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东海一枭(余樟法)
[主页]->[独立中文笔会]->[东海一枭(余樟法)]->[偶尔一嫖又何妨]
东海一枭(余樟法)
·《给余英时先生和严思儒友补充几句》
·《东海老人:儒家的“是与不是”》
·汪精卫和谭嗣同---左右肝胆两昆仑
·汪精卫和谭嗣同---左右肝胆两昆仑
·zt汪精卫在国民党中央党部举行的孔子诞辰纪念会上提倡尊孔的讲演词
·要道德,不要大棒和高调---与儒家共勉兼为某些“反清志士”画像
·向肃亲王致敬,为汪精卫惋惜
·《关于汪精卫:爱囯应该一致,方式不必求同》
·《不要造毛泽东的谣》
·《毛泽东的“感谢”》
·关于中止汪精卫的评论及争议的说明
·我们应该感谢毛泽东
·向国民党和马英九主席求援的公开信
·《防火防盗防皇汉》
·为阎崇年一辩
·《这个耳光打得好----为老作家张扬喝彩》
·《对薄希来先生的拥护和责备》
·奉和钟老《八十初度》
·《关于成立中华武术大学的建议》
·《孔子不是这么维护的----孔家后人声明之我见》
·儒家立场小论----兼议陈独秀先生
·《拥护改良派,勉励薄希来》
·《理直气壮支持薄希来---警告某些反对派》
·《理直气壮支持薄希来---警告某些反对派》
·《特殊的唯心主义----兼论新时代的文盲》
·《薄熙来,请与法治俱,带着光明来》
·《治官要严、待民从宽----请薄熙来及时纠偏》
·《宁违宪法不违仁----答儒友问》
·打黑反贪凭铁腕,忧民爱国致良知(有关薄熙希随笔五篇)
·关于“立即释放刘晓波、切实保障言论权”事致中共中央书
·《自由派的致命缺点》
·关于李庄案
·《东海老人:律师的正义》
·浅析自由主义的不足
·领导人成德成圣最容易---重发旧作勉励薄熙来先生
·《儒家的自由》
·儒家与自由主义的互补
·防火防盗防老贼
·良知散论,李泽厚,一切的前提等(东海随笔三则)
·让东海大悦的发言
·《宽容:政治家的应然,儒家的必然》
·薄熙来“如其仁,如其仁”
·知识小论
·《“呱呱叫”“叫”得不错但不确》
·《德与智---韩寒可以为我作证》
·《大智慧》
·中国式的政教合一(东海随笔)
·《明善复初儒友说得好》
·陈明批判
·憾李白误我,请江泽民恕我
·《仁者无敌与“我没有敌人”》
·z再世关羽:“中国人起来,杀光你们身边的儒教徒!”(东海附言)
·为《孟子译注》指瑕
·《鲁迅的伪深刻》
·《如何对待恶少(恶老)的骚扰》
·《来自台湾的官腔》
·《大盗不死,圣人不止》
·《够了!曲解刘晓波的人们》
·《录洪哲胜真言,供刘晓波参考》
·儒家不可以身殉物,颜回不会“以身殉书”
·《儒佛道好在骨子里,基督教病在根子上》
·《略复徐水良》
·奇文共赏:杀死余樟法是天经地义的
·《没有无缘无故的爱》
·东海随笔:《东邪不如北丐南帝》等
·《为徐水良等“一封信”签署者哀》
· 《上帝信仰:无源之水无本之木》
·《基教难改正,儒家真大圆》
·东海随笔:《当今儒门两大异端》
·东海拜年二绝
·东海辞牛迎虎第一文:儒家三统以及回家的路
·从赵本山的小品想起
·仁爱有序,本心无限
·三寸铁笔,一片苦心---面对异端怎么办
·神州何处觅尊严?儒指小示温总理(东海随笔)
·知识的重要性和局限性(东海随笔)
·真实最重要,真诚最明哲
·三种社会型态,一个政治规律
·何妨不己知?唯患不知人
·马克思说,陈光标说(东海随笔)
·重翻旧作有感,自警三绝
·《东海碎语一束》
·快餐何足入琼筵----重翻旧作有感
·讲道理
·《对当局唯一的请求》
·提醒温家宝总理
·异端论----兼给“马克思主义儒家”一个建议
·向奥斯特洛夫斯基学习
·良知大法(新稿)
·齐家浅论
·一个公民关于财产公示制度的思考和建议
·请注意规则文明等
·《坚定自家立场,广汲诸家精华》
·与随意网友商榷
·就差那么一点点-----儒佛辨异
·戏改旧作一首自勉
·略答高等华人port先生
·用前韵答范一統诗友
·“不容”然后见君子-----与刘东超先生商榷
·警惕“西方中心主义”的错误导向
·东海随笔:恢复传统的格局(外三篇)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偶尔一嫖又何妨

   

   

   嫖客漫谈(删节版)

   老枭

   嫖客,与妓女相对称,是指通过各种方式化钱从妓女那里"买"到性满足的男性。2001年度诺贝尔文学奖得主英国作家奈保尔就是个大嫖客。他承认,由于忙于工作,他无暇去追求更体面的情妇,他只有常常在妓女的怀中寻求慰藉。他说:"我无法去追求其他的女人,因为这耗费时间。如果你想引诱一个女人,如果你的婚姻在各方面都不如意,你就无法决定这样去追求,这需要很多天,很多星期的时间,这等于是放弃事业"。

   

   这种大实话,非我们层层包裹着的中国人所能说出口。

   

   老枭素有寡人之疾,很久很久以前,在友人怂恿和指引下,偶尔失足走了一回穴,且自我坦白了,曾被朋友们从严"处理",成为众矢之的。如奈保尔这样,以野味当正餐,并恬然不以为耻地强调,妓女"给我以生活中别处无法寻得的性慰藉。"不知被唾沫淹死了没有。

   

   老枭佩服他的坦率,却不屑于象他那样"常常"而为之。这种事,一之为甚,岂可再乎?

   

   嫖客与妓女的关系,是秤不离砣、砣不离秤,相辅相成的,他们的历史,也十分悠久。

   

   按世俗的标准,古代许多文人墨客,同时也可谓最风雅的嫖客。唐诗宋词明曲中,有大量作品是描写或写赠各种类型的妓女的。而在明清市井小说中,有许多描写嫖客与妓女真诚相爱的作品。对此,是不应以"嫖"字去亵渎他们的真情的。

   

   最大最威风最冠冕堂皇的嫖客,如柏杨言,非皇帝莫属。自古以来,历代历朝圣天子,绝大多数都是妃嫔三千,粉黛六宫,选天下之美女,供一人之淫欲。

   

   最高级也最恶劣的嫖客,当属当今政商两界的大腕、大款们了。君不见四川干部集体携妓裸泳?君不见红楼中的纸醉金迷?歌搂酒店俱乐部中的花天酒地?君不见,多少公仆高官包二奶养情妇,多少奸商劣贾玩小蜜泡小姐?检察日报披露,广州、深圳、珠海三市102宗贪污受贿案件的涉案官员,100%都包养著情妇!南京奶业集团原总经理金维芝说:「像我这样级别的领导干部,谁没有几个情人?这不仅是生理的需要,更是身份的象征,否则,别人会打心眼儿瞧不起你。这对我们来说,都是小问题。」可见,玩小姐、养情妇,已成为普遍现象。

   

   说高级,是他们的性交易并非赤裸裸一手交钱一手交货的关系,而是隐形的钱色变易、权色交易;说恶劣,是他们用来"买"到性满足的,是本应用来"为人民服务"的权力,是国资公款纳税人的钱!

   

   日前从网上看到一则消息:"北京某高校八名大学男生竟然每人出资50元,合伙将一位"小姐"偷偷带入学生宿舍集体奸宿。不料,第二天清早,由于不堪一夜的体力透支,"小姐"在溜出宿舍大门时昏倒在地,结果事情败露。",一时万炮齐轰,万箭齐发,什么:"不要说他们的行为有悖于知识分子所应遵守的道德准则,就是最起码的道德底线也被他们突破了。"呀,什么"大学生嫖娼事件敲响道德教育警钟"呀…。枭眼看来,这些性好奇的大学生,以及许多性苦闷的民工们,可谓是最可怜的嫖客了。他们化的是自己或爹娘的血汗钱,找的只能是街头发廊那些最"低级"的暗娼,最容易"出事":或中炮(染脏病),或进宫(被抓),或出血(被罚)。一旦出事,还要受到道德法庭的严厉审判。

   

   这些学生、民工的嫖,固然可厌可悲,比起那些风雅的高级的嫖客,却也令人同情。至今还没有哪个政商界腕儿款儿因为二奶情妇小蜜(高级妓女)小姐的问题而"出事"的。同样是玩女人,大嫖客就是风流韵事,小嫖客就是道德败坏;大嫖客夜夜春宵逍遥自在,小嫖客偷偷摸摸提心吊胆。只许州官放火,不许百姓点灯哪。

   

   不论是大是小是高级是低级,不论钱嫖权嫖、明嫖暗嫖,作为嫖客,终属下流,也是对性的亵渎。性是美丽的,倘若沾染上金钱权力的臭气,就会变得庸俗、低贱和丑陋。奈保尔也承认,这种经历并未教会他什么。他说"这种女人不会教给我们什么东西。"

   

   只有通过艺术的培养、情感的浇灌,性,才会开放美而雅的花朵,才会美不胜收又妙不可言;只有建立在互相恋慕真情相爱基础上的真正的情人关系,才能销魂动魄,及锋一试,终生难忘。

   

   署名清朝空空主人撰的《岂有此理》,堪称一部古代文人反抗权威的经典,其中有一篇《讨船妓檄》,是模仿骆宾王《讨武zhao檄》的游戏之作。虽曰口诛笔伐"讨船妓",却是写给嫖客看的,文章做得花团锦绣又十分风趣,可惜只讨妓女,不伐嫖客,更不指责逼良为妓的社会。就象只反贪官一样,不反皇帝,没有抓住主要矛盾。

   

   以红颜为祸水,把国亡家破的责任往女人身上推,是古代士大夫的混帐逻辑,类似眼下一个接一个的扫黄运动,视妓女为污染风气、败坏道德的罪魁祸首,抓了关了劳教了,还要罚没她们那一点卖身得来的银子!

   

   不能说绝对没有贪图性乐自甘堕落的,但绝大多数论落风尘的女子,却是因为一个字:穷。她们大都来自贫困农村,许多人稚嫩的身子,寄托着弟妹的学费、爹娘的衣食和全家脱贫的希望呵。

   

   世事每多不公。"低级妓女"一次卖几百元小钱,要冒被抓被关被罚之险,多少高级妓女动辄卖百千万元,往往红得发紫,受媒体追星族狂追乱捧…。

   

   同样道理,如老枭之辈,无职无权一介布衣,一次"失足",便连诗人也不配做了(如梅庄庄主就曾严颜相斥:连为人夫最基本的忠诚责任都担负不了,甚至不屑担负的人,还在那里高喊"重建诗的尊严!");而奈保尔等高档人物,既使"常常"向"妓女怀中寻求慰藉",可能反被誉为风流之举哩。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