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东海一枭(余樟法)
[主页]->[独立中文笔会]->[东海一枭(余樟法)]->[除却精卫不是鸟!-----兼向痛斥汪精卫的朋友致敬!]
东海一枭(余樟法)
·毛粉王宝强微论
·逢民之恶微论
·历史的因果(微论)
·辟毛微论(请习王明察)
·强烈抗议
·强烈抗议
·意识形态安全微论
·今日微言(反儒实力还很猖獗)
·煌煌大义为君陈---《论语大义浅说》荐读
·z中霖:中国出版的黄金时代正在到来
·学历和学力微论
·百年误会至今深(马学微论)
·读经断想
·假如你有十个亿
·读经断想(二)
·人生断想
·让儒家言论先自由起来
·给马英九和国民党提点建议
·最需要启蒙的是启蒙派(微集)
·读经断想(三)兼驳《人民日报》
·《论语点睛》之:贤不贤都是我师
·女子毙子女和读经反读经(微论)
·辟毛微言小集
·儒道微论
·抹黑习近平和流行软抵抗(微集)
·三纲论
·呼吁:将反儒分子驱离教师队伍
·从杨改兰讲起(微论)
·不是孟子真迂远,而是诸侯近视眼
·孔府微论
·荀子性恶论批判
·不可逢民之恶,不可徇民之私
·Zt推荐课程:《儒家真精神》十五讲
·王道礼制与王权专制
·清风朗月夜窗虚
·Zf【罗辉】读史指南:《春秋大义——一个儒者的历史随笔》
·Z余东海作品推荐
·《论语点睛》:父母有错怎样劝
·深入心庄又一回---辛庄师范讲学感言
·Z儒家真精神
·写在东海丛书出版之际
·写在东海丛书出版之际
·为钱穆先生补漏
·超越物质主义
·责黄金以足色,指宝璐之微瑕—《论语新识》读后
·罢黜民国,重建中华(微集)
·所谓王道
·发言要谨慎,行动要敏捷
·小批许小年
·国民党的蠢与生俱来而愈演愈烈(微言)
·呼吁教育大革命(微言)
·因果和王寇(微论)
·全盘否定毛氏,全面树立孔子(微论)
·切割毛氏,重建中华人民共和国
·Z滴水凤儿:是时候读读孟子了(东海附言)
·文化和历史
·崇毛是下地狱的捷径(微论)
·《论语点睛》之:坚守正道两君子
·《论语点睛》之:坚守正道两君子
·学舌“保守主义格言”
·反鲁反毛反盗贼(微论)
·历史和人事---《中华历史精神》之二
·毛时代不可能,习时代未必不可能(微论)
·文化决定论---《中华历史精神》之三
·讪君卖直与犯颜直谏(微论)
·鲁迅批判
·关于仁本主义和儒家宪政
·敬步战前兄七绝一束
·声援邓相超教授(微集)
·人的身体和精神都要经常洗澡
·凡是毛左,皆非善类(微集)
·z《《大学》《儒行》精义》:再现儒家活泼泼的真精神
·z《《大学》《儒行》精义》:再现儒家活泼泼的真精神
·答战前诗兄六绝
·《论语点睛》:瑚琏之器
·庄严表态:将反毛进行到底(微集)
·捏罢周强软柿子,请君一试硬石头
·可以死,不可以改变反毛立场(微集)
·《论语点睛》:自立立人的知命之学
·余东海:老子的不足
·Zt《儒家法眼》:对老子、管子、墨子、韩非、商鞅、荀子及魏晋名士进行评判
·历史的动力----《中华历史精神》之五
·正治和帝术(微集)
·关于盗泉之水和嗟来之食
·历史的局限性---《中华历史精神》之八
·历史的局限性---《中华历史精神》之八
·历史的局限性---《中华历史精神》之八
·好人,帝术,恶法,天理(微集)
·倡导真善美,尊重言论权(微集)
·关于特朗普
·关于特朗普
·关于特朗普(二)
·关于特朗普(二)
·关于特朗普(二)
·Z忆遂昌未名诗人凌波仙子
·Z一个海外学子回家之旅
·乾坤交始小贞时
·真理不怕利用,儒学欢迎利用
·《论语点睛》:信心不足不出仕
·学儒乃大丈夫事---《论语点睛》自序
·学儒乃大丈夫事---《论语点睛》自序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除却精卫不是鸟!-----兼向痛斥汪精卫的朋友致敬!

   除却精卫不是鸟!-----兼向痛斥汪精卫的朋友致敬!

   

   如果只是少年时接受传统文化道德教育和陆游陶潜王阳明的洗礼,说明不了什么;如果只是青年时敢于"引刀成一快,不负少年头。"可能是激于一时义愤,出于一时冲动,功成名就之后,可能堕落变坏;如果只是写得一手悲歌慷慨又沉郁低回的好诗,诗品不易证明人品,笔下忧民忧国者也可能为人奸猾自私;如果只是不抽烟不嫖妓不赌博不酗酒不贪钱不近女色,小人格虽佳,不能证明大人格也佳,希特勒的生活作风也十分严肃呢。

   

   如果只是淡泊名位清廉自持,如果只是革命成功后实践"革命成功后,一不作官,二不作议员,功成身退"的诺言飘然出国,如果只是不接受袁世凯授勋,如果只是首次遇刺后在会见报社记者时为杀手求情…,等等,都不能保证一个人不会变节,而且这种种行为都有可能是政客做秀。

   

   但是,当这一切、还有我已经写到或即将提及的许许多多可敬可佩的行为事迹全都集中在一个人的身上的时候,你不觉戴在这个人头上的汉奸帽子比较可疑吗?再接触可信度较高的一些真相资料,进一步发现关于此人"求和叛国"的事实与国共两党所提供的大异,而其行为的结果不仅无过,还于民于国于抗战大有裨利和功勋,发现其人自毁一生名节确确实实是为了"曲线救国"的时候,你心中不觉得震撼和钦敬吗?

   

   结合汪精卫其诗其文其事其行,对汪氏一生进行严密深入的逻辑分析,再结合其妻其部属同道及当时一些大文化人对他的评价论断,发现以前心目中的大汉奸汪精卫是被国共两党丑化妖魔化了的汪精卫。真实的汪精卫是比那个"慷慨歌燕市,从容作楚囚"的少年英雄更加伟大百倍的,这最后得出的结论令我的心情非言语可以形容,只有五体投地,只有"甘为兆铭门下狗"才能表达敬佩于万一!我对于那些把人民国家挂在嘴上的巧言令色之徒十分厌恶,但对真正以人民国家为重者却是万分敬重,不忍看他受人轻亵丝毫!

   

   跟随蒋介石多年也比较了解汪氏、自称"对於汪先生的心事是了了"的陈公博,原先为汪精卫考虑力阻汪组建政府,多次劝戒至于声泪俱下,最后知道口头的劝阻已对事实无补,乃凄然对汪氏道:"九一八事变後,你以跳火坑的精神,回国供职,现在抗战到了艰险关头,你又以跳火坑精神想旋乾转坤。你既决定牺牲一己,我只有为你分忧分劳。"从此参加汪政权,誓死追随。

   

   民国三十五年四月,陈公博在苏州高等法院受讯,期间他不延聘律师,不推诿责任。被判死刑以後,不申请覆判(即上诉),但求一死,且求速死。他在写给苏州高院答辩书中曰:

   

   "原起诉书中目我为『甘心降敌,卖国求荣,在敌人铁蹄之下,组织傀儡政府,予取予求,唯命是听。』至比汪先生为张邦昌、刘豫。我虽不赞成汪先生组织政府,但如此比喻,殊为不伦!在从前汪先生受人痛骂,数年以来,我都没有替他辩护,因为汪先生说过为国家,为人民,死且不怕,何畏乎骂?而且战争时期,最要紧是宣传,非骂汪先生不足以固军心,我认为抗战是应该,而和平是不得已。汪先生既求仁得仁,我又何必替他辩护?但现在不是抗战时期,而是在胜利时期,汪先生也逝世了,我们已不需要宣传,我们应该抑制感情,平心静气去想想,当日汪先生来京之时,沦陷地方至十数省,对於人民,只有抢救,更无国可卖。在南京数年,为保存国家人民元气,无日不焦头烂额,忍辱挨骂,对於国人,只有熬苦,更何荣可求?我对汪先生的行动是反对的,而对汪生的心情是同情的。到了今日,我们应该想念汪先生创立民国的功勋,想念他的历史和人格,更应想想他在事变之前,事变之中,如何替国家打算,如何替蒋先生负责?……"

   

   "不过我对於检察官是很谅解的,当日我在重庆,在香港,极力谋党的团结,国的统一,那情形太曲折而复杂了,并非今日检察官所能了解。迨至南京以後,为保存国家人民元气,和日本苦斗,如保存东南各省。使蒋先生能容易统一中国,那情形也太曲折而复杂了,并非今日检察官所能了解的。在今日众议沸腾,真相不明,尤其是政治是那样困难而波折,承办本案的检察官,即使他心裏很明白,而又背负责任,那一个敢挑起千钧重担?说陈公博可以功罪相抵;那一个敢说陈公博无罪呢?"(据金雄白《汪政权的开场与收场》)。

   

   如认为这是陈公博为自己和汪精卫开脱,那真是小人之心了,以为汪精卫和汪氏集团中人是现在毫无廉耻的中共啊?据陈公博亲信金雄白回忆,陈公博日记中曾屡屡提到祇要和平能实现,他愿意束身待罪。有一次金雄白问他:"你以为抗战的国际形势,不利於我,日人发动了侵略战争,结果亦证明泥足愈陷愈深,为了救国家於危难,拯陷区人民於水火,因此从事於这一个和平运动,但假如这判断错误了,而抗战有日终於胜利了,你又将如何呢?"佛海当时毅然的道:"只要抗战能胜利,国家前途有望,我们还有什麼遗憾?我愿意含笑引颈就戮,又何必靳惜一身?"陈公博临难前向陈璧君诀别时说了一句话:"我此去有面目见汪先生於地下了!" 真英雄也。物以类聚人以群分,汪精卫高贵豪迈,身边人物必然优秀居多。

   

   当然,汪精卫不是别人可以学、能够学的。曲线救国之举,纵然出发点是好的,效果后果亦甚堪虞,于民于国的功罪祸福,殊为难言。其中分寸火候,把握略有不当,便会成为真的千古罪人,何况道德难证,动机难测。世间打着人民利益国家利益的旗帜谋取一己一党之私的家伙还少吗!象汪精卫这般大仁大智至德至圣的人物,并世无两!汪精卫从小喜欢的陶渊明诗曰"精卫衔微木,将以填沧海",老枭曰:除却巫山不是云,除却精卫不是鸟,汪精卫式的议和,古今中外只此一家,别无分店。

   

   有人将秦桧、洪承畴比汪精卫,大不伦。洪承畴卖国投敌为虎作伥,汪精卫

   谋和而不投降,交涉而不媚日,更谈不上叛国卖国,两者有天壤之别;秦桧谋和是在宋帝主导下至少是征得了宋帝同意的,是"政府行为",其难易与汪氏不可同日而语。汪精卫与古今中外所有谋和变节者最大的不同是立场:汪精卫一生行为,包括早年革命手段晚年和平手役,抗战中开始主战后来主和,都是为了民众民族的利益!有学者说汪氏与蒋介石唱双簧,不无道理,但这套双簧戏,蒋介石并无示意承诺,全是汪氏无私无畏主动而为的历史承担,蒋介石坐山而观,成则收大利败则卸其责!

   

   对于不懂诗词(其实我说诗品证明不了人品,亦一般而言,诗品与人品或有异但不至于绝然矛盾。诗是很难做假骗人的,大奸大恶之人的诗,无论做得如何好,在行家眼里都会露出奸恶的破绽和做作的痕迹)、未入儒佛又不了解汪精卫"议和叛国"的苦心者,或者了解了一些事实但不信其真者,痛斥汪精卫是理所当然的。他们痛斥的不是真正的汪精卫,不是我心目中为民为国佛之大者的汪精卫,而是媚日变节、投降敌寇、卖国求荣的大汉奸大国贼。对此我十分理解,而且,要向他们致敬,我们虽对汪氏的判断大异,但对国奸民贼的痛恨是一致的。我还曾对友人说,我可以推崇汪精卫,一般人却不可以,因为,如果世人不明汪氏之诬或不信汪氏之牺牲,却纷纷崇敬歌颂之,那还成个什么世界?

   

   但是,如果了解汪精卫人格的伟大及其晚年所为的真相,而且相信,却不知起敬起畏,依然口齿轻薄,就有些不应该了,这就是为何草根为我辨护,我不领情反而严辞痛斥的原因。(其实也不宜苛求草根,对于汪精卫的的大仁大义老成谋国,大作家高阳及周佛海的亲信金雄白有所了解也能够理解,由于眼界境界所限,仍不无微辞。)至于蒋介石深明汪氏爱国救国的苦心,却开除批判于汪生前,炸坟毁尸于汪身后,中共也向汪氏大泼污水,就是别有用心了:蒋氏是为树自已权威,中共是出于一党私利。这正是国共两党的奸诈和可恶之处!

   

   知我要为汪翻案后,多位友人劝我慎重或予以批评,让我很感欣慰:不苟同不附和并直言正告,这正说明了他们品德的高尚和对我的信任尊重。但我希望他们认真看过我一系列辨诬文章后,找些比较可靠的资料看看,慢慢再下结论不迟。如果仍然不认同我的结论也不要紧,毕竟汪精卫的所作所为太不符合人之常情了!

   

   二十年前,谁如对我说汪精卫没有人格分裂不是汉奸国贼,我必认为此人一定是伪君子卖国贼大汉奸;十年前,有人对我说汪精卫有功有过,功不抵过,叛国投敌,罪无可逭,我赞他一分为二,不刊之论。近十年来随着对儒家佛家、理学心学(同属宋明理学,儒学大流派也)研证的深入,我对许多问题的看法完全改观。人如果好起来、升上去是无止境的(当然人坏起来堕下去更是没有底的),圣贤人格可修可达,超圣越佛也并非没有可能,汪精卫的一切一切都在向我证明着!

   2006-3-30东海一枭

   首发2006、3.30《民主论坛》http://asiademo.org/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