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东海一枭(余樟法)
[主页]->[独立中文笔会]->[东海一枭(余樟法)]->[林樟旺案通报]
东海一枭(余樟法)
·公众人物、自由战士及有志于竞争未来总统者必读!
·岂有王伦批不得?---忍不住再说几句
·宽宏民主派,广大自由门----赠余王郭及广大同道一副短联
·未来中华大总统
·称称你的骨头有多重
·上帝焉能奈我何?
·装孙子
·眼前有血,心底有痛!-------"六.四"十七周年祭
·王中陵:六四赠萧瑶
·笔会不应为余杰“买单”
·笔会不应为余杰“买单”(修正稿)
·小心了:专制者大不仁,挑起内斗者大不义,老枭有兴致时,皆以脏话报之!
·陈政、梁欢、圣堂山
·题赠珠海平和书院联
·关于刘晓波(旧文三篇)
·向袁伟时教授公开致歉
·弘扬大同之道,借镜小康之学
·怎样待人,怎样交友
·儒家的自由精神-------兼为中国自由文化运动击鼓与求贤
·王道政治与民主制度
·民主的平庸与崇高
·桃花影落飞神剑
·儒家道德的“矛头”
·天上地下,唯权独尊
·真傻和装傻
·警告张国堂!
·放眼神州地,何处可卜居?
·儒门精义大开讲之: 唯仁者能好人、能恶人!
·儒门精义大开讲之: 唯仁者能好人、能恶人!
·文化启蒙,任重道远
·学习马桶好榜样
·东海草堂开讲:穷则独善其身,达则兼善天下
·东海草堂开讲:当然爱国,却不主义
·东海草堂开讲:跑官原有道,出仕岂为私
·东海草堂开讲:儒家文化的核心
·无知的愚民多,有知识的愚民更多-----欢迎对号入座
·东海草堂开讲:实践之学,践履之功
·东海草堂开讲:只要反共,就是仁者
·《我来,乃是叫地上动刀兵》
·东海草堂开讲:按照孟子标准逻辑,中共必须引咎辞职
·嘲共儒 怀不寐
·东海草堂开讲之:“亲亲相隐”对不对?
·网友酬唱集萃(之9)
·《到西藏看看》
·誓把金针度与人-------《东海草堂大开讲》开场白
·面向东方(组诗)
·仁者必有勇!
·儒者的真精神
·诚信缺席谁之责?老枭负债成被告!
·天下有道则见,无道则隐
·谁富谁可耻,我穷我光荣!
·芦笛的罪证
·芦笛的罪证
·请您支持“《100%尊重知识产权》行为艺术!”
·君子不忧不惧
·因果须明辨,老调莫重弹------驳芦笛《现阶段中国社会最合理的制度还是专制制度》
·盘古作曲演唱东海一枭《颠覆者》最新修订版mp3下载
·东海草堂读经札记:兴灭国,继绝世
·自题“东海草堂”四联
·自题“东海草堂”四联—并邀高手一试身手
·当啥也别当中共的官
·人道精神的形象体现---东海草堂读经札记
·震旦文化网二周年祭
·人不可以无耻----兼斥某人
·《幽居写怀》
·《小诗仿田间》
·维护个人权利与维护公众利益-----与卫子游君商榷
·天将以老枭为木铎
·东海草堂大开讲之:不迁怒,不贰过---兼斥芦笛
·东海草堂(组诗)
·莫和不如自己的人交朋友
·乘势与造势
·孔夫子与牟宗三之骂
·《落水》
·恰似针对刘晓波
·《落水》之2---答川歌
·我就是圣人,圣人就是我!----兼驳刘晓波的孔子观
·《不是东枭一枭不要狂》
·对广大儒者发出最严重的警告!
·《预警》
·破制度千秋之暗,疗灵魂一代之饥!---兼向自由、儒家两派及中共郑重表态
·《感觉有点痛》
·凭什么剥夺我的出国权?
·继续棒喝云尘子
·想家找家回家!(这篇枭文不是用眼晴看嘴巴读的)
·我为什么疯狂造文?---兼谈稿费问题
·中华之痛(组诗)
·满台冠冕堂皇甚,多是人间贱骨头!-----略谈自由兼嘲儒家
·浩气冲时弥六合,良知致处耀千秋----赠高智晟律师
·君子亦有恶乎
·茅境诗三首:读平昌老人《呼唤》
·平昌老人:老母猪上树---有神棍宣布要关押东海一枭三年,有感。
·我们都是未来中国奠基人!-----第四次被国保传讯记实
·我们都是未来中国奠基人!-----第四次被国保传讯记实
·向中共要回智晟,逼中共还我英雄!
·量小非君子,无度不丈夫!---与广大民主同道、文化同仁共勉
·平昌老人:欣闻一枭或有牢袱之灾,勉之
·皮介行:試看
·只能牺牲自己,绝不“奉献”他人!
·老调重弹:此生甘拱卒,永世不将军!
·儒释道都给我滚进来!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林樟旺案通报

林樟旺案通报

   二00五年十月一日,林樟旺案当事人林樟法、梅善良、毛根寿三人因不服龙泉市法院一审枉判,委托本案辨护人陈冰先生(广西中企联知识产权事务所首席法律顾问)全权代理,上诉至浙江省丽水市中级人民法院,至今五个多月了,尚无结果。因海内外有关人士及网友询问进展情况,特此公开通报。

   根据《中华人民共和国刑事诉讼法》第一百九十六条规定:“第二审人民法院受理上诉、抗诉案件,应当在一个月以内审结至迟不得超过一个半月”,法庭已严重逾期。此案罪与非罪界限非常清晰,但上诉已五个多月,旷日持久,结果如果,尚难逆料。

   2006-3-4东海一枭

   附:林案刑事上诉状

   上诉人林樟法,男,1976年8月26日生,住遂昌县龙洋乡黄塔村21号

   (梅善良、毛根寿也同时上诉)

   辩护人陈冰,男,1964年1月25日生,住广西区到北海市海城区北京路17号怡海新村泰苑10幢401号

   浙江省龙泉市人民法院(2005)龙刑初字第83号判决,此判决事实基本清楚,但对事实的认定错误,适用法律错误,实属挑战法律、人的良知与人权,枉法裁判,上诉人不服,依法提起上诉。

   上诉请求:撤销(2005)龙刑初字第83号判决,宣告上诉人无罪!

   事实与理由

   龙泉市岩樟乡金沅村姚坑自然村,一个被世界遗忘的角落,因地僻山高,路小道险,村民与外界物品流通只能用肩挑手提的方式,村民生活和经济发展困难,为图发展,后多方联系到遂昌县龙洋乡黄塔村林樟法等人,于2004年1月18日,与该村20多名村民代表甲方姚坑村与梅善良为代表的乙方签订了《关于修造黄塔至姚坑农村道路的合同》,约定由乙方出资修造一条由遂昌县龙洋乡黄塔村垄下口至龙泉市岩樟乡金沅村姚坑自然村屋内田(又名:大沅田)的农村道路,并明确规定“几是属于龙泉市姚坑村的林地、田地、坟地、迁移、青苗、树木的补偿,障碍物的拆除,全部由甲方负责办理”。因为姚坑村作为修建农村道路的发起人和受益人,却又缺乏修路资金才找到乙方出资的,因此合同约定,乙方的投资,通过农村道路峻工后对出村货物收取一定费用的方式回收。

   合同签订后,根据市乡村康庄工程的精神,乙方根据合同他们借款投资了50多万元(施工30多万元,政策性支出及给予姚坑村民的补偿金10余万元)。已基本通路时,龙泉市公安森林分局却于2005年4月20日,突然以涉嫌非法占用农用地罪,对林樟法等四人予以刑拘。4月30日,又分别对林樟法、毛根寿、梅善良等三人采取取保候审再收取每人5000元保证金的同时,又向林樟法等人家属收取六万元“预付款”。以“涉嫌非法占用农地”为由,对林樟法执行逮捕。

   龙泉市人民法院的(2005)83号判决,认定被告人林樟法等人造路“非法占用林地,改变被占用林地用途,数量较大,造成林地大量大量毁坏,其行为己触犯《中华人民共和国刑法》第三百四十二条,构成非法占用农用地罪”。

   《中华人民共和国刑法修正案(二)》(20018月31日)将刑法第三百四十二条:“违反土地管理法规,非法占用耕地、林地等农用地,改变被占用土地用途,数量较大,造成耕地、林地等农用地大量毁坏的,处五年以下有期徒刑或者拘役,并处或者单处罚金。”可见,要构成非法占用农用地罪,客观上必须同时具备四大必要要件:一、是违反了国家土地管理法规;二、改变土地用途;三、占用数量较大;四、是造成林地大量毁坏的结果。林樟法等人的行为必须同时具备以上条件,方可构成非法占用农用地罪。

   一、林樟法等人的投资修路行为不违反土地管理法规

   首先,林樟旺等人没有违反土地管理法规。2001年8月3日第九届全国人民代表大会常务委员会第二十三次会议通过《中华人民共和国刑法》第二百二十八条、第二百四十二条、第四百一十条的解释,“违反土地管理法规”是指违反土地管理法、森林法、草原法等法律以及有关行政法规中关于土地管理的规定。

   庭审中本辩护人质询公诉人:林樟法等人违反那个那条法律,公诉回答还没找到,过段时间再次质询,回答是经与助理检察员商量后认为违反了《森林法》第十八条。

   《森林法》第十八条曰:进行勘查、开采矿藏和各项建设工程,应当不占或者少占林地;必须占用或者征用林地的,经县级以上人民政府林业主管部门审核同意后,依照有关土地管理的法律、行政法规办理建设用地审批手续,并由用地单位依照国务院有关规定缴纳森林植被恢复费。森林植被恢复费专款专用,由林业主管部门依照有关规定统一安排植树造林,恢复森林植被,植树造林面积不得少于因占用、征用林地而减少的森林植被面积。上级林业主管部门应当定期督促、检查下级林业主管部门组织植树造林、恢复森林植被的情况。任何单位和个人不得挪用森林植被恢复费。县级以上人民政府审计机关应当加强对森林植被恢复费使用情况的监督。”

   这条法条仅要求建设工程征、占用地的审批要求,这里的建设工程是与土地法的建设用地相对应,建设工程用地必须是建设用地,“建设用地是指建造建筑物、构筑物的土地,包括城乡住宅和公共设施用地、工矿用地、交通水利设施用地、旅游用地、军事设施用地等”,—审确认修造此路是农村道路,而农村道路用地系农用地!一审法院却武断而荒唐地认为“修建农村道路属于建设工程”,没有法律根据,并且连基本逻辑都不对!修造的农村道路可以俗称工程,但绝不是森林法所明确列举的建设工程!“建设工程”的用地是建设用地,怎能归属农用地呢,其含义必须与土地法、森林法及实施条例所明确指出的法律意义上的“建设工程”相—致,这关系违法与犯罪,法官没有自由裁量权!

   公诉人曾狡辨说在旧的《土地分类法》中,农村道路划入建设用地。我方宣读了国土资发[2001]255号文件中关于废止此前旧的、启用新的《土地分类》的规定!

   二、修农村道路没有改变土地使用用途。

   判决书“其修建后的道路虽然没有改变农用地的属性,但在农用地范畴内已经改变了被占用林地的原用途,故被告人的行为符合非法占用农用地罪客观方面的构成特征。”的说法是严重违背法律常识的。

   对于土地用途,法律上有严格限定,不能随意解释,《中华人民共和国土地管理法》第四条规定:“国家实行土地用途管制制度。国家编制土地利用总体规划,规定土地用途,将土地分为农用地、建设用地和未利用地。严格限制农用地转为建设用地,控制建设用地总量,对耕地实行特殊保护。

   根据国土资源部、农业部二○○一年一月十七日国土资源部文件国土资发[2001]255号关于印发试行《土地分类》的通知中规定的土地分类,其中明确列明村间道路包括机耕道属于农用地中的农村道路(这一点判决书也承认)。国家法律和行政法规调整的是农用地转换为建设用地的行为,农用地内部的转换不是法律和行政法规调整的范围。

   三、没有造成林地大量毁坏

   利用荒地、林地修村间道路,是对林地的合理利用而非毁坏,更没有大量毁坏。根据《最高人民法院关于审理破坏土地资源刑事案件具体应用法律若干问题的解释》即法释[2000]14号第三条第二款规定:“非法占用耕地‘造成耕地大量毁坏’,是指行为人非法占用耕地建窑、建坟、建房、挖沙、采石、采矿、取土、堆放固体废弃物或者进行其他非农业建设,造成基本农田5亩以上或者基本农田以外的耕地10亩以上种植条件严重毁坏或者严重污染。”国家对耕地的保护强于对林地的保护,本案中林樟法等人所修的农村道路是可恢复的泥路,是为了林业、农业生产服务的,而且是林业、农业生产不可分割的组成部分,根本不存在严重毁坏或者严重污染。

   四、林业用路不存在占用林地问题

   造路用有林与没林的林地,其路本身属林地用途范围,直接为林业生产服务,是对林地的合理利用,有利于林业资源的开发保护,根本不存在林业用地占用林地的法律问题。修路所占用的相当部分是未利用的荒地、河滩地、老路基地,没占用有林林地。况且,造路用林地还是林地,多少几亩都不是问题。

   起诉书指控占用林地37.27亩不符合事实。而且林地占用数量有两次鉴定,第一次为21亩,数量相差巨大,为什么用现在这一份,没有具体理由说明。出具鉴定书的机构及人员是否有权进行鉴定,龙泉检院的鉴定材料上没有反映。丽水市秀山林业调查规划设计所测定道路平均宽是4.01米,遂昌县林业局测定路宽是3.5米,相互矛盾不一。

   五、关于审批问题

   本辩护人曾质询公诉人起诉书四次强调林樟法等人造路没有经过林地审批,那么根据那条法律需要审批呢?公诉人坦诚回答没找到。一审法院认定“修建农村道路属于建设工程,依法应当办理占用林地的审批手续”,我们再次请问法院修建农村道路根据那个法条要审批?没有!实际操作是参照《森林法实施条例》十八条规定办理:“森林经营单位在所经营的林地范围内修筑直接为林业生产服务的工程设施,需要占用林地的,由县级以上人民政府林业主管部门批准;修筑其他工程设施,需要将林地转为非林业建设用地的,必须依法办理建设用地审批手续。前款所称直接为林业生产服务的工程设施是指:

    (一)培育、生产种子、苗木的设施;

    (二)贮存种子、苗木、木材的设施;

    (三)集材道、运材道;

    (四)林业科研、试验、示范基地;

    (五)野生动植物保护、护林、森林病虫害防治、森林防火、木材检疫的设施;

    (六)供水、供电、供热、供气、通讯基础设施。”

   林樟法等人是遂昌黄塔村人,修造路所用林地系龙泉姚坑村集体所有,其投资造路的目的是为姚坑村木材运出收取过路费,根据森林法规定,所修道路是直接为林业生产服务的“集材道、运材道”,是林业生产及林地必要的组成部分。

   龙泉森林覆盖率78.4%是林业市县,姚坑村所在的岩樟乡森林覆盖率87%,人均占有林山林33亩,是龙泉重点林区乡之—(根据龙泉新闻网资料)。姚坑村海拔—千多米,以林业生产为生,作为森林经营集体所有制单位,共和几十年了竞没有—条通往外界的道路,村民生产、生活困难不堪,为了生存发展与林樟法等人合作修造农村道路(集材道、运材道),姚坑村作为集体所有制的“森林经营单位在所经营的林地范围内修筑直接为林业生产服务的工程设施,需要占用林地的,由县级以上人民政府林业主管部门批准”,姚坑村与林樟法等人合作修造的农村道路,作为林区的姚坑村依“森林法条例”应是林地内直接为林业生产服务的工程设施--“集材道、运材道”,应办审批手续,其实是免交相关费用的备案手续而己,因当地林业站误导他们说每平米要交很多费用,姚坑村穷没钱交而没办报备手续违规,但是按森林法实施条例却没有承担任何行政法律责任的规定,刑事法律责任具有补充性,只有—般部门法(森林法及条例)不能充分保护时才能适用刑法,这是最基本的法律常识!仅—般性程序违规,依法不承担任何行政处罚责任,却一审法院判有罪,这不仅是错误适用法律的问题,而是枉法裁判!

[下一页]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