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东海一枭(余樟法)
[主页]->[独立中文笔会]->[东海一枭(余樟法)]->[面对汪精卫,我不能不低头!]
东海一枭(余樟法)
·马克思说,陈光标说(东海随笔)
·重翻旧作有感,自警三绝
·《东海碎语一束》
·快餐何足入琼筵----重翻旧作有感
·讲道理
·《对当局唯一的请求》
·提醒温家宝总理
·异端论----兼给“马克思主义儒家”一个建议
·向奥斯特洛夫斯基学习
·良知大法(新稿)
·齐家浅论
·一个公民关于财产公示制度的思考和建议
·请注意规则文明等
·《坚定自家立场,广汲诸家精华》
·与随意网友商榷
·就差那么一点点-----儒佛辨异
·戏改旧作一首自勉
·略答高等华人port先生
·用前韵答范一統诗友
·“不容”然后见君子-----与刘东超先生商榷
·警惕“西方中心主义”的错误导向
·东海随笔:恢复传统的格局(外三篇)
·儒家关于“十四无记”的标准答案
·把反儒派的嚣张气焰打下来!
·驳刘绪贻教授
·忽然想到-----给中央的几个小建议
·沿着温家宝总理的思路……
·《“洋卫兵”及“神卫兵”!》
·特别欢迎有实力的“思想攻伐”----小答刘东超先生
·《当仁不让于师》
·狭隘道德癖
·孔子圆融无间,刘军宁认识有误
·关于儒家思想与人权标准
·个体最好的家,人类最佳的选择---兼驳邵建《新儒家做不了救世主》
·怕只怕委曲了手中这支英雄笔
·提醒:多交有益之友,莫与下流者谋
·冒充东海何时休
·要自由,不要自由主义
·思想之旅,儒学之旅--粤游散记
·京德:真理的追求者----参观“京德的博客”的留言
·神游大别山桃花源
·道本难言絮絮言
·仅有牺牲精神是不够的---汪精卫一生三大误
·写怀示友人
·驳刘军宁先生
·从李春长案说起
·黄福荣先生的幸福和光荣
·良知主义十八定律
·儒家的“寸土不让”与“王道坦荡”
·关于《大良知学》电子版撤旧换新的说明
·中西合璧,以儒为体----儒家与自由主义关系初论
·儒家民主的随想---兼与蒋庆先生商榷
·《大良知学》出版---指示政治大道,提供个体安宅
·大良知学目录
·向有关朋友鸣谢,向黎文生兄致歉
·自题“东海三书”
·关于校园血案的深度反思
·废弃东海新浪博客启事
·有请康晓光先生--倡儒尊孔目的何在?
·“太晚了,你现在可以去死了”!
·请不要提前退场
·《天恩》
·与无理之人不妨争辩,对无礼之言不必计较
·学儒乃大丈夫事-----《论语点睛》自序
·中国:第三条道路
·评李泽厚一句话,为刘晓波说句话
·我踩了很多人的尾巴
·朋友拿来干什么的----小论交友之道
·感谢和感慨---儒家事业需要志士,《大良知学》期待知音
·侠杀与法治
·儒与侠
·“反儒”定律
·颠覆国家易,推翻“东海”难
·反儒派的定义----略答独立先锋网友
·儒与侠(续)
·仅仅“架空”是不够的----浅论马克思主义的错误
·史玉柱何许人也----拜金时代的一个注脚
·老宣“疯话”不幸言中,继续反儒居心可疑
·对商贾阶层的严重警告
·仇官现象已十分严重,乱世到来或不可避免
·敬请方克立及其门下众弟子三思
·以拜致谢又何妨?----关于重庆某中学“拜师”事件之我见
·提醒某些中国人
·儒家政治必须保障公民自由
·值得儒家思考的一个大问题
·中国文化凭什么领先世界?
·方克立先生还不反思,更待何时?
·儒家、马家、方家等等
·欠了债你就别想赖
·《儒家中国》随想
·把对马克思主义的反思引向深入
·关于信仰之我见
·以直报怨最合理,与狗对咬不君子
·总有些人不可教----兼为恶少恶老画像
·“大人物”的处谤之道
·东海精言一束
·需要启蒙的是自由派!
·文化有高下,人格有优劣
·树起鲁迅“民族魂”,丧了中华民族的魂
·大同:仁本主义“一统天下”
·中华亡于何时?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面对汪精卫,我不能不低头!

   面对汪精卫,我不能不低头!

   

    汪精卫从小接受的是严格的传统文化、传统道德教育。他从小上书塾读书,17岁开始到私塾去教书,18岁参加科举考试,以广州府县第一名的优异成绩考取秀才,可见其文化功底的扎实。不仅如此,由于其父汪椒特别喜欢王阳明和陶渊明陆游,每天让汪精卫为他朗读王阳明传习录等书以及陶渊明陆放翁的诗。《汪精卫自述》回忆说,父亲死前一晚,这功课都没有间断。“在我自己,因此所受的益,比在书塾里似乎多些。”衡以汪精卫一生事迹及其政治生涯,陶的清高标格,陆的豪迈风采,王阳明的知行合一致良知哲学,对他的影响和作用十分巨大,尤其是王阳明的“狂者胸次”被他表现得淋漓尽致。

   

   王阳明从小就立志要为第一等事,做第一等人。认为及第、当大官、作卿相都不是人生第一等事,学圣贤才是。做圣贤不是一句空话,要落实,要用践履功夫去真实体认。王阳明从程朱理学入手,未能相契,遂出儒入佛,又悟释老之非,最后在被贬贵州龙场时“悟道”,明白了“心即理”的道理,自创心学,核心为“致良知”三字。牟宗三曰:良知,一体之仁心真心,必经过大剥落后之大开悟,而后证现。在此大剥落后之大开悟中所印证者,自始即无人我之界、物我之限,顿时即涵盖乾坤而为人生宇宙大本,此即一体之仁心真心,阳明《咏良知》诗所谓“无声无臭独知时,此是乾坤万有基”也。

   

   牟宗三认为王阳明一生,以圣贤学问为主,以事业副,晚年已达本源莹彻自作主宰的境界,所以所作所为,乃义理担当,非气魄担当,更非偶发于天资本能之一时聪明所可语此。此话用在汪精卫身上,也非常合适。仁智勇“三达德”各有区别又相辅相成。勇属于气魄担当,乃豪杰气概,仁智属于义理担当,乃圣贤气象。仁者必有勇,义理担当包含了气魄担当在内。

   

   汪精卫在北京被警察捉住,从夹衣里搜出《革命之趋势》、《革命之决心》及《告别同志书》,警察问他:“为什么将这些文章,藏在身上?”他答:“没有别的,不过觉得拿墨来写,是不够的,想拿血来写,所以放在身上,预备死的时候,有些血沾在上面。”这就是一种无私无畏的豪杰气概!

   

   《革命之决心》是汪精卫发表于《民报》26期上的最有名的文章。文中写道:现在四亿人民正如饥泣的赤子,正在盼等吃革命之饭。但烧熟米饭所需要的一是薪,二是釜。薪燃烧自己化为灰烬,把自己的热移给了米,才使生米变成熟饭;釜则默默地忍受水煎火烤。所以革命党人的角色有二,一作为薪,为薪的人需要奉献的毅力,甘心把自己当作柴薪,化自己为灰烬来煮成革命之饭;二作为釜,为釜的人需要坚韧的耐力,愿意把自己当作锅釜,煎熬自己来煮成革命之饭。汪精卫北上行刺前,咬破手指给胡汉民留下血书:“我今为薪,兄当为釜”。

   

   汪精卫在临终前《最后的心情》中谈及他种种苦心经营时再次提到“不望为釜望为薪”。他说,对日交涉,虽属与虎谋皮,却自有必要,如"国府目前所在之地区为沦陷区,其所代表者为沦陷区之人民;其所交涉之对象,为沦陷区中铁蹄蹂躏之敌人",如果"交涉有得,无伤于渝之规复;交涉无成,仍可延缓敌人之进攻。故民国三十年有句云:不望为釜望为薪"。可见汪精卫“甘心把自己当作柴薪”的精神始终如一。正如汪精卫政府中周佛海的亲信金雄白所言:汪氏以保全国家命脉抢救陷区人民而不惜自毁其四十年之光荣革命历史,大仁大勇!固仍为其蚤岁行刺前清摄政王一贯的祇知牺牲一己的爱国热忱之表现也。

   

   《最后之心情》是汪精卫逝世前一月曾口授全文、最后由汪夫人陈璧君誊正的“国事遗书”。汪精卫遗嘱,应于其逝世二十年之岁始可将此文发表,故本文由金雄白于五九年在香港写《汪政权的开场与收场》时,始予公布。文中历述他对抗战的态度:为了拯救国家;所以离渝的原因:想保全蒋氏;组府的苦衷:为欲与虎谋皮;对甘心附敌者的观感:鹰犬;汪政权最后立场:应不背“党必统一,国不可分”之原则;生前的遗恨:为未能目睹东北四省之收复(见金雄白《汪政权的开场与收场》)。如果说汪精卫早年的革命行动更多的是一种气魄担当,其晚年的和平运动,就完全是一种仁智勇三全的义理担当了。

   

   学者多认为《最后之心情》乃汪精卫自我饰夸辨护之词,对照汪知行合一的一生,这些临终之言的真诚性无可置疑。汪精卫何等人物,会象小市民一样呶呶自辨?他是完全凭着一种伟大的圣贤人格圣贤精神在做事。

   

   有人说我为汪精卫辩,是装疯卖傻,以借此躲避迫害,这是太小看我了,况汪精卫自发现了解中共之毒辣邪恶后坚决反共,中共绝不许还汪精卫历史清白;有人认为老枭生在当年也会是汪精卫,又太高估我了。我说过,汪精卫生平生活作风之严谨,早年视死如归之豪迈,固然可敬,犹有可及,其晚年为民为国忍辱负重的苦心和牺牲,寻遍中外,无人可以仿佛。老枭是绝对做不到,唯有高山仰止而已,中国人也完全不值得我作出那样伟大的牺牲-----那样的牺牲,比死艰难千万倍;那种境界,匹夫匹妇和“中性之民”是做梦都想不到的,只有绝对无私忘我的佛陀人格圣贤精神,才有望达至----甚至,汪精卫所为,佛陀和孔孟复生,能否做到,尚难确断呢。牺牲容易蒙污难呀

   

   关于圣贤人格和精神,唐君毅在《孔子与人格世界》中有精彩阐析,其中也提供了我什么向汪精卫低头甚至“甘为兆铭门下狗”的理由,很值得一读,特录于左共赏:

   

   圣贤之人格之精神之所以伟大﹐主要见于其绝对忘我﹐而体现一无限之精神。故一切圣贤﹐皆注定为一切有向上精神之人所崇拜。谟罕默德﹑耶稣﹑释迦﹑甘地﹑武训﹐都是人们了解其人格中有绝对忘我之无限精神时﹐不能不崇拜者﹐圣贤不须有人们之所长。然人们之有所长者﹐在其面前皆自感渺小。耶稣莫有知识﹐但有知识的保罗必得崇拜耶稣。释迦并不多闻﹐但其弟子多闻的阿难﹐最后得道。世间一切有抱负﹑有灵感﹑有气魄﹑有才情﹑有担当之事业家﹑天才﹑英雄﹑豪杰之人们﹐在圣贤之前﹐亦总要自觉渺小﹐低头礼拜。人们未尝不自知其长处﹐可以震荡一世﹐圣贤们或根本莫有。如武训之为乞丐﹐更是什么亦莫有。但是我们所有的一切﹐对他们都用不上。耶稣﹑释迦﹑武训对于我们人们所要求所有之一切﹐他们都可不要。于是我们在他们之前﹐便觉我们之一切所有﹐由富贵功名﹑妻室儿女﹐到我们之一切抱负﹑灵感﹑气魄﹑担当﹐皆成为「莫有」。我们忘不了我们之「自我」﹐而他们超越了他们之自我﹐忘掉他们之自我﹐而入山﹐而上十字架﹐而行乞兴学。我们便自知﹐我们不如他们。他们超越过我们﹐在精神上涵盖在我们之上。我们在他们之前﹐我们便不能不自感渺小﹐自觉自己失去一切家当﹐成空无所有。而他们则反成为绝对之伟大与充实。这一种伟大充实之感觉﹐便使一切人们﹐都得在圣贤们之前低头。你若低头﹐表示你接触了他们之伟大充实﹐你自己亦分享了他们之伟大充实﹐而使你进于伟大充实。你不低头﹐而自满于你世俗之所有﹐如富贵功名﹐如你的抱负﹑灵感﹑气魄﹑才情﹐与担当﹐你反真成了自安于渺小。这亦就是崇拜圣贤之人格之精神﹐是人不能不有的道理。你不崇拜上帝尚可以﹐然而你不崇拜那真能忘我﹐而体现绝对无限﹐而同一于上帝之精神的圣贤人格﹐却绝对不可以。崇拜人格﹐亦是一宗教精神。这种宗教精神﹐可以比只崇拜上帝﹑只崇拜耶稣一人更伟大之一种宗教精神。此即中国儒家之宗教精神之一端﹐当然除此以外﹐儒家之宗教精神﹐亦包含崇敬天与祖先及历史文化。

   2006-3-29

   首发2006、3.29《民主论坛》http://asiademo.org/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