之性,则能尽物之性;能尽物之性,则可以参天地之化育;可以参天地之化育,则可以与天地参矣”。(《中庸》)。畏天命,体现的是对客观规律的尊重;参天地之化育,体现的是对人在自然界中的主导地位和人的主观能动性的肯定。荀子唯物论和无神论更彻底了,提出“制天命而用之”。后世儒家还有“圣人造命”之说。儒家对天命,既知之,畏之、安之、顺之、俟之,也造之(见枭文《“三畏”说》)

   

   老枭打通了儒释道三教和中西文化,但非儒非释不中不西。张君说我信奉的儒家是不对的,不过,我所言也不违儒家和大乘佛家的义理精神,从根本上说,佛儒道都是人本主义的。我遇神杀神、遇佛杀佛的前提是:如果它们得罪了人类、有违于人本的话。还有,我在《我的眼里只有人!----从我的“基督观”谈起》(又名《信上帝者,非伪即愚!》),文中说过:说伪说愚,是站在历史的高处和文化的顶峰极而言之的,是对大文化人和大智慧者而言。对中民之性的小市民们来说,信上帝比不信好,有神论比无神论好,所以也可以说“不信上帝者,非伪即愚”,侧重点不同而已。老张不可割断枭言,断章取义。

   

   从张君几封信中看得出来,他不仅不懂儒释道,甚至《圣经》也没读懂,完全是个一脑袋酱糊、只会掉书袋的书呆和妄人。他对孔孟之言胡乱解释,这里就不一一指正了。我只简要奉告两点:一、儒家经典中的天、天命、上帝与《圣经》中的上帝不是一回事;二、要“制天命而用之”,首先要畏天命,知天命,也就是尊重和了解天命,然后才能制住天命为我所用,对于上帝、神佛也是如此。老枭不仅是众神众佛的代表也是主宰,故可以“遇神杀神、遇佛杀佛”,可以骂“信上帝者,非伪即愚!”,这都是对神佛上帝最高层次的亲爱;老张却不能这么说,更不能自称“道成肉身”,是“再来的耶稣”不然,就是对上帝的严重亵渎!

   

   为什么荀子可言制天,圣人可言造命,中共却没有资格讲人定胜天;为什么有的话我可以说的话别人不可以说----例如,我可以喊胡温万岁别人却不可以,我可以推祟汪精卫别人却不可以(如果世人不明汪氏之诬却又纷纷崇敬之,那还成个什么世界?);为什么做同样的事,有人做是柔情蜜意,有人做却是强奸犯罪---例如我把上帝踩在脚下是弘道,老张把上帝捧在手中却是渎神。这些个道理对老张而言过于高深了,估计他弄不明白,呵呵。但我相信总会有些人会明白的,那么此文也就算没白写了。

   

   我欣赏孔子说的“狂者进取”和王阳明那种“狂者胸次”,却瞧不起张国堂式的毫无根基的狂妄。知之为知之,不知为不知,狂是要有本钱的。三脚猫功夫还没学好,就到处汹汹挑战,落在行家眼里,不值一笑,闹得过火了,自取其辱。当然,张国堂君毕竟敢向中共扔下挑战的白手套,要当中国的国家元首,无识有胆,妄中有骨,自有可敬之处。其余等而下之者,愚妄又犬奴,非人类也,不可教矣,唉!

   2006-3-29东海一枭

   首发《自由圣火》半月刊第十六期 网址:http://www.fireofliberty.org)。所有转载请注明出处并保持完整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