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东海一枭(余樟法)
[主页]->[独立中文笔会]->[东海一枭(余樟法)]->[欢迎投机民运,共求社会大道----并请不锈钢老鼠刘荻等救命!]
东海一枭(余樟法)
·《今生我不属于你》
·筑梦中华(小型组诗)
·良知问题答客难
·自我纠错:为“忍”字翻案
·唯我儒家,大爱无疆
·利己应该,“主义”不得!
·东海一枭主义
·关于《新社》开除东海一枭的通知(奇文共赏)
·《这里不是私家花园》
·网友赠诗集萃(之15)
·《傻想》(外四首)
·谁打开了潘多拉的盒子?
·不是我要搞政治而是政治要搞我(东海小语89---94)
·雅俗自辩(枭声重放)
·不要考验我的宽容度(东海小语95---102)
·不识儒家真面目,只缘身堕解脱坑
·乡愿小议
·我能回答一切问题
·狮吼棒喝不碍圣佛庄严(东海小语103----104)
·东海难不倒(1---8)
·事有不可对人言
·为独立笔会诊病
·“诗王”真利口,老枭是“蠢驴”
·40、有巢氏问:什么叫儒家经权论?能深入浅出地介绍一下吗?
·东海难不倒(31----38)
·挽包老遵信
·小诗五首
·《迷魂》
·东海难不倒(45----51)
·关于回答问题,重申四点声明
·《党啊党》
·东海难不倒(58----61)
·东海难不倒(62---64)
·东海难不倒(62---64)
·《提醒》
·东海难不倒(65---68)
·《地雷》
·东海难不倒(69---75)
·东海一枭:《东海笔记》(外五首)
·净土就在我所在的地方(组诗)
·质问笔会:保什么密、对谁保密、保密何为?(修正稿)
·《有戏没戏》
·当前中国与政治有关的势力分哪几派?
·老枭受到笔会警告的泄密文章
·《越狱》(外四首)
·霸道瞬间勃起坚而不久,王道后劲十足持之以恒
·《找人》
·东海一枭:《最后一晚》
·东海一枭:只身东海挟春雷
·关于有关刊物“拒刊枭文”之传言的郑重说明
·东海一枭:《呐喊》
·《下一个九》
·为台北孙中山纪念馆拟联
·游戏王一梁,扫荡刘晓波
·请量东海水,看取一枭心
·《对不起》
·请量东海水,看取一枭心
·布衣自有尊严在,岂向权门乱折腰!
·东海一枭:誓挽狂澜入东海
·欲倾东海洗乾坤---东海一枭答客问(116---120)
·请向东海钓巨鳌---东海答客问(121---126)
·我给你准备的是一丝不挂的纯粹(组诗)
·生平不作皱眉事,暗地频传切齿声
·枭声雄健谁能和,东海风流世莫知
·南窗弹剑千山寂,东海拈花万古香
·《抓脸》
·鼠是没有资格对猫谦让的
·东海一枭:上帝批判(之一)
·枭声重放:从自由派开始,开展诚信教育
·现代知识分子最大毛病
·道在险夷随地乐,诗成风雨斗花香
·图书十万皆奴仆,圣佛三千作后台
·人能仁义终无敌,道及中庸不易行
·以“中道”对晓波,以“诚心”望郑义---关于稿费、笔会有关问题答客问
·满腔热血弘真道,一片冰心在玉壶
·送自己一个佳偶
·向汪兆钧先生致敬
·《丧家狗无法收买》(三首)
·徙于东海人犹恶,鸣到中宵气更豪
·声援《民间》
·关于内斗、中道、“两边通吃”等问题
·“无论怎么流,小溪无奈,终归东海”应征下联集萃
·精卫:向东海一枭学习(东海一枭附言:请恕我要严肃指出)
·谋利当谋天下利,爱才偏爱济时才
·东海一枭:《祝福李昌玉》
·天长地久有时尽,吾道生生无绝期
·脊梁直竖铮铮铁,心态高随淡淡风
·与杨万江同道共勉二联
·梁泉:老枭是一只老鸟
·又有一大盆污水“半公开”地泼来啦
·雪峰:东海一枭严重逾矩
·调雪峰二联
·调笔会晓波大波金波锒波剑波孟波诸君
·入世贵于能养德,此生难在不成名
·忍看锦涛成蜃景,谁朝东海拜真龙
·戏诗人微吟无板(转送多数网民也很合适)
·大枭一出千山动,上帝无言百鬼狞
·戏儒者杨万江
·东海一枭:圣火时代(组诗)
·示网友一联
·三戏杨万江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欢迎投机民运,共求社会大道----并请不锈钢老鼠刘荻等救命!

   欢迎投机民运,共求社会大道----并请不锈钢老鼠刘荻等救命!

   

   

   欢迎投机民运,共求社会大道

    -----兼谈社会保障制度

   

   不少同道对民运投机者持激烈的批评态度。张玉祥同道就严正指出:"我们最好把人生投入民运,不要把民运投入人生。我们更不要去投机民运,把民运当成吃饭的活计。"(张玉祥《说话与做事》)。确有那么些人投身民运是出于各种庸俗甚至卑下的目的,他们或希望提供维权经费及经济保障,或间接直接地要求为文宣传并为之蓦捐…。其实说他们"投身民运"是抬举了,有的人任何东西甚至连真名实姓都没"投"进来呢。

   

   从个人角度我与同道们一样从内心里反感鄙视那种品质卑劣的投机者,但我认为,为民主事业和社会进步计,民运的"先知"先行者们,应该对任何投身民运或抱有这种"投身"愿望者持热诚欢迎的态度,鼓励、引导、帮助他们,对他们一些不合实际要求给以耐心解释。须知,任何社会运动和事业都免不了泥沙俱下鱼龙混杂;为了正义和理想、抱着献身精神而参与某项事业者,任何时代都属于极少数,何况道德崩溃私欲泛滥的当今中国呢。

   

   我说过,民主制度不过是一种世俗利益分配的较佳机制而已,民主事业应该成为千千万万普通人的事业和追求。"把人生投入民运"当然高尚,"把民运投入人生"也未尝不可,"投机民运,把民运当成吃饭的活计",何尝不可?只要他受得起穷和苦。须知投机民运总比投机专制好,以民主人士自居总比以别的什么自居好,就象附庸风雅总是附庸恶俗附庸特权好一样(枭文《言论自由离不开自由言论》)。

   

   民运需要和呼唤无私奉献不求回报的道德高尚者,但不要把民运视为道德高尚者的专利和禁脔。佛门广大,民运之门更广大,投资,投身,投心,投义,当然好,投医,投机,也欢迎。不过对于那些怀揣着不切实际的要求和想法、希望得到即时利益回报的人,应该告诉他们,一般而言,从事民运至少目前还难图到一己一时的眼前之利。张玉祥君说过,"民运本来很穷,没有多少财富资源,吃它是不会肥得流油的"。岂但不会肥得流油,甚至根本就没啥吃的,还要面对种种困难和风险,民主志士包括"民运领袖",大多数都是凭着一腔热血在做事在奉献,经济上许多人自顾不暇。

   

   老枭算好些吧,也好不到哪儿去。孩子上学,父母弟妹都在农村,生活毫无保障,经济负担沉重,而夫妇八九年无业了,积蓄无多,生计渐窘。枭婆虽常常诉苦埋怨"逼"我重上商场,但终亦无奈我何,急了,便以刘伶妇人之言绝不可听之言自嘲,呵呵。我每天都在祈祷我的亲人亲眷们平平安安健健康康,这是爱心,也是"私心"----因为我是家里的顶梁柱,万一谁生场大病、出点什么意外,我肩上的担子就更重了!

   

   相濡以沫是必要的,但"相濡"的范围对象毕竟有限;妇人之仁不可少,但仅靠个体的妇人之仁是远远不够的,还需进一步扩展为大丈夫之仁,建立起"国家之仁"----民主政治是现代社会最大最高的仁政,社会保障也是一种必要的仁政。张五常"反对由国家来帮助穷人",一些同道也认为帮助穷人应该由私人行为体及民间社会来做,皆不谙中国现实的书生之言。别说现在中国还不存在民间社会,就算发展起来了正常的民间社会,建立健全社会保障制度,也应是政府的重要职责,绝大多数国家都是这么做的。世间穷人太多,中国苦人尤多,都是亟待救援的,靠个人和民间的力量,根本是杯水车薪和"手援天下"。

   

   孟子认为,嫂溺可以援之以手,天下溺就只能援之以道。这个道,在儒家那里指以仁为核心的治国之道,在当代有识之士这里,可说是民主制度以及与此相关连的一些好的"子制度",如社会保障等。民运就是追求民主之道的运动。从更高的层面看,为了正义和理想参与民运也是一种投机和谋利,所投的是历史之大机,所谋的是广大民众和中华民族的千秋大利。这个大利,当然也包括了民主追求者个人及其亲戚朋友子孙后代的长远利益在里面。

   

   当然,个人和民间的慈善救助任何时侯都需要,在建立健全社会保障制度之前尤为必要。希望著名经济学家张五常、不锈钢老鼠刘荻等主张由私人行为体及民间社会来救助穷人的高人们,赶快拿出切实的办法来扶危济难!大量中国人正因贫困而失学,而失足,而失常,而失医,因贫困而每天在死亡线上挣扎乃至无奈死去!救人一命,胜造"七级"理论啊!

   

   2006-2-7东海一枭

   首发2006、2.27《民主论坛》http://asiademo.org/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