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东海一枭(余樟法)
[主页]->[独立中文笔会]->[东海一枭(余樟法)]->[十亿民生双臂拥,五千文化一肩挑!]
东海一枭(余樟法)
·已向诗城称帝子,外间荣辱不相干
·已向诗城称帝子,外间荣辱不相干
·东海一枭诗词(最新点评本)
·挽林牧老人
·幽居写怀并与文朋诗友共勉
·一切人类,悉有善性!---人性续谈(一)
·胡哥正沿着枭爷指示的方向奋勇前进!(旧文重贴)
·道德之性与生理之性---人性续谈(二)
·闲语闲言徒内耗---借老戚一用!
·私欲非恶,中道至善---人性续谈(三)
·胡哥正沿着枭爷指示的方向奋勇前进!(旧文重贴2:关于反腐问题给胡锦涛主席的建言)
·民主不兴,和谐难求!----从制度建设开始
·到处都是牛逼轰轰的家伙(组诗)
·答客难-----人性续谈(四)
·答客难-----人性续谈(四)
·马克思谬论-----人性续谈(五)
·幽居写怀(其三)
·如果人性本恶---人性续谈六(兼论陈破空文章、林牧精神)
·自题《人性续论》二首
·一切人类,悉有善性!----中华文化大启蒙书之八(全文)
·草根:郑重推荐东海一枭的作品《诗人的鸡巴》 (一枭附言)
·网友酬唱集萃(之11)
·为《春秋》洗尘!----刘晓波《孔子编史与中国避讳传统》批判
·《广西北海泳》
·为酷吏辩小诬,给共官立榜样
·超度共产党(旧文新版)
·青沉眼底山常见,绿满窗前草不除----草根听训!
·自由之歌(组诗)
·中华有三仁焉(高智晟袁红冰刘晓波们)
·尊儒尊的是什么?
·戏赠反儒批孔诸小将
·门外谈儒笑柄多(七绝四首)
·三十二子
·四哭谭嗣同
·四哭谭嗣同
·四哭谭嗣同
·从心所欲,率性而行!-----洋插队员与土老冒儿们上课啦
·为“国学辣妹”改诗
·百兽闻之皆脑裂!(顺便夸儒几句、给佛一棒)
·返本开新,重创辉煌-----为民主寻找文化之根
·废马列教,去中共化!
·官场称雄,挥刀自宫(旧文新改)
·老枭要不要反批任不寐?
·科学巨人,道德侏儒——杨振宁为什么会胡说八道?
·祝贺天水,致谢笔会
·任不寐批判之一:道德千古事,得失寸心知
· 有感
·有感(修正稿)
·关于作家廖祖笙儿子惨死案的一封来信
·东海拾贝:怎样对待英雄
·登坛
·遥贺“中国自由文化运动”第一届年会
·为生民立命---兼砸刘晓波任不寐各一小砖
·奇“书”共赏)zt黄喝楼主:与东海一枭兄书
·綦彦臣,你自认倒霉吧!
·答黄喝楼主《与东海一枭兄书》
·援之以道,化之以文
·《异变时代》
·答文思君(葛陵元、辛明)的公开信
·自由和思想之王
·把胡锦涛温家宝关起来
·有笼子总比没有好
·文化灾民任不寐----兼敬告少数基督徒
·你美得可以把地狱照亮!
·谈龙(枭文新改)
·东海一枭与刘晓波问答(修正稿)
·《别动我---警告中共》
·生命随时都在开花----任不寐你知罪否?
·生命刹刹都在开花
·廖案真相难明,人间公道何在?
·为廖祖笙同道抒愤
·性恶论的肤浅和余弊及其对民主事业的危害
·关于南怀瑾先生
·《活在中国不容易》
·《情种》
·綦彦臣,千万别客气!
·长怀古昔千秋士,冷笑江湖三脚猫
·网管且莫乱发骚!
·仿皮旦并与之唱反调及其它
·任不寐,我想领你回家!
·任不寐,我想领你回家!
·《我一生坚持的东西》
·人权漫谈
·佛山市公安局:关于“廖梦君死亡案”的几点释疑(一枭附言)
·与“术士”们论道
·《一切才刚刚开始》
·落笔惊神鬼,启口散芬芬
·基督不是自由的妈!
·那五个字没人敢说破!
·如果连狗洞也堵死那就准备炸药吧!
·枭婆好小气,不让看电视!
·悼念杨川君
·宝盖下面一群猪
·《中华文化歌》(初稿)
·群龙无首,天下大同
·未能走路莫学飞---与蒋庆先生做个怪脸(修正稿)
·《写给异议群体》
·震旦网(域名zhendanwang.com)已换高速空间
·《你露着的是尾巴还是鸡巴?》
·悉高智晟君获轻判有感并慰勉之
·我与胡锦涛不平等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十亿民生双臂拥,五千文化一肩挑!

   十亿民生双臂拥,五千文化一肩挑!

   

   宋儒以为,是否有“践履功夫”是理学(道学)区别于传统儒林的重要标准。韩愈首倡道统之说,并有意以孟子之后道统传人自许。但“一本正经”的宋儒认为韩愈饮酒作诗未脱文人之习,对“道”的认识欠缺践履只是才高所致。我不敢评断“文起八代之衰”的韩愈对道的认识是否属于口头禅,但我认为,许多大陆维权志士、民主人士和自由作家,不论他们是否认可儒家义理,他们的维权抗争活动与对专制中共的批判,实质上都有着孟子“浩然之气”为底蕴,本身就是一种“践履功夫”,都是贫贱不移威武不屈的大丈夫!

   

   枭鸣之声更有着深厚的文化背景。我“从不专信一宗一派之学说,于儒墨老庄及佛氏、基督氏之学皆有所甚服,亦皆有所不满”(宋恕),崇儒学,却反对食古不化,僵化保守;崇民主,却反对迷恋西方,言必基督。从传统与现实、东方与西学中寻求结合点,撮各派之要,成一枭之言,议论卓然,意气风发,推倒一世豪杰,开拓万古心胸。夸我文才好者夥矣,枭耳听来,就象夸一位百战功深的将军胡子长得漂亮一样,呵呵。我的自信并非才子文人无根的自负狂妄,而是来自对人生社会宇宙之大道的深彻体悟。用宋儒的话说,来自于格物致知的功夫。我说“我打通了中西文化的任督两脉,于传统儒释道及其它奇经八脉亦全线贯通,精萃尽搅,亦庄亦禅亦佛亦儒又非庄非禅非佛非儒,一通百通,纵横无碍”,仿佛狂言,实非狂言。

   

   学海无涯,人生有限,岂能穷尽万物万事?但世间实学虚学千门万派,到了一定的高度都有相通之处。宋儒讲格物致知,也并非见一物格一物、格尽天下万物,而是格物格到一定阶段,会产生一个认识上的飞跃,从而把握事物的根本道理、普遍规律或普遍原理。程伊川说:“今日格一物,明日又格一物,积习既多,然后脱然自有贯通处”,“格物穷理,非是要尽穷天下之物,但于一事上穷尽,其它可以类推。至如言孝,其所以为孝者如何,穷理如一事上穷不得,且别穷一事,或先其易者,或先其难者,各随人深浅,如千蹊万径,皆可适国,但得一道入得便可。所以能穷者,只为万物皆是一理,至如一物一事,虽小,皆有是理。” 具体说,一物有一物之理,万物各有其理;从根本言,万理只是一理,一个统一的理。

   

   只有贯通传统各派,融汇中西文化,才能“凡世间世外,万事万物之理,叩之无不河悬响谷,丝分理解”(徐光启《泰西水法序》);只有综合道义和文化,对专制的抨击,才有力度,才能够居高临下,穿其心而点击穴;只有综合了“诗史思识”全方位功夫,对社会、政治之道的探求阐发,才能含英咀华达到一定深度。仅靠文字功夫是不够的,就象摘叶飞花伤人立死不是凭招式美妙就能奏效。在佛教里,文字功夫属于文字般若。文字般若当然也属于一种智慧,但与观照般若、实相般若比,境界相对较低。同时,文字般若是在悟道以后自然发生,也需要一定的观照般若、实相般若为根基,不是单纯靠写作技巧写作方法的学习可以获得的。

   

   清诗人赵翼有一首写道:少时学语苦难圆,只道功夫半未全。到老方知非力取,三分人事七分天。我认为,赵翼弄反了,好文章应是三分天赋,七分人事。人事者,学问造诣、思想境界、人格修养、践履功夫也。特别是在反动派的眼皮底下写“反动”文章,本身就是用心去真修实证。这个心,是心血,良心,也是道心。论什么道,先得什么道,怎样写,就怎样做,这样写出来的文章,才能感人,才有力量。文字功夫乃锦上之花,智者不惑的慧眼智光和勇者不惧仁者不忧的养气功夫才是根本。这也是老枭打遍江湖无敌手的秘密所在。就象古代剑师铸剑,要淬之以血。干将更了不起,铸剑不成,涌身往炉火里跳下去,用自已的生命,铸出绝世利器千古传奇!

   

   偶得一联曰:十亿民生双臂拥,五千文化一肩挑,写人道情怀与文化境界最为传神,上联赠给刘晓波君、高智晟君及战斗在维人权争民权反特权第一线的同道们,他们的写作活动和维权行动就是一种以身作则的道德实践。下联留以自勉吧。另有诗写怀曰:

   

   其一

   接通血管写文章,虽万千人岂怯场。

   忧到深时化雷霆,思飞高处挟风霜。

   

   其二

   琢句雕词终太浅,涂脂抹粉总嫌轻。

   百凶千劫原天惠,最好文章血写成。

   

   其三

   遍地狂澜肯独眠?斯文扫地觅尊严。

   我来卫道无多术,浩气仁心贯笔尖。

   2006-1-22东海一枭

   

   首发《自由圣火》半月刊第十四期《自由圣火》网址:http://www.fireofliberty.org)。所有转载请注明出处并保持完整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