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东海一枭(余樟法)
[主页]->[独立中文笔会]->[东海一枭(余樟法)]->[天下溺,手援还是道援?]
东海一枭(余樟法)
·为魏京生一辩
·老枭不能不低头----并为魏京生一辩
·不与妄人讲礼,不与盗贼讲和!
·徐友渔很没深度,华文化大有前途
·骂世忧天真有庛,迷心失本枉为人
·新亭:自由主义之道德自由(一枭附言并附相关枭文)
·恃才傲物小议---兼向胡温致歉
·我的最高指挥官----答新浪网友
· 答汪增阳网友
·东海答客难(501--506)
·《萬物皆有默契》(东海荐文并附言)
·为蒋庆说句公道话---与徐水良商榷
·海瑞漫谈
·求教:为何拒绝外国救援?
·震灾反思
·至乐无所倚,德高大自由----四论道德自由
·康庄生:和东海老人《抒怀四首》
·“不在其位,不谋其政”正解
·兼听则明:关于震灾中外国技术救援问题的讨论
·大震灾中,请重温《万物一体论》
·zt袁红冰执笔:点亮心灵的灯——来自“中国自由文化运动”的哀思
·良知律
·谁再说这句话,去死吧!
·震灾反思之二:解放中共思想
·zt宋祖德倒有点德,地震局如何了局?
·好男儿陈光标
·地震反思之三:拿你们的头来!
·巨灾中亮起心灯
·地震震毁房屋按揭怎么办?
·茅于轼:纳粹都不如(附一枭荐语)
·为陈光标而作
·又上当了?又上当了!
·是反东海,还是反政府、保腐败?
·绵阳出了个大傻官
·救官德之灾,抢人心之“险”
·小启李泽厚一蒙:上面无主无客,下面重主尊客
·爱因斯坦与东海老人站在一起
·两条腿方针
·更正启事:收回对《纳粹都不如》一文的推荐
·寻找“十八个”
·李泽厚与口头禅
·谭笑风生
·严防救灾款被侵贪
·三启李泽厚师徒:文字失准,境界欠高
·儒者的教主
·人生三不幸
·地震反思之五:该去职的去职,该枭首的枭首!
·《蜀殇》(组诗)
·以理会友、论道招贤
·致亚明:我在,你何敢死!
·人生最高境界
·九狮山民:题东海《无相大光明论》四绝
·尘色依旧:题东海《无相大光明论》四绝
·学者不“坐而论道”才是可耻的!
·亚明:老枭,你让我无地自容(东海附言)
·来自儒门的冷箭
·“转业”工作
·此事不严究,天怒终难解!
·z和东海老人《为国民党及马英九贺》(二首)
·《为国民党及马英九贺》和诗二首
·《地球越来越不稳定了》
·信奉良知主义,坚持中庸原则---东海答客难(507---510)
·无相大光明论(上篇:道论)
·给东海老人的一封通信
·《大关》
·无相大光明论(下篇:德论)
·也帮江青改诗
·范先跑,你往哪里跑?
·三申东海客约,谢绝俗士打扰
·《拒客令》
·《警告》
·儒者待人的冷与热
·范跑跑缺什么,刘大生余杰们又缺什么?
·极端自私的“袖珍动物”
·《运命》
·儒家的资格
·范跑跑的跑与民运领袖的“跑”
·李敖三流,鲁迅不入流
·利己切勿唯己,利他当心“主义”
·日式范跑跑遭到的“道德追杀”
·刘大生:就范跑跑事件谈谈余樟法(东海附言)
·含笑劝告余秋雨
·民运不是小人运动!
·枭文更正
·小“启”刘大生教授
·题《一篇小学生作文》
·东海警告:不要挡我的道!
·余秋雨笔下的“一位佛学大师”是谁?
·此心尽处,豁地知性与天侔
·范跑跑的“道德骄傲”
·盖棺论定范跑跑
·知识分子与“知道分子”
·大良知学纲要(修正稿)
· “所有人都是罪人”
·《天考》
·“所有人都是罪人”?
·马克思的无知
·地震中孔子会先跑吗?
·别拿自己当凡人
·任人赞骂褒贬,谁辨是非高低?
·和王兆山《江城子-废墟下的自述》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天下溺,手援还是道援?

   天下溺,手援还是道援?

   

   贫富悬殊,腐败泛滥,道德堕落,文化陵夷,愈演愈烈的各种矛盾,层出不穷的天灾人祸…,这一切往往都是官员惹的祸、政府惹的祸、特权惹的祸、制度惹的祸;卫生问题医药问题三农问题环保问题司法问题金融问题科技问题经济问题文化问题社会问题,各种大大小小堆积如山的问题,寻根溯源,最后几乎都可以归结到政治问题上。不从根本上解决,任何问题都难以根治,任何措施政策都属于隔靴搔痒;一些好的政策措施别说难以出台,出台了也难免变味变质。每见党和国家领导人乐此不疲地尽干些访贫问苦为民工讨薪之类“活儿”,我就忍不住齿冷心寒!纵然他们充当法官扮演慈善家之举是真诚的,我也忍不住要学孟子问一句:子欲手援天下乎?

   

    此言出自《孟子》。孟子与战国时齐国有名的辩士淳于髡辨论,淳于髡问:假如嫂嫂掉在水里,小叔子用手去拉她吗?孟子说:嫂嫂掉在水里而不去拉,那是豺狼!男女授受不亲,是礼的规定;嫂溺援之以手,是通权达变。淳于髡说:现在整个天下都掉在水里了,先生为什么不去救援呢?孟子说,嫂子落水了,要用手去救;天下的人都落水了,就要用道去救。你难道想用手去救天下的落水人吗?

   

    碰到嫂嫂或别人掉在水里,援之以手当然是必要的;但是面对数以百万、千万、亿万计的落水者,党和国家领导人应该怎么做呢?孟子给出的答案是:援之以道!意谓通过实施仁政实现王道,以救民于水火。

   

   孟子"仁政"的主要内容有:一、订立制度,使民有"恒产"。对于"恒产"的标准,起码应当"仰足以事父母,俯足以畜妻子,乐岁终身饱,凶年免于死亡",具体是要使各家有"五亩之宅","百亩之日",要"勿夺农时",树桑耕田,饲养畜禽,保证老者衣帛食肉,黎民不饥不寒。;二、建立固定税法,均平赋税,减轻民众的负担;三、保护工商业;四、加强教化和省刑罚等。还有,建立由专人管理的社会慈养机构,让鳏寡孤独残和老弱病残皆有所养等等。孟子曾将"仁政"的具体内容归纳为:“尊贤使能,俊杰在位,则天下之士皆悦,而愿立于其朝矣;市,廛而不征,法而不廛,则天下之商皆悦,而愿藏于其市矣;关,讥而不征,则天下之旅皆悦,而愿出于其路矣;耕者,助而不税,则天下之农皆悦,而愿耕于其野矣;廛,无夫里之布,则天下之民皆悦,而愿为之氓矣”(参见《孟子》)。总之,对知识分子要尊贤使能,对商人、农民、城镇居民等劳动者要减轻负担,让百姓有生存的固产业,过上安逸的生活。

   

   当然,时易时移,孟子一些具体的设想如恢复井田制之类早已过时了,其民本思想和仁政学说当然也落伍了。但他的仁政和王道精神,至今仍值得我们的领导人学习。在君主社会,仁政比暴政好;在现代民主制度之后,宪政毫无疑问就是最大最好的仁政。用现代文明的标准去衡量,民本不如人本,德治不如法治,仁政不如宪政。援之以道的“道”,在孟子那儿,指的是王道仁政,在当代中国,就应该是民主宪政。

   

   然而,中共统治下,尊恶使劣,庸劣在位,逆向淘汰,民无恒产,苛政重税,近者怨远者逃,岂但离宪政十万八千里,便是离孟子的仁政标准都差得远呀。例如,周代就有专司"宽疾"职责的官吏,历朝历代都有由政府划拨经费、由专人管理的专管鳏寡孤独残者的社会慈养机构;而在当今经济大发展的中国大陆,鳏寡孤独残者和广大弱势者几无生活医疗保障!太多的冤屈,太多的贫困,太多的不公不平,太多的农民工被欠薪,太多的弱势群体受尽凌辱压迫,太多的天灾加人祸、天灾变人祸,大大小小层层叠叠无数冲突矛盾无数问题都是制度性的。我们的党和国家领导人已经从斗争哲学中摆脱出来,喜欢做“仁爱”秀了,这当然是进步的表现,但在制度这个根本问题上装聋作哑,仍属小仁小义、妇人之仁,有多大用,他们自己想必也心知肚明吧?头疼医头脚疼医脚怎么奈何得了膏盲之痼疾恶疾!

   

   宋代诗人的王令《暑旱苦热》诗曰:“昆仑之高有积雪,蓬莱之远常遗寒,不能手提天下往,何忍身去游其间。” 诗人在面对酷暑时说,如果不能和天下苍生共同前往,他一个人又岂忍独游其间享受清凉?我们的广大公仆与党和国家领导人哪有这样兼济天下、与天下共凉热的气魄呀?他们自己早已身游昆仑之高蓬莱之远,明知可以道援天下而不为,却常常摆出一付“手援”、“手提”的样子来。

   

   我很反感“地不扫何以扫天下”那句古语,扫地与扫天下性质大异,扫地用扫把,扫天下要用“道”;扫地是清洁工份内工作,扫天下是政治家的事。国家级政治人物与基层官员和专业工作人员的要求和责任大不同,而不能与清洁工抢饭碗,而应“长星作慧倘可假,出手为扫中原清”(王令《偶闻有感》),应该“得其时,挟其道,进而行天下”(王令《志述》)。

   

   扫地与扫天下、手援与道援虽不矛盾,但有先后轻重之分。政治家见天下溺,应“道援”为先,只有在“道援”的基础上才可以相机做些“手援”、“手提”工作,不然,就是不务正业和严重失职,就是无聊政治“秀”,就成了三四流不入流的政客乃至政治骗子。胡温如果真的热衷“扫地”、擅长“手援”,不如及早让贤,专心去做扫雪除尘访贫问苦之类工作,那样还有可能成为一流清洁工或慈善家呢。

   

   对于政治家而言,见嫂溺、见人溺而不肯援之以手当然是绝对不允许的(一个连自己亲人都不爱、见旁人有难而不救、毫无恻隐之心的人怎么可能爱民众救天下呢),但见天下溺仅仅“援之以手”则是远远不够的。世人对自由志士的误解和批评不少,其中有一条就是:虚而不实。他们不知道,给贫苦农民下岗工人送衣送米挑水做饭是实事,宣传自由思想、追求民主制度也是实事,而且是更大更根本的实事。我敬重手援亲友穷人、助人为乐之慈善行为,更敬佩同道们道援天下的英雄壮举。前者是妇人之仁,后者则是大丈夫之仁,是前者的巨大扩展;前者付出的是少量时间和钱财,后者却往往要冒相当的风险,作巨大的牺牲,许多人已为此失去工作,失去平安幸福的生活乃至失去自由!

   2006-2-9东海一枭

   原载《议报》第240期 http://www.chinaeweekly.com

    此文系本刊首发,欢迎其它各类刊物转登转发,但是请注明出处和本报网址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