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东海一枭(余樟法)
[主页]->[独立中文笔会]->[东海一枭(余樟法)]->[偶尔一嫖又何妨]
东海一枭(余樟法)
·枭文更正
·小“启”刘大生教授
·题《一篇小学生作文》
·东海警告:不要挡我的道!
·余秋雨笔下的“一位佛学大师”是谁?
·此心尽处,豁地知性与天侔
·范跑跑的“道德骄傲”
·盖棺论定范跑跑
·知识分子与“知道分子”
·大良知学纲要(修正稿)
· “所有人都是罪人”
·《天考》
·“所有人都是罪人”?
·马克思的无知
·地震中孔子会先跑吗?
·别拿自己当凡人
·任人赞骂褒贬,谁辨是非高低?
·和王兆山《江城子-废墟下的自述》
·(好诗共赏)九狮山民:敬步枭兄原玉
·道德原则是绝对的---小启“上校”
·东海答客难(511---517):未必上山皆好汉,何曾下笔不精华
·别拿自己当外人
·《岁暮邕城闲居偶成》唱和及点评
·东海为何如此好斗?
·《冷笑而过》
·大自在境界
·与刘大生教授商榷:格雅何妨文字俗,心污徒炫语言纯
·中宣部颂
·识人的难与易
·儒家不会尊重和举荐逃兵
·从中南海到东海
·“圣人不死,大盗不止”
·联答刘大先生
·自由主义不是自私主义
·程颐论老虎,东海觅知音
·正在天心网友赠诗二首(东海附言)
·致九狮山民君
·别拿自己当坏人
·九狮山民和诗二首
·光明正大地“自我吹捧”
·胡平,请不要拿本能说事
·向dck先生求饶
·《中国特色的幸福》
·拘成小节方成熟
·鬥志:我為什麼要大膽轉載
·赠人六首(jiang898、张星水、李大白、楚天浪子、点晴等)
·重道德与唯道德----简答胡平君
·一笑居然有老黄
·东海思想概要
·杀人不道德与不道德杀人---浅答闲话
·致正在天心、精卫二君
·国内“反枭”文章,令我哭笑不得
·生命之根、制度之本------兼答胡平君
·把中国引到哪里去?
·享受生命,笑对一切----答网友
·开生命新境界,创社会新文明---答自由中国网友
·谁最害怕“道德批评”?
·秋菱:次韵东海一枭《幽居写怀》(好诗共赏)
·与徐水良等浅谈仁本主义
·别把矛头指向普通民众----答刘大先生
·留别闲话君
·当心读书读傻了
·给徐水良君开一窍
·给徐水良君开一窍
·伪哲理举例
·自题《仁本主义大纲》
·转个好玩的:《三教顶峰》小说连载
·小人自龌龊,安知大士怀---关于君子小人之辨答刘大先生
·简复dck先生,兼示魏京生先生们
·傅小松:再谈“三比老枭”
·“彻上彻下彻里彻外”
·九狮山民:奉和枭兄七绝一组(一、二)
·不见东海,莫言文化---三复徐水良君
·不见东海,莫言文化---三复徐水良君
·不见东海,莫言文化---三复徐水良君
·答萧老版
·上网九年
·瓮安事件有感
·当心读书读傻了(续)
·茅于轼犯了三个错误
·上海闸北血案抽思
·致严家伟先生
·勉励中共领导人及中华文化人兼自勉
·不要用谦卑来挡箭和遮羞
·为人类新一轮文明的到来开路
·中共、中华、你我他(组诗)
·仁本主义大纲
·对自由阵营的重要警示
·如丧考妣
·《彩虹战士》
·东海答客难(518--524)岂有一枭持霸道,谁知万物有良知
·尽心又随缘---与瑞瑞君及东海同道共勉
·不贵无过贵能改
·仁本主义有多大?
·你有指南针,我有试金石—答网友
·方应看:请给个理由!
·自兴何必待文王
·九狮山民:步韵写怀自寿呈东海老人
·反对神本主义,弘扬中华文明----“双反”活动宣传纲要之一
·人言要不要恤?
·从人格着手,去事上磨练-----再答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偶尔一嫖又何妨

   

   

   嫖客漫谈(删节版)

   老枭

   嫖客,与妓女相对称,是指通过各种方式化钱从妓女那里"买"到性满足的男性。2001年度诺贝尔文学奖得主英国作家奈保尔就是个大嫖客。他承认,由于忙于工作,他无暇去追求更体面的情妇,他只有常常在妓女的怀中寻求慰藉。他说:"我无法去追求其他的女人,因为这耗费时间。如果你想引诱一个女人,如果你的婚姻在各方面都不如意,你就无法决定这样去追求,这需要很多天,很多星期的时间,这等于是放弃事业"。

   

   这种大实话,非我们层层包裹着的中国人所能说出口。

   

   老枭素有寡人之疾,很久很久以前,在友人怂恿和指引下,偶尔失足走了一回穴,且自我坦白了,曾被朋友们从严"处理",成为众矢之的。如奈保尔这样,以野味当正餐,并恬然不以为耻地强调,妓女"给我以生活中别处无法寻得的性慰藉。"不知被唾沫淹死了没有。

   

   老枭佩服他的坦率,却不屑于象他那样"常常"而为之。这种事,一之为甚,岂可再乎?

   

   嫖客与妓女的关系,是秤不离砣、砣不离秤,相辅相成的,他们的历史,也十分悠久。

   

   按世俗的标准,古代许多文人墨客,同时也可谓最风雅的嫖客。唐诗宋词明曲中,有大量作品是描写或写赠各种类型的妓女的。而在明清市井小说中,有许多描写嫖客与妓女真诚相爱的作品。对此,是不应以"嫖"字去亵渎他们的真情的。

   

   最大最威风最冠冕堂皇的嫖客,如柏杨言,非皇帝莫属。自古以来,历代历朝圣天子,绝大多数都是妃嫔三千,粉黛六宫,选天下之美女,供一人之淫欲。

   

   最高级也最恶劣的嫖客,当属当今政商两界的大腕、大款们了。君不见四川干部集体携妓裸泳?君不见红楼中的纸醉金迷?歌搂酒店俱乐部中的花天酒地?君不见,多少公仆高官包二奶养情妇,多少奸商劣贾玩小蜜泡小姐?检察日报披露,广州、深圳、珠海三市102宗贪污受贿案件的涉案官员,100%都包养著情妇!南京奶业集团原总经理金维芝说:「像我这样级别的领导干部,谁没有几个情人?这不仅是生理的需要,更是身份的象征,否则,别人会打心眼儿瞧不起你。这对我们来说,都是小问题。」可见,玩小姐、养情妇,已成为普遍现象。

   

   说高级,是他们的性交易并非赤裸裸一手交钱一手交货的关系,而是隐形的钱色变易、权色交易;说恶劣,是他们用来"买"到性满足的,是本应用来"为人民服务"的权力,是国资公款纳税人的钱!

   

   日前从网上看到一则消息:"北京某高校八名大学男生竟然每人出资50元,合伙将一位"小姐"偷偷带入学生宿舍集体奸宿。不料,第二天清早,由于不堪一夜的体力透支,"小姐"在溜出宿舍大门时昏倒在地,结果事情败露。",一时万炮齐轰,万箭齐发,什么:"不要说他们的行为有悖于知识分子所应遵守的道德准则,就是最起码的道德底线也被他们突破了。"呀,什么"大学生嫖娼事件敲响道德教育警钟"呀…。枭眼看来,这些性好奇的大学生,以及许多性苦闷的民工们,可谓是最可怜的嫖客了。他们化的是自己或爹娘的血汗钱,找的只能是街头发廊那些最"低级"的暗娼,最容易"出事":或中炮(染脏病),或进宫(被抓),或出血(被罚)。一旦出事,还要受到道德法庭的严厉审判。

   

   这些学生、民工的嫖,固然可厌可悲,比起那些风雅的高级的嫖客,却也令人同情。至今还没有哪个政商界腕儿款儿因为二奶情妇小蜜(高级妓女)小姐的问题而"出事"的。同样是玩女人,大嫖客就是风流韵事,小嫖客就是道德败坏;大嫖客夜夜春宵逍遥自在,小嫖客偷偷摸摸提心吊胆。只许州官放火,不许百姓点灯哪。

   

   不论是大是小是高级是低级,不论钱嫖权嫖、明嫖暗嫖,作为嫖客,终属下流,也是对性的亵渎。性是美丽的,倘若沾染上金钱权力的臭气,就会变得庸俗、低贱和丑陋。奈保尔也承认,这种经历并未教会他什么。他说"这种女人不会教给我们什么东西。"

   

   只有通过艺术的培养、情感的浇灌,性,才会开放美而雅的花朵,才会美不胜收又妙不可言;只有建立在互相恋慕真情相爱基础上的真正的情人关系,才能销魂动魄,及锋一试,终生难忘。

   

   署名清朝空空主人撰的《岂有此理》,堪称一部古代文人反抗权威的经典,其中有一篇《讨船妓檄》,是模仿骆宾王《讨武zhao檄》的游戏之作。虽曰口诛笔伐"讨船妓",却是写给嫖客看的,文章做得花团锦绣又十分风趣,可惜只讨妓女,不伐嫖客,更不指责逼良为妓的社会。就象只反贪官一样,不反皇帝,没有抓住主要矛盾。

   

   以红颜为祸水,把国亡家破的责任往女人身上推,是古代士大夫的混帐逻辑,类似眼下一个接一个的扫黄运动,视妓女为污染风气、败坏道德的罪魁祸首,抓了关了劳教了,还要罚没她们那一点卖身得来的银子!

   

   不能说绝对没有贪图性乐自甘堕落的,但绝大多数论落风尘的女子,却是因为一个字:穷。她们大都来自贫困农村,许多人稚嫩的身子,寄托着弟妹的学费、爹娘的衣食和全家脱贫的希望呵。

   

   世事每多不公。"低级妓女"一次卖几百元小钱,要冒被抓被关被罚之险,多少高级妓女动辄卖百千万元,往往红得发紫,受媒体追星族狂追乱捧…。

   

   同样道理,如老枭之辈,无职无权一介布衣,一次"失足",便连诗人也不配做了(如梅庄庄主就曾严颜相斥:连为人夫最基本的忠诚责任都担负不了,甚至不屑担负的人,还在那里高喊"重建诗的尊严!");而奈保尔等高档人物,既使"常常"向"妓女怀中寻求慰藉",可能反被誉为风流之举哩。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