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东海一枭
[主页]->[独立中文作家笔会]->[东海一枭]->[枭眼看世之一二八:三谈报复]
东海一枭(余樟法)
·杀人手段救人心
·今日微言(亚启蒙、建设性、定海神针等)
·今日微言(民国、颠倒、儒佛道等)
·伟大的帝王师
·今日微言(多元化、亚启蒙、儒与马等)
·今日微言(宗教、洪老、中国梦等)
·余东海:人生感言集粹
·今日微言(仁爱、战争、负能力等)
·论语点睛之:利益主义要不得
·今日微言(儒化马教和伊教)
·今日微言(清算文革,清算毛氏,清算五四)
·今日微言(我有特别任务,你是特色纳粹)
·今日微言(五四、朝鲜、黑名单等)
·今日微言(真人节倡议、马主义洗脑等)
·今日微言(大良知之使,习近平之功)
·今日微言(马毛,鬼神,三大恶等)
·今日微言(关注我就可能怀孕)
·今日微言(答客,辟马,恶必穷)
·今日微言(汤显祖,反噬律,儒家化)
·今日微言(三自信,四共性,十大恶,答洪老)
·马主义批判(微集)
·今日微言(护身符,正动力,辟马列)
·习近平与毛泽东的原则区别
·姐夫问题和中国道路
·今日微言(反马反毛,敌友标准)
·反儒派都是劣质人
·今日微言(纲常,忠德,吉祥,朝鲜)
·今日微言(反腐加速和祸从口出)
·今日微言(自杀原因和回汉问题)
·《共产党宣言》批判(微集)
·今日微言(安全通报和巨变前夕)
·今日微言(不要逢迎习近平)
·今日微言(泣血呼吁和警告中青网)
·新中体西用论
·今日微言(世无圣王,美猴称王)
·今日微言(人民安全和习王大敌)
·今日微言(补充李总理和怎样对姐夫)
·习近平的儒家修养
·今日微言(70年,两头真,启蒙派)
·论语点睛:朝闻夕死真无憾
·今日微言(茅于轼,张五常,朱镕基)
·向习近平致个敬,微言一束字字真
·今日微言(勿问批评动机,且看马家吃人)
·今日微言(辟鲁,剿匪,看台湾)
·给马英九和国民党提点建议
·今日微言(习学,独尊,台湾)
·今日微言(保守派,思考题,历史眼)
·(辟马,大反思,对朝三策)
·《中国公民科学素质基准》指谬
·今日微言(言论,读书,死刑,贵人)
·《论语点睛》:恶衣恶食又何妨
·是是非非习近平
·今日微言(爱狗,辟毛,神啊神,老骗子)
·今日微言(击蒙,辟马,看世界)
·今日微言(三权论,性善论,中国路)
·马恩,给罪恶披上华丽的外衣
·zt关于设立儒家文化特区的设想
·今日微言(习学,大人,所有制)
·今日微言(请遵习讲话,放我三大侠)
·今日微言(哪些人最恨习近平)
·今日微言(辟马辟毛辟鲁谢习)
·今日微言(释疑,辟毛,击蒙,预测)
·刘再复《教育论语》点评
·《幽梦影》批申
·宗教问题之我见(集一)
·今日微言(五四,习学,莆田帮)
·(启蒙派最蒙昧,中宣部要悔改)
·今日微言(习近平的无奈,共青团的愚恶)
·如是安顿毛氏,如是产生总统
·今日微言(人性,习学,辟毛,护身)
·今日微言(好糊涂潘基文,请割除共青团)
·今日微言(请教习近平,追责xxx)
·腐败的官场,腐烂的心灵,腐朽的政权---中国现状探因及结局预测
·庆王无大略,君子能见几
·微言(揪霍金的错,提警方的醒)
·辟毛言论小集(2012、2014旧作重发)
·今日微言(钱穆,雷洋,霍金,周笔畅)
·今日微言(复仇,细行,娼妓,善良)
·今日微言(习学,清儒,民粹,雷洋)
·关于读经之我见(微言集)
·今日微言(为法轮功说句话,向共青团进一言)
·今日微言(李克强,劣根性,反汉族)
·今日微言(黄庭坚,汉武帝,王莽,雷锋)
·(人民行不行,且看习近平)
·今日微言(批人民日报,论党性人性)
·今日微言(把我的权利还给我)
·今日微言(不左不右之路,人性党性之战)
·元朝微言二集
·今日微言(恶社会,灾难源,历史眼,去马化)
·蔡英文就职演说之我见
·美国宗教自由岂无保障?
·微言(期待新文革,质疑刘延东)
·小批罗素
·警惕儒家马克思主义化
·今日微言(击蒙,辟毛,解经,革命)
·小驳贺卫方
·今日微言(习学,辟马,击蒙,改良)
·欢迎马克思主义中国化
·何谓文化自信?(微集)
·微言(改良,大势,龙母,中纪委)
·今日微言(计生,标准,三代表)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枭眼看世之一二八:三谈报复

   自有人类世会以来,报复的故事层出不穷,我们有《赵世家》、《伍子胥列传》、《游侠、刺客列传》等等,西方神话则专为复仇设了一个神位。受了冤枉有了仇恨,就要报复,这是人类最正常不过的行为。

   报复,更是文学作品特别是武侠小说常写常新的主题。

   日前重读了金大侠的《碧血剑》。小说中写了一个血腥的复仇故事:金蛇郎君小时候,一家五口被采花恶贼尽数杀死。金蛇郎君历尽千难万险,练成绝世武功,艺成归来,手刃了凶手,他并不就此罢休,“血债要用同物来偿还,拖得越久,越要付出更多的利息”,他要向凶手所在的强盗世家温家堡十倍讨还血债------杀温家五十人!

   遗憾的是,因为陷入情网,金蛇郎君的报复半途而废,自己和情人落入对方的陷阱,最终付出了生命的代价!

   不论主体还是客体,报复都是要付出代价的,小的如时间、精力、金钱,大到心灵乃至生命的代价。所以,我向来主张和为贵,为人要大度宽宏、大肚能容,对于非大恶意非原则性的冒犯,忍让为上;对于鸡毛蒜皮的小恩怨,一笑了之。既使是相当的仇恨,能化解的尽量化解,能和平解决的尽量放弃暴力。

   然而,如果是古人所谓杀父夺妻的血海深仇,如果法律的天平失去了最起码的公正,如果公理不彰、正义难伸,罪恶和恶人得不到必要的惩治,反而逍遥法外、得寸进尺,那么,暴力报复,就不能一概否定其合理性和必要性。俗话说,有仇不报非君子。身负血海深仇而不报,不是圣人,就是歪种!

   不由得想起了著名的山西杀人犯胡文海。

   据报纸报道,晋中市榆次区乌金山镇大峪口村46岁的村民胡文海,因承包煤矿、浇地等与村干部和村民发生矛盾,产生报复心理。经预谋,今年10月26日晚10时多,胡文海持一支双筒猎枪,其友刘海旺持一把斧头,伙同其弟胡青海,利用夜幕为掩护,对9户“仇人”,逐户疯狂杀人,共开26枪,打死14人,重伤3人。发生矛盾?什么矛盾至于大开杀戒?据猫言无忌网站一篇贴子《山西省特大杀人犯胡文海的一段供词!》介绍:

警察:你为啥杀人家? 

     胡文海:他们当村支书和村主任时,三年挥霍贪污了至少五百万。三个煤矿让他们卖了两个。我到镇上告状没人管。他们就恨的我不行,就想抬死我。99年6月19号,我到地里浇水,XX兄弟(其中一个满门被杀)借口和我吵架,往我头上劈了三铁锹,我缝了几十针。要不是头硬早让他们劈死了。XX(村支书)派人找我,要出钱私了,我不干。从那时起,我就起了杀心了,本来准备今年三十晚上下手,那时都看春节晚会,能杀干净。6月19号,我把XX(支书)和村会计叫来,让他们写贪污了多少,他们不干,这时外面有警笛声音(路过的警车),XX(会计)就气粗了,指着自己的脑门说‘文海,有本事朝这里打’ 。我就给他脑门上一枪,把他打死了。他还以为我不敢。没有办法,只能提前动手。 

     ……………… 

     当记者问他后悔不后悔时,他理直气壮的回答:不后悔,一点不后悔!就是遗憾,没有把该杀的都杀了。遗憾没有死净的话,胡文海在不同场合多次提到。据分析,是担心给他父母妻儿留了后患。 

     在法院审判胡文海时,他站的笔直,捧着自辩书大声朗读,就象农村劳模发言。共同受审的还有一个帮他杀人的朋友,胡答辩时说他朋友没有杀人,跟着他是一直劝他不要杀。这时,控方指出,一个受害者(装死躲过)指证他朋友拿斧子砍过他。胡答辩,我一枪打的他趴在地上,他就再没回头看过。是我捡起斧子砍他的。控方又指出,他朋友拿钳子夹受害者。胡文海当即辩道:是我拿枪逼他干的。他不夹受害者,我就开枪打他。明目张胆的大包大揽。 

     第一被告人胡文海依法定程序在最后陈述中说到:“我生在新社会,长在红旗下……,我希望自己成为一个正直善良的人,为此,我不断的去努力去实现自己的理想,自己从小时侯起的性格就是仗义执言.敢做敢为。村里的那些无权无势的善良的村民和我和睦相处,有时,我就成了他们利益的代言人。然而,近年来,历任村干部贪污行贿. 欺压百姓,村里的小煤矿(村民冒着生命危险)等企业上交的400余万元被他们瓜分。4年来,我多次和村民向有关部门检举反映都石沉大海,公安.纪检.检察.省.市.区的官老爷们给尽了我们冷漠与白眼……。可是,我们到那里去说理呢?谁又为我们做主呢? 

     我去公安机关报案,那些只挣着工资的人民的公务员开着30多万元买的小车耀武扬威根本顾不上办案,甚至和村干部相互勾结欺压老百姓……。我只有以暴制暴了,我只能自己来维护老百姓的利益了......。实际上我每年的收入都有4——5万元,我完全可以不管这些事,但是,我不能,我的良心告诉我不能这样做,我不能对此置之度外,官逼民反,我不能让这些蛀虫们再欺压人了…...。我知道我将死去,如果我的死能够引起官老爷们的注意,能够查办了那些贪官污吏,我将死而无憾,否则我将变成厉鬼也不放过他们……”

   老枭看后曾对屏幕竖起大拇子:胡文海,好样的!虽然我认为他报复过火了,利息收高了,更不应该对妇孺下手。但是,胡文海为什么从一个良民变成杀人恶魔,以暴制恶,以身试法,我们的社会、我们的司法机关不应该好好反思吗?如果有关乡村干部清廉奉公一点,如果有关机法机关认真对待他的上诉、采取措施及时侦查处理,悲剧是完全可以避免的呀。

   我为胡文海悲,为这个社会环境悲,为我自己庆幸:在近四十年的人生旅途中,有得失、有恩怨,但至今还没背上深仇大恨的沉重包袱,还不必为了报复或防备报复而绞尽脑汁费尽心机择尽手段,而流汗流血丧失人生乐趣和追求。

   2002、3、10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