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东海一枭(余樟法)
[主页]->[独立中文笔会]->[东海一枭(余樟法)]->[天下溺,手援还是道援?]
东海一枭(余樟法)
·万岁、万岁、万万岁!
·老黄:你們可別再錯過了
·自由专制不兼容-----复徐水良
·牛客人:谈谈我对儒家的认识---答东海一枭
·揽风驻云 :谈谈对儒家的认识
·毫无疑问的问题
·佛门大德的迟重
·枭声重发:亦开风气亦为师
·冒名文章寻找作者
·该执著还是要执著
·中华文化最大的敌人!---兼斥领袖徐水良
·良知大法
·东海老人:只有中共转身,绝无东海摇身!
·草根:给胡平君和东海一枭君启蒙(东海附言)
·谁“代表”东海参加了这个峰会?
·在义理上不容丝毫苟且-----复牛客人先生
·父父子子君君臣臣
·魏京生们的“领袖风范”!
·魏京生们的“领袖风范”!
·黎文生:反儒者为什么那么愚蠢!(东海荐文)
·东海老人:畜生别与佛爷奢谈平等
·东海老人:《转型期》
·东海老人:给我一滴还你汪洋
·东海老人:向净空法师致敬
·黎文生:中华之“道”与民主自由矛盾吗?(东海荐文)
·儒家的修行
·也讲一点道德常识
·谁把力气使错了地方
·东海老人:我说要有光就会有光
·翟鹏举:再向东海老人开一炮(东海附言)
·Goal:答东海一枭(东海附言)
·飞龙在野:儒家民主主义是中国的希望(东海附言:颇有见识,值得一阅)
·有无神不重要,谁是“本”才重要
·黎文生:道理的大而不当与狭小偏碍
·汝果欲民主,先拜大良知
·飞龙在野:惟有儒家民主主义才能托起中国的明天
·独尊儒家不是独尊
·东海老人:尊儒不是独尊
·三种武器
·东海曰
·《交通部派来的算什么》
·《大复仇之歌》
·东海小诗七首
·zt一衿:“逐渐认同康晓光和东海一枭”
·ztwyh:答网友诗三则
·东海哲理小诗四首
·皮旦:学习,并至东海先生的自由女神
·大复仇论(新稿)
·《与东海儒者共勉》
·网友酬赠拾翠(之20)
·人生能得几知己
·江晚愁:对东海老人,苟不敢同(东海附言)
·贺老象《中国低诗歌》出版
·东海老人:良知大法(中篇)
·东海老人:“没有人是孤岛”
·Ykingc:东海老人,疯了(东海附言)
·东海老人:良知大法(下篇)
·曹维录别开生面解枭诗(外一篇)
·再过二十年
·关于叔孙通与方孝孺
·杀人不碍大慈悲!(新稿)
·谁是余杰? ------兼与东海一枭商榷(东海附言)
·谁是余杰? ------兼与东海一枭商榷(东海附言)
·为董仲舒鸣冤(新稿)
·东海老人:熊师或有误,东海敢不言?
·zhaoyao866:“且做一个善恶分明的人”
·金刚心(东海偈组)
·此联值得十万元么?
·请君先举杀人刀---建议胡温中央:贪污达五千万者,杀无赦!
·“解手”以后怎么办?-----东海评诗之:徐乡愁《解手》
·zt青山小雨:余杰的靠山是谁?
·东海老人:纷纷脑袋一根筋
·《良知是一种利器》
·良知大法(新稿全文)
·东海老人:最普遍的“性病”
·贪污多少才该死?
·东海老人:范美忠无罪等
·仁者无碍,得大自在(新稿)
·东海老人:实证良知大,方知道佛偏
·吾家自有大神通!(新稿)
·寂寞老人:和枭兄:人间要有大神通(东海附言)
·东海五偈
·东海老人:唯拜良知佛,何妨孔子师
·独坐大雄峰
·东海诗词选(点评本)
·为什么常常好人没有好报?
·文化大师,舍我其谁?
·人渣也有人权
·我的宗教观----简复郭国汀并示有关基督徒
·东海老人:蒋庆批判(新稿)
·反腐妙法等(东海老人随笔七则)
· 新浪网友:从西江洪流之中找回自己流失的宝贝!
·亚当-斯密,西方性善论者
·舞王失火,殃及局长等(东海老人随笔二则)
·东海老人:对一位佛门高士的开导
·知识分子最大的毛病!
·东海老人:庸众愚民休近我
·康德与儒家良知说的异同
· 东海指月录(问答10--30)
·致良知的前提
·Oestro网友:要“理”还是要面子?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天下溺,手援还是道援?

   天下溺,手援还是道援?

   

   贫富悬殊,腐败泛滥,道德堕落,文化陵夷,愈演愈烈的各种矛盾,层出不穷的天灾人祸…,这一切往往都是官员惹的祸、政府惹的祸、特权惹的祸、制度惹的祸;卫生问题医药问题三农问题环保问题司法问题金融问题科技问题经济问题文化问题社会问题,各种大大小小堆积如山的问题,寻根溯源,最后几乎都可以归结到政治问题上。不从根本上解决,任何问题都难以根治,任何措施政策都属于隔靴搔痒;一些好的政策措施别说难以出台,出台了也难免变味变质。每见党和国家领导人乐此不疲地尽干些访贫问苦为民工讨薪之类“活儿”,我就忍不住齿冷心寒!纵然他们充当法官扮演慈善家之举是真诚的,我也忍不住要学孟子问一句:子欲手援天下乎?

   

    此言出自《孟子》。孟子与战国时齐国有名的辩士淳于髡辨论,淳于髡问:假如嫂嫂掉在水里,小叔子用手去拉她吗?孟子说:嫂嫂掉在水里而不去拉,那是豺狼!男女授受不亲,是礼的规定;嫂溺援之以手,是通权达变。淳于髡说:现在整个天下都掉在水里了,先生为什么不去救援呢?孟子说,嫂子落水了,要用手去救;天下的人都落水了,就要用道去救。你难道想用手去救天下的落水人吗?

   

    碰到嫂嫂或别人掉在水里,援之以手当然是必要的;但是面对数以百万、千万、亿万计的落水者,党和国家领导人应该怎么做呢?孟子给出的答案是:援之以道!意谓通过实施仁政实现王道,以救民于水火。

   

   孟子"仁政"的主要内容有:一、订立制度,使民有"恒产"。对于"恒产"的标准,起码应当"仰足以事父母,俯足以畜妻子,乐岁终身饱,凶年免于死亡",具体是要使各家有"五亩之宅","百亩之日",要"勿夺农时",树桑耕田,饲养畜禽,保证老者衣帛食肉,黎民不饥不寒。;二、建立固定税法,均平赋税,减轻民众的负担;三、保护工商业;四、加强教化和省刑罚等。还有,建立由专人管理的社会慈养机构,让鳏寡孤独残和老弱病残皆有所养等等。孟子曾将"仁政"的具体内容归纳为:“尊贤使能,俊杰在位,则天下之士皆悦,而愿立于其朝矣;市,廛而不征,法而不廛,则天下之商皆悦,而愿藏于其市矣;关,讥而不征,则天下之旅皆悦,而愿出于其路矣;耕者,助而不税,则天下之农皆悦,而愿耕于其野矣;廛,无夫里之布,则天下之民皆悦,而愿为之氓矣”(参见《孟子》)。总之,对知识分子要尊贤使能,对商人、农民、城镇居民等劳动者要减轻负担,让百姓有生存的固产业,过上安逸的生活。

   

   当然,时易时移,孟子一些具体的设想如恢复井田制之类早已过时了,其民本思想和仁政学说当然也落伍了。但他的仁政和王道精神,至今仍值得我们的领导人学习。在君主社会,仁政比暴政好;在现代民主制度之后,宪政毫无疑问就是最大最好的仁政。用现代文明的标准去衡量,民本不如人本,德治不如法治,仁政不如宪政。援之以道的“道”,在孟子那儿,指的是王道仁政,在当代中国,就应该是民主宪政。

   

   然而,中共统治下,尊恶使劣,庸劣在位,逆向淘汰,民无恒产,苛政重税,近者怨远者逃,岂但离宪政十万八千里,便是离孟子的仁政标准都差得远呀。例如,周代就有专司"宽疾"职责的官吏,历朝历代都有由政府划拨经费、由专人管理的专管鳏寡孤独残者的社会慈养机构;而在当今经济大发展的中国大陆,鳏寡孤独残者和广大弱势者几无生活医疗保障!太多的冤屈,太多的贫困,太多的不公不平,太多的农民工被欠薪,太多的弱势群体受尽凌辱压迫,太多的天灾加人祸、天灾变人祸,大大小小层层叠叠无数冲突矛盾无数问题都是制度性的。我们的党和国家领导人已经从斗争哲学中摆脱出来,喜欢做“仁爱”秀了,这当然是进步的表现,但在制度这个根本问题上装聋作哑,仍属小仁小义、妇人之仁,有多大用,他们自己想必也心知肚明吧?头疼医头脚疼医脚怎么奈何得了膏盲之痼疾恶疾!

   

   宋代诗人的王令《暑旱苦热》诗曰:“昆仑之高有积雪,蓬莱之远常遗寒,不能手提天下往,何忍身去游其间。” 诗人在面对酷暑时说,如果不能和天下苍生共同前往,他一个人又岂忍独游其间享受清凉?我们的广大公仆与党和国家领导人哪有这样兼济天下、与天下共凉热的气魄呀?他们自己早已身游昆仑之高蓬莱之远,明知可以道援天下而不为,却常常摆出一付“手援”、“手提”的样子来。

   

   我很反感“地不扫何以扫天下”那句古语,扫地与扫天下性质大异,扫地用扫把,扫天下要用“道”;扫地是清洁工份内工作,扫天下是政治家的事。国家级政治人物与基层官员和专业工作人员的要求和责任大不同,而不能与清洁工抢饭碗,而应“长星作慧倘可假,出手为扫中原清”(王令《偶闻有感》),应该“得其时,挟其道,进而行天下”(王令《志述》)。

   

   扫地与扫天下、手援与道援虽不矛盾,但有先后轻重之分。政治家见天下溺,应“道援”为先,只有在“道援”的基础上才可以相机做些“手援”、“手提”工作,不然,就是不务正业和严重失职,就是无聊政治“秀”,就成了三四流不入流的政客乃至政治骗子。胡温如果真的热衷“扫地”、擅长“手援”,不如及早让贤,专心去做扫雪除尘访贫问苦之类工作,那样还有可能成为一流清洁工或慈善家呢。

   

   对于政治家而言,见嫂溺、见人溺而不肯援之以手当然是绝对不允许的(一个连自己亲人都不爱、见旁人有难而不救、毫无恻隐之心的人怎么可能爱民众救天下呢),但见天下溺仅仅“援之以手”则是远远不够的。世人对自由志士的误解和批评不少,其中有一条就是:虚而不实。他们不知道,给贫苦农民下岗工人送衣送米挑水做饭是实事,宣传自由思想、追求民主制度也是实事,而且是更大更根本的实事。我敬重手援亲友穷人、助人为乐之慈善行为,更敬佩同道们道援天下的英雄壮举。前者是妇人之仁,后者则是大丈夫之仁,是前者的巨大扩展;前者付出的是少量时间和钱财,后者却往往要冒相当的风险,作巨大的牺牲,许多人已为此失去工作,失去平安幸福的生活乃至失去自由!

   2006-2-9东海一枭

   原载《议报》第240期 http://www.chinaeweekly.com

    此文系本刊首发,欢迎其它各类刊物转登转发,但是请注明出处和本报网址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