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东海一枭(余樟法)
[主页]->[独立中文笔会]->[东海一枭(余樟法)]->[东海一枭:我们的敌人遍天下  ]
东海一枭(余樟法)
·有感于钱列宪被刺
·有感于钱列宪被刺
·歌海行吟(散文诗-组章,作者若舟,东海老人荐赏)
·苏中杰们的思想狭隘
·东海一枭:为家父贺寿诗联选萃(六)
·只能如实如理,不许苟同苟异
·东海一枭:惩恶就是行善,驱邪就是卫道
·百思不得其解的一件事等(东海随笔七则)
·弃国学家“桂冠”,笑文怀沙先生
·东海老人:以民为本,与时偕进
·网友酬赠拾翠(之23)
·若舟散文诗组章:歌海行吟(东海老人荐赏)
·西方朔:为文怀沙先生说几句公道话(东海附言)
·东海老人:修阴功,积大德
·四本:看新诗诗人逍遥先生如何写旧诗(东海附言)
·文怀沙“真经”批判-----兼传东海三十三字真经
·文怀沙的浅薄,徐晋如的轻浮
·胡马们也就配给我提提鞋罢了---答客难二则
·欢迎有识之士入群等(东海随笔十则)
·呱呱叫不简单、彭定鼎不实在等(东海随笔六则)
·我的幸运
·春花冬雪:来写点读后感(评点东海联语)
·老象病毒写作评点之五:老枭《我有病》
·东海百联(续)
·礼乐文明:好色与狎妓是不同的(东海附言)
·是巧合还是抄袭?是谁抄袭? ---请教刘志刚先生兼示山西省永济市人民政府、中国楹联学会
·关于“题黄河大铁牛联”答刘志刚先生
·感时杂诗四十七绝
·张星水:张嘉谚——走进《中国低诗歌》(东海荐文)
·浮皮潦草易中天
·西湖诗客:一片诗情写杜鹃(东海附言)
·给贪官腐吏一个机会!
·公开告密
·危险分子(组诗)
·朋友拿来干什么?(东海随笔七则)
·梦,已抵达最高层(诗七首)
·天下兴亡,文化人责任最大(东海随笔三则)
·关于建立党政官员个人资产公开制度的公开信
·把网监送上民意的审判台(东海老人随笔三篇)
·养身修心,莫过读经---与老象及有志者共勉
·不能不折腾(组诗)
·儒佛两家着眼点不一样
·七绝四首(外一联)
·记愤(东海随笔九则)
·记愤(东海随笔九则)
·英雄帖
·一切都有可能
·东海论剑---欢迎广大儒友、各路英雄及反儒好汉们驾临
·东海论剑---东海老人汉网答客难
·东海论剑---东海老人汉网答客难
·东海论剑---东海老人汉网答客难
·汉网论剑---东海老人答客难(修正稿)
·欢迎firebrand!
·枭声重发:算历史旧帐,向恶邻索赔
·枭声重发:算历史旧帐,向恶邻索赔
·按照国际法的规定,2010年是中国民间对日索赔的最后期限
·按照国际法的规定,2010年是中国民间对日索赔的最后期限
·民族主义揭伪
·民族主义揭伪
·东海指月录(问答148--158)
·李泽厚的肤浅,东海式的专制等(东海随笔六则)
·东海儒家与自由主义
·儒家不是民族主义等(东海随笔六则)
· 赢要赢得光彩、输要输得光棍
·为何反共、如何反共、反到何时?
·黎文生:对“汉圈”再劝说几句(东海老人荐文并附言)
·黎文生:真正的兴汉
·这个魔鬼纵不得!
·英雄笔,汉王笔
·仁义之施不分对象(东海随笔五则)
·东海儒门要书生、要文,但不要弱
·牛二来也,皇汉来也!(外三篇)
·严防“兴汉志士”,警惕汉服蛮子!---兼寻找汉网秋波王
·邓玉娇之歌
·北京之行小记
·老黄:不可問不可教,不可不問不可不教(东海附言)
·没有人能够拒绝(组诗)
·示尚生:纵横交错,虚实合一,始为真儒!
·关于东海派的一点说明
·“舆论对任何权力都有监督权”等(东海随笔十则)
·“舆论对任何权力都有监督权”等(东海随笔十则)
·“请中共给一个机会”等(东海随笔二十则)
·“请中共给一个机会”等(东海随笔二十则)
·“请中共给一个机会”等(东海随笔二十则)
·“请中共给一个机会”等(东海随笔二十则)
·“怀念草根君”等(东海随笔十则)
·“怀念草根君”等(东海随笔十则)
·“怀念草根君”等(东海随笔十则)
·尊重“满清遗孽”,弘扬华夏文明
·草根:东海一枭赞(东海老人附言)
·关于信仰、民主与良知
·“把不可能变成可能”等(东海老人随笔五则)
·一个公民关于财产公示制度的思考和建议(作者:余九龙)
·金正日还能“日”多久?(枭声重发)
·东海老人向中共《索礼》
·儒家的大勇(外一篇)
·征联:人能弘道道弘人,人人皆可为尧舜;
·“民族思想不可无”等(东海随笔十五则)
· “兴天下之利,除天下之害”
·东海的自我定位:贤者和行者
·《陈明批判》惊艳觅嫁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东海一枭:我们的敌人遍天下 

东海一枭:我们的敌人遍天下 

   清心论坛向海外投稿专栏有自称“一理智尚有一丝清醒的草民”的网民dfdzhfdr《恳求东海一枭!》曰:您的大作我时时拜读 ,为您的雄辩所折服。今有一事乞求:请您百忙之中用较浅白的语言(让您见笑了,我们这辈人文学功底不深。羞愧。)细析“国家之间只有利益没有道义”之荒谬。 拜托了!” 这个问题值得讨论,枭文《我们的敌人遍天下》及无言无语网友的《美国的朋友遍天下,中国的敌人遍天下》对此早有谈及,重发供有兴趣的朋友参考。关于义利之关系及儒家的义利观,容后深入阐析之。

   一枭附言2006.3.5

   

   续破戒草之八:

   我们的敌人遍天下

   朋友有多种,如商友、官友、酒肉朋友,大多可划入利益之交的范围,有利则合,利尽则散,如古人诗曰:今人结交重黄金,黄金散尽交不成;而爱好相同、意气相投、性情相合、思想相契、心灵相通的朋友,则堪称君子之交、道义之交。没有朋友的人是可悲的,没有道义之交的朋友,尤其可悲。

   一个人如此,一个国家也是如此。我们爱说"在国际交往中,只有永远的利益,没有永远的朋友";"一个强大的中国,才能得到各国的尊重"等,诸如此类的话,虽不无道理,也只是局部真理,不能一概而论绝对化。利益仅仅是一方面。利益朋友当然也重要,但道义之交----政治上的朋友也同样重要;面对一个强大的无赖,人们威惧则有之,尊重则未必也。

   前领袖毛泽东曾自豪地宣称:我们的朋友遍天下。冷战时期,全球政治成两极化,世界被分为两大阵营:以美国为首比较富裕的民主阵营和以苏联为首略为贫穷的共产世界,两大敌对的集团从意识形态、政治、经济、军事等展开了全方位多层次的竞争。中国的屁股后面也有一批亚非拉的小兄弟,亦步亦趋紧跟过几天,可惜都是打着道义(共产主义、社会主义、马列主义)招牌的利益之交,脸和心不和。20世纪80年代末,随着共产主义的破产,小兄弟们或另投明主,或反目成仇。咱们打肿脸充胖子,不顾自家饿死几千万,节衣缩食支援他们,结果养出了一群白眼狼!真是何苦来兮!

   近二十年来,民主大潮汹涌而来,威权政府纷纷垮台,千百万人民挣脱独裁专制统治的绳索,生活在自由之中。连老大哥也弃旧图新、改邪归正,在意识形态和政治体制方面顺应时代潮流,迅速向世界主流靠拢。而咱们泱泱中华,至今仍执迷不悟,抱紧僵尸不放,经济开放,政治封闭,昧于时代大势,精于维护专制,抓了党权,丢了人权,抓了芝麻,丢了西瓜,处处树敌,八方遭忌。

   以落后抗衡先进,以民主抗衡专制,以僵化抗衡变化,以野蛮抗衡文明,以人治抗衡法治,以愚昧抗衡科学,以黑暗抗衡光明,以极少数抗衡大多数,只能愈来愈孤立,最后吃亏受害的是国家和人民。

   政治体制深刻地影响各个国家如何界定它们的利益,具有相似体制和意识形态的国家有着共同的利益。如亨廷顿言:"民主国家同其它民主国家有共同性,因此不会发动战争"。而专制政权崇尚暴力,共产体系的国与国之间,也往往争战不断。民主与专制的敌对,意识形态的冲突,不是仅仅靠贸易往来、经济文化交流、频繁互访可以消除的,不是靠各种公报、条约、声明以及"亲切友好的会谈"可以从根本上解决的。这些都是外科手术,箭杆锯断了,但箭头仍留在肌肉里。

   国际交往中,中美关系至关重要。我方一直在十分努力地加强中美两国政府的友好合作关系。9月11日美驻中国大使雷德在中国国家图书馆911图片展开幕式上说,911事件"向美国人展示了我们确实有敌人,但不是中国"、"两国政府共同做出旨在打击恐怖主义的努力预示着两国关系将有一个美好的未来"。中美不是敌人,但也不是朋友,这"美好的未来",是出于互有需要而精心创造的:美国重视北京,是因为中共是联合国常任理事国,主要目的在于防止中共在美国反恐行动中掣肘;北京向美国示好,除了集中精力准备十六大以及应付内部重重问题外,更在于减缓或破坏美国与我台湾地区的联盟关系。"美好的未来"的基础脆弱之至。

   老江10月底访美前夕,外交部发言人孔泉得意地强调美中关系处于"蜜月"状态。不错,911后,美国为构筑防恐包围网,迅速与被小布什称为"战略竞争对手"的我方靠近了。但这种出于各自眼前利益考量、毫无 "共同的理想和追求"的"蜜月",不过是一时"苟合"而已。

   我们的外交政策,奉行的是极端实用主义的原则,不讲道,只讲技,不讲是非,只讲利害,不讲原则,只讲交易,不讲长远的战略,只讲临时的战术!大国外交,固如是乎?

   为了减轻西方对我人权的责难,维护一党私利,不惜出让经济利益,损害国家和人民利益;为了与西方抗衡,经常与一小撮极端专制独裁的反动政权勾勾搭搭,2002年4月在江泽民访问伊朗期间,「伊朗时报」公开声称,美国是伊朗与中共的「共同敌人」。近日在美国政府对伊拉克喊打的时候,伊拉克外长访华,与我方共同声明反对美国倒萨…,大国外交,固如是乎?

   而且我们总是一如既往地打肿脸充胖子,勒紧裤带助独裁政权为乐…。当年咱那样做,是为了"共产主义远大事业",而今与朝鲜、伊朗、利比亚和古巴等政权之间,建立在共同意识形态基础上的"兄弟战斗情谊",早已成无源之水,断流已久,再那样充大施主充大头,不真成了冤大头了吗。我们被当初那些小兄弟反噬得还不够吗?大国外交,固如是乎?

   再这样下去,所有民主国家都可能是我们的潜在的敌人。西方社会从我们的经济发展中,看见军事、政治、意识形态的威胁,"中国威胁论"甚嚣尘上,"反华势力"无所不在,猖獗日甚,在人权问题上对中国的压力年甚一年,我们的敌人越来越多。种种干扰,严重阻碍了经济发展、国家振兴的脚步,增加了中华复兴的成本。西方国家对我们的担心、防范,源于民主对专制根深柢固的抗拒和敌视,不是靠重复几句"绝不称霸"的口头禅可以消解的。

   有位刘宗坤网民说得好:"谁是我们的朋友?在这个问题有一个令人满意的回答之前,中国难以成为一个政治大国。一个没有政治朋友的国家,难以只靠其贸易额而成为政治大国。所以,在中国在国际间拥有真正的政治朋友之前,所谓大国外交,不过一句空话耳"。

   唐《晋书》曰:"先王议制,以对因革;因革之理,唯变所适",前一句谓

   议定制度的原则要因时制宜,后一句谓根据变化了的形势作出适当措施,哪些继承,哪些扬弃,都要看目前大势。要真正化敌为友,在国际上广交经济朋友外更广交政治朋友,关键在于内顺民意民心,外顺世界大潮,认同民主国家的游戏规划,变伪民主为真民主,变轻人权为重人权,如此,才能得到一个大国应有的尊重,真正融入国际社会中去;如此,才有资格傲称:我们的朋友遍天下!〔转载自http://asiademo.org/gb〕

   东海一枭2002、9、16

   美国的朋友遍天下,中国的敌人遍天下

   无言无语

   老枭一篇《我们的敌人遍天下》,惹得无言无语忍不住击掌叫好,细细想来,还真有这么回事,我们的朋友在哪里?美国?绝不可能,美国对专制国家深恶痛绝,只不过还有利益可图,暂且利用罢了,等时机一到,中国难逃一劫也;俄罗斯?表面是,其实北极熊是中华民族最凶恶的敌人,历史上对中国就没有友好过,只不过现在还未壮大,羽毛未丰,不敢造次,等北极熊养肥了,卷土重来是迟早的事;日本?错错错,一百多年来,中日民族积怨太深了,根本不可能调和,中日再战也是迟早的事,现在高喊中日世代友好不过是一厢情愿罢了;北朝鲜?那里那里,说实话,现在中国对北朝鲜的影响越来越小,北朝鲜对中国戒心很重……如此说来,中国真的没有盟友,美国的盟友遍天下,欧洲、美洲、亚洲……连台湾也是美国的盟友。表面看,中国与人为善,跟哪个国家都保持友好关系,其实很多都是同床异梦,没有一个国家诚心诚意跟中国友好,如果中国不幸陷入内乱,列强必然落井下石,奴役分裂中国,重演历史上中国悲惨的一幕。

    为什么会出现如此尴尬的情形?无他,怪中国顽固的坚守腐朽的专制,逆世界潮流,在意识形态上大大落后于文明世界,和民主潮流背道而驰,于是出现和晚清惊人的相似:在明智的国家争先恐后走上资本主义民主之路时,只见晚清视而不见走独木桥,就像一个迷途的倔犟孩童,孤立无援,在弱肉强食的地球上,没有好心人劝告提醒,没有人给孩童指点迷津,周围都是狮子老虎,虎视眈眈看着猎物,等猎物没有反抗之力了,一扑而上撕咬。现在呢?世界上还有几个国家是专制国家?只见中国成了令类,分外滑稽,历史又一个轮回,多灾多难的中华民族又陷入历史的怪圈,必将在新的时期上演新版鸦片战争。我这个观点可能会遭到很多人反对,不会吧?我们现在这么强大,有原子弹,谁敢呀,找死呀。且慢,正如马克思的辩证法所说,量变到质变,专制制度无法克服的弊端,如人治、独裁、压制民主自由,违反人性,一党自大不可能自我更新,实现政治上的新陈代谢,等社会矛盾尖锐化,专制独裁的制度没有发泄渠道,不乱则已,一乱就是改朝换代,如果中国不实行民主的多党轮换制度,改朝换代通过和平的方式进行,还是一党独大,沾沾自喜至高无上的权威,稍懂历史的人都会得出沮丧的结论:迟早陷入内乱,四分五裂。这时的中国,面对列强的威胁,哪里还有还手之力?现在的太平盛世根本就是虚假的,实际上是贫富严重不均,人民怨声载道,意识形态僵化,顽固的死守被实践证明是死路一条的社会主义专制制度,早已埋下动乱的祸根。

    美国的朋友遍天下,中国的敌人遍天下,这就是我们不得不面对的残酷现实,意识形态不同,没有相同的价值观,要交真正的朋友是不可能的,只不过是为了某些利益互相利用罢了,待没有利用价值了,抛弃是不可避免的。晚清非常可怜,为了保住朝廷私利,到处讨好列强,丧权辱国,现在我们呢?为保一党专制,主动向美国等民主国家献媚视好,开放市场,堵住列强的嘴巴,还美名"韬光养晦",无言预言,这样的韬光养晦没有选择的只能继续下去,到没有牌打了,气数也差不多了。

    实行民主制度可以解决很多问题,解开中华民族几千年的历史怪圈,如周期性的动乱,台湾问题,一劳永逸解决和美国等西方国家意识形态的冲突。有人总认为美国敦促中国实行民主是居心叵测,是想灭亡中国,我要问:为什么国情和我们相似的印度并没有被美国灭亡?俄罗斯并没有亡国?相反,实行民主制度的国家,大都成了美国的盟友,得到美国大力援助,为什么人家巴不得和美国保持一致,没有亡国灭种的念头,而我们却患得患失,戒心重重?我不信实行民主,中国就国将不国,想想当年孙中山要剪男人辫子的情形吧,许多人号啕大哭,认为有辱列祖列宗,还有人宁死不剪辫子呢!现在看来是不是中国的耻辱?在中国,要更新观念的确是很艰难的,几千年的历史负担沉甸甸的压在国人的肩上,把有些人的脊梁都压弯压扁了,对世界已经失去了基本的判断力,本来很浅显的道理,到了某些人的头脑里就变得高深莫测,人为的复杂化。如果在全中国实行民主化有顾虑,为什么不像东海一枭先生所说的在某个地区实行政治特区呢?既然我们当年敢设经济特区,为什么没有勇气设政治特区?其实我认为台湾就是一个很好的政治特区,看台湾的民主选举搞得有声有色,偏偏我们有人狗眼看人低,对台湾的民主选举鸡蛋里面挑骨头,横竖看不顺眼,想想自己吧,连像样的选举都没有呢,几个人甚至一个人就偷偷摸摸把国家领导人选举了,完全不考虑13亿人的愿望,低估人民的政治智慧,有什么资格评说台湾?

[下一页]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