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东海一枭(余樟法)
[主页]->[独立中文笔会]->[东海一枭(余樟法)]->[网友酬唱集萃(之8)]
东海一枭(余樟法)
·关于《大复仇论》的重要说明
·说中共则藐之
·家国兴盛,野老颦蹙"
·帮闲漫谈(一)
·保先喽保先喽
·再为李大侠喝彩
·东海一枭整理:众手拾柴火焰高-----"林樟旺案"文章集萃
·当代新王的抱负和境界-------小析枭诗《二号令、三号令》
·平书之九十五:上海老警求救无门,哀恳老枭“主持公道”!
·敢向风尘期慧眼
·我的梦想
·光明颂-《火----软工程十六号》
·枭鸣虎穴,剑啸龙泉!--林樟旺案初审漫记
·永不言退
·屈死别告状!
·别人用不得,老枭用得
·颠覆者──声援郑贻春君
·找呀找呀找情人
·与星水、兆勇君游遵义会议旧址
·东海十八手
·莫论人间第几流
·“震旦”依然不自由?------我被自己的网站封杀了!
·助警察维权,应不应该?----欢迎争鸣
·消灭共产党!
·东海真人出,天地为之新
·蛋是王八,人尽乌龟,大联一副,看懂者谁?
·这个地方太下流了!
·我来化缘,谁能施舍?----兼答随便先生
·谁能读通《泰山颂》?笑煞中土诗盲多!
·老虎-猫儿-狗
·讨中共檄
·不求名来名自扬
·给李教主上座!
·为李hz先生改诗的罪过有多大?
·欢迎把尿撒到我头上来!
·关乎道义焉能忍?涉及民生敢不言!-----三言两语答归去来兮网友
·尿头诗一首示草根兄,兼致季羡林、李洪志二位先生
·要当总统,先顶马桶!(修正稿)
·借季羡林老先生“桂冠”一用
·读高智晟致胡温两封公开信有感
·自题《澄书》
·不是矫情是豪情
·做人要做文化人!
·孙大午,您过了!
·孙大午,您过了!
·读袁红冰雄文有感
·中国共产党,住手!!!
·悼刘宾雁先生
·我不下监狱,谁下监狱?
·高智晟赞
·尊重我,不妨开骂!
·示网友
·芦笛:木马蠢牛枉读枭!
·次酬廉州山人惠诗
·警告!!
·孙大午,知大丈夫之怒乎?
·读高智晟第三封公开信泣书
·如果你知道,请签一个名
·宰几十头猪罢了,用不着大惊小怪
·偶蒙赐食哼哼叫,所谓诗人亦蠢猪
·怀念大参考,挂念李洪宽
·天理说
·汕尾血案四首并序
·好联共赏:为宾雁追思会制联一副(胡平)
·林樟旺案近况通报
·林樟旺案近况通报
·无知者无畏----芦笛笑话闹大了!
·“著名独知”芦笛笑话闹大了!(修正稿)
·“著名独知”芦笛笑话闹大了!(修正稿)
·“著名独知”芦笛笑话闹大了!(修正稿)
·我们应该怎样反共?
·尤怜肚小蜂腰细,我看芦笛亦美人
·数声芦笛秋风暮
·奸痕深深,芦精斑斑,拔吊不认亦枉然
·感时四绝,向广大法轮功学员致敬,并声援高智晟大律师
·蠢芦快快拜观音!
·自扇耳光笑煞人!
·导倔芦而无策兮!
·当代圣贤颂---献给高智晟、焦国标及法轮功学员
·大同不是无情世,斗艳争奇看百花!
·次酬楚成君
·老芦,别做没本钱生意了!
·倔芦奸孔何时休?
·所谓诗人亦蠢猪----向九天文化网诗词曲联论坛惊四座顾问请教
·结束疗芦工作启事
·“君临天下解民忧”-------请称老枭为“君”
·略为芦笛指要道
·略为芦笛指要道
·韩家华: 东海一枭对联英译
·圣诞日痛悉许君万平被重判,杨君天水遭刑拘,小诗写闷,并示抗议!
·我为什么责骂孙大午?
·境界说
·竟一钱不值何须说----把芦笛及芦子芦孙一网打尽!
·示芦笛及罕见论坛诸君
·欢迎郭飞熊同道出狱
·狂妄的标本
·枭婆生日,枭公枭儿同贺
·求求你们,别再夸我了!
·“蒋家儒学”的几大认识误区----蒋庆批判之一
·己未能走路,莫嘲人不飞---与蒋庆先生做个怪脸
·薛振标:从许万平被判12年重刑看专制的黑恶阴毒!(东海一枭附言)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网友酬唱集萃(之8)

网友酬唱集萃(之8)
   东海一枭
   绿谷清风:浙江绿谷第一人-读枭文有感
   闲提妙笔开生面,独具慧眸观世尘
   铁骨柔情彰国法,当仁不让拯民生
   英雄当存鸿鹄志,报国有心憾无门
   大智大勇大侠义,浙江绿谷第一人
   
   无名氏:读一枭诗
   此枭非凡枭,意气与天高。
   泪血为诗句,肝脑任桀敖。
   壮怀天下事,愧我画地牢。
   长恨鱼千里,何当奋九霄。
   北静王: 枭婆生日,借句瞿秋白先生酬妻之句一和
   遥祝文心远贼船 举家暖酒夜金安
   人间鼻息平平仄 世道耳聪寂寂然
   湖海栖归芳草梦 门庭坐爱毒龙禅
   江城莫负落花凤 且负一杯大白干
   李大白:七律-致老枭二首
   其一
   夜半醒来想老枭,孤灯熬夜可疲劳?
   稍闻草动时听狗,常见鼠蹿惯看猫。
   颠倒社情凭愤慨,纵横民意任逍遥?
   刺毛利爪堪伸展,虎视鹰膦又几遭?
   其二
   惯向荒山独放枪,准能射杀野豺狼。
   难如咄咄围攻好,总比偷偷盗猎强。
   既耐森林原古老,更堪荆棘路漫长。
   远行纵使无人伴,也要坚持到地方。
   2005年10月7日
   乔金良: 赠东海一枭
   遥望青天一鹏鸟
   自称东海大毒枭
   晴空翻动九州摇
   丽日击水浪冲宵
   莫道毒枭作善少
   斩妖除魔离不了
   止恶扬善双用妙
   鲲鹏展翅功业高
   青山小雨:给枭兄拜个早年!赞先生等曰:
   此心不动制万魔,
   此心不动助转轮。
   光焰无极必破日,
   成就无极佛道神!
   楚成:平安夜读东海一枭兄酬答诗有感
   身在樊笼里,
   何时得自由?
   羡君如大鹏,
   展翅九天游。
   
   微雨暮色中
   丹心只向日月陈,漫将铁血洒红尘。
   自从先生一别后,天涯何处觅巨人。
   
   楚成:赠东海一枭兄
    忧患神州肝胆陈,自由斗士几扬尘。
    但看今日文坛上,啸傲如君第一人。
   水古:题东海一枭
   东海有一枭,落网入邕江.
   长城长缆绑,鳄鱼咬龙经.
   2005年11月20日
   狼联盟:和打油诗一首
   噩耗频传送,万马奈何喑?
   枭飞冲天日,三户可亡秦!
   
   防风 :和东海
   一枭东海泣于心,苦叹无行忙于侵,
   纵使南来再茹血,浩荡世潮终难禁。
   
   不知火将行
   赤鬼凶气逞杀伐,与兄论道说佛心。
   东海龙飞立高士,快意劫火金刚经!
   
   品墨斋主:题 东 海 狂 生
   枭乱芳林见血光,牙尖爪利燕莺伤。
   仇歌恨舞何心态,屙臭排臊几曲肠。
   辱没斯文非善辈,动摇社稷即强梁。
   静观东海多风暴,难怪鱼虾变虎伥!
   UID 14492:题 品 墨 斋 主
   何年夏域见天光,千古诗人万古伤。
   得势缙绅多傲态,无辜黔首尽愁肠。
   斯文我辈应羞耻,社稷何人是栋梁?
   民有不平不可堵,防民之口为谁伥?
   为 东 海 狂 生 说句话,虽然不识 东 海 狂 生之真实为人,但其诗之用意未必非善!
   
   尔东平
   天地无仁使狗刍,书生岂敢惜头颅?
   千年苦在荒村锁,今日鼓从东海孤。
   纵使疯狂君莫笑,原来胡鲁也殊途。
   家藏廿岁剑南春,一笑相逢来饮无?
   
    薛双: 久慕先生仗义直言,罔顾得失,不畏强权之威名,虽不能至,心向往之!喝诗一首,了表寸心!
   
   燕雀不晓鸿鹄志,空里独行竟何求。
   低趋俯仰三餐饱,婉转灵柔美名收。
   滚滚红尘多此辈,茕茕苦命复谁忧。
   千里孤飞绝尘逸,不见世间出孔丘。
   廉州山人:七绝三首赠东海一枭、憨豆、白草屋主
   吾与一枭、憨豆,素未谋面,论交言浅,仅一睹白草丰度。其三子也,高逸深闳、不与俗同。或警言抨世,或谐语刺时,或雅意绝伦。专致笃行,窃以为相类。山人鄙陋,粗识文字,拙成三阕。如蒙不弃,幸甚至哉。
   致东海一枭
   鹤啸九天云翼翩,风头岂为一时喧。
   鹦哥若会争鸣意,何事笼中效人言。
   鹦哥:鹦鹉。
   放射线
   东隅寥廓桑榆里
   海沧壁虚巫山霁
   一坛星斗照云路
   枭雄一醉飞神曲
   
   放射线
   东欲寻吴钩
   海誓斩前仇
   一睹君檄文
   枭解万古忧
   
   
   不知火将行
   昔接六祖传法灯,青山碧岩道性深。
   日魂月魄袖下舞,夺席谈经笑书生。
   君本如来尊胜王,下界原因灭魔狂。
   怒起出神入圣笔,中共末劫立道行!
   千 堆雪:
   枭兄真是热心人,打开信箱上便见到了你的来信和两首诗,谢谢!枭兄诗文兼长录不敢 比,但蒙热情寄诗,便胡乱回两首吧。我不擅诗,尤不擅格律诗,故此诗只寄兄处,不示他人,恐见笑于大方之家。
   其一
   劝兄莫有不平意,“笔会”作法有别情。
   网络本属虚世界,皂白良莠怎分明。
   其二
   既欲挥笔抒心志,入不入会两由之。
   王充当年无同好,(注1) 也有《论衡》世尽知。(注2)
   注1: 王充在他的著作《论衡》中曾感叹自己“上无公卿之识,下无乡曲吹虚之誉”,故诗中提到了这个人。
   注2: 对《论衡》中所述观点,我多不赞同,这里只是就事说事,不是把自己和王充比,也并不表示对王充思想的肯定和赞同。
   
   
   刘因全:和枭兄感诗 --
   枭雄智晟双英豪,虎胆魔窟战共妖。
   待到权归万民日,桂冠美酒献余高。
   枭诗:读高智晟致胡温两封公开信有感东海一枭
   李大白:七绝-次韵奉和老枭
   其一
   除了风骚都是颂,几多文字算新诗?
   愿将万丈豪情掷,日上旗杆树一支!
   其二
   大半文人是腐儒,难如田舍小匹夫。
   唯名唯上唯无己,不识鲁班甘做徒。
   2005年11月23日星期三
   附东海一枭诗:闻两位大陆自由作家申请入会被拒有感,示独立作家笔会同仁——
   其一
   唤起迷人追旧梦,蘸将热血写新诗:千霜万雪摧残后,尚剩风流笔几支?
   其二
   眸昏骨软尽侏儒,屈指中华几丈夫?打破梁山圈子小,开门广纳自由徒。
   2005-11-23
   
   邋遢道士:戏和东海网(另戏赠一章)
   戏和东海一枭
   覆雨翻云十五秋
   欺民盗世说何愁
   沉沦邪道神难救
   不善非真岂忍休
   另戏赠一首
   啸傲江湖多少秋
   海枭诗快尿人头
   酦轮功外酒中炼
   蛮海瘴天播自由
   2005年11月19日
   梦落疏篱:问好枭兄
   向古灵台竞自由,流光不觉几春秋。
   二三佳句多心血,韵意悠悠不到头。
   葱姜花月夜:
   沧海可观,眼界还须空魏武
   青山依旧,胸怀何只一中原
   鹤飞日月
   笔挟风云 蕴涵南岭千秋雨
   枭鸣江海 唤起东方万丈龙
   川歌
   君文篇篇是佳作,字字句句皆泣血.
   为国敢不献忠悃?草民一枭先知觉.
    无花蔷薇:赠东海一枭
   早也研究,晚也琢磨,时常仔细推敲
   好评如潮,恶评难免,期待深度批评
   这是借你的话,补一个上联,送你了。不过我对于对联这玩艺儿不大懂,肯定写出来有问题。只是存其意吧。
   
   
   【小王子】赠联:
   枭鸣神州震天下,血涌文字扬万载。
   饕餮:在下不才,也送一联与老枭,未知入得法眼否?
   枭鸣也湛湛,出山而海,从兹东土展其翼;
   樟香以绵绵,沁脾之余,且喜后来法有师。
   青山小雨:画枭
   力博万古一刀羽
   铁气峥嵘四海横
   真堪腾间托生死
   怒吞江河万里城
   
   
   《楹联天地》傅小松君惠联
   …先生对联我已打印成册,读了震动很大。在下活跃联坛10余年,阅联无数…, “推倒一时豪杰,拓开万古心胸”,独先生乎!
   赠一联:
    文章东海行天马;
    经济南宁起卧龙。
   傅小松
   李成蹊
   混沌圆方半块石,尘埃灰烬总有期.
   天公何必生此物,总教痴人苦相思.
   杨浩山远:梅----------和东海一枭原韵
   纷然冰雪古桥头,独有清香意未休.
   万朵千枝开正好,欣将春色报高楼.
   廉州山人:为东海一枭奇石《悄悄话》赋诗
   三月春光发满枝,青梅树下为君痴。
   情深何必山盟语,相伴相随无尽时。
   川歌
   一枭诗好文更好,
   阅之大喊不得了.
   如此雄才谁得见?
   千古文章胜曹操.
   
   
   梅蕊香透疏窗
   床头捉刀,切削得夜幕裂开光亮
   笔底飞雨,润泽了心田徐来清风
   波心荡:偶成叠前韵
   万般忧乐上眉端,灯影如霜倚旧栏。
   梦里飘摇桃叶渡,人间冷暖子陵滩。
   晴空排鹤听风语,野籁吟蛩说夜残。
   世事长如斜月落,添衣难耐此心寒。
   月明芳桂杳难攀,天外山河仔细看。
   灵药因循馀旧迹,神舟接续换新冠。
   空旻浩渺人何在? 古国苍茫梦不阑。
   铁铸精金曾拭手,哪堪惆怅向雕栏。
    2005、10、27、
   
   时新诗:
   一
   萧声一夜上云端,化作秋霜冷碧栏。
   苔老深纹分断石,风轻微浪走连滩。
   每因身健思人好,翻笑心痴说梦残。
   满腹牢骚无处说,中流濯耳守清寒。
   二
   半生宦海力追攀,将退方思回首看。
   荃不察时尽犬力,侯当封处总猴冠。
   才名多伴鬓霜老,人物常随日影阑。
   醉里壮怀空自许,临风长啸独凭栏。
   
   白草屋主:和东海一枭《题赏石:吠天》诗
   世道难平岂独身?安能舒逸作天神。
   凡民浑噩不知醒,怒向苍穹吼几声。
   附:东海一枭原玉:
   题赏石:吠天
   傲立苍茫万劫身,独来独往自由神
   心中定有不平事,耳畔如闻怒吠声。
   
   
   波心荡
   和东海一枭《漫成》
   凄风苦雨感千端,不畏楼高有断栏。
   应许栽松寻壁壑,何妨叠石到沙滩。
   鬓边衰髮因人老,濠上游鱼对月残。
   萤火萦回多腐草,蓬间噤口夜光寒。
   射天灯影力难攀,笑煞时人法眼看。
   鸟兽纷争非水月,文章雕琢欠花冠。
   披衣不问秋窗老,斗酒难分寒夜阑。
   谁道南唐无韵事? 当时欢宴好凭栏。
   
   附东海一枭:漫成
   其一
   顾后瞻前绪百端,楼高独自倚危栏。
   白云出岫难成雨,断楫冲波欲上滩。
   恶犬飞天天有病,孤家当局局将残。
   又劳妻下厨房去,酒煮沙姜慰夜寒。
   其二
   不甘豹隐耻龙攀,怪事纷纭冷眼看。
   铩羽苍鹰埋野草,过街硕鼠踞皇冠。
   抱兹锦瑟谁同调,舞罢霜锋夜正阑。
   泪眼问天天不语,楼高休去倚危栏。
   
   piner
   闻隐士曾隐、甚深思维、暂且匿迹东海去!
   赞英雄未熊、脱洒傲骨、却又惊鸿一枭来!
   
   觉藏空明
   笑隐士未隐、甚深思维、暂且沽名掉誉去!
   叹千秋之士、空负傲骨、落得匿迹东海来。
   
   斯人宛在雪中央
   东海一枭气未消,九天社长下流刀。
   IP可杀名难冒,此一枭非彼一枭!
   
   沉戈
   鲁迅文章百年传
   至今依然还新鲜
   最新出炉是一枭
   更牛更酷更好看
   
   许晨波:遥赠沧海一枭
   万丈豪情十里情,
   无关风月不求名!
   口诛笔伐斗心智,
   唯将翰墨铸雄兵!
   且看权贵心忧惧,
   待到朽木俱飘零!
   无奈苍生终有劫,
   豪情快意化诗文。
   读罢此文,深感其领悟之深,几近宗艺。
   久未提笔,昨晚阅罢此文,思虑万千,上午大作3篇,此为其一。
   赠文,但求结识。
   请转告一枭。多谢!
   周明道(萧山)
   有感示萧瑶
   (一)
   学剑未成聊学键,封侯乏术却封喉。
   读君两句伤心语,多少才人一哭休。
   (二)
   我亦人间老布衣,原无大志守柴扉。
   扶伤而外恋铅堑,噩噩浑浑到古稀。
   青山小雨:和老枭
   读书奋笔为故土
   九剑炼成地狱破
   平民百姓免劫难
   快哉我辈不磋跎
   退掉妖壳光明生
   党国天下立般若
   除乱方见复兴路
   去我家邦之邪魔
   兽血毒须挖心洗
   记住此谶应中国
   
   九曲澄:初读一枭相片题赠
   一、
   枭像原来不恶俗,斯文儒雅风流胡。
   吟诗万首未酣畅,不捻半根颏下鬚。
   二、
   震旦依然不自由,枭鸣间杂狮子吼。
   金刚怒目护言权,掀捋美髯斗九九。
   主持[Bob]:即兴和韵“诗与刀:和枭兄”一首
   豪气怎埋匿?
   当自知,

[下一页]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