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东海一枭(余樟法)
[主页]->[独立中文笔会]->[东海一枭(余樟法)]->[山海新经(续一).....(广西)东海一枭 ]
东海一枭(余樟法)
·读袁红冰雄文有感
·中国共产党,住手!!!
·悼刘宾雁先生
·我不下监狱,谁下监狱?
·高智晟赞
·尊重我,不妨开骂!
·示网友
·芦笛:木马蠢牛枉读枭!
·次酬廉州山人惠诗
·警告!!
·孙大午,知大丈夫之怒乎?
·读高智晟第三封公开信泣书
·如果你知道,请签一个名
·宰几十头猪罢了,用不着大惊小怪
·偶蒙赐食哼哼叫,所谓诗人亦蠢猪
·怀念大参考,挂念李洪宽
·天理说
·汕尾血案四首并序
·好联共赏:为宾雁追思会制联一副(胡平)
·林樟旺案近况通报
·林樟旺案近况通报
·无知者无畏----芦笛笑话闹大了!
·“著名独知”芦笛笑话闹大了!(修正稿)
·“著名独知”芦笛笑话闹大了!(修正稿)
·“著名独知”芦笛笑话闹大了!(修正稿)
·我们应该怎样反共?
·尤怜肚小蜂腰细,我看芦笛亦美人
·数声芦笛秋风暮
·奸痕深深,芦精斑斑,拔吊不认亦枉然
·感时四绝,向广大法轮功学员致敬,并声援高智晟大律师
·蠢芦快快拜观音!
·自扇耳光笑煞人!
·导倔芦而无策兮!
·当代圣贤颂---献给高智晟、焦国标及法轮功学员
·大同不是无情世,斗艳争奇看百花!
·次酬楚成君
·老芦,别做没本钱生意了!
·倔芦奸孔何时休?
·所谓诗人亦蠢猪----向九天文化网诗词曲联论坛惊四座顾问请教
·结束疗芦工作启事
·“君临天下解民忧”-------请称老枭为“君”
·略为芦笛指要道
·略为芦笛指要道
·韩家华: 东海一枭对联英译
·圣诞日痛悉许君万平被重判,杨君天水遭刑拘,小诗写闷,并示抗议!
·我为什么责骂孙大午?
·境界说
·竟一钱不值何须说----把芦笛及芦子芦孙一网打尽!
·示芦笛及罕见论坛诸君
·欢迎郭飞熊同道出狱
·狂妄的标本
·枭婆生日,枭公枭儿同贺
·求求你们,别再夸我了!
·“蒋家儒学”的几大认识误区----蒋庆批判之一
·己未能走路,莫嘲人不飞---与蒋庆先生做个怪脸
·薛振标:从许万平被判12年重刑看专制的黑恶阴毒!(东海一枭附言)
·万家忧乐千钧重,个我安危一羽轻-----
·大儒说
·恭请胡锦涛当爹
·恭请胡锦涛当爹(修正稿)
·恭请胡锦涛当爹(修正稿)
·恭请胡锦涛当爹(修正稿)
·而今迈步从头越
·自由天使网友致一枭公开函(一枭附言)
·元旦写怀并向海内外师友拜年
·实语者老枭
·网友酬唱集萃(之8)
·给你一个研究院!
·贺老战友芦笛君大著梓行
·大陆盛产三种动物
·zt总编在线:动物涅磐----写在《东海一枭:大陆盛产三种动物》诗后
·谁能让我生回气?
·学习老枭好榜样
·伏虎驯狼志必酬!
·把脏话进行到底!
·慨当以慷:为《亚洲周刊》“2005年风云人物”写照(组诗。附老枭荐语)
·一蓑烟雨任平生----与草庵居士共勉
·一蓑烟雨任平生----与草庵居士共勉(修正稿)
·天下为公,法律为王!
·略复傅涛并寄语胡锦涛
·“合法腐败权”和古今几面小镜子
·高智晟万岁
·言论自由离不开自由言论---兼驳张玉祥君《说话与做事》
·薛振标:就许万平被判十二年向当局进一言
·每个人都与我有关
·蒋庆君,是宵遁是顽抗还是虚心受教?
·当代中国知识分子应该达成怎样的基本共识?
·高智晟与圣人心态
·中国?中国!(大型组诗)
·枭鸣动态:卫儒道剑迎黎鸣老,开新纪诗传《山海经》
·天之未丧斯文也,中共其如予何!
·《中华有我郑贻春!》
·乐观仇官杀官新高潮!
·“横渠四句”与“东海四句”
·郭飞熊,我不是你的棋子!
·注意,有人冒充老枭大量发送病毒电邮!
·为什么说黎鸣是最大的狂徒?
·枭鸣动态:为理学辨诬、为传统卫道系列
·王达三,不要为流氓帮腔!
·王达三听好了:大义所在,不可不辩!
·为什么“每个人都与我有关”?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山海新经(续一).....(广西)东海一枭

山海新经(续一).....(广西)东海一枭
   《北京之春》2006年3月号-百草园
     
     
    山海新经(续一)

    (广西)东海一枭
    笫一部
    怪兽
    有兽焉
    见则其邑有火但不叫猗即
    见则天下大旱但不叫獙獙
    见则天下大水但不叫蛮蛮
    也不叫合囗,长右,化蛇
    也不叫夫诸,軨軨
    见则螽蝗为败但不叫犰狳
    见则其国多狡客但不叫峳峳
    见则其国大疫但不叫跂踵
    也不叫犬戾
    见则其国有大恐但不叫朱獳
    也不叫雍和,酸与
    见则其国有大兵但不叫狙如
    也不叫梁渠,朱猒,天犬
    行水则竭行草则死
    见则天下大疫但不叫蜚
    食人但不叫窥窳
    也不叫诸怀,犀渠,穷奇,猲狙
    也不叫蛊雕,合窳,麅鸮,土蝼
    也不叫蠪侄,鬿誉,马腹,如犬
    也不叫彘…
    它改称党了
    (注:獙獙、蛮蛮、蜚等等,皆山海经中恶兽名。)
    蜚
    蜚
    行水则竭行草则死
    行乡则贫行城则困
    乃劫掠无度的匪帮
    乃诽谤美好的蜚语
    乃文明抛弃的废渣
    乃破坏和平的狂吠
    乃吾族飞来的横祸
    乃吾民非常的恐怖
    变真为伪变美为丑变善为恶
    霸占一切污染一切毁灭一切
    走到哪里就愚弄到哪里捣乱到哪里
    活到何时就瘟疫到何时破坏到何时…
    (《东山经》:有兽焉,其状如牛而白首,一目而蛇尾,其名曰蜚,行水则竭,行草则死,见则天下大疫。)
    菌人
    不是普通的侏儒
    而是菌人
    小眉小眼小心眼不断细化
    仿佛要用高倍放大镜
    才能发现他们的存在
    仿佛一粒芥子
    可纳其人三千
    但见他们
    成串结队成群结党
    无孔不入无穴不钻
    无时不有无处不在
    霸占一切腐蚀一切
    相挤相拥相拉相推相友相斗
    楚楚的衣冠里
    下流着浊浪滔滔的欲望
    一旦发现比他们高大的人
    则会一拥而上把他打倒
    把他消灭
    (《大荒南经》:有小人,名曰菌人。《海外南经》:周饶国在其东,其为人短小,冠带,一曰焦侥国在三首东。)
    鴸鸟
    猪猪猪
    猪猪猪猪…
    此声出现之处
    开始是异议之士遭放逐
    然后是才智豪杰之士遭放逐
    再后来,凡象人的皆遭放逐
    剩下祇有大大小小的猪
    随着如痹之音
    蠢然起舞…
    (《南山经》:有鸟焉,其状如鸱而人手,其音如痹,其名曰鴸鸟,其名自号也,见则其县多放土。)
    穷奇
    以人为食
    从眼晴耳朵鼻子开始
    先吃掉人的脑袋
    最疯狂时,近十亿脑袋
    祇剩下一颗
    接着
    所有青春血汗创造权利自由
    尊严理想道德灵魂乃至生命
    一切一切
    都是它饕餮的对象
    它骑你在胯下称你主人
    吃你肉挖你心喝你血
    说是为了你好
    遇上奸邪之徒
    却会送上厚礼…
    这穷奇
    如牛如虎音如嗥狗
    毛如刺猬还有翅膀
    不土不洋亦土亦洋
    非古非今又古又今
    毁信恶忠崇饰恶言
    专吃好人好事好物
    穷尽了人天的奇怪凶恶
    乃自居和被奉为神
    又名“伟光正”或三代表
    (《西山经》:其上有兽焉,其状如牛,猬毛,名曰穷奇,音如嗥狗,是食人。
    《海内北经》:穷奇状如虎,有翼,食人从首始。所食被发。在犬北。一曰从足。)
    鹦鹉
    纵然披上虎皮或换上猫头
    纵然睡去亦睁一眼
    摆出一副很嚣的样子
    却没有枭的目光和智慧
    发不出一声金刚的枭唳
    经不起轻轻一吓
    更经不起三两米
    你看它摇身就缩回了洞穴
    或温暖的笼子
    依然人云亦云聪明乖巧
    好一祇开心鸟
    (《西山经》:有鸟焉,其状如枭,青羽赤喙,人舌能言,名曰鹦鹉。)
    巴蛇
    青脸黄皮红眼黑心
    颜色还是那些颜色
    胃口已非那时胃口
    食象算什么
    三岁而出其骨
    更是老黄历了
    已成君子心腹之疾的
    现代化巴蛇
    噬食数以万亿计生灵
    吞下整个中国
    五十多年了
    也没见它吐出一根骨头
    (《海内南经》:巴蛇食象,三岁而出其骨,君子服之,无心腹之疾。其为蛇青黄赤黑。一曰黑蛇青首,在犀牛西。)
    明星
    最明,也不过星罢了
    怎么就像日月甚至日月的爹妈了呢
    而许多人追起星来
    就象夸父追日一样
    (《大荒东经》:大荒中有山,名曰明星,日月所出。)
    奇左
    曾经举国奇左
    以左为善为美
    与右为敌为仇
    恨不能将右臂右脚都砍了
    转眼间
    左成了丑恶象征
    剩下极少数伪左
    挣扎台角
    流窜网上
    人称愤青或愤老
    (《大荒西经》:有人名曰吴回,奇左,是无右臂。奇,郝懿行注引《说文解字》“孑,无右臂也。”道奇即孑,即无右臂之意。)
    鬼国
    这里是阴曹鬼界
    时髦的是鬼混
    流行的是鬼话
    才是鬼才计是鬼计
    民是鬼民官是鬼官
    鬼头鬼脑鬼眼鬼脸
    到处都是鬼嚎阵阵鬼火幽幽
    阳光下也鬼气森森鬼影幢幢
    公仆尽鬼蜮
    领导皆阎罗
    还有牛头马面僵尸罗刹
    瘟鬼厉鬼色鬼伥鬼魔鬼
    吸血鬼法西斯鬼
    都拥挤在官场上
    下面是穷鬼怨鬼
    饿死鬼冻死鬼吊死鬼跌死鬼
    虎伤鬼血糊鬼落水鬼哑巴鬼
    无头鬼讨厌鬼孤魂野鬼…
    这里是阴曹鬼界
    社会主义奈河桥
    马列主义孟婆汤
    人民政府无常殿
    司法机关鬼门关…
    (《海内西经》:鬼国在贰负之尸北,为物人面而一目。一曰贰负神在其东,为物人而蛇身。)
    黑齿国
    上肢不能屈下肢不能直
    男性丧阳刚女人失柔媚
    牙皆漆黑身子比常人黑
    而头发灰白
    这就是现代黑齿人形象
    他们一般不啖蛇役鸟
    祇不过食物恶劣并多了些元素氟
    几年前其人数在中国已达5100万
    不愧黑齿大国
    贵州逾1650万乃其国之都
    陕西甘肃山东河北辽宁吉林黑龙江
    皆黑齿人主要占领区
    (《海外东经》:黑齿国在其北,为人黑,食稻啖蛇,一赤一青,在其旁。《大荒东经》:有黑齿之国。帝俊生黑齿,姜姓,黍食,使四鸟。)
    五色之鸟
    尔等知否
    那祇人面长发不知名的
    五色鸟已经悄悄到来
    从玄丹之山
    来到尔等中间
    那些青鴍黄骜以及
    或见则大水或见则大旱
    或见则大恐怖或见则大战乱
    或见则疾疫大作的
    各种不祥之鸟恐怖之鸟
    亦纷纷结伴
    陆续飞临天安门上空
    还有弥山漫谷冤气所结的
    盖地铺天冤魂所化的
    无数追命索魂复仇之鸟
    已开翔集中南海楼顶
    在一片颂歌声中
    尔等可听到它们凄厉恶毒鸣叫
    在一张张得意的笑脸上
    尔等可闻到腐烂和死亡的气息
    让我悄悄告诉尔等
    那祇似凤凰而非凤凰的五色鸟
    已经悄悄准备着宣告
    一种伟大的死亡
    (《大荒西经》:有玄丹之山。有五色之鸟,人面有发。爰有青鴍、黄鷔,青鸟、黄鸟,其所集者其国亡。)
    在劫
    到处都是食人的怪兽
    到处都是恐怖的恶鸟
    到处都是破败的景象
    到处都是灾祸的征兆
    能卷走的尽被席卷而去
    一星火光也没有剩下
    能挥霍的都已挥霍一空
    草木也受到无情糟踏
    姑射之山都成了荒山秃岭
    姑射神人御飞龙向西而遁
    一无所有甚至没有了想像
    让我们靠什么坚持和生存
    北山山系一片蛮荒
    东山南山万里不毛
    中山早已芜秽西山不是我们的
    无路可走啊我们无处可投
    人多非人的模样
    常见龙身犬身鱼身蛇身
    或鸟首或豹尾或虎齿
    鸟兽反而人头人面人舌人手…
    人多非人的遭遇
    象贰负一样被桎梏和反缚
    象据比之尸一样折颈披发
    鸟兽反而更安全更自由
    恶兽来了把我们当美食
    神巫来了把我们当祭品
    洪水来了把我们当鱼鳖
    旱魃来了把我们当枯草
    面对的尽是丑恶的事物
    嗅闻着浓浓的死亡气息
    我们已经在劫难逃
    我们已经在劫难逃!◆
   
    作 者 :东海一枭

[下一页]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