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东海一枭(余樟法)
[主页]->[独立中文笔会]->[东海一枭(余樟法)]->[面对汪精卫,我不能不低头!]
东海一枭(余樟法)
·东海随笔:关于苏联解体和项羽失败(外一篇)
·东海微言集(六)
·错看正剧为闹剧,误演喜剧成惨剧---中国百年大悲剧
·期盼中国统一,反对统一台湾
·药家鑫也是受害者(东海随笔外一篇)
·反儒势力难成大气候,儒家中国才是大中华
·百日闹剧惊天下,赔了脸面又丧心---儒门中人也需要反省
·别被管子误导了
·非我文化,其心必异---异端批判
· 马家道德批判
·东海随笔:流俗毁誉靠不住(外一篇)
·恩赐民主并非不可能
·东海微言集(七)
·东海微言集(七)
·政府聚敛成要务,官员贪盗更寻常
·儒者当自重
·对夷狄也要讲信义
·东海微言集(8)
·非同一般的文章
·甘棠文化召公魂
·甘棠文化召公魂
·中西合璧,以儒为体----儒家与自由主义关系初论
·东海微言集(9)
·论马克思主义
·支持茅于轼,清算毛泽东
·乱臣贼子如予何?----圣贤的自信
·关于中国的现状和出路
·关于中国的现状和出路
·(转载)秋风:中华民族又一次到了最危险的时候
·关于道德与位禄名寿及容貌之关系
·儒家政治观与中国政治生态略谈
·中纪委的狡辩---关于官员财产公示制度
·天下有大勇---与东海儒友共勉
·爱人当以德,助恶即犯罪
·乡愿固可耻,轻狂亦堪嗤
·胡适的高明和肤浅
·天地有正气
·儒家宪政纲要(最新订正稿)
·九十光阴尚有几?----中共九十诞辰献言
·唱红实为倡黑,有错而且有罪
·从张二江的幸运说起
·迷人红十字,吃人黑狮子
·汪洋不负责任,政府不务正业---关于蛋糕问题
·万世罪人毛泽东(东海随笔八篇)
·儒家思想与小农经济---澄清一个普遍的误会
·论跪族社会
·全民性丑陋,畜生化生存---兼为中国指一条明路
·好主义与坏主义---兼论言论自由
·论毛泽东的文化修养
·“全民性丑陋”与“满街皆圣人”
·给薄督一点忠告,为重庆献上三策
·东海微言集(10)
·王道霸道与暴政杂谈
·儒家的道德底线,东海的基本要求
·腐败的官场,腐烂的心灵,腐朽的政权---中国现状探因及结局预测
·物质主义与道德主义
·东海微言集(11)
·中华奇石我为王----石王铭
·儒家信仰与良知特征—兼论忠德
·东海微言集(12)
·温家宝坐上第一把交椅也不行(东海随笔八篇)
·东海微言集(13)
·东海微博,欢迎参观、指教和争鸣
·东海“两个凡是”,讨教天下英雄
·东海微言集(23)
·为什么中国政治转型特别难?
·儒家共识和中华愿景
·东海讲儒:主题“仁者寿——关于道德与寿命之关系”
·论革命(4月25日周日晚网络讲稿和问答)
·伟大的帝王师
·驳资中筠的“五四”观
·君主制之思---兼论统一的模式和善恶的传染性
·秦法家的下场—兼论“恶必蠢”定律
·一生低首拜阳明
·【代发通告】“弘道基金”发起辞、章程、捐赠指南
·秦朝之亡:仁义不施,攻守势异
·东海辟毛言论小集
·人道政为大
·前辈不可见,古道邈难寻
·算历史旧帐,向日本索赔
·yyy中国的出路
·理想不是罪恶的挡箭牌
·万方有罪,罪在中央
·大同理想和共产主义
·“双盲”龙应台
·正淘汰、逆淘汰和偏统论
·关于计生的思考
·反动就要挨打
·清算五四
·人性和仁爱
·知识群体要忏悔
·东海推荐:应正视国际共运失败马列主义破产的严酷现实
·新启蒙运动
·平民主义批判
·政治必须立足正义
·说说五四吧
·善恶报应论
·道德和命运的关系
·个人主义、集体主义和仁本主义
·我是中国亡命徒
·真正的三代表和民族魂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面对汪精卫,我不能不低头!

   面对汪精卫,我不能不低头!

   

    汪精卫从小接受的是严格的传统文化、传统道德教育。他从小上书塾读书,17岁开始到私塾去教书,18岁参加科举考试,以广州府县第一名的优异成绩考取秀才,可见其文化功底的扎实。不仅如此,由于其父汪椒特别喜欢王阳明和陶渊明陆游,每天让汪精卫为他朗读王阳明传习录等书以及陶渊明陆放翁的诗。《汪精卫自述》回忆说,父亲死前一晚,这功课都没有间断。“在我自己,因此所受的益,比在书塾里似乎多些。”衡以汪精卫一生事迹及其政治生涯,陶的清高标格,陆的豪迈风采,王阳明的知行合一致良知哲学,对他的影响和作用十分巨大,尤其是王阳明的“狂者胸次”被他表现得淋漓尽致。

   

   王阳明从小就立志要为第一等事,做第一等人。认为及第、当大官、作卿相都不是人生第一等事,学圣贤才是。做圣贤不是一句空话,要落实,要用践履功夫去真实体认。王阳明从程朱理学入手,未能相契,遂出儒入佛,又悟释老之非,最后在被贬贵州龙场时“悟道”,明白了“心即理”的道理,自创心学,核心为“致良知”三字。牟宗三曰:良知,一体之仁心真心,必经过大剥落后之大开悟,而后证现。在此大剥落后之大开悟中所印证者,自始即无人我之界、物我之限,顿时即涵盖乾坤而为人生宇宙大本,此即一体之仁心真心,阳明《咏良知》诗所谓“无声无臭独知时,此是乾坤万有基”也。

   

   牟宗三认为王阳明一生,以圣贤学问为主,以事业副,晚年已达本源莹彻自作主宰的境界,所以所作所为,乃义理担当,非气魄担当,更非偶发于天资本能之一时聪明所可语此。此话用在汪精卫身上,也非常合适。仁智勇“三达德”各有区别又相辅相成。勇属于气魄担当,乃豪杰气概,仁智属于义理担当,乃圣贤气象。仁者必有勇,义理担当包含了气魄担当在内。

   

   汪精卫在北京被警察捉住,从夹衣里搜出《革命之趋势》、《革命之决心》及《告别同志书》,警察问他:“为什么将这些文章,藏在身上?”他答:“没有别的,不过觉得拿墨来写,是不够的,想拿血来写,所以放在身上,预备死的时候,有些血沾在上面。”这就是一种无私无畏的豪杰气概!

   

   《革命之决心》是汪精卫发表于《民报》26期上的最有名的文章。文中写道:现在四亿人民正如饥泣的赤子,正在盼等吃革命之饭。但烧熟米饭所需要的一是薪,二是釜。薪燃烧自己化为灰烬,把自己的热移给了米,才使生米变成熟饭;釜则默默地忍受水煎火烤。所以革命党人的角色有二,一作为薪,为薪的人需要奉献的毅力,甘心把自己当作柴薪,化自己为灰烬来煮成革命之饭;二作为釜,为釜的人需要坚韧的耐力,愿意把自己当作锅釜,煎熬自己来煮成革命之饭。汪精卫北上行刺前,咬破手指给胡汉民留下血书:“我今为薪,兄当为釜”。

   

   汪精卫在临终前《最后的心情》中谈及他种种苦心经营时再次提到“不望为釜望为薪”。他说,对日交涉,虽属与虎谋皮,却自有必要,如"国府目前所在之地区为沦陷区,其所代表者为沦陷区之人民;其所交涉之对象,为沦陷区中铁蹄蹂躏之敌人",如果"交涉有得,无伤于渝之规复;交涉无成,仍可延缓敌人之进攻。故民国三十年有句云:不望为釜望为薪"。可见汪精卫“甘心把自己当作柴薪”的精神始终如一。正如汪精卫政府中周佛海的亲信金雄白所言:汪氏以保全国家命脉抢救陷区人民而不惜自毁其四十年之光荣革命历史,大仁大勇!固仍为其蚤岁行刺前清摄政王一贯的祇知牺牲一己的爱国热忱之表现也。

   

   《最后之心情》是汪精卫逝世前一月曾口授全文、最后由汪夫人陈璧君誊正的“国事遗书”。汪精卫遗嘱,应于其逝世二十年之岁始可将此文发表,故本文由金雄白于五九年在香港写《汪政权的开场与收场》时,始予公布。文中历述他对抗战的态度:为了拯救国家;所以离渝的原因:想保全蒋氏;组府的苦衷:为欲与虎谋皮;对甘心附敌者的观感:鹰犬;汪政权最后立场:应不背“党必统一,国不可分”之原则;生前的遗恨:为未能目睹东北四省之收复(见金雄白《汪政权的开场与收场》)。如果说汪精卫早年的革命行动更多的是一种气魄担当,其晚年的和平运动,就完全是一种仁智勇三全的义理担当了。

   

   学者多认为《最后之心情》乃汪精卫自我饰夸辨护之词,对照汪知行合一的一生,这些临终之言的真诚性无可置疑。汪精卫何等人物,会象小市民一样呶呶自辨?他是完全凭着一种伟大的圣贤人格圣贤精神在做事。

   

   有人说我为汪精卫辩,是装疯卖傻,以借此躲避迫害,这是太小看我了,况汪精卫自发现了解中共之毒辣邪恶后坚决反共,中共绝不许还汪精卫历史清白;有人认为老枭生在当年也会是汪精卫,又太高估我了。我说过,汪精卫生平生活作风之严谨,早年视死如归之豪迈,固然可敬,犹有可及,其晚年为民为国忍辱负重的苦心和牺牲,寻遍中外,无人可以仿佛。老枭是绝对做不到,唯有高山仰止而已,中国人也完全不值得我作出那样伟大的牺牲-----那样的牺牲,比死艰难千万倍;那种境界,匹夫匹妇和“中性之民”是做梦都想不到的,只有绝对无私忘我的佛陀人格圣贤精神,才有望达至----甚至,汪精卫所为,佛陀和孔孟复生,能否做到,尚难确断呢。牺牲容易蒙污难呀

   

   关于圣贤人格和精神,唐君毅在《孔子与人格世界》中有精彩阐析,其中也提供了我什么向汪精卫低头甚至“甘为兆铭门下狗”的理由,很值得一读,特录于左共赏:

   

   圣贤之人格之精神之所以伟大﹐主要见于其绝对忘我﹐而体现一无限之精神。故一切圣贤﹐皆注定为一切有向上精神之人所崇拜。谟罕默德﹑耶稣﹑释迦﹑甘地﹑武训﹐都是人们了解其人格中有绝对忘我之无限精神时﹐不能不崇拜者﹐圣贤不须有人们之所长。然人们之有所长者﹐在其面前皆自感渺小。耶稣莫有知识﹐但有知识的保罗必得崇拜耶稣。释迦并不多闻﹐但其弟子多闻的阿难﹐最后得道。世间一切有抱负﹑有灵感﹑有气魄﹑有才情﹑有担当之事业家﹑天才﹑英雄﹑豪杰之人们﹐在圣贤之前﹐亦总要自觉渺小﹐低头礼拜。人们未尝不自知其长处﹐可以震荡一世﹐圣贤们或根本莫有。如武训之为乞丐﹐更是什么亦莫有。但是我们所有的一切﹐对他们都用不上。耶稣﹑释迦﹑武训对于我们人们所要求所有之一切﹐他们都可不要。于是我们在他们之前﹐便觉我们之一切所有﹐由富贵功名﹑妻室儿女﹐到我们之一切抱负﹑灵感﹑气魄﹑担当﹐皆成为「莫有」。我们忘不了我们之「自我」﹐而他们超越了他们之自我﹐忘掉他们之自我﹐而入山﹐而上十字架﹐而行乞兴学。我们便自知﹐我们不如他们。他们超越过我们﹐在精神上涵盖在我们之上。我们在他们之前﹐我们便不能不自感渺小﹐自觉自己失去一切家当﹐成空无所有。而他们则反成为绝对之伟大与充实。这一种伟大充实之感觉﹐便使一切人们﹐都得在圣贤们之前低头。你若低头﹐表示你接触了他们之伟大充实﹐你自己亦分享了他们之伟大充实﹐而使你进于伟大充实。你不低头﹐而自满于你世俗之所有﹐如富贵功名﹐如你的抱负﹑灵感﹑气魄﹑才情﹐与担当﹐你反真成了自安于渺小。这亦就是崇拜圣贤之人格之精神﹐是人不能不有的道理。你不崇拜上帝尚可以﹐然而你不崇拜那真能忘我﹐而体现绝对无限﹐而同一于上帝之精神的圣贤人格﹐却绝对不可以。崇拜人格﹐亦是一宗教精神。这种宗教精神﹐可以比只崇拜上帝﹑只崇拜耶稣一人更伟大之一种宗教精神。此即中国儒家之宗教精神之一端﹐当然除此以外﹐儒家之宗教精神﹐亦包含崇敬天与祖先及历史文化。

   2006-3-29

   首发2006、3.29《民主论坛》http://asiademo.org/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