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东海一枭(余樟法)
[主页]->[独立中文笔会]->[东海一枭(余樟法)]->[道义,最大的利益!---小论儒家义利观]
东海一枭(余樟法)
·激辩:主权在民?(2015-12-23)
·主权问题答客难(四、一锤定音)
·主权问题答客难(五、期待共识)
·新浪焉能封东海
·两大愚蠢:反对自由主义和反对儒家
·今日微言(通儒、真谛、帝王师)
·胡兰成,精致的小人儿
·今日微言(拜毛即贼,崇毛必败)
·批判精神和态度
·今日微博(儒家最佳,毛氏至恶)
·今日微言(子婴是否能救秦)
·商鞅主义批判
·商鞅主义批判
·今日微言(去毛化)
·嬴政统一天下也是大罪
·对江泽民先生道一声感谢
·“二十四孝”批判
·今日微言(民粹主义批判)
·今日微言(民粹主义批判之二)
·不怕你利用,怕你不利用
·今日微言(关于利用)
·今日微言(台湾及黄安)
·今日微言(独尊)
·爱国贼好恶心
·多发言少发言(微集)
·做好人(微集)
·做好人(微集二)
·去毛化(微集)
·关于习近平(微集)
·中国的出路
·关于台湾(微集)
·物化(微集)
·历史眼(微集)
·关于主义(微集)
·君忠于民论(微集)
·怎样对我就是怎样对你自己
·z辛庄师范的第一本内部教材
·关于修宪(微集)
·儒家反对政教合一
·今日微言(造命、利他主义等)
·今日微言(造命、利他主义等)
·今日微言(杂谈)
·关于暴政和中国(微集)
·五恶(微集)
·今日微言(哀中国)
·今日微言(君子党)
·今日微言(击蒙、去毛、哀中国等)
·今日微言(哀教育,哀物奴,哀共官)
·今日微言(内斗、教养、习学等)
·今日微言(任志强、反儒派等)
·今日微言(哀中国、看世界等)
·今日微言(何谓反党,何谓政治正确)
·今日微言)(关于仁本主义)
·今日微言(有了社会主义就没有民主)
·今日微言(民主、极权和儒家等)
·今日微言(只有儒家才能救民主等)
·仁本主义世界观
·今日微言(好话、有感、民德等)
·今日微言(齐家、直道、民族魂等)
·习近平与毛泽东的原则区别
·习近平的儒家修养
·今日微言(绑架习近平)
·今日微言(民国、西方、三自信等)
·今日微言(中西、民国、马路等)
·关于周小平(微言)
·今日微言(习近平和朱元璋等)
·今日微言(价值、家庭、恶社会)
·给王岐山喝个彩并提个醒
·今日微言(批判恶社会,提醒习近平)
·今日微言(恶社会、性善论和好领导)
·今日微言(台湾、民运、旅游等)
·今日微言(革命、民运、恶政府等)
·今日微言(民国、歧视、斗争论等)
·今日微言(启蒙、启蒙、新启蒙)
·今日微言(资本、糟粕、价值观等)
·今日微言(资本、大同、启蒙等)
·杀人手段救人心
·今日微言(亚启蒙、建设性、定海神针等)
·今日微言(民国、颠倒、儒佛道等)
·伟大的帝王师
·今日微言(多元化、亚启蒙、儒与马等)
·今日微言(宗教、洪老、中国梦等)
·余东海:人生感言集粹
·今日微言(仁爱、战争、负能力等)
·论语点睛之:利益主义要不得
·今日微言(儒化马教和伊教)
·今日微言(清算文革,清算毛氏,清算五四)
·今日微言(我有特别任务,你是特色纳粹)
·今日微言(五四、朝鲜、黑名单等)
·今日微言(真人节倡议、马主义洗脑等)
·今日微言(大良知之使,习近平之功)
·今日微言(马毛,鬼神,三大恶等)
·今日微言(关注我就可能怀孕)
·今日微言(答客,辟马,恶必穷)
·今日微言(汤显祖,反噬律,儒家化)
·今日微言(三自信,四共性,十大恶,答洪老)
·马主义批判(微集)
·今日微言(护身符,正动力,辟马列)
·习近平与毛泽东的原则区别
·姐夫问题和中国道路
·今日微言(反马反毛,敌友标准)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道义,最大的利益!---小论儒家义利观

   道义,最大的利益!---小论儒家义利观

   

   党用文奴们喜欢强调国家利益,叫嚣国家之间没有道义只有利益,这当然是荒谬的。那样说,是徒然地为中共在国际社会恶劣的道义形象作无耻狡辨。一个不讲道义、没有道义、不得人心、到处被鄙视受抨击的人,天怒人怨,近怨而远逃,利从何来?纵然费尽心机,诉诸某些人的贪婪,争得点眼前利益,也是无源之水无本之木而已。一个人如此,一个国家何尝不是如此?

   

   野蛮时代,一味高标道德,或许有迂腐之嫌;在社会迅疾发展、文明愈益昌盛的时代,不讲道义只讲利益则更加迂腐,乃毫无智慧和远见的小聪明,任何没有道义的个人、组织和政权,都逃脱不了失败和灭亡的命运。机关算尽太聪明,反误了卿卿性命,此之谓也!

   

   道义不是利益,却是一切利益中最大的利益,是一切利益的基础和根本。仁者无敌、得道多助失道寡助这些古训,最清楚不过地说明了这个道理,世界各国的发展事实也充分证明了这个道理。君不见多数民主国家民富国强;而专制特权国家,民众主活国家实力也都差?各国的富贫强弱,原因无比复杂,因"国"而异,但道义形象的优劣,也是其中要因之一。

   

   在义利问题上重温一下儒家的义利观,将大有现实意义和启迪作用。很多人根据孟子见梁惠王"仁义而已矣,何必曰利!"之言,认为儒家只讲道德而不讲利益,把道德与利益对立起来,实属误解。义有两层要义,一、道理,正理;二、义者宜也,合理,适宜,指合乎道德或道理的事物、人在生活中应遵循的行为规范。"仁,人之安宅也;义,人之正路也",正确的道路、正当的追求就是义;儒家大经《易》曰:"利者,义之和也",义之和就是利。可见原儒在讲到义利问题时,义字本身就包含了正当适宜的利益因素在里面,公利就是义。与今人纯粹从道义、道德上去理解义字略有不同。

   

   要把儒家的义利观讲透彻,先要从中庸之道说起。在儒家那里,中庸,既是形上之道,又是形下之术,既是价值观,又是方法论,既是一种道德理念和境界,又是一种为人处世的方式与态度。"不偏之谓中,不易之谓庸。中者,天下之正道;庸者,天下之定理"(《中庸》)。原儒认为,为人处世,修齐治平,在认识、处理任何问题时,都应该不偏不倚、恰如其分,辩证思维,执两用中,那样才能实现人与人、人与社会、人与自然之间的平衡和稳定,达至"天人合德"的道德境界。所以,从个人修养到治国理念,在狂与狷、德与刑、理与欲、经与权、理想与现实、个人与集体等各种问题各个方面,儒家都提倡中庸之道,在义利问题上当然也不例外。

   

   原儒义利观是:先义后利,义利并重,见利思义,以义待利,以义制利,强调君子爱利,取之有道,要用道德统率利益,也就是说在追求利益的时候要符合仁德,要接受道德的制约,而一定的道德行为必然给人带来长远的利益。孔子并不否定求利:"富而可求也,虽执鞭之士,吾亦为之。",而且认为"邦有道,贫且贱焉,耻也。"而且对不同的对象,原儒有不同的价值取向和要求。对于普通民众,主张先利后义,先富之,后教之,"因民之所利而利之",比对君子、对统治者在道德要求上相对更低调些。(上述孔子之语均引自《论语》)。

   

   孔子在道德、政治上都是现实主义与理想主义的统一。荀子发展了孔子现实主义的一翼,所以在义利观上体现出更多的"现实主义"特征。他认为统治者应该"养人之欲,给人之求",并用"礼制"来规范利益方面追求。统治者个人则应先义后利,把道义放在第一位,不然就会人辱世乱乃至国亡,失去利益。"先义而后利者荣,先利而后义者辱"、"义胜利者为治世,利克义者为乱世","义立而王,信立而霸,权谋立而亡。"(《荀子》)

   

   孟子发展了孔子理想主义的一翼,所以在义利观上体现出更多的"理想主义"重义轻利的特征。但他并非完全不言利不要利不讲现实。首先,孟子肯定人的物质利益需求的必然性和合理性。"口之于味也,目之于色也,耳之于声也,鼻之于臭也,四肢之于安佚也,性也。";其次,孟子认为,利益和道德对普通民众而言是相互作用相辅相成的。"有恒产者有恒心,无恒产者无恒心。苟无恒心,放辟邪侈,无不为已。"

   

   所以,孟子主张王道仁政,要求当政者"制民之产","谷与鱼鳖不可胜食,林木不可胜用,是使民养生丧死无憾也。养生丧死无憾,王道之始也。","仰足以事父母,俯足以畜妻子,乐岁终身饱,凶年免于死亡"。孟子认为,只讲利益,唯利是图,反而没有利益可言。"无礼义,则上下乱","上下交征利而国危矣。"当政者只有讲道重义,与民同忧乐,才能获得最大的利益。"乐民之乐者,民亦乐其乐;忧民之忧者,民亦忧其忧。乐以天下,忧以天下,然而不王者,未之有也。"(以上孟子之宫皆引自《孟子》)。

   

   西汉大儒董仲舒有句名言:"正其道不谋其利,修其理不急其功"(或曰"正其义不谋其利,明其道不计其功"),强调道义但不反对功利,而是追求功利和道德的统一。他认为利在义中,义中有利,"正其义而利自在,明其道而功自在。"所以他要求统治者不要急功近利。只要正其道修其理,自然利功在其中,不必"急"于一时也。

   

   《资治通鉴》也有这样一段关于义利之辨的精彩议论:初,孟子师子思,尝问牧民之道何先。子思曰:"先利之。"孟子曰:"君子所以教民,亦仁义而已矣,何必利?"子思曰:"仁义固所以利之也。上不仁则下不得其所,上不义则下乐为诈也。此为不利大矣。故《易》曰:'利者,义之和也。'又曰:'利用安身,以崇德也。'此皆利之大者也。" 臣光曰:子思、孟子之言,一也。夫唯仁者为知仁义之利,不仁者不知也。故孟子对梁王直以仁义而不及利者,所与言之人异故也。

   

   孟子的老师子思说,没有仁义,何来利益?政治最讲利益,仁义就是利益,利益是仁义的结果。司马迁认为,孟子与子思的话,言辞有异而道理相同。子思对孟子强调利益,孟子对梁王强调道义,是为了因人设教。老枭认为,不论对个人还是对集体、对民众还是对国家而言,儒家的义利观都是最合情又合理、中正而适宜的。

   

   有人问:既然"义也,利在其中矣",为什么孔孟不为当时统治者所重用呢?为什么相对文明的崇儒国家在历史上往往败民野蛮民族呢?这里有历史的原因,如我在枭文《为董仲舒及开明专制鸣冤》中所说,在野蛮的丛林里,文明相对弱小,仿佛羊入狼群;特别是在动乱的世界、战争之期间,专制程度更高的霸道政权往往比王道政治更富短暂效率。

   

   但在文明世界,野蛮反成弱小,就象孤岛注定要被淹没。我曾用男性能力借喻王道政治和霸道政治:霸道能够瞬间勃起,但纵欲蛮干,坚而不久;王道往往勃起较迟,却有理有节,持之以恒。在利义问题上何尝不是如此?不讲道义地,急功近利,唯利是图,或许能得小利于一时,但必不能长久。道义,是一切利益的基础和根本,是利益中的利益,最重大的利益!

   

   没有道义,何谈利益?中共在政治上奉行的是极端实用主义的政策,一切内政外交,只讲利害不讲是非,只讲交易不讲道义,国内则唯我独尊与民争利,民众抗争此伏彼起;国际则逆时代潮流而动,被国际社会鄙弃、戒备和防范,几乎已视为流氓国家"邪恶轴心"!所谓的国家利益何在?相反,中共为了减轻西方对我人权的责难,不断出让经济利益,所损害和出卖的国家利益,实非浅鲜!

   

   我早有言在先:以落后抗衡先进,以专制抗衡民主,以僵化抗衡变化,以野蛮抗衡文明,以人治抗衡法治,以愚昧抗衡科学,以黑暗抗衡光明,以极少数抗衡大多数,只能愈来愈孤立,最后吃亏受害的是国家和人民。中共的行径,从真正的国家利益的立场看当然是荒谬反动的,便是从中共政权角度看也是非常短视的。中共骂满清政府丧权辱国,它自己这么一意孤行下去,也免不了以辱国始,以丧权终!中共丧权当然是老枭和广大中国人民求之不得的事,恨只恨它就象附骨之蛆,活着殃民祸国,死时,难免还要让相当数量的人民生命财产为之陪葬!

   2006-3-5东海一枭

   原载《议报》第241期 http://www.chinaeweekly.com

    此文系本刊首发,欢迎其它各类刊物转登转发,但是请注明出处和本报网址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